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四章 打點霜寒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四章 打點霜寒院字體大小: A+
     

    “不行,若要旁人知道,你是要我腦袋搬家的麼?”他用手推開紅梅的手。

    “哥哥,這裡就我和哥哥以及我家夫人,就煩請哥哥行個方便,順便幫我照看一下紅梅,雪梅感激不盡,改日一定重謝哥哥。”紅梅央求,“哥哥,求你行個方便。”

    我真不知道這裡還有這種情形,若不是雪梅機靈,提前做了準備,我想我這一趟真的是白來了,心中不由更覺慘淡。

    “那……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他伸手接了紅梅的銀子,“就在那裡,我帶夫人過去。”

    是最西邊的那一間,所謂的柴房其實就是牢房。

    那奴才從腰間拿出一些鑰匙,從中找出一把打開了房門:“夫人請了,只是不要太大的時間,免得他人看到,對夫人也不好。”

    我說“好。”然後和紅梅走進去,一股冷冽的黴味撲面而來,幾乎扼制了我的呼吸。房子裡光線昏暗,只有北門的牆壁有一扇小小的窗戶,一時我無法適應,一切都看不清楚。

    “夫人,你怎麼來了?”

    牆角響起一個聲音,我尋着聲音的來源處仔細看去,恍惚中才看到是雪梅的輪廓。適應了一下,我也能夠看得清房間裡的一切了,終於看清了雪梅,她已經給戴上了鐐銬,如同監獄裡的犯人一般。此時她正艱難地走向我。

    “雪梅……”看到她如此,我不僅僅是心酸更有許多的驚慌。他們這樣對待一個孱弱的女子,也太殘忍了吧。我迎過去緊緊握住了雪梅的手,“雪梅,怎麼……會這樣?”她的手是入骨的冰冷,那寒氣從我的手上傳過來,讓我渾身一下子就被寒意浸透。

    “夫人,這裡豈是夫人能夠來的地方,夫人請回。”雪梅的聲音帶着感動。想來她是沒有料到我會來看她。她的頭髮凌亂,上面沾了些微的草屑,我騰出一隻手爲她輕輕把草屑拂去,心裡說不出的難過。想起她平時那般乖巧懂事,又一心一意地對待我,我心如刀割。

    “雪梅,都是我的不是,是我帶累了你……我想辦法讓他們放你出去。”我的聲音不由哽咽,我亦聽到了一旁紅梅輕輕的抽泣聲,我又說道,“我會去求王爺,讓他放了你。”

    雪梅慘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謝過夫人,只是夫人不用費心,王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夫人不必爲奴才去打擾王爺。夫人來這裡看望奴婢,奴婢已感激不盡,只求夫人多保重……”

    “是我……是我的多事害了你,雪梅,我怎麼會丟下你不管……”我慘然說道。

    雪梅眼裡涌出淚水:“夫人是善良之人,雪梅知道,亦敬佩夫人的做法,只是沒料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是誰做了壞事奴婢也不知道,今日告訴夫人,不是奴婢做惡事的。只是奴婢沒用,都連累夫人了。”雪梅愈加難過。

    我用手輕輕拭擦她的眼淚,她的話讓我揪心。我知道我是善良的,我是好意,卻不料在這王府根本就不能善良,因爲有時候自己的善良也連累其他善良的人,真的不能有好心?我好難過。

    我勸慰雪梅:“我知道你並沒有去害人,你不會害人,我知道。我想辦法救你出去。”我的話是這樣說的,我不能因爲我在這王府人微言輕就

    不主張正義,讓雪梅在這裡多待一刻就多受一些苦,我都知道,我對雪梅說道,“你好生保重,我出去想辦法救你。”

    雪梅搖頭:“夫人不必費心,您的話奴婢已經銘感於心,就讓奴婢聽天由命。”

    “雪梅……”紅梅終於忍不住,“做壞事的不是你,你一定會出去的。”

    雪梅看向紅梅,悽慘一笑:“也許我很快就能夠出去,和你一起伺奉夫人了。也許我出不去……若是那樣,就請你多費心照顧夫人……”她說着話,眼裡的淚水也發洶涌。她的臉上,除了淚水流過的地方,都是灰塵。

    紅梅哽咽:“你會很快就出來,同我一起的。你是清白的,我們都相信你,他們會放你出去。”

    雪梅睜大流淚的眼往上看:“他們……這裡說不定又有誰在陷害人了,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是要尋找一個替死鬼的,我知道我很難……”

    我打斷了她的話:“不可以這樣說,無論是誰的陰謀詭計,都會暴露出來,你會沒事,我要你出來,我要你們都伴在我身邊。你且安心,我這就出去爲你說情。你且好好的保重。”不忍多看她,我帶了紅梅匆匆離開。

    紅梅一邊走一邊扭頭:“雪梅,多保重,我和夫人這就去找人救你出去。”

    邁出很高很厚的門檻,我一眼就看到躲在門口一旁的那個奴僕,他大概沒有料到我會這麼快就出來,一時驚慌,連連對我躬身行禮:“恭送蕭夫人,恭送蕭夫人,夫人走好……”我沒有理他,竟自匆匆走去。

    看此情形,我就知道是有人借老王爺這件事情來陷害我了,我不能坐以待斃,我必須趕快處理此事,我要尋找尹旭訴說,求他放了雪梅。

    卻聽得紅梅對那奴才說道:“請哥哥照看雪梅……”

    我沒有回頭,更不管紅梅說些什麼。其實我知道紅梅說這些話不過是給她自己一個安慰罷了。就那個守門的奴才,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會那般好心聽她的麼?

    我要趕快回凌霄院,然後尋找到尹旭和他說明實情,請他想辦法放了雪梅。霜寒院的柴房太可怕了,地獄一般的地方。這冰封三江雪飄萬里的天氣,柴房裡竟然沒有火,裡面的人就算不被折磨死也要被凍死了。

    紅梅又是磕磕巴巴地提醒我腳下,而我跌跌撞撞,只想趕快回到凌霄院。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剛剛回去,坐下,素凌就把一盞熱茶遞於我:“小姐,這般寒冷的天氣,你注意身體……”我看到她的眼裡含淚,想到肯定是我的臉上極其難看。

    不忍讓她太過擔憂,我接過她手裡的茶盞喝了一口茶,又對紅梅說道:“紅梅,你對霜寒院那邊熟悉,就煩請你去給紅梅送一件厚實的寒衣,順便讓那守門的奴才多多照看雪梅。”哪怕我不相信那個守門的奴才,也只能這麼辦。剛剛看到紅梅的表現,我希望紅梅能夠把這件事情辦好。

    眼下做重要的,我能夠做的,是先護好雪梅,然後在想法救她出來。

    紅梅含淚:“是,奴婢這就去找衣裳給她。”

    我又對翠屏說道:“去取過幾錠銀子交給紅梅,讓她爲雪梅打點。”

    翠屏答應一聲:“是。”然後

    轉身而去。

    看着她們匆匆而去,我擡頭看着素凌,素凌一雙眼睛正看着我。我如此嚴肅地交代這些事情,事情一定是十分嚴重的,素凌看得出來。顯然她被這些驚到了,不知所措。

    我給素凌一個安慰的笑容。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作爲主子,能做的就是盡力安撫好我身邊這些受驚的人。

    沒有多久,紅梅和翠屏相繼而來,我讓翠屏把銀子交給紅梅,又囑咐紅梅道:“路滑,你要小心。”

    紅梅看我一眼:“謝夫人關懷,紅梅知道了。”說完轉身匆匆而去。

    我看着紅梅離開,又吩咐翠屏:“翠屏,我自己去端陽院不夠方便,你且讓王良着可靠的人去尋找王爺,就說我有要緊的事情請他回來一趟。”

    “是。”翠屏又答應一聲,也匆匆走出去。

    我把茶盞放下,擡頭看着素凌:“素凌,我想我們是給別人陷害了,有人假借老王爺之事來陷害我們……”

    素凌遲疑着:“小姐,我們從來不和旁人爭什麼,我們亦不去和任何人過不去,爲什麼偏偏有人要陷害我們?”碰到這種情形,素凌無法明白,而我……又怎麼會明白?

    我告訴她:“我們不爭,有人要爭,我們沒有妨礙了旁人是我們自己的說法,旁人又怎麼會如此去想?比如我是多出來的那位夫人,我分享了王爺的感情,旁人會不嫉恨我麼?”

    素凌恍然大悟似地點頭,同時也更加緊張:“小姐,我相信雪梅並沒有去害老王爺,一定是別人使壞。小姐,此事……此事不會與你有關的,不會,小姐不用擔憂。”我懂得她的意思,她怕若是給雪梅定罪的話,雪梅是我院子裡的人,我必定要受牽連。

    我說道:“我們相信雪梅不代表旁人都相信雪梅,若是旁人栽贓陷害雪梅,我們從哪裡尋得證據來證明雪梅清白?你們三個人在一起的話,還好一點——法不責衆的。可他們放你和翠屏回來而單單留下雪梅,我就想到是不是有人要找一個替罪羔羊。素凌,此事我們一定要快點處理清楚,不然雪梅遭罪的呀。”

    素凌悵然道:“若是老王爺平安無事,雪梅就會沒事,旁人都會沒事,但求上蒼保佑老王爺平安。”是的,我知道素凌說的是對的,只有老王爺平安無事,無論是誰都再找不出藉口來。關鍵是老王爺情形還十分危急,若是老王爺有個好歹,要旁人陪葬就成了必然。

    我看着素凌那一臉的惆悵問道:“老王爺那邊的人,關了幾個,你們有沒有見到?”

    素凌回答:“昨晚被帶過去時天色黑暗,在我們還沒有被關入柴房的時候,只隱隱約約看到有幾個人被關到了另外一處,多少人我不知道。今天天明審問我們時,大家又是被分開單獨審問的,都不知道……”

    不知道……我無法去想象,我就像一個被關起來的盲人,原本就不知道出路在哪兒,如今就更是找不到出路了。我只能寄希望於尹旭,我想他會幫幫我的,我想他是相信我也會幫助我的。

    時間無限漫長,翠屏出去還沒有回來。我起身走到窗前,因爲天氣陰霾嚴重,那純白的雪上印了一層暗色。我期待天晴,期待光明,只是……光明在哪兒?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