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三章 忐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三章 忐忑字體大小: A+
     

    “蕭妹妹,慢走。”

    我聽到一個聲音喚我,停下腳步慢慢回頭,是張夫人。其實我已經聽出了是她的聲音,我想也只有她在這種時候呼喚我。也許有別人也呼喚我吧,但我知道,別人的那種呼喚或許是幸災樂禍的聲音。

    “張姐姐……”我對着她的方向答應她,不知不覺中眼裡有了淚。我和張夫人院子的方向不同,她是在走了一段路以後停下,等着別人都走過去了才返回來喚我的,我知道一定是這樣。

    張夫人帶了紅妝立在我身旁,四下看看。天氣出奇的冷,無論是誰都想趕快回房找個暖和的地方,所以周圍十分安靜,並沒有別人。“蕭妹妹,昨夜一定沒有睡好吧,你瞧你眼裡的疲憊,眼圈都是黑的。”她的聲音帶着關切。

    我的事情她一定都知道了,我亦沒有什麼隱瞞的,說道:“張姐姐一定聽說了我院子裡的事情了吧,我的三個人被帶走了,我擔心她們,卻無法救得了她們,都不知道她們怎麼樣了。”我言語悲傷,滿是無助。

    張夫人亦嘆氣:“妹妹……也不只是你的人被關了,老王爺處還有人被關了呢。這種事情,只能等等看了,只要我們並沒有做害人之事,沒什麼可怕的,你的人……她們一定會平安的吧。”我知道除了端陽院中的人,就只有我院子裡的人被作爲懷疑對象給關了。想我本是出於好意對待老王爺,卻給我身邊的人帶來如此禍患,我十分後悔。都是我的錯,我怎麼會不難過?

    我看着張夫人,聲音不由哽咽:“姐姐,我本是好意,卻不料殃及無辜。我不知道老王爺是不是因爲飲食出錯而導致的危急,卻斷定並不是我的人有過錯的呀,然而我無法辯解什麼,只能等待。”

    張夫人拉起了我的手:“好妹妹,你別想那麼多,好不好?說不定老王爺是自身的問題,卻被太醫如此誤診,亦或者是確實有人暗中對老王爺下手,又嫁禍別人的……想借此事製造事端,陷害旁人了。”張夫人並沒有完全的說明,我卻聽得出她話裡的意思。製造事端,陷害旁人……這不就是針對我的麼?端陽院那邊是二太夫人,二太夫人只是盡心盡力照顧老王爺,不爭不奪,想來沒有人去陷害她,那麼被陷害的人只有我了。在二夫人和五夫人對我嘲諷的時候,在我知道我是多出來的那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在這裡不會平靜的生活了,只是我沒有料到會來得這麼快。

    張夫人又說:“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妹妹這般善良的人,不會做那種事情,不要擔心,會給你一個公道的吧。你且安心回去等待,這個非常時候姐姐也不好過去陪你,你且好好保重自己。若是有事,亦可差人告知與我。回去休息一下。”她點頭示意我。

    我點點頭:“多謝張姐姐關心,妹妹記下了。姐姐也請回吧,站在這裡太久會冷的。”我說道。我知道她亦無能爲力,只是說些安慰我的話罷了。

    張夫人鬆開了我的手,給了我一個安慰的眼神,轉身離去。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只覺得悵然若失,也慢慢的轉身,和紅梅一起回凌霄院。

    走至玉軒堂,我對紅梅說道:“你去把王良叫來,我有事吩咐於他。”在端陽院沒有得到絲毫關於素凌她們的消息,我要着人趕快去打聽,然後

    在想辦法。卻聽得屏風後響起腳步聲,待我轉頭,素凌和翠屏已經走出來。

    “小姐。”

    “夫人……”

    “她們回來了,夫人,她們回來了。”紅梅看到她們兩個喜出望外,一疊聲的喊着,跑過去拉着她們兩個的手搖晃,“你們回來了,回來了……雪梅呢,她做什麼去了?”

    素凌和翠屏互看一眼,卻沒有回答紅梅的問話,我心裡咯噔一下,是一種特別不好的反應。又想她們是急於和我先說話吧。我把期待探尋的目光落在她們身上。

    素凌臉上揚起澀澀的笑容:“小姐,我們回來了。”她們回來了……聽到素凌說出此話,我心裡一下子放亮,如同烈日撕開厚重的烏雲,所有的陰暗瞬間獲得陽光照射。

    我驚喜異常:“你們,你們都回來了,回來就好。你們……好叫我擔心……素凌,翠屏,你們總算回來了。”我看着她們兩個,彷彿是歷經生死劫難後的重逢,目光再也不願意離開她們。“雪梅呢?她做什麼去了?”我也急於見到雪梅。

    翠屏點頭:“讓夫人擔心,是奴婢們的罪過。”她在和我說話,可臉上是勉強的笑容,不見得有一絲輕鬆,讓我覺得十分異樣。

    我又看了看素凌,亦是沒有多少喜悅,我心裡頓時又涌起波濤:“雪梅呢,她怎麼不來見我?”這句問話再次出口,讓我莫名的緊張。

    翠屏的臉色頓時發白,連嘴脣都失去了顏色,我的心瞬間提了起來:“雪梅呢?”我失聲道。

    素凌的頭慢慢低下:“小姐不要着急,雪梅隨後就會回來的。我們暫且回來照顧小姐。”

    “此事是誰辦理,爲何留住了我的雪梅?”我的問話凌厲,指着素凌的臉,彷彿是素凌的過錯。她們兩個回來,獨獨留下了雪梅……若是她們三個都在,說不定都會沒事,因爲總不能說是她們三個同時有罪,留下了雪梅,我知道這樣更加嚴重。“快告訴我,爲什麼留下了雪梅?”我感覺到了眩暈,想來我的臉色一定難看之極。

    紅梅忙扶住我,輕輕喚我:“夫人……”她的聲音裡已經帶上了哭音,想來事情的嚴重性她更清楚。

    翠屏突然跪下:“是奴婢的過錯,奴婢是這院子裡的領頭掌事,卻沒有將院子裡的事情打理好,雪梅被扣押,讓夫人擔心……請夫人責罰。”看翠屏的樣子,我才知道事情的嚴重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揮手讓翠屏起來,然後慢慢走往椅子上坐下,看來急切於事無補了,我緩和了語氣:“你且把事情詳細說與我知道。”

    翠屏進前一步,慘然道:“奴婢們被帶到霜寒院的柴房——就是這王府的牢房,夫人不知道那裡的。奴婢們三個被關在一起,另外亦有王爺臥房的幾個奴才被關在另外一處。天明以後我們被提審,我們三個一同被帶出來,接受崔管事的審問。我們都是據實而言。崔管事在聽聞我們訴說完畢後,言說既然是我和素凌一起煎湯,自是不會兩個人一起下藥,就算做手腳的也是雪梅,就這樣雪梅再次被關,我們兩個被放了出來,准許我們回來,以後的事情奴婢就不知道了……”

    霜寒院……柴房……那樣的地方想來也是受苦的地方。我看看素凌和翠屏,她們兩個

    僅僅是去了一夜,已經憔悴許多,臉色青白,讓人心痛。我恨,恨這王府居然有這樣惡毒的地方,王府裡固然有許多可惡之人需要懲罰,然而亦有很多善良之人是被冤枉的呀,比如我的三個人。那崔管事言說素凌和翠屏不會兩個人同時下藥說的對極,卻也不能就這般的認定是雪梅有錯呀。只是我無法提供證據證明雪梅青白,因爲雪梅是送湯之人,這途中有很多時間是她一人做事,那怕我心明如鏡也無法爲她擔保什麼。至於服侍老王爺飲茶吃飯的那些人中,有沒有人確實做了手腳,或者說純粹都是被冤枉?我都不知道,我只是無法想象那樣的地方關押的人要受怎樣的折磨。

    若是確實有人對老王爺下手,那人真的該死,我對他沒有一絲同情,我怕的是無辜之人被害。我的人,她們三個人回來兩個,留下我的雪梅在裡面熬煎,我於心何忍?

    我起身對素凌和翠屏說道:“你們兩個好好歇息一下,我去看看雪梅。”扭身對紅梅說道,“紅梅,我們走,你帶我到霜寒院。”

    “蕭夫人……”翠屏急忙阻攔,“那個地方夫人萬萬去不得。”翠屏低了頭,聲音微微的哽咽。

    “爲什麼?”我問,我不懂這王府的規矩,是不是夫人們都不能到那裡去。

    “那裡……那裡……”翠屏囁嚅着,“夫人還是不去的好。”我明白了她是不願意讓我到那麼淒涼的地方。

    “是這王府的規矩我不能到麼?”我又問她,就算是有,我也要去,我願意承擔罪責也要去看雪梅,若不是我的多事她不會蒙受這不白之冤,若說有罪也是我有罪,是我連累了身邊的人。我一定要去看望雪梅。

    “是……是有規定旁人不能去的,怕和犯人串供。”翠屏解釋。這樣的規矩我能夠理解,然而我還是要去。

    我說道:“好,我明白了。你們好生歇息,我去去就來。”

    “小姐……”素凌突然走至我面前阻攔,“小姐還是別去了。”

    我看了素凌一眼,繞過她身旁向外走去,我要去的,任何人都阻攔不了我,只要我還可以走路,就算尹旭也不能阻止我。

    霜寒院……大雪覆蓋下的霜寒院,分明就是一個荒涼悽慘的地方。這裡是有僕人的,然而卻沒有人打掃一下,窄窄通道只有容得下一行腳印的地方被草草掃了一下,積雪依舊存在,被壓成了滑滑的一溜堅硬,紅梅着慌,就那樣雙腳踩在厚厚的雪地裡攙扶着我,嘴裡提醒我小心。

    我看到低矮的房間一溜排開,想來所有犯了家法的人都是被關押在這裡了。有一個僕人看到我,忙忙地跑過來,躬身對我行禮:“奴才參見蕭夫人,夫人吉祥金安。”

    我站在,冷冷地問他:“雪梅在哪裡?”

    “這個……”他的眼神慌張地四處查看,“奴才不敢。”

    我知道他是怕人知道我來這裡看望雪梅,亦或者是有人告誡他不可以讓我看望雪梅的吧,我正待說話,紅梅突然說道:“就麻煩哥哥了,我和雪梅是要好的姐妹,如今她犯事了,我來看看她,就請管事哥哥行個方便吧。”紅梅說着從袖子裡拿出一錠銀子遞於這個奴才,“天氣寒冷,哥哥辛苦,這點銀子不成敬意,就請哥哥喝杯酒暖暖身子。”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