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一章 暗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五十一章 暗箭字體大小: A+
     

    王良的話讓我心驚,如此看來確實是有人針對我來了,太可怕了……

    心裡想着,我這話不由就說出口來:“莫非是有人針對我來了?”這樣的事情太讓我傷心,我本是好意,是出於一顆善良之心,難道在這王府除了一心爲自己,就不能好心爲別人麼?

    王良忙安慰我:“蕭夫人亦不必如此憂心,也許這事就是一個偶然,老王爺的身體一直不好,天氣這般寒冷,說不定老王爺的身體就是因爲天氣之故,太醫雖然是最好的大夫,然而亦有誤診的時候呀。想來王爺一定會再找別的太醫給老王爺確診。倘若確實是有人做了手腳,亦會水落石出,自然會給我們凌霄院一個清白。”王良的話十分在理,只是我覺得沒有這般簡單,我想不明白爲什麼在我剛剛回府的時候就有人下手陷害我,而我一點防備都沒有。

    看着王良一臉的無奈,又看看身邊紅梅,我知道我不能讓他們都太過擔憂,於是我說道:“但願如此。王良,這麼晚了,你也回去歇息吧。下來以後密切關注老王爺那邊的事情,有什麼情況及時報於我知道。”

    “是,蕭夫人,奴才明白。蕭夫人亦不必太過憂慮,保重身體。”王良說完,躬身退出去。

    我看着他退出去,身影消失在外邊的黑暗雪地裡,心裡只有迷茫。在紅梅的攙扶下,我又回到了臥房。只覺得那燈光籠罩的是一片迷濛,我的眼前除了迷茫,不再有別的。那種深深的不詳讓我無法安心,更無法躺下去,紅梅悄然陪在我身邊,我們兩個除了擔憂還是擔憂。

    我輕輕問紅梅:“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紅梅道:“早就過了三更,快要四更了吧。夫人躺下歇息一會兒,奴婢就在這裡陪着你。”我擡眼看向紅梅,她正用關切的目光看我。我感覺渾身僵硬,怎麼躺得下去?

    我悵然一笑:“紅梅,這裡沒有了素凌她們三個,我怎麼覺得都成空的了呢?我躺不下去,我要等她們回來。就讓我們兩個一起說說話兒,等她們回來吧。”我知道我的等是徒勞的,今晚她們不會回來了,可我還是想等她們。我更知道我這種僥倖的心態不可取,然而我又能夠怎麼樣?我希望我虔誠的心能夠喚她們回來,只有看到她們平安回到我身邊,我才能夠安心,我怕……

    我又想起了死去的姐妹翠雲。她在我離開落紅坊的時候送我,那般殷切地囑咐我好好保重,而她卻沒有保重她自己,永遠地離開,讓關切她的人,愛戀她的人,想念她的人,痛斷肝腸。人世的不幸總是在人毫無防備的時候發生,何況我身邊的她們又是遭遇了這種事情,倘若老王爺安然無恙還者罷了,若是有事……我怎麼會不擔心?我擔心老王爺的安危,擔心我的人被冤屈,我的心如同被放在油鍋裡煎熬。

    紅梅勸我:“夫人,你還是歇息一下,保重身體要緊。你這樣,奴婢好心痛……夫人,請你想想,無論怎樣你都不能扭轉這個局面,無論是有事還是無事,都不是你的難過能夠解決

    的。夫人對奴婢們的情義讓奴婢感動,只是……夫人,若你不能夠好好保全你自己,奴婢們無論受多大的冤屈也就只能是受着了。”紅梅眼裡含着淚水。紅梅說的對,我只有保護好我才能夠保護好她們。

    我點頭:“好,我歇息一下。”我只能讓我好一些才能夠面對明天的事情。

    我又躺到了剛纔我和尹旭溫存的牀上,只是這牀上沒有了剛纔的溫暖,而是一片冰涼,饒是這樣,我還是強逼我閉上酸澀的眼睛,我要養一點精神面對明天發生的一切。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過熟睡,我只是感覺到昏昏沉沉,墜入無邊的黑暗,我在那黑暗裡掙扎,試圖找到一絲光明,或者有什麼可以攀附的東西讓我走出去,而最終都是徒勞,帶給我的是窒息,還有疼痛,我終於無法忍受,呼叫求救。

    “夫人……”

    拼命掙扎中我聽到一個聲音喚我,我終於清醒了過來,才知道剛纔我是做夢。紅梅一隻手緊緊攥住我的手,另外一隻手爲我拭擦額頭的冷汗。

    對於我,這是第一次,我那怕多大的痛苦也沒有這般的在睡夢中掙扎過。我慢慢坐起來,問紅梅:“現在是什麼時候?”

    “夫人,天就快要亮了。”

    天亮了,天亮了……

    我四下看看,這房子裡只有我和紅梅,她們沒有回來,那份冷寂和虛空依然存在。紅燭還在燃燒,而窗戶上已經泛白。是的,天就要明瞭,這一艱難的夜終於過完。只是,昨夜發生的事情又延續到了今天,我想我面對的事情會更加複雜。

    慢慢地下牀,我對紅梅說道:“爲我梳妝,我要去端陽院。”我知道,若我派人去尋找尹旭問問清楚是不明智的,不如我親自去看。看看老王爺,機會合適的話,我悄悄向二太夫人打聽情形。

    坐於菱花鏡前,我看到我的臉一片青白,是沒有血色的死寂,我的長髮,亦是一片凌亂。我有片刻的眩暈。只是我不能顧忌這些,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

    服侍我的人只有紅梅了,她細心地爲我梳洗,爲了掩飾我那青白的臉色,她爲我施了一些胭脂,淡淡的紅妝,我依舊十分美麗。長髮被挽起,挽成一個百合髻,插一隻銀鍍金鑲寶蝴蝶簪。不想要過於素淡的衣裳,使我顯得纖弱,穿了一件紫色雲錦裙,披了淺翠色的大衣。

    “夫人,還是先吃些東西在出去吧。”紅梅對我說道,她早已經在我睡着的時候就爲我煨好了燕窩粥。

    我點點頭:“好。”出去之後將要遇到什麼樣的事情還很難說,我不想讓自己太過於虛弱。

    飲下一小碗燕窩粥,我佇立窗前往外看。天色已經明亮,清寒的風掠過,帶起雪霧。天空飄着的雪花已經停下,地上積了厚厚一層,是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僕人已經開始清掃院子裡和通道上的積雪。

    “紅梅,天氣寒冷,你穿好衣裳我們走。”我吩咐道。

    “好的,夫人。”紅梅答應着。

    我和紅梅匆匆走出凌霄院。一路上的積雪還沒有完全被清掃,踩上去漫了腳踝,若不是我穿了長筒的棉靴,雪早已經灌到了鞋裡。路上亦很滑,紅梅提醒我慢走,只是這些我都顧不上。

    穿過層層院落,走過深深甬道,我只想趕快走入到端陽院。

    沒有到上房給太夫人請安,因爲天氣還太早,我竟自走往後堂老王爺的住處。有僕人看到我,忙施禮問安,我只是擺手讓他們免禮,急匆匆走來,我要知道老王爺是不是已經轉危爲安,那樣的話,我纔有更好的話語爲我的三個人求情。早已經有人向內通報,我走入福寧堂,尹旭已經在那裡等我。

    “玥兒,你怎麼這樣早就過來……”尹旭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這樣說,口氣中滿是關切之意。我擡頭看他,一臉的倦容,我知道他一夜未眠。

    我對他下拜:“妾身給王爺問安。”我用求助的眼神看他,希望他能夠明白我的意思,我想我院子裡的人被帶走他是知道的。

    因爲這是在端陽院,諸多不便,是以尹旭只能按照正常的情形要我起身,而不是親自扶我起來:“玥兒,都免了。”他對我說道,一雙眼睛看着我,我看到了他眼裡縱橫交錯的血絲,想像得到他的心疼。

    “老王爺可安好。”我急急地問,我希望從他嘴裡得到我希望的答案。

    “暫時沒事,只是老王爺身體一向欠安,需要靜養。”他說道,“難得你這樣惦記。”是的,我是惦記,我從來沒有過像這一刻這般的惦記老王爺的身體,就算我細心爲老王爺做補湯,亦不是現在這般心情,因爲我知道老王爺的身體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而是關係到這整個王府,還有那些照顧他的人的命運。

    我點頭,目光中含了懇求:“王爺,我院子裡的人……被帶走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若老王爺之事真的是她們三個人中的一人所爲呢?儘管我知道不是,在沒有確鑿的證據時,我的話都是蒼白的,只是我不得不說,“有沒有查找到什麼,確認了什麼麼?”我想我這能這樣說了,我知道被關起來的人很多。

    尹旭擡頭看我,目光中帶着困擾和疑惑,還有諸多疼痛。我想他會以爲我單純的是因爲他沒有迴歸而擔心他,來看望他的吧,或者我是出於孝心來探望老王爺……我不知道他的複雜。此時我注重的是我院子裡有危險的人,我的心比他更爲複雜。我想他若是愛我必會理解我的。我用平和的目光與他對視。

    我想尹旭還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輕輕搖頭道:“玥兒,這王府如此複雜,許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這般簡單。”我看着他,目光中漸漸露出疼痛,我已經想的夠複雜了,尹旭還說不是我想象的那般簡單,可見這王府有多麼的複雜了。

    那些隱藏的、沒有出現卻存在的、已經出現的……好多,我怎麼會知道?“查清楚了,自然會明白。”他的話說了和沒說完全一樣,我癡癡地看着他,如此答覆我怎麼能夠安心?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