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四十七章 禪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四十七章 禪語字體大小: A+
     

    我不知道我說了多少話,亦沒有完全記得佛說了些什麼。我想我需要的是傾訴,和懂我的人的傾訴。佛不是人,是人上人,他更懂得,我和他手很多,有意義,有價值。

    早課結束,我結束了和佛的對話,然後就那樣一直跪在佛前。佛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無所不通,無所不能的,他能理解我,明白我。而他的那些話,我卻需要時日慢慢的去參悟。

    菩薩庵,顧名思義,不僅僅有佛,還有菩薩。我又是和佛對話,有時候和佛對話,這一次我和佛對話了,就不想再去驚擾菩薩。辭了佛,我只是去拜見菩薩,然後在菩薩的慈眉善目中告訴她,我來了。

    所有的青尼一起起身,魚貫走出大殿。惠靜師太就那樣靜靜地站着,我知道她在等我起身。

    我慢慢站起來,走向惠靜師太。惠靜師太一臉的肅穆慈祥,雙手合十,誦了一聲佛號,說道:“竹施主。”她的這一聲稱呼立刻又讓我心裡涌起說不出的滋味,想當初來這裡的時候是我,翠雲,柳依依,我們三個,而今是我一個。還有惠靜師太此時還不知道我已經出嫁,成了王爺的夫人。

    我對惠靜師太深深施禮:“見過師太。”

    惠靜師太執我的手:“你和之前很是不同。”她一面說一面打量我。我不知道我和之前有什麼不同,只是我知道我肯定和之前不同。之前的我,是青樓一舞妓,現在,我是王爺的夫人。

    我一笑:“師太,您依然仙姿翩然,更見仙風。”

    她微微躬身:“貧尼已經垂垂老矣。竹施主的風姿更見出塵,你怎麼這麼早就來,路上不冷麼?”她聲音裡透着平和的關切。她沒有問及旁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詫異之前總是我們三個一起來,今日卻是我一個。我又是這樣的早,早到她們僅僅是早課的結束,還沒有用早晨的齋飯。

    我微微動容:“謝師太關心,我並不冷……”我想我不應該冷,比起地下的翠雲姐姐,我不該冷,而是應該有幸福的感覺了。不由的,我的眼裡擎了淚。

    惠靜師太看着我,慢慢說:“時節的冷暖只是外在,心的溫暖纔是溫暖。”我用含淚的眸子看向師太,她的話裡帶着禪意,需要深深的領悟。

    我點點頭,認同。

    師太牽了我的手,慢慢向殿外走去。我亦知道,這個時候無論有什麼話都不要說。惠靜師太還沒有用過齋飯,我不能在這個時候讓她心裡有不舒暢,那怕她已經跳出紅塵,能夠靜觀雲水,壺中日月,榮辱不驚,處變坦然。

    清靜的環境,素淡的齋飯,一切都是安靜,安寧。在惠靜師太的邀請下,我亦用了些,之後纔跟隨惠靜師太回她的禪房。

    簡單,潔淨的禪房,齊整,井然有序,連同那綿綿不絕的禪味也鋪設的相得益彰,帶着遠離紅塵俗世的靜謐祥和。火爐裡的木炭和檀香都燃燒着,混合着暖意融融的香馨,是一種讓人擺脫一切的迷戀。

    端坐於蓮花蒲團上

    ,飄飄如同進入雲端。手裡有惠靜師太親手煮制的觀音茶,是別樣的清爽滋味,帶着禪的意境,深重且悠遠。

    惠靜師太就在我對面,純淨的笑容纖塵不染:“竹施主,又一次見到你,你比之前更見得翩然雅秀,沉靜脫俗,這枯寂的禪房因你而生輝了。你能夠聆聽禪音,可見你的慧根。”我看着惠靜師太,我知道我雖然愛極了這清靜之地,也喜好這禪音,然而若是要我常駐與此,只怕不能,因爲我總覺得我有心事未了,只是若要我細說,我還是不能說出,我還是俗人一個,不能有靈性的慧根。

    我有些慚愧:“師太,我只是暫離喧囂的塵世,想要求得一襲清靜,來師太處沾染一些佛的韻致而已。”想來這絡繹不絕的人,來了去了,都是帶着屬於自己的心願,在佛前訴說一番,來的時候是虔誠的,許一段自己牽掛的塵願,之後又匆匆離開,迴轉那埋葬自己的萬丈紅塵。只是,來是來了,帶來了什麼,去又去了,帶走了什麼?

    惠靜師太笑看我:“一切隨緣,能夠得到的不用渴求就得到了,不能夠得到的渴求也是枉然,坦然才能夠自然,隨心就好。凡事都有起因和過程,貧尼明白你的心。”明白兩個字是通透的,能夠用上這兩個字,是需要智慧的。

    我輕輕說道:“師太,往昔是我們姐妹三個一起,今日……只有我了……”我說着這樣的話,卻沒有看到惠靜師太臉上有一絲變化,彷彿這是應該的,或者說理所當然,而我卻還是執着解釋只有我一個人來的原因,“我已經出嫁,在我出嫁之後,翠雲姐姐過世,我是剛剛昨日纔得到的消息……”我很悲傷,說的有些哽咽。

    惠靜師太合起了雙手:“人各有命……”她就那樣說了四個字,沒有給我的出嫁一句道賀,亦沒有給翠雲的過世嘆息一聲。她的那份接受一切的平靜自然讓我佩服,而我永遠沒有那份豁達的心,我只能歎服。

    香爐裡的檀香裊裊上升,沉沉香味氤氳了整個空間,惠靜師太斂眉:“竹施主得到了,無論是不是你想要的總是你的,你只能安心。翠雲施主得到了,或許不是她想要的卻是她選擇的,她亦該安心。萬事皆有心生,自己對自己負責,接受屬於自己的結果。”我聽聞惠靜師太的話,看着她不喜不悲,不驚不怖的表情,總覺得她的話更有深刻的禪意,是暗示着什麼?

    你只能心安……說得很對,我確實只能心安,接受一切,因爲我別無選擇,未來是好是壞有待未來在看,現在要說的清楚爲時過早。至於翠雲……就算是悲劇,也是她自己選擇了的,沒有餘地。心中雖然是如此想法,我知道我不能達到惠靜師太的境地,我還是難過。

    然而我知道我該坦然,我只能說道:“師太之言極對,只是我不能灑脫,還是心亂。”

    看着我,惠靜師太臉上慢慢露出戚容,最終哀聲道:“竹施主,人都是一樣的。佛亦是如此,當初都是從劫難中走過。佛經歷過了,看得開了,蛻變成佛,只是

    那個過程佛知道。我們還是人,無有佛的境界,是以我們都不能灑脫,我們被世俗牽絆,被悲苦籠罩,此乃人的本性之一。超脫就是看得開,放得下,然而世俗中幾人能夠如此?相比之下,施主你,還是懂的。”我看着她,我不知道她經歷多少波折才完全看得破,當初走入這佛門的時候,她有過怎樣的想法。只是,最終她還是邁了進來,而我,現在的我,只能是被逐於外邊。我想既是我想進來,佛亦不願意收留我吧。

    我慢慢說道:“歷經劫難心無礙,過盡滄桑始無悔。”我想我還是需要歷練,需要打磨才能夠懂得的。

    其實我有很多話,有很多心事想要和惠靜師太講,請她爲我釋懷,然而話到此處,我還是明白都不必了,一切……都不必了。關於我,尹旭,尹輝之間的糾葛,王府中藍夫人的墮胎,還有如今這翠雲的死,我想慢慢的我會理清。

    禪堂中都是清雅清絕的禪味,讓人素心如蘭,漸漸的,那疲憊之心得到緩解,心中有一派清澄的明快,我亦在心中默唸:“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菠蘿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陲,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礙,無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婆訶……”

    午齋後,我就在惠靜師太的禪堂小憩。起來以後,素凌輕輕對我說道:“小姐,諸事已了,要不我們早些回去吧。天氣有些陰沉,寒冷了。”我走至窗前往外邊看,只見天空一點點堆積鉛色的雲,讓湛藍明朗的天空有了灰色,且這灰色越來越重。我微有惆悵,回去……就這樣回去麼?我實在不捨這清靜之處,這裡讓我安心,清心,靜心,回到王府,又是諸多的煩心,我不願意。我明白這裡不是我的久留之地,然而留得一刻是一刻,我生出了得過且過的心。

    轉身,我對素凌淺笑:“我們不怕,能夠留得一時就說一時,不必在意那麼多。”

    我看到紅梅對着我,發證,而惠靜師太,是淡然的微笑。留得一時是一時,不許渴求太多,能夠得到的就安然接受,不能夠得到的不必奢求。我面對惠靜師太,臉上的笑意於朦朧中顯得端莊,我輕聲說道:“這一次回去,下一次無期……”

    惠靜師太輕輕搖頭:“心中有便是有,不必太拘泥形式。”

    我輕笑:“好,如此時刻,就享受這份清靜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