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三十三章 愧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三十三章 愧疚字體大小: A+
     

    翠屏忙說:“不過已經沒事了吧。夫人也不必爲她人擔心,你自己的身體要緊,多保重你的身體。”我知道翠屏是看到我聽說藍夫人血崩的時候,臉色驟變才說要我保重的。

    素凌亦是變色:“小姐你的身體亦不是很好,別人的事情我們都無法管得了,你還是先顧惜你自己的身體。”我亦知道素凌同樣是被翠屏所說的藍夫人的情形嚇到,也被我的臉色嚇到。

    而我,怎麼會不擔心?聽到翠屏如此說,我極想馬上見到藍夫人,只有親眼看到她安全我才能夠放心,然而我還是明白這個時候我不能過去看她,時間已經是下午,再說我過去不能起到任何作用還只能添亂。我忙對翠屏吩咐:“你速速去蘭亭院找你信得過的人打聽一下消息,要準確的消息,藍夫人情況如何一定要報於我知道。”

    翠屏答應一聲匆匆去了,我卻坐立不安,素凌陪在我身邊,安慰道:“小姐,雖說藍夫人對我們不薄,然而這樣的事情我們着急也幫不上的呀,你還是保重你自己。”我知道素凌的意思,亦承認她說得對,然而我怎麼可以鎮靜自若?

    我記得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身着月白絲羅彩繡裙,十分淡雅的姿態,用十分友善的目光看着我,和我見禮。在賈夫人對我突然發難的時候,是她走過來巧妙地爲我解了圍,而我爲了感謝她還把那串惠靜師太贈送我的佛珠手鍊轉送了她。如今她在難中,我不能爲她做些什麼,唯有乞求佛主保佑她平安……

    我愣怔一回,對素凌說道:“王爺只有一位小郡主,還沒有小王子出生,想來是有人嫉妒藍夫人腹內的孩子才下手,目的亦是怕藍夫人將來母憑子貴……”我想起了尹輝的話,府裡的王爺只有大王爺纔有真正的權力,藍夫人若是真的誕下的是男孩,將來她就是太夫人之位,可以和衛夫人一樣的地位,“這王府……這般的明爭暗鬥,實在可怕。”

    素凌依舊安慰我:“小姐,不管這王府怎樣,你亦是能夠應付的來的,素凌相信小姐的聰慧。小姐寬厚對人,王爺又是這般的寵愛於你,就算有人想要對小姐不利,也該好好的衡量一下她自己,小姐會平安的,不必介懷。”我看着素凌,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算我能夠應對自如,還是覺得好可怕。

    我慢慢起身站在窗前,依窗的竹子輕輕搖晃細瘦的身體,弱不禁風又傲然不屈,無限神情藏着無人能解的幽思,又似和我悄然言語,我不知道它要與我訴說什麼,而我要訴說的,它能懂麼?

    想起之前在落紅坊的日子,燈紅酒綠,夜夜笙歌,我雖是周旋其中卻也潔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如今又踏進王府,本想有一份清靜安寧的與人無爭的生活的,看來也是難了,我想獨善其身是真的難。藍夫人的遭遇讓我覺得可怕,我不知道別人下手對付的另外一個人是不是我,那怕我做到十分周全也不一定能夠逃的過去吧?當然一切都是命定了,我無法改變。

    我又想起昨日在太夫人處大家的相聚,昨日,若不是我假裝受傷,接下去指不定還有怎樣的難堪。我也不知道我走後她們是怎樣的。我又想到是不是因爲昨日在太夫人處發生了什麼才導致藍夫人的流產?我不知道,這只是我的胡亂猜想。

    不知道爲什麼此時的時間對於我來說十分漫長,我亦不知道做什麼才能夠把這些讓我心神不寧的時間打發掉。轉身走至琴架前,我坐了下去,看看靜靜的琴絃,我的手扶了上去,即刻有急驟的琴音傳出,如激流衝出山谷,如驚鴻掠過空際,我唱道:“欲尋清明已漸難,問取秋水幾見寒。強慾望遠登高去,雲景無階徒傷悲……”唱到這裡,琴聲由高昂鏗鏘轉爲幽幽傾訴,千重糾結,萬般難解,“往事悠悠隔萬重,今意涓涓空搖擺。猶見窗前冷竹在,難安心緒飄零懷……”

    其實我並不知道我唱了什麼,更不知道我的心意究竟爲何。我只是就這樣有些狂亂地傾訴而已。一旁的素凌有些手足無措,只是靜靜地陪着我。而我又爲昨晚尹旭在我這裡而感到對不起藍夫人,我想若是尹旭不在我這邊而是就在藍夫人之處,那麼藍夫人的狀況他會知道,說不定還能夠挽救……只是一切都無以挽回。

    我回復平靜的心態還是翠屏回來以後,她果然辦事得力,出去以後時間不久就回來了。我看到她走進來,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到她身上,我開口就問:“藍夫人如何了?”

    “只是喪失了胎兒,藍夫人平安無事了。”翠屏看我着急,忙忙地把我想知道的告訴了,隨後喘口氣,嘆道,“蕭夫人只是心慈之人,這般的爲藍夫人擔心。若是別人,說不定還暗中得意。”我不知道別人是不是在知道了藍夫人小產之後是否得意,包括那個對藍夫人心懷不良的人,此時大概稱心如意了。

    而我實在心痛,爲藍夫人,也爲我。我實在無法釋懷,昨晚藍夫人痛苦的時候,尹旭就在我的身邊,我和尹旭那般的情意綿綿,反襯了藍夫人的痛苦,我們成了鮮明的對比。我雖然不知情,可我總覺得慚愧。我亦有另外一層擔心,日後,我和藍夫人的關係還能夠要好麼?她知道她痛苦的時候尹旭就在我身邊,會絲毫不介意麼?我知道,藍夫人的這次小產,是她的傷痛,亦是我一生的疤痕了。

    我輕輕合掌暗中禱告佛祖保佑藍夫人平安,我想等我有機會再次到菩薩庵的時候,也一定爲那個沒有出生就早逝的孩兒點上一炷香,願他早日投生富貴平安的人家。

    昨日尹旭在我這裡,太夫人着人請尹旭走的,素凌翠屏他們都是知道的,我也不想隱瞞什麼,我說道:“昨晚王爺就在我處,若是王爺回府就到藍夫人那裡,說不定他知道藍夫人的狀況後及早請的御醫來,藍夫人會沒事的。”

    翠屏急忙說道:“這個怎麼怪得夫人?何況王爺來此亦是不知道藍夫人那邊的狀況呀。怪不得王爺,更怪不得夫人您哪,要怪也只能怪藍夫人自己,

    是她大意了吧,最初的時候都沒有說出來,及至要緊的時候了……都晚了,也許就是她早些說出來也於事無補,誰說的清楚?何況若是真的有人對她下手,不想要這個孩子生下來,她躲得過初一能躲得過十五?昨晚王爺是在凌霄院了,然這個和藍夫人流產沒有關係,夫人不必自責。”翠屏雖然是安慰我的,但說的合情合理。我感激地看向翠屏。

    素凌嘆口氣說道:“你是不懂得小姐的脾氣的,她總是不要自己有絲毫的瑕疵。昨日王爺在此和藍夫人小產沒有絲毫關係,這個誰都知道,然而我們小姐還是心痛的,爲藍夫人。其實就算昨晚王爺並不在此,小姐亦是心痛。”

    翠屏神情中帶了哀憐之意,嘆道:“夫人是過於善良了,總是爲別人憂心。只是這王府,我自小就在這王府,諸多事情都複雜……這事只怕沒有那樣簡單。”我深知翠屏對這王府熟悉,專注看她,她又說道,“夫人真的不用自責,藍夫人若是聰明,自也不會對你有埋怨之意。只是可惜了……藍夫人產下的確實是男孩兒。”

    聽到翠屏說出藍夫人產下的是男孩兒,我的心越發疼痛,若孩子沒有夭折,再過幾月就會呱呱墜地,那個時候藍夫人該是怎樣的高興?可如今的她喪失了這個機會,她那精美絕倫的嬰兒兜肚亦只能期待下一個孩子穿戴了。只是不管怎樣的難過都於事無補。我和藍夫人有過幾次交集,我雖然對孕婦完全不懂,然而我孩子看得出她十分健康,如此突然的就失去孩兒,絕對不會正常……

    我吩咐翠屏:“你去把王良找來,我有事要他去做。”

    “是,夫人,我這就去找他來。”翠屏又是忙忙的去了。

    我看着翠屏走出去,和素凌一起走出暖閣,到玉軒堂去等候。時間不長,王良就隨着翠屏到了。見到我,他忙跪下叩頭:“奴才給蕭夫人請安,蕭夫人萬福金安。”

    我揚手說道:“起來吧,今日叫你來,是要吩咐你去做一件事。”

    他忙站起來躬身答道:“蕭夫人請吩咐。”

    我看着他說道:“這給王府中人看病的潘大夫是什麼人,和這王府有什麼淵源,你去細細的查來回我。記住,不可以張揚。”

    “奴才明白了,請蕭夫人放心,奴才這就去辦。”王良對我躬身行禮,然後退出去。我看着王良走出去,這才放心地鬆口氣。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更多的瞭解一下情況而已。

    就這樣熬到了黑夜,素凌問我:“小姐,你這一天都沒有怎麼吃東西了,想吃些什麼,我去做來。”她用體貼的眼神看着我,令我感動。

    我說道:“你去做一碗薏米酸棗仁的粥來就好。”

    素凌答應一聲去了,我凝望着飛鶴燭臺上盈盈燃着的燭光,對它生出崇拜,它是取代太陽的神聖之光,幫人間驅散黑暗,只是它能夠幫我驅散心頭的陰影麼?我亦不知道還有多少黑暗的心靈需要被照亮。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