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三十章 得體掩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三十章 得體掩飾字體大小: A+
     

    李夫人忙說道:“二王爺這般謙虛,是吝嗇你那金玉之聲不喜我們聽到的麼?若是單單隻有蕭妹妹的歌舞,你會怎樣?何況還有太夫人,亦是極想看到蕭妹妹的絕世之舞的,你也勉爲其難吧,可好?”她這話太過凌厲,不單單是我,還有尹輝亦給一併扯在了一起,我暗暗焦急,亦是打定了注意不再歌舞。

    我亦有難過,舞蹈……舞蹈是一種藝術,藝術的價值是帶給人們愉悅和美感,藝術的生命力亦存在於人們的欣賞當中,藝術是爲人而設,我都知道。作爲一名舞者,舞姿得到大家認同應該是一種榮譽,而我絲毫沒有得到榮譽的喜悅,我不願意讓我面前的人這般貌似的喜歡我的舞蹈,我更不願意爲我面前的這些人舞蹈。舞蹈本來是美的,可我若是因爲她們的讚譽再次舞蹈,這舞蹈就有了邪惡。

    我急忙說道:“各位姐姐,妹妹今日有些累了,實在對不住大家,若是喜歡我的舞蹈,下次……下次我們相聚的時候妹妹一定給各位姐姐助興。”我是不能因爲我的舞蹈而讓我和她們之間有爭鋒的,再說已經牽扯了尹輝,更有我的身份在裡面,我不想暴露出“凌波仙子”的稱呼。

    李夫人的臉上露出遺憾:“蕭妹妹是真的累了,還是不給我們面子啊。”

    賈夫人也附和着:“是啊是啊,一曲歌舞怎麼會累着你呢,就着二王爺在此,蕭妹妹就不要推辭了。”她再次提到尹輝,我就知道我更是不能了。

    我忙移步走回去,卻故意裝作趔趄一下,忙彎了腰。素凌及時跑過來扶住了我:“小姐,你怎麼了?”我看到她一臉的焦灼。

    我說道:“是剛纔用力了一些,是以腰部扭傷了一點,不礙事。”我的聲音不大卻可以讓所有人聽到。

    素凌急道:“這怎麼辦?”她的目光看向衆人,似是在想別人救助。我暗暗竊笑。

    太夫人看我們如此,從椅子上站起來,關切道:“蕭丫頭,你怎麼了,嚴重麼?”

    素凌扶着我走至太夫人面前,我微微彎腰說道:“回太夫人,妾身沒有大礙,只是剛剛舞蹈的時候沒有小心將腰扭了一下,一會兒就好,勞太夫人關心了。”

    太夫人並不知真假,依舊關切道:“要不要着人去請大夫過來瞧瞧?”

    我忙做出痛苦狀,卻說道:“沒有那般嚴重,不勞太夫人操心,妾身這就回去自己調治休息一下就好,只是這樣……就不能陪太夫人開心了。”

    “身體要緊,你回去吧。”太夫人對我說了,又吩咐素凌,“回去好生伺奉你家夫人,有事過來稟報。”

    素凌忙對太夫人行禮:“是,尊太夫人之命。”

    我對太夫人施禮,又拜別衆位夫人,被素凌攙扶着慢慢走出來。

    出門,看不到裡邊的人了,我聽到素凌竊竊發笑,我亦笑着裝作小聲叱喝:“笑,有什麼可笑!”

    素凌左右看了看,見到沒人後說道:“小姐,你真行的,裝的極像。”

    我就知道我的假扮是騙不了素凌的,卻依舊

    不直接說出來,而是佯作不懂:“你這丫頭,我都這般模樣了,你不來關心我的傷勢也就算了,還這般取笑我,真真該罰了。”說了我亦是想笑。

    素凌竊笑:“小姐,奴婢面前還裝麼?”

    看素凌調皮的樣子,我再忍不住要笑,卻實在不敢笑,生怕有人看到還指不定要說什麼,忙吩咐她:“小心些,別頑皮了,給人看到。”

    我們一路匆匆回來,再不敢多言,一直回了院子才鬆了一口氣。此時素凌已經完全沒有了笑意,反而有些悲哀的樣子:“小姐,這又是何必呢?”

    我嘆息:“不能,不能再在那個地方停留,我不想成爲別的夫人的眼中釘,亦不能給二王爺任何和我有交集的機會。”

    我們這個時候回來,翠屏大感意外:“夫人怎麼這個時候就回來了,不是說玩耍的麼,這麼快就散了。”她一面說一面幫我脫掉大衣,我慵懶地坐在爐火邊烤火。我有些微的哆嗦,彷彿是冷,而我內心明白我並不是冷。

    素凌回答道:“是小姐舞蹈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微微的閃了腰,是以我們提前回來了。”我看到翠屏的臉上露出驚訝和不信,她見過我舞蹈,知道我是舞蹈中的精英,不會那般輕易就閃了腰的,然而她不敢說出什麼,我心裡明白。

    她驚訝片刻,忙關切道:“那夫人是不是嚴重?要不要請個大夫來瞧瞧?”

    我說道:“沒什麼要緊,我休息一下就好,你們都下去吧。”我不想讓她們看出我的心緒不寧。尹輝……因爲尹輝,我的心煩亂。我對他並沒有什麼,只是他的做法還是讓我覺得特別。

    晚上,吃完晚飯以後,我站在窗前看沉沉夜色,沒有月光,只是沉沉的夜色,看不到邊,亦沒有邊際,我不知道這夜色是從哪裡來的,能夠用這般深沉的黑將所有的亮色遮蓋。只不過凡事都有相生相剋吧,燈光可以驅逐黑暗,我房內的燈光驅逐了黑暗,我是站在明亮的光線裡的。

    思索了一個下午,我已經回覆了平靜的心態。外邊一片漆黑,房內溫暖明亮,我此時又有些無聊,於是坐到了琴架前。我又想起了今天的舞蹈,想起了尹輝的伴奏,他的銀笛可以和蕭義兄的玉簫相提並論,都是我認爲很好的。不由自主,我的手撥弄起今天的曲子,我沒有唱,只是彈奏,彷彿是從中尋找尹輝的韻律。我的舞蹈可以跳到讓人迷醉,我的琴聲同樣讓人迷醉,只是我是彈奏給我自己聽,我聽得出我的琴聲似瀟湘雲水,韻致天然,而我抒情寄懷,思潮翩翩。

    我專注於我的琴聲之中,直到一曲終了,我似乎還沉浸在其中的意境之中。我想起尹輝的同時,有想起了蕭義兄,他是不是手橫玉簫,在某一個僻靜之中寄情抒懷呢?他的玉簫纔是出神入化,活的一般,讓人癡迷留戀。

    “好!”

    忽聽的身後一聲輕喝,我一驚,急忙扭頭,尹旭輕輕拍手走至我背後:“玥兒的琴聲也有魂魄,能夠做到勾魂攝魄,本王確實被你迷住了。”

    我起身迎道:“王爺,玥兒都

    沒有發覺你走進來。”

    他輕笑,輕輕地摟住了我:“玥兒有沒有看到本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本王又欣賞到了玥兒的美妙琴音。”我羞澀地低了頭,他又說道,“你寄情於懷的琴聲只是略帶哀怨,你有什麼心思的麼?不妨和本王說出來,凡是本王能夠幫你辦到的,一定達成你的心願。”

    我忙說道:“王爺的情義妾身明白,妾身並沒有什麼,只是一時感懷而已。王府裡應有盡有,妾身錦衣玉食,王爺又是這般的寵愛,妾身滿足,並沒有什麼心思。勞王爺掛懷。”想起今天的尹輝,我又和尹旭說這樣的話,實在有些羞慚。

    他卻輕輕嘆了一口氣,我不明白他因何而嘆氣,只是他的嘆氣聲讓我心裡不由緊張,彷彿我做了什麼低賤之事被他看穿,不由自主去看他的臉。他的眉頭微蹙,說道:“玥兒,本王回府後聽說你今天傷了腰,本王不放心,是以匆匆忙忙趕過來看你,遠遠的就聽到了你的琴音。你怎麼樣,要緊麼?”他的一隻手輕輕在我腰上撫摸,從上到下,又從下到上,輕輕巧巧,無限的關切和情義,纏綿無比。

    我料到尹旭會知道,這樣大一個王府,衆位夫人聚會陪太夫人玩耍,有那個人會不知道?我雖然是假裝的傷了腰,但我卻沒有因爲他的這句話慚愧,我回答道:“謝謝王爺關懷,沒有那樣嚴重,只是輕輕扭了一下而已,歇息一下也就沒事了。”

    他又輕笑:“我想也沒有那樣嚴重,不然你就沒有這般的情致又來彈琴,是不是?是彈琴寄懷,還是……誘惑本王來此?”他的話十分曖昧,溫熱的男性氣息噴射在我臉上,我知道他是故意這樣的,頓覺滿面紅霞,忙將頭埋入他的懷中。

    “王爺……”我想到尹輝也是在場,我有過擔心他問及尹輝爲我舞蹈伴奏的事情,然而他到如今都沒有提起,也許他會認爲尹輝不會有機會或者不敢提起以往,我對那些都不知道吧,這樣的他讓我釋懷。我本意也想過讓他去別的夫人之處,不過他這樣說話了,我也不能說出其它,我還是怕他知道尹輝和我之間,是以我只能在他面前給予更多溫柔,我說,“王爺總是取笑玥兒。”我的聲音帶着誘惑,我是第一次這樣在他面前如此,彷彿是彌補我今天的過失……我有過失麼?我不知道,我心中確實有慚愧。他是受害者,因爲我……我知道我的心永遠不會完全完整的屬於他,我無法把我心裡的那些雜念完全摒棄,我想起了蕭義兄想起了尹輝,是以我不知道這樣的我對他是不是一種不忠。“玥兒不誘惑王爺,難道還能夠誘惑別人麼?”我又很曖昧的補充了一句。

    他低頭在我耳畔低語:“玥兒,你可知道,本王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捨不得放開,那時就決定無論是誰都不能與我搶奪你。那樣強烈的感情……是前世就有的麼?本王不知道是不是有緣由,只是在那一瞬間就認定你。你的冷豔,傲氣,絕技……無一不讓本王心折。玥兒,你不懂本王的心,只有本王明白。”他說着輕輕抱起了我,走往牀上,“你的腰不是傷了麼,不可以這般站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