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九章 巧妙周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九章 巧妙周旋字體大小: A+
     

    我知道我是收尾的,就好像一場盛宴最後的那一道湯。只是我很明白,我這道湯千萬不能夠多姿多彩,更不能夠千嬌百媚,最多做到清淡爽滑,或者新鮮明快,卻也絕對不能餘味無窮。

    我對李夫人微笑:“我並沒有什麼絕技,亦無有什麼特別的喜好,李姐姐說了我的琵琶不錯,我也不能再奏琵琶了,就用素琴伴奏歌唱一曲,給大家助興。”我想我這樣做是最好的。

    說完我從素凌手裡接過琵琶,正欲彈奏,卻聽的一聲“慢着,”我忙朝發聲處看去,原來是張夫人。她這樣一聲驚了我一下,我不知道我哪裡出錯。只聽得她說道:“剛纔蕭妹妹已經彈奏過了,大家都知道蕭妹妹彈奏的極好,然蕭妹妹還有更好的技藝是我們沒有見識過的,那就是蕭妹妹的歌舞。蕭妹妹,你也不要保守,就給我們歌舞一曲吧,也讓太夫人和衛夫人給品評一番。”張夫人的話讓我心中打跌,她……她壞了我的計劃,我本來是極力掩飾的,因爲有尹輝在,其實就算沒有尹輝在,我又豈能去和賈夫人論長短?我知道她是對剛纔賈夫人的得意不服,然她這樣的做法卻苦了我。只是我知道她不是故意,是不知情,不知道我的心,我又不能怪她。

    我只得對她笑:“張姐姐,剛剛賈姐姐的舞姿美妙絕倫,蕭妹妹怎麼再敢在大家面前獻醜,就唱一隻清淡小曲給大家開心也就算了。”我希望她能夠明白我的亦意思。

    誰知道賈夫人在聽張夫人說道我亦是舞中高手時,一下子從座位上站起:“蕭妹妹,原來你纔是深藏不露,今天一定要讓我們大家見識一番了。”

    “我……”我本欲推辭,卻聽得太夫人又笑道:“玥兒,蕭丫頭,既是她們都想看到你的舞蹈,你就給大家歌舞一曲吧。剛剛老身已經聽到你的琵琶了,你的琵琶十分嫺熟,生動鮮活,都有靈氣了呢。不知道你的舞蹈又是如何的美妙,不光是她們想看到,被他們這樣一說,老身都想看了,不要推辭,就爲大家舞上一段,也好讓大家一飽眼福。”

    真正沒想到結果還是這樣,既然逃不過,該來的還是要來,我亦不想再費脣舌,於是起身:“我本不會舞蹈,既是太夫人這般興致,妾身亦不可拂逆了太夫人的意思。如此,就請太夫人和各位姐姐們指教了。”

    我慢慢的走入場中,偷眼掃視尹輝,他正把一杯茶端起送入口中,貌似悠閒,我知道他終於等到他想要見到的了,這個我本不願意,讓我無法阻止,我的心十分悲涼,人生裡太多都是自己無法逆轉的,只能是在接受以後做好。

    並沒有多遠的距離,我已經想好了我的唱詞。

    我沒有太多的猶豫,走過去我就開始了舞蹈,舞蹈對於我來說如同家常便飯,是以我也沒必要做作,我一邊舞蹈一邊輕輕唱道:“古已過去今不見,縱然多情亦枉然。花開花落花還在,流光遺失空

    感懷。人雖在,今非昔,今昔往昔怎相連……”我一面歌舞一面偷眼看向尹輝,我不知道我的意思他可曾明白,我想告訴他,他的情義我懂,而我們是不能的了,今天和往日已經不同,他有他的人生,我有我的生活。我彷彿踏入水中,凌波而來,我又唱道,“換去舊韻推新聲,萬紫千紅總是春。芳顏還在夢不老,笑看綠柳揚清風……”我希望他能夠忘卻對我的那一點情懷,去尋找屬於他的夢,屬於他的人。卻聽得一聲橫笛悠揚,似要刺破蒼穹,我立刻意識到他已經捕捉了我的韻律,亦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用他的銀笛和我的歌舞,而我知道我不能停止,我必須要和他合成這一段歌舞。我想以後絕對不會這樣了吧,那麼就爲我們沒有開始的過去做一個了斷,告別,從此以後,他是他,我是我。

    我聽到了我的歌聲是黃鶯出谷那般的婉轉,他的銀笛是梨花墜雪般的清冽,還有我那似雲捲雲舒的舞……我想我和他的配合彷彿天衣無縫,我也願意就這樣和他一直歌舞下去。和我配合的這般絕妙的,是蕭義兄,現在我知道還有他,尹輝……

    我想讓他明白,我對他沒有感情,我亦不是之前的竹玥玥,他還是忘了我的好。於是我又唱道:“窗前竹上無幽情,凌波已經是前衷……”

    最終,我歌舞完畢,他的笛聲也戛然而止。

    有微微的累,我站住,休息。耳邊是一切都不存在的安靜,我不知道她們是依舊拭目以待,還是震驚,若說剛纔賈夫人的舞蹈帶給她們的是震驚的話,我的歌舞亦應該是震撼,我明白。自小,我的父母就注重對我的培養,琴棋書畫,歌舞女紅,我的父母樣樣都沒有放過,他們希望他們的女兒出類拔萃,只是他們那麼早就丟下了我不管,任憑我在人間紅塵裡打滾、浮沉。我如今的舞蹈,若是我的父母看到,他們會是怎樣的高興,只是他們看不到了,這是我的悲傷。

    聽不到動靜,我悄悄把目光擡起看望尹輝,他正笑看着我,眼裡是妙曼的柔情,帶着深深的愛戀,還有說不出的憂傷,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

    我又擡眼望向衆人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賈夫人眼裡的震驚和嫉恨,這一刻我又十分後悔,我爲什麼要這般的暴露自己?

    “蕭妹妹,姐姐今天算是再一次大開眼界,蕭妹妹的舞蹈出神入化,不知道蕭妹妹何以有這般驚心動魄的造詣,妹妹堪稱是舞蹈中的仙子了。”藍夫人率先打破了沉默,輕輕地爲我鼓掌。

    太夫人隨即也大笑:“好好,今天真是大開眼界,實在想不到我尹家王府還有這等妙人,確實是舞蹈中的仙子,藍丫頭說的這句我認同,蕭丫頭的舞蹈實在是超凡入聖。蕭丫頭,今天的相聚讓我歡喜,你又把這歡樂給推向了極致,實在是好,好……”太夫人因爲興奮都孩子似的手舞足蹈,我看得清清楚楚。我很明白,凡事有

    盛就有衰,有開始就有結束,我知道我該結束了,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退出這樣的局面。

    我扭身面對太夫人:“太夫人謬讚,妾身不過鄉野之人的粗略之技,爲的是博取太夫人和衆位姐姐的高興,大家高興,妾身也算達到了目的。”我在父母雙亡之後就隱藏了我御史之女的身份,後又流落煙花,是以沒有人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入王府,還是尹旭讓我改換成蕭氏之姓,想來她們也都以爲我不過是貧寒之家的農女,是我今天的琴聲和舞蹈讓她們知道了我的不凡,我只能竭力掩飾。

    衛夫人笑道:“蕭玥玥,你一貧寒之農女就有這等才學,想來你亦是極其聰慧又是極其用功的了,怪不得王爺這般看重於你,也不枉了他那眼神。”真料不到衛夫人會說這等話,我暗暗心驚。

    我忙對她施禮:“妹妹不過是一粗俗農女,那裡有什麼聰慧,若所用功了一點也算說得過去,我亦自知才疏學淺,今後衛夫人要多多指點。”

    她還是笑:“花開花落花還在,流光遺失空感懷……換去舊韻推新聲,萬紫千紅總是春。芳顏還在夢不老,笑看綠柳揚清風……這等詞作是粗俗之人能夠做得出來的麼?古來詩詞歌賦皆是抒情的,是用來寄託自己心意的,妹妹能說你這詞只是字面普通之意?我們不懂你的意思,卻知道你是另存他意。”

    我淡笑:“衛姐姐取笑,這樣的場合,妹妹的確是新手沾來博取姐姐們的開心一笑,既然姐姐們高興,也不枉了蕭妹妹的用心,這就夠了。”我承認我的歌詞裡另有其意,然我怎會言說?我實在不願意看她那種疑惑探尋的眼神,彷彿我是一個犯人,隱藏了不爲人知的秘密。我亦只想快些結束她們對我舞蹈的品論,無論是好還是壞,我都不願意聽她們品論。

    只聽得賈夫人大笑:“蕭妹妹真是說笑話,這樣的詞曲都是信手沾來,那你慎重一些給我們再舞一曲如何,我們實在是覺得美妙,看不夠,蕭妹妹就勉爲其難吧。還有二王爺……二王爺的笛子那般金貴,至我到王府亦是第一次聽到,今天就一併讓我們欣賞一番,大家會洗耳恭聽不枉您的金玉之聲。”她的話裡有明顯的忌恨之意,不僅僅是爲我的舞蹈蓋過了她,還有尹輝的笛子。尹輝是王爺,他雖在場,卻一直就那樣坦然處之,漠然置之的,卻因爲我的舞蹈而動……因爲牽扯上了尹輝,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只聽得尹輝淡淡說道:“五嫂嫂此話真是高擡小王了,小王的笛子普通,又是散漫之人做事都是隨性而來,此時不再想演奏什麼了。剛纔不過是看六嫂嫂獨自歌舞有些落寂,是以爲她畫蛇添足。若論資質,小王的笛子不配六嫂嫂的舞蹈。”他這話暗暗讓我吃驚。他的笛子聽賈夫人之意是極少有人聽到了的,今日卻破例爲我伴奏,還說他的笛子是畫蛇添足,他的意思……是讚我的歌舞還是說他的多餘?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