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七章 才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七章 才華字體大小: A+
     

    只見李夫人緩緩走至案前,皓腕輕舒,玉指晶瑩,那輕靈嫺熟的動作已看出她無論丹青還是歌賦都有一定的造詣。我用眼把衆人掃視一邊,衆人臉上皆有緊張和期待,我想衆人都是爲她提着心的,若是她作畫,畫什麼才能夠比得過衛夫人,若她題詩,又是什麼?我暗中思想她是不會再次作畫了,衛夫人已經用她的皇室身份對別人加壓,若是自己沒有特殊的用意和才情,誰又會刻意和她抗衡?想着,我又看到李夫人眉峰聳動,脣角輕揚,想是她已經有了主意。但見她穩點水墨,凝神往薄絹上揮灑,無拘無束,似行雲流水,在衆人的緊張中她的作品已經完成。

    “重重殿宇衝雲漢,巍巍皇州紫色爛。惶惶河山盛意濃,遙遙金闕夢中觀。得見端門真容顏,數寸輕絹展波瀾。試問丹青誰妙手,皇家貴主真神仙。”

    我凝神細觀她的書法,那般的婉轉靈秀,疏落有致,飄若浮雲,矯若遊龍,實實的是上品。心中亦是歎服,真不辜負她相門千金的稱謂,算得上是博學多才的女子了。只是她這極盡阿諛謳歌皇家氣勢的浮華我有微微的不屑,我想我對皇家的恭敬是有的,然我不會沉溺,不會是這般的逢迎。

    忽聽太夫人又是爽朗的大笑:“李丫頭,你的詩文亦叫我讚賞了,皇家的恢宏氣勢被衛丫頭描畫了出來,又被你這般的描述,還有對衛丫頭的讚賞,你都做到了,還有你這風韻天然的字,就算男兒亦不過如此。今兒個我也算開眼了,一會兒我會厚厚的打賞你們。”說完又是朗聲大笑,顯然是十分高興。

    李夫人一臉的得色:“謝謝太夫人誇獎,妾身並沒有太夫人說的那般好。”她的話是這樣說的,一雙眼眸卻輕輕掃過衆人,含着漠視。我知道這裡除了皇家出身的衛夫人就數她最爲尊榮,她有這副神情是自然的了。

    賈夫人的臉上顯出紅暈,我不知道她是激動還是急切,太夫人的笑聲剛停,就聽得她尖聲說道:“兩位姐姐貌美驚人也是算餓,還如此的才高八斗,你們佔盡了風采,還讓別人來做什麼?”

    太夫人看着她笑道:“這裡是我們夫人們玩耍的,不是要爭奪什麼,更不是要誰來獨佔風頭,自己喜歡什麼就做什麼啊,自己做了高興別人跟着開心就是我們的目的。”太夫人的話說得十分得體,只是她的夫人們玩耍的話我覺得很特別,因爲一旁還有尹輝,雖然是獨佔一隅沒有開口過,然他是男子。我依舊悄悄看他,他依然無動於衷,彷彿這裡的一切都不在他的視線之內。他,他用這種姿態坐在這裡究竟要等待什麼?我有環顧其她人,每個人亦是有每個人的心思,沒有人顧及到他。我的心裡卻說不出的惶然,我……我爲什麼要在意他?

    賈夫人聽太夫人說完,隨對藍夫人笑道:“既是如此,那就請藍姐姐一展風采,剛剛兩位姐

    姐展示過了,應該是你了。”賈夫人的話說完,我看到張夫人的、把目光投到了藍夫人身上,我亦把目光投到藍夫人身上。

    我知道藍夫人除了刺繡是一絕之外,丹青也是一絕,她的畫形神兼備,意境高遠,畫技更不在衛夫人之下。只是今天她若是也作畫的話,會畫些什麼?衛夫人用她的皇宮來威懾衆人,她那領頭一舉,後面的人若是作畫就很難了。雖然這只是家庭夫人們小聚玩耍,然機鋒暗藏,太夫人又親自品評,倘若是無品無才,被太夫人小瞧也就算了,在衆人面前擡不起頭來,以後的日子會不太好過,被人輕視小睨在所難免,是以就算是認輸也是另外的方式而不能是直白的。我爲藍夫人擔憂,同時也十分期待她能夠超越衛夫人。

    空氣中似乎有一種劍拔弩張的意味,我暗暗爲藍夫人擔着心,卻聽到太夫人開口:“呵呵,藍丫頭身懷有孕,自是不便,無論做什麼都是費心勞神的,就不要勉強她了,等她日後誕下麟兒了,我們再次歡聚的時候罰她雙倍的獻藝讓我們高興。今日讓她欣賞你們,陪我開心就好。”太夫人的話讓我欣喜,我亦有絲絲的失落,俺想若要藍夫人作畫,她會畫些什麼?爲這個錯失的機會有些微的遺憾,我知道若要她真正的作畫,她一定不輸於衛夫人。

    藍夫人欣喜道:“謝謝太夫人,下次玩耍我定讓衆人開心。”

    賈夫人似乎有些失望:“太夫人有些偏心,就這樣的饒過了藍姐姐。”

    太夫人又笑道:“不曾饒過,若是你覺得不公平,那你代她表演些什麼給我們開心也就是了,下一次玩耍的時候讓她在還給你。”

    “這樣啊……”

    看來賈夫人完全沒有料到太夫人會有此一說,臉上顯出別樣的表情,張夫人卻接着說道:“藍姐姐不方便,就請給我們捧場了,我們姐妹可以多玩一些自己拿手的,讓太夫人高興。”我明白張夫人的意思,她知道藍夫人是作畫的,想來她也是怕藍夫人在作畫上不好和衛夫人去比,太夫人的一句話給藍夫人解了圍,她亦正好讓藍夫人放心。我對她報以讚許的一笑,看到她回給我一個意會的眼神。

    “好好,張丫頭說得對,你既然這樣說了,那你就讓我們高興一下。”太夫人說道。

    張夫人起身答應:“妾身並沒有什麼技藝,平時並沒有姐妹們的才情弄詩作畫,悶了的時候就亂彈琵琶玩耍一會兒,獨自取樂。今兒太夫人高興,妾身賣弄一下,只是想讓太夫人和衆位姐妹高興一下,諸位不要取笑就好。”她又扭身對身後的紅妝說,“取過我的琵琶來。”

    太夫人呵呵笑道:“好好,那些詩詞畫卷是好,然還是太雅了,我們說好是玩耍的,就要些熱鬧的。張丫頭好好的彈來給我們聽聽,誰要敢取笑,就讓她學猴子跳給我們看。”太夫

    人的話讓大家一起笑了,氣氛比剛纔活躍好多。

    紅妝把琵琶送到張夫人手上,張夫人微擡秀目掃視一遍,脣角掛起溫婉的笑容,玉指輕彈撥動琵琶,悠揚的珠玉之聲頓起,沒有曲調亦是情動其中了。我很明白,我哪一種樂器都是一樣,彈奏的是曲子,抒發的是情義,和那些詩詞一樣,筆端流出的是自己的心境。張夫人低眉凝神,手指翻花,似在述說,美妙的聲音婉轉似鶯穿柳浪,鮮活似彩蝶紛飛,低沉似幽泉凝咽,高昂似金戈鐵馬。我上一次在藍夫人的住處聽過她的琵琶,知道她彈奏的極好,今日又這般的超常發揮,就更好了。我一邊細心聆聽,一邊對她露出讚許的微笑。

    正當大家完全被她美妙的聲音攝住,全身心投入的時候,突然一聲弦響,寂然無聲,只剩了衆多等着聆聽的耳朵在那裡張着,如同飢餓的口等着食物。這樣韻致的妙音,永遠聽下去就不會膩,不會煩。

    太夫人“咦”了一聲,似乎不相信這美妙的聲音就這樣消失,不相信地問:“張丫頭,怎麼這麼一點時間就彈奏完畢了,你沒有騙了我們吧?”她的言下之意是她還沒有聽夠。我知道每個人都還想要多聽一些時間,她的琵琶情景交融,融會貫通,實在讓人迷戀。

    張夫人忙把琵琶遞於身後的紅妝,起身給太夫人請罪:“稟太夫人,一曲終了。只是妾身彈奏的不好,老夫人責罰。”

    太夫人被張夫人的舉動怔了怔,隨即明白過來:“哈哈,我責罰你什麼,責罰你重新給我們彈奏一曲。”

    張夫人的臉隨即飛上紅霞:“太夫人,我……”我亦沒有明白她要說的是什麼意思,但看得出她有些爲難,顯然是不願意了。今天的聚會雖然是爲了玩耍爲了開心,然衛夫人的畫和李夫人的詩都那般飛揚出彩,我們這些身份一般的女子就是才學上能夠比得過她們,身份卻相差太遠,硬要和她們去爭個高低,顯然是不妥的,能夠把自己的一技之長髮揮出來,博取大家一笑,也讓她們知道我們不是平庸之輩就可以了。我想張夫人亦是這樣的想法,是以爲難。

    “張姐姐的琵琶彈得妙絕,讓人耳目一新,是以才意猶未盡,太夫人還沒有聽夠,讓張姐姐在彈一曲,我們也洗耳恭聽,沾染一下張姐姐的豐厚底蘊,好好學習一番。”賈夫人笑着,語言間全是恭維,然臉上帶着挑戰的意味,我看得清清楚楚。

    “是啊,真沒用料到張妹妹還有這般絕技,就再給我們彈奏一曲何妨?”李夫人也笑着攛掇。反正張夫人彈得是琵琶,不是吟詩作賦,和她亦沒有相牴觸的地方,她樂的開心。

    “是啊,張妹妹才衆人都極力想要張夫人再彈一曲,是讓我等開心的人,今天首推你了,就再給我們彈奏一曲吧,等會兒太夫人把最好的賞賜給你。”衛夫人也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