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六章 一幅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六章 一幅畫字體大小: A+
     

    太夫人呵呵大笑:“只要大家都高興,老身就高興。也不必太過拘泥,凡是自己覺得開心的,都拿出來讓大家開心。這麼冷的天氣大家聚在一起,不就圖個開心快樂麼。”

    張夫人很開朗地說道:“是啊,若不是爲了開心,也就沒有必要坐在這裡了。大冷天的,在房子裡也是悶的厲害,大家一起相處,就紅火熱鬧一些。”

    太夫人看着張夫人,笑道:“你這丫頭什麼時候也是開心果,好了,只要大家都高興老身自然也歡喜。菊香,秋香,”她又扭頭對她身後的兩個丫環吩咐,“那去我那罈子金貢酒取出來,大家難得聚在一起,都高興的,喝一點酒比喝茶暖和一些。”我凝神看向太夫人,看到的卻是一種靜和,心裡不僅升起特別的想法。酒……在我的意識裡,酒是豪爽的,酒和劍在某種意義上相關,不僅僅是平和,有時候是一較高下,亦有賭的意味。我又看到那邊的爐火,煮的茶在沸騰,茶香四溢,在這嚴寒的天氣裡溢出那麼多的熱氣,給這寬敞的堂屋添了嫋娜的意味。

    金貢酒果然是好酒,放在爐火上以後芳香四溢,讓人陶醉。這給朝廷的貢酒就是不一般啊,我暗想,這樣上等的酒,皇上賞賜給太夫人的,一定不多,而太夫人今天這般慷慨的把這金貢酒取出來給大家飲,可見太夫人是真正的高興,我暗暗祈禱不要有人欺凌了太夫人這顆純真的心,也別踐踏了太夫人這殷切的意。

    桌案上擺放這各色點心,芝麻糕,桂花糕,核桃酥等等,更有各色軟糖,亦有水果,很是豐富,大家隨意說笑,氣氛倒也融洽。

    一直以來,我都是暗暗注意着尹輝的,在這樣一大羣女子中,他是唯一的男子,任憑我們怎麼說笑,他都沒有言語,那雙凜冽的冷眸似沒有焦點一樣隨心所欲,我不知道他心中怎麼想,更不知道他是何意。

    酒熱了,大家一人一盞,雕花的銀盃,斟着玉液瓊漿,大家舉杯相碰,淺酌慢飲,濃烈的清香,爽淡的甘甜,美味無比。每個人臉上又有笑意,然我知道每個人的心靈不一,我明白。

    只聽得藍夫人低低笑道:“這樣清冽芬芳的酒,喝下去舒爽到四肢百骸,彷彿每一個經絡都有了香氣。”她這樣的感覺和我亦是有些相同,只是我沒有說的出來而已,我望向她暗暗點頭。她在我心中一直有份量,我覺得她並不是尋常的女子。

    張夫人亦贊同道:“是啊,這樣的人間美味,就這樣悄沒聲息的喝下去,都可惜了。”

    李夫人突然笑道:“那張妹妹你說,是聚在一起品美味佳釀,是行酒令呢還是獻才藝,怎樣才更有趣?”

    張夫人掩口笑:“行酒令是熱鬧有趣,然我們都是女子,行酒令就有些粗狂了,還不如各位姐妹獻才藝來的美妙。”

    太夫人看着衆人,臉露寬容:“也不必太過拘泥,丫頭們愛歌的歌,愛舞的舞

    ,愛畫的畫,都拿出一點自己喜歡的讓我看看,也是給別人助興,這樣可好?”我暗自讚賞老夫人的寬厚,本是爲了高興的,太過於拘泥也就破壞了本來的意義。我又悄悄看了一眼尹輝,他依舊旁若無人,臉上露出冷冷的笑意,彷彿這一切和他無關,或者這些都不在他眼裡,我的心莫名跳了一下,他究竟是在等待什麼?

    我暗暗想着,出神,卻又聽得衛夫人輕笑:“難得太夫人有這般雅興,晚輩們自當陪太夫人開心。”她轉頭對身後的丫環吩咐,“去取筆墨素箋過來。”

    “好,我們就先欣賞衛姐姐的墨寶,想來是美妙絕倫了的。”李夫人一臉的興奮,眼睛裡有期待,亦有躍躍欲試。

    我不知道衛夫人是要賦詞還是作畫,只是靜靜觀看,聆聽她人的低語淺笑。

    少頃,丫環已經取來一張上等的白絲薄絹上來,在案上徐徐鋪開。衛夫人面露微笑輕輕起身,沉靜的步態顯出她的胸有成竹。只見她臨於案前,皓腕舒展提起素筆,輕蘸玉墨,揮筆灑脫,似春風輕展,流雲舒空,又似蝶舞花叢,波搖碎影,少許時間,已經有巍峨的宮殿輪廓躍然紙上,雄偉壯麗,波瀾壯闊。我沒有到過皇宮,然我想象得出這就是皇家宮殿,只有她這種自小在宮殿裡成長的人才對皇宮那般熟悉,畫起來得心應手,那重重的宮殿,莊嚴肅穆,讓人望而生畏,翹卷的飛檐波瀾壯闊直衝雲霄,流金的翠瓦彩光凜凜逼人眼目。她確實是胸有成竹,這一切在她眼裡如同兒戲一般,那麼多浩浩蕩蕩的宮殿在她的手底下安置的渾然天成。爲了使圖畫趨於完美,她又極其細緻地描畫,手裡的筆又像一根繡花的針那般,一絲不苟,輕輕的點點讀讀。

    我們都凝神細看她的畫,她的動作,我確實沒有料到她的畫技這般嫺熟,爐火純青。我又想她畢竟是皇室的人,若要學習什麼,畢竟有極好的師傅教導,博取衆家之長才有這般精妙的畫技吧,我暗暗敬佩於她——生於錦衣玉食的皇宮卻沒有萎靡腐化,還這般的進取,能夠有如此高超的畫技,實在不凡,算得上女中巾幗。在我暗暗的歎服中,她的畫已經完成。

    衆人的眼睛張大,嘴巴張大,連一聲驚歎都沒有,想來是被震懾。皇宮……天下人都向往的皇宮,那雄渾的皇宮,層層殿宇,浩浩淼淼……那是她的家,是她從小長大的家,現在她把她的家在她筆下巧妙成一幅畫,而她神態悠然,漫不經心,完全像是兒戲。而我很明白衛夫人的意思,她不過是炫耀她的身份,讓別人都知道她的尊貴——她出身皇家,金枝玉葉,榮耀無比。我偷眼打量了一下尹輝,發現他的眼眸裡似乎也藏着一絲不屑,想來他和我有同感,這個發現讓我憑空對尹輝有了些許好感,他並不是那種趨炎附勢,愛慕虛榮的人。

    最先出聲的是賈夫人:“皇宮!衛姐姐住的皇宮!”此時的她,一臉的驚愕和崇拜,對皇

    宮的崇拜,對衛夫人的崇拜,她在乎的不是衛夫人的畫技,是她的家——皇宮。我想那也是她夢寐以求卻求不到的地方吧,想來這一生她沒有多少可能去住進皇宮的,也包括我和另外的幾位夫人。

    “那是衛姐姐的家!”我又聽到的讚歎之聲來至於李夫人,她亦是一臉的羨慕。我已經聽說了她是當朝宰相之女,是相府長大的千金小姐。相府的豪華壯麗亦是太多人望塵莫及的,然想來定是不及皇宮了,何況皇宮只有一座,唯一的一座。

    我又看到藍夫人的目光在畫上細細搜索,晶亮的雙目藏着讚許的笑意。只聽她說道:“確實沒有想到衛姐姐能夠有這般驕人的才華,把金碧輝煌的巍峨皇宮濃縮於畫布上。如此的佈局結構,安排的恰如其分,巧妙無比,實在讓人歎服。不僅僅是這大處的滂沱氣勢讓人歎服,還有這小處呢,殿宇上的飛檐流瓦,每一個細微處都惟妙惟肖,恍若真的一般,這般絕技豈能是平常之人能夠擁有的,真敬佩衛姐姐了。”

    太夫人朗聲大笑:“衛丫頭,你真不愧爲是我大衛國金枝玉葉的郡主,你的畫氣勢如虹,把我大衛皇室天威浩蕩的宮殿畫得這般淋漓盡致,實在讓人驚歎,連我老婆子都被你給震懾了呢,太好了。”太夫人的話把全場的氣氛推到了極致,所有人都對衛夫人投去欽佩歎服和羨慕的目光,老夫人又笑着對李夫人說道,“李丫頭,你也是相府千金,你的才智也亦是出衆的,今天大家這麼高興的聚在一起只是玩耍也是第一次,你也把你的拿手技藝給大家見識一番。”

    太夫人的話音落地,我從李夫人的眼中發現一絲憂色隨即又是一副傲然的神情。今天她的服飾亦是華麗無比,絳紅色繡着鳳凰的碧紗羅裙裹着纖細妖嬈的腰肢,娉婷嫋娜,如意髻上帶着鑲綠翠石花形金簪,上好的胭脂水粉勾勒着精緻的面容,一切都嬌媚無限入骨三分。她對太夫人盈盈一拜:“稟太夫人,衛姐姐這亦絕技着實讓妾身拜倒,還哪裡再敢班門弄斧?無論做什麼亦是不行的了,只是不想拂逆了太夫人的興致,只得獻醜一回。”我看到她說這話的時候目光似是有意無意的瞥到我身上,不知道是我的疑心還是真實。

    太夫人笑道:“都是自家人,爲的是開心高興,讓大家高興纔是準則,說什麼獻醜不獻醜,大家都一樣。”

    李夫人亦吩咐道:“筆墨伺候。”聽她這樣的話,我暗暗尋思,莫不是她也要作畫?又想到剛剛衛夫人就是作畫,而且她的話得盡讚譽之詞,且畫的又是皇宮,若她要作畫,無論怎樣亦是不能和衛夫人相抗衡的了。這裡看起來雖然是大家閒耍的,然而卻是一種暗濤洶涌,並沒有人願意讓自己屈居人下。

    等到丫環把筆墨薄絹取來,早有丫環把衛夫人的畫掛在了屏風上,李夫人踏着款款的腳步走過去,我暗中亦是有些緊張和期盼,她——是作畫還是賦詞?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