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三章 震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三章 震驚字體大小: A+
     

    我完全被震驚!怎麼會這樣……

    尹旭沉浸在他的意識裡,似乎忘記了身邊還有我的存在,竟自說下去:“哥哥已經有了五位夫人,按照王府規矩他是不能再迎娶夫人的,但他不在乎,完全忘了小王是怎樣和他說的,怎樣求他爲小王出主意迎娶到玥兒……更不管小王對玥兒是什麼感情。他……太自私了,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行事,爲他的喜好去做,就那般的和父王母親力爭。父王年邁多病,對他無奈,而母親更是奈何他不得,就這樣他破壞了王府的規矩迎娶了玥兒,從小王手裡奪走了玥兒。小王說過了自己是王爺卻是小王爺的,所以小王爭奪不過王兄……小王沒有他手裡的權利,沒有他的霸道,亦不能爲了玥兒和他爭奪……小王也真的沒有王兄那般膽氣。小王知道自己是懦弱的,懦弱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到了別人手裡,都……都無能爲力……”尹輝的這些話,就好像是自言自語。

    而我……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尹旭的話每一個字都如同一把錘頭重重擊打在我心中,他說的我不知道,從來都不知道!怎會如此?我覺得尹旭不會那樣去做,我不是他從弟弟以後手裡強行霸佔過來的女子……我該怎麼接受?

    尹輝說完後沉默下去,整個人彷彿都沒有了力氣,只有眼眸裡面的觸痛和悲哀沒有沉默,反而是越燃越濃。我再不敢看他,目光轉到了別處。陽光明麗,落在雪地上金光萬丈,直射人的眼睛,讓人不敢直視這耀眼的碧雪。梅樹上的梅花卻風姿卓絕,濃郁清冽的香氣縷縷不絕。我再次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此時分不清是被尹輝的話震撼還是被這眼前美景震撼,如果可以選擇,我不想遇見尹輝,更不想聽到他的話,我願意只要這雪地,這梅花。

    我又恨我自己,爲什麼要來這瓊苔園?爲什麼要和尹輝相遇?也恨尹輝,爲什麼要我知道這些?

    積雪很薄,是以陽光濃烈的地方有積雪在融化,地面有些殘缺不全,而各種樹枝上的積雪也在融化,如同麗日下的太陽雨一般,只是點點滴滴下落的雪水把地面雕鑄成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洞。我凝神看這樣殘缺不全的雪景,亦在想我的人生。我的人生在我成爲一名歌妓的時候就受人操控了,然而還是和別人無關吧,可是現在呢?我只想我是那個簡簡單單的竹玥玥。

    我不知道尹輝心中盪漾着什麼樣的波濤,他……或許他是和我一樣的被壓迫者,然他終究是王爺,這是他的身份,而我亦有我的身份,我是蕭玥玥,是尹旭的六夫人。他的事情和我無關,我和他也無關。

    我遠遠的看到素凌轉了過來,懷裡抱了好些梅花,於是我迎了過去,我沒有和尹輝告別就迎了過去,我覺得我不用和他告別,我和他以後也不必相見。我離開了,我感覺得到尹輝的目光沒有離開我,而是一直隨着,我沒有回頭,他和我無關。

    不知道素凌是不是看出我的神情有什麼變化,無論怎樣尹輝還是破壞了我的心情的,她看到我走過來,就彷彿我不曾遇到尹輝那般,笑道:“小姐,這些梅花可好?我知道小姐喜歡飲用梅花茶的,我折了這些梅枝,給小姐摘了梅花煮茶。”

    我亦對她笑:“用來插花瓶吧。”每年,梅花開的時候,我都用梅花插花瓶,還煮梅花茶,我愛這芳潔的氣息,優

    雅的香氣。

    “插花瓶只用一兩枝,其餘的就摘下花瓣煮茶。這花枝此時嬌豔,然不是長久的嬌豔,會枯萎的,我知道小姐喜歡梅花,以後每天我會讓人來這瓊苔園爲小姐折一枝梅花插花瓶。”

    我點頭對素凌笑:“我知道,素凌總是有心之人。”

    忽聽身後揚起銀笛的聲音,宛轉悠揚,又如泣如訴,我知道笛聲是尹輝的。尹輝心中的憤懣……

    他是怨恨尹旭的,恨尹旭強佔了我。或許他也恨我,我沒有隨了他的心願,然只有我知道我無辜。他們兄弟間的這些事,若是他不說我怎會知道?我更不願意知道,我只想簡簡單單地活着,不願和別人爭鋒,亦不願意別人因我爭鋒。我說不清對尹輝是同情還是恨。

    他的笛子吹奏的極好,和蕭義兄有的一比。只是此時那悠長的聲音裡滿是哀怨,婉轉裡又是憂傷,我攜了素凌一起回去。

    回到凌霄院,我再提不起精神,其實尹輝的話我並不完全在意,然我就是不能夠完全把他的那些話當成空的。別人都不知道我經歷過什麼,我也不願意掃了別人的興致,只得強顏和她們歡笑。

    翠屏一副歡喜的神情,和素凌一起細緻地把梅枝上的梅花花瓣採下來放在盤子中,紅的紅,白的白,紅白相間,相映成趣,是世上最瑰麗的色彩。然時下的我總覺得這美有些慘烈,紅的如血,白的入骨,彷彿是一種不詳。

    是有不詳麼?多少年我一直見識這梅花,每一次都覺得興奮,覺得美好,從來沒有這樣特別的感覺,何來這樣不好的預感?我亦不清楚,想來還是尹輝的原因,若不是遇到他,若不是他的那些話,我不會有這種感覺。然我亦無能爲力,我已經遇到尹輝了,無法把和他相遇的那一段從人生中摒棄。

    翠屏不知道我和素凌在院子裡的情形,素凌更是不會把我遇到什麼說給別人的,因此翠屏都不知道。她心無旁騖:“這些梅花真是最好看的了,真不枉世人對它的讚賞。”

    素凌亦笑:“當然了,我們小姐說梅花是冰魂雪魄。”

    翠屏停下手上的動作,故意做驚訝狀:“呀,怨不得梅花茶是絕品,原來是用梅花的魂魄煮成的呀。”

    素凌慍怒地看着她:“哪有你這樣說話的?”

    我看着她們兩個鬥嘴,說的有趣,不由笑了。

    紅梅和雪梅從外邊取雪回來,正好碰上她們兩個說話,一齊笑道:“怎麼,要煮我們的人也就算了,難不成連我們的魂魄也煮了吧?”

    她們兩個的話越發逗趣,然我的心情卻沉重下去,就因爲她們兩個的名字——紅梅雪梅。素凌笑着:“你們兩個沒有那般幸運長在樹上,而是長在地上,是以你們不能同這梅花相比。”

    翠屏也笑:“是呀,你們的魂魄就更是貧賤的了,稱不上夫人說的冰魂雪魄。”

    爐火很旺,暖意融融,而我卻總是有一絲冷意,圍暖爐煮梅花茶是我喜好的,此時卻沒有了那樣興致,然房間裡的人都高高興興,我不能破了這其樂融融的氛圍。

    晚上了,我坐在暖閣看書,荷花燭臺上的紅燭燃着明亮的光焰,我的身影被印在牆上,有些微落寂。我已經想了整整一個下午,尹輝的事和我沒有絲毫關係,亦和我

    相去甚遠,我是尹旭的夫人,我亦只能是他的女人,是以我比較心安。花瓶裡的梅花散發出陣陣幽香,似夢幻將我繚繞,我就被這沁人心脾的幽香薰染,在氤氳的夢幻裡沉寂。

    我沒有料到尹旭又是悄無聲息的進來,看到他,我忙站起來,對他盈盈下拜:“玥兒見過王爺。”

    他趨前兩步,有力的雙手將我攙扶。他的手心散發着溫暖,我能感覺到他對我的在意。看着他,我的眼前突然滑出尹輝的眼睛,他眼裡的那一抹觸痛亦灼痛了我的心,只是稍遜即逝。尹旭看着我,他的眼裡有千絲萬縷的情絲和千言萬語的愛意。

    他的目光落在花瓶中的那一枝梅花上:“玥兒,去賞梅了?”

    我對他點點頭。聽他說出賞梅二字,我有一種心虛,然我掩飾的了無痕跡,點頭,輕笑道:“是,我喜愛梅花。”

    他愛惜地看着我:“明年本王就讓人在這院子裡植下梅樹,不勞你走那麼遠的路去瓊苔園受凍。”他並不知道我和尹輝見過的事情,更不會知道尹輝和我說過的話,他的話單純是愛戀我,爲我好的,然我還是心虛。

    我忙說道:“謝王爺,去瓊苔園走動一下也好,那裡空氣清新怡人,令人心曠神怡,玥兒很喜歡的。不勞王爺事事操心,玥兒得到的已經很多,很滿足。”我對他笑,“倒是王爺屢屢外出,天寒地凍,小心身子。”他的眼眸在望着我的時候,那種凜然的霸氣蕩然無存,狂妄的驕橫無影無蹤,只剩了那溫和的眼神,令我怦然心動。

    他扶了我過去坐下,言語中有點滴傷感和釋懷:“玥兒,你是讓人舒心的人。”

    我知道我沒有他說的那般純淨,我的表面也許讓人看了舒心,然實際上我的心思很重,我亦不想得到他那於事實不符的讚譽,說道:“王爺,今日採了梅花,就讓玥兒給王爺煮一盞提神的梅花露吧。”

    他欣喜道:“好,那就有勞玥兒了,本王就品一下玥兒的梅花露。”

    爐火正旺,暖閣裡暖意融融,我把收集來的雪花融化得來的清水加在銅爐裡,看銅爐在爐火上被火舌舔舐,發出絲絲的聲響。尹旭就在那邊看着我,我對他回眸一笑,他正笑對我,突然說道:“回眸一笑百媚生,瓊苔衆芳無顏色。今世修得佳人緣,蕩盡生平皆不換。”我一驚,看到他眼底露出的懾人戾氣,突然想起尹輝的話來,他……是他從尹輝手裡強行得到了我,無需過多的證據我就信了尹輝。“蕩盡生平皆不換……”我就那麼珍貴,對他來說那樣重要麼?也許,我有美貌,這些蕭義兄已經給了我讚譽,我可以不信別人卻不能不信他。只是要我作爲物品一樣被人爭奪我是不願意的,我是人,我有我的心。

    看着尹旭,我緩緩出脣:“今昔紅粉,來日蒼顏,滄海亦是桑田,何須執念?江山流轉,陰晴圓缺,起伏皆爲自然,何必留戀?”

    我看得清清楚楚,他怔了一下,然後他慢慢起身到我身邊,慢慢地,他又環繞了我的腰身:“不行,玥兒,本王沒有你說的那般坦然淡定,本王想要得到一定要得到,想要留住的一定要留住。你,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你——永遠是本王的,本王不許任何人侵染,也不許你有改變。”他的霸道又迴歸於他,言語間是不容反抗的強硬。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