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二章 邂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二章 邂逅字體大小: A+
     

    素凌輕輕走至房中的時候,我才醒過來。此時天色大亮,霞光映照,那一縷耀眼的金讓我眯了眯眼睛。

    我披衣起牀,素凌走過來幫我穿戴:“小姐,昨夜睡的好麼?昨天你勞累很多,我又擔心你冷,怕你睡不好。”她的關切溢於言表,我知道她對我的好。而我……我一直都是把我放在第一位,總是不能爲她去多想,她這般溫柔細心又聰慧的女子,亦不能跟在我身邊就這樣一輩子啊。

    我說道:“有你的照顧,還有你的心在,我不會睡不好的。倒是你……我總是想着我,忽略了你,你也睡的好麼?”

    素凌抿嘴笑道:“小姐睡的好我自然就睡的好了,我也有小姐的疼愛和小姐的問候關切。”

    翠屏手裡端了一盞熱薑茶走進來:“夫人,外邊天氣冷的很,先喝一杯茶暖暖身子吧。”

    我接過來,笑道:“你是不是特別的怕冷?”我的問話有我的用意,若她確實十分畏寒的話,在這冬季裡我儘量少譴她外出做事。

    翠屏不好意思地笑:“是,冬季的時候我就是冷。那怕房子裡很暖我也覺得冷似的,不由自主。”

    素凌接口笑道:“那你就冬眠了吧,和青蛙一樣,待到來年春暖花開時在出來。”

    “讓你總是取笑我。”翠屏說着轉身用手去瘙素凌的癢,素凌忙躲過,她們兩個嘻嘻笑着相互追趕。我手裡捧了茶盞一面慢慢喝着一面看她們,她們快樂我亦快樂。

    用了早飯,我倚在窗前向外邊望。雪下的不算大,然足以將大地的一切包裹,我想起了昨日去端陽院聞到的梅香,極想去看看梅花。是以我扭頭看了素凌一眼,她正在往爐子里加碳,擡首看到我望向她的眼神後,笑笑:“小姐有什麼事?”

    看着她的笑,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說道:“還記得昨日聞到的梅花香氣麼?”雪天,我怕她冷,因我出去是要帶她的。

    她站直身體:“我知道小姐肯定是要去賞梅的,好走今天天氣已經晴朗,沒有那般冷。我陪小姐出去。”

    我笑:“我是想要出去走走的,若你怕冷就不要出去。”

    素凌也笑:“往年我不是陪小姐出去賞梅的麼?怎麼今年就怕冷了呢,那樣好的景緻我怎願意錯過。還是要陪小姐一起出去的。”

    聽到我們說要出去賞梅,翠屏早已經把我的狐裘大衣拿了出來。這件大衣是雪白的顏色,和外邊的雪色一模一樣,穿上它站在雪地裡,遠遠看去我和雪融爲一體。望着這件狐裘大衣,我盈盈一笑,翠屏大概是慚愧她怕冷,是以爲我想到一切。

    一路走來,那些甬道上的積雪已被僕人們打掃乾淨,溼潤潔淨的青色磚塊亦是亮眼。因爲陽光的照射,雪地一片耀眼,純白中反射莊嚴的金色。樹木的虯髯枝節上端着亮亮的銀條兒,風吹過時瑟瑟下落,瀰漫起一陣陣柔媚而冷冽的雪霧。

    過一道道門,梅花的清香隱隱約約。我的腳步急切起來,我急於看到那冰潔玉骨的精神。“衆芳搖落獨暄妍,綻盡風情向小園。

    ”沒有看到梅樹的面,我卻能夠想象的出那鐵桿虯枝上的嬌豔,如今它又擎了雪,又是怎樣的絕色?

    “小姐,你看那邊,那一樹梅花是白的!白梅。”

    素凌突然用手指着不遠處和雪融爲一體的一樹白梅,我亦看到了,鐵樹銀瓊,清香冷冽,不染塵埃,我的脣角帶了欣喜的笑意:“是啊,那樣的白……不染一絲塵埃,那樣高雅,那樣神聖。”那沁人心脾的清香在風中越發清透,讓人從內到外有被洗過的感覺。

    “真好看。”素凌嘆道。

    我扶着她的手走過去。這裡是梅園,不止是那一樹白梅的,還有紅梅,紅白交映,輝煌燦爛,如同仙境一般。

    素凌不僅再次讚歎:“小姐,每一次和你一同出來賞梅,就感覺整個人都通透了呢,這梅花,在百花凋榭,在最寒冷最凜冽時候纔開放,這要多大的勇氣呢。”

    素凌說的我知道,梅花,唯一的不畏嚴寒敢於和嚴寒做爭鬥的花,我愛極了它的傲骨,看着它們傲然的姿態,我輕輕吟道:“誰道嚴寒阻嬌顏,無邊風雪託傲岸。只爲傾心一意牽,芳魂風流性獨潔。”

    “扶梅翠竹映雪原,靚影芳姿誰爲先。覓我前緣幾度戀,瓊瑤豔色復得見。”

    忽聽身後一男聲和我的詠梅詩詞,驚得我一個趔趄,腳下一滑,若不是素凌扶着,我想我會跌倒在地。扭身回望,卻見一丰神俊逸的白衣男人立於雪中,飄散的長髮被一根金色緞帶束縛,流暢如黑色瀑布。

    “打擾到六夫人了。”他含笑說道。

    他是誰,怎麼會知道我?而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想這王府除了尹旭還有誰是這般的風姿?細看他,身材相貌和尹旭有幾份相似,只是少了尹旭的威嚴而多了幾份冷冽,腰橫銀笛,翩然飄逸。我突然想起他是王府的二王爺,尹旭的弟弟,一定是他!

    我一驚,頓覺臉上灼熱,忙對他一笑:“不敢當。”我偷眼看到他在細細地打量我,彷彿我是他某位長久不見的朋友,他在端視我的變化,面上雖笑,然目光中有冷冷的凜冽,亦有我說不出的某種東西,彷彿……是恨意。我和他從來沒有交集,他何以用這種目光看我,我心中惶然。

    我很想逃去,卻也覺得不妥,就那樣窘着,他卻又慢慢開口:“嫂夫人。”他對我的稱呼露出了他的身份,果然是尹旭的弟弟。

    既然他也是王爺,那麼我應該對他行禮,我對他福了一福:“王爺。”素凌在我身後也忙着施禮。

    他的目光突然帶上了幽怨:“應該是尹輝拜見嫂夫人。”說着他亦是對我施了一禮。

    我不知道該怎樣,僵立原地,素凌看我如此,說道:“小姐,我先去那邊折幾枝梅花。”我知道素凌的意思,她是看到這尹輝這般姿態定是有話要和我說,另外她可以看着來這園子裡賞玩的人。因我的身份不同,我是尹旭的夫人,卻和另外的男子在此逗留,若是被那些多事之人看到,不定會生出多少事來。

    尹輝看着素凌遠去,一雙冷豔的眸子定在我臉

    上:“嫂夫人,哥哥對你可好?”這個豈是他可以問的話麼?也太唐突了,尹旭對我好與不好,也不是他這種身份的人問的出的。

    我冷冷道:“小王爺欲要跟我說的,就是這個麼?”內心裡,我十分生氣他的唐突。

    他沒有因爲我不屑的反詰而着惱,依然是那種冷冽淡然的姿態:“不是。”他倒是十分坦然。

    我暗自又是一驚,已經面若紅霞了:“那,多謝小王爺的關懷。”

    他卻沒有理會我的話,反倒而說道:“小王和你說的是,小王雖也是這王府裡的王爺,但是……是小王爺,你懂麼?”沒有料到他會這樣說,我是不懂他這樣說的意思。不過我明白,同是王爺但地位亦是不同的,他說了他是小王爺,也就是說他的地位不及尹旭了,我想他應該是這個意思,或者說他在告訴我什麼。

    我說道:“不懂。”

    他看着我,輕輕笑了:“你懂的,你那般冰雪聰明,沒有你不懂的。”初見他我對他沒有惡感,然此時他這般的與我分辨這些,意義何在,又與我有什麼關係?我正欲告辭,他卻又說道,“這般美妙的景緻,的遇嫂夫人這般才情的絕色佳人,真是人生之一大幸事。這樣吧,我們聯句如何?”

    我心內鄙薄:“小女子才疏學淺,怎敢在王小爺面前賣弄?王爺雅興,小女子怕破壞了,這就告辭。”

    “慢着。”他怕我走開,疾呼,“你不是來賞梅的麼,怎麼這般急着回去,豈不是辜負了這美景?”

    我不再多說,這樣輕慢之人令我不快,於是匆匆轉身,待我的腳步剛剛滑出,卻聽他喚我:“竹玥玥。”

    他?他怎麼會知道我是竹玥玥?這三個字觸動了我的心懷,我忙停步,轉而望着他。他正用深邃的眸子凝望於我,內中似有無限觸痛,更有說不出的悲哀。我不知道他何以知道我叫竹玥玥。我是妓女,若我的身份在這王府傳開,我無法待得下去還則罷了,何況我也不願意在這中似海深府虛耗年華,然尹旭呢?他的顏面何存?

    我想我的目光中已經有了敵意,我問他:“你是在喚我麼?”

    “這裡何嘗有另外的人在?”他反問我。

    事情既已到此,我亦沒有分辨,說道:“喚我還有何事。”我看到他眸子裡的痛楚加深。

    他深深嘆了口氣:“玥玥,你可知道,最初看到你的人是小王不是哥哥麼?”我暗驚,真不知道他們之間還有何事。只聽他說下去,“是小王在落紅坊看到的你,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歡你,小王發誓要娶你回府。只因你的身份……是以小王迴轉王府向哥哥求主意,說要娶你爲夫人,小王向哥哥保證娶你之後將不再娶。小王只有兩位夫人,是以娶你沒有任何障礙。哥哥看小王這般信誓旦旦的說愛一個煙花女子大感興趣,於是喬裝改扮前去看你。沒有料到他竟然看上你,要從小王手裡霸佔於你……”

    尹輝的話讓我腦海裡一片嗡嗡作響,怎麼會有怎樣的事情?他怎麼會先認識於我?爲什麼會這樣?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