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一章 浮想聯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一章 浮想聯翩字體大小: A+
     

    下午了,雪沒有停止也沒有瘋狂,就這樣的,停停下下,沒有那樣鵝毛似的漫天飛舞,沒有大片的雪片,只是一朵朵輕靈的小花,溫柔妙曼,細碎,輕巧,似小精靈的舞蹈。我本想尋着那一片幽香去尋訪梅花,卻因爲有點累而沒有出去,我想素凌也有點累,有念頭閃過帶着翠屏出去,想了想我又不願意,從她的話裡我知道她怕冷。就那樣站在窗前賞看外邊飄飛的雪花,心裡已有一片空靈。

    忽然我又想起我《羽衣》《霓裳》的舞曲,只寫了上闕的《羽衣》,下闕《霓裳》一直沒有機會或者說沒有合適的情調供我完成,何不趁着這寧靜閒適的時刻用心完成?於是我走至案几的琴前坐了下去。《羽衣》裡面有幾個音節不夠合拍不夠好,我先調試,感覺到我滿意了,才試寫《霓裳》。

    “霓裳……”我思慮一番,幻想到那妙曼的女子身着絢爛的服飾翩翩起舞。她有絕代的容顏,冰潔的玉骨,身姿嫋娜,楚楚神韻,九天仙子一般的妙人,她的服飾,摘雲做了錦緞,用霞染了顏色,得盡玄天的色彩,暈染百花的芬芳,她……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我在腦海裡慢慢勾勒出她的形象,又聯想她該是怎樣的舞蹈……

    想着,我手裡的筆落在紙上:雲裁衣裳,花做容,娉婷嫋娜,丰韻濃,瑤池飄下,顏如玉,不着塵煙,霓裳服,衫裙搖曳,雲橫生,翩然旋轉,雪盈輕,嫣然回眸,驚人心,千嬌百媚,掠人魂……

    我筆走蛇龍,快速寫成,又吟哦一遍,暫時想不出那裡需要重做。我更明白舞蹈不僅僅要詞,更要緊的是曲,曲子的和諧美妙才是舞蹈的精要,是以我又忙着譜曲。

    如此忙碌了一個下午,才覺滿意,我停了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才走往那邊的躺椅上休息。

    翠屏手裡捧了一隻銀碗輕輕走來:“夫人,看你專心,奴婢怕累了你本想給你送些提神的東西過來,是素凌攔住了我,說夫人專心的時候不可以打攪,是以我纔沒有進來。這是奴婢爲你做的提神湯,夫人喝了解解乏。”聽她的話我更知道素凌對我的瞭解。我作詞譜曲的時候生怕打擾,那樣會斷了我的思路,如今素凌這般仔細地告訴了翠屏,可見她對我的呵護。

    我端了碗對翠屏淺笑:“不礙事,沒有那般仔細。”爲了不辜負翠屏的好意,我當時就喝她爲我做的湯。這種湯我之前沒有喝過,是她第一次爲我做的,確實用心了,溫熱的湯,甜中帶一點微辣,散發出純正的香氣,清淡爽滑,味美可口,我喝完後把碗遞還於她,讚道,“你做的湯越來越精緻了,這般好喝。”

    翠屏聽了我的話臉上綻出欣慰的笑容:“這湯奴婢以前做過,來在這裡怕夫人覺得不好喝纔沒有做過,說是有驅寒提神的功效,今兒天氣寒冷,做一點給夫人用。若夫人覺得好,今後奴婢就做給夫人。”

    我展顏一笑:“有勞

    你了。”

    晚上,素凌把蓮花燭臺上的紅燭挑亮,那燭火猛然一跳,乍然爆出一聲清脆的響聲,我擡首向燭火看去,那豔豔的紅搖曳着,給這安靜的房間添了幾許溫馨和祥和。我突然想起了尹旭的生母,二太夫人,她就是這般,夜夜在燭光下陪着生病的老王爺麼?他對她的好究竟有多少,他對她的情究竟有多深,才使她這樣虔誠的陪伴?我都不知道,我只是作爲一個局外人去想象,猜測。尹旭不在,我也有足夠的時間去想象,今晚想的最多的就是他的生母。

    我的眼前閃出二太夫人的身影,我看到她的鬢邊有幾許銀絲,我知道那是歲月的暈染,是滄桑的痕跡,她……究竟走過怎樣的路程,踏過那些坎坷的路段?我都不知道。

    我又想起了老王爺,不知道他對二夫人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在他臥牀的日子裡二夫人那般的殷勤伺奉他有多少寬慰或者有多少感動。他有過虧欠二夫人麼?我亦是都不知道。

    和太夫人在一起的時候,從來沒有聽太夫人提起過老王爺和二夫人,她對老王爺有過恨麼?對二夫人有過恨麼?我亦是不知道的。

    諸多問題就這樣糾結在我心裡,纏繞了我的思緒,我只是定定地看着那燭火。

    素凌看我發呆,忍不住出聲:“小姐,又想些什麼,這一日你都沒有清閒,又在動哪一個腦筋了,別總是這麼傷神。”

    我復又擡頭看素凌,對她淺笑:“我想起了二太夫人和老王爺。他們……他們算得上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讓人感動。你看二夫人多老王爺的照料,那邊用心那般殷勤。”

    素凌卻嘆了一口氣,眼神中是似有似無的茫然:“小姐,好像……好像我們和太夫人在一起的時候從來沒有聽太夫人說起過老王爺的身體和二太夫人如何,他們之間是不是又有很多隱情是我們不知道的呢?老王爺幸福麼?二太夫人甘心情願麼?”我看着她輕輕搖頭,眼神裡有些迷離,想不到她亦有這般想法,倒是出了我的意料。

    我問素凌:“素凌,你不覺得老王爺和二太夫人是幸福的麼?”

    素凌的目光落在我臉上:“我不知道,他們……是幸福的吧。只是還有太夫人,太夫人應該是他們中的一個,他們三個人一起都覺得幸福纔是真正的幸福吧。”素凌的話讓我震驚,我還沒有想到這一點,他們……他們不是兩個人而是三個人,他們的幸福還要包含別人。我亦明白了一個人的複雜,無論誰都不是孤立的個體,是要受這周圍的影響的,若是別人都來給自己製造憂心,又怎麼會有幸福?幸福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簡單到可以不去關別人只在意自己的感受,幸福又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複雜到若是不把別人都安撫好自己都不可能安穩,自然不會有幸福可言。

    我亦嘆氣:“素凌,你對世情的看法越來越深刻了,越來越透徹了。”我想到了我和尹

    旭,我和他,其實不止是我和他,還有他的另外五位夫人,還有衆多的姬妾,我們沒有哪一個可以得到單純的幸福。

    素凌笑:“若是我有點悟性,也是受小姐的薰陶,跟着小姐這麼多年,小姐這般教誨於我,我再笨也有了靈性了。”她倒是會說話,把那些好都推給了我。

    我不得不對她刮目相看,很想把心裡所想的和她說出來又怕不妥,想了想還是和她說了:“素凌,你看到老王爺的情形了麼?他雙頰赤紅,應該是虛火旺盛,卻是用人蔘湯做補,我覺得這樣不大好,人蔘雖大補,然性烈,不適宜他那種身體進補。我……我想用溫和一點的湯給他進補。”

    素凌的目光一下子落在我臉上,讓我有些微的羞澀和慚愧,因爲我不知道我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對,我這樣的想法實際上是因爲二太夫人是尹旭的生母,她那般對待老王爺亦是因爲尹旭是她的兒子,我覺得二太夫人很可憐,就想幫幫她,老王爺好起來她不也可以輕鬆一些麼?

    素凌看着我終於還是說了:“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你總是這樣,爲別人,我只是擔心別人會說三道四而已,然小姐的心是善良的,走的正行的端。小姐的意思我會照辦。”素凌的擔心我懂,我若不是擔心這些,在上一次見到他喝參湯的時候我就提醒二太夫人給他改換和別的湯了。這樣一次次的,看着二太夫人那般勞累,我實在不忍。我想過很多,我今天說出這樣的話,亦是因爲二太夫人的坦言,她說她是報恩,爲她的兒子報恩,一個母親爲兒子報恩,這是多麼讓人敬重的母愛?更多的,是她讓我想起了我的母親,若我的母親也活着,和她一般的年紀吧。

    我點頭:“我想過那些,只是……我是尹旭的夫人,二夫人是尹旭的生母,她又對我那般的看重,你是知道的。但願就像你所說,我們走的正行的端。我想讓他改喝百合固金堂,用料有銀耳,大棗,枸杞,百合,蓮子,冰糖,做法我教給你,你每日做了譴紅梅或是雪梅送過去。這是我們的心意,我們只盼望老王爺好起來,二夫人也算得到解脫。”

    素凌回答:“就依小姐。”

    我們兩個又說了很多話才各自就寢。

    在這王府裡,能夠和我推心置腹又完全爲我着想的人,就是素凌。如今除了素凌我還不敢完全信任別人。我知道翠屏對我也是忠心耿耿,然她畢竟是這王府的舊人,和其他人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或許是我多心,可我怕……我知道這是我的不對,我太過多疑,我的心也沒有完完全全屬於這王府。

    輕薄的錦被柔軟溫暖,我在黑暗中思慮了很久也沒有睡意。窗外有風,迅疾時帶着尖細的哨音,亦有樹木上的雪花被吹落時的簌簌聲響。我不知道雪花是不是還在飄落,落了多少。

    房內很是溫暖,素凌又在香爐裡點了檀香,溫暖洇溢,清香嫋嫋,我還是睡了過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