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章 如此深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二十章 如此深情字體大小: A+
     

    從端陽院太夫人處走出來,我極想去看望一下二太夫人。她是一位和藹的老婦人,雖然年紀大了,卻不失風範,那卓越的風姿告訴了我她年輕時的無限風華,如今雖步入老年,但風韻猶存,依然給人以震撼。我對素凌說道:“天氣這般寒冷,不知道二太夫人怎麼樣了,我很想去看看她。”

    素凌站住,望了一眼依舊不時飄雪的天空說道:“小姐想去就去,不然回去以後你也要惦記。”我聽得出她話裡的意思,並不願意讓我去,只是不想違拗我的意思才勉強。

    我只當不知道,裝作如無其事的樣子和她一起朝後堂走去。到了後堂,進入暖閣,我看到二太夫人正扶着咳嗽不止的老王爺,一面輕輕給他捶背,身邊站了幾個丫環等着伺奉,而她卻不用,親自去做,看到她那樣認真,我心生感動,這才叫相濡以沫的夫妻。我忙對着他們跪下:“給老王爺請安,老王爺福壽寧康。”我身後的素凌也跟着我跪下去。

    我不知道老王爺的耳目是否敏捷,只看到他含混地搖手:“起來起來……”

    我復又說道:“給二太夫人請安。”看着她,我心裡酸澀,一面說着一面虔誠地對着她拜下去。面對她,我總有一種感動,爲她對老王爺這份真摯的情。我想起尹旭雖對我很好,我卻知道我對他的好不及他對我的,我的心中總是保留一份屬於我的自私,不容納任何人。也許就是因爲這個,我纔對二太夫人更有這份深重的敬仰。

    “玥兒快起來。”她用一隻手虛做了一個攙扶我的姿勢,我起身立在她的身邊。

    房裡的丫環又齊齊對我施理:“見過蕭夫人。”

    “免。”我揮手讓她們起來,問二夫人,“老王爺的身體可好轉些?”其實我明明看到了他沒有好轉,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問。我期盼老王爺的身體好些,這樣二太夫人也有些解脫,就這樣——與其說我關心的是老王爺的身體,莫若說我關心的是二太夫人的自由。

    她看了我一眼,說道:“這幾日裡天氣越加寒冷,老王爺的身體……畏寒,是以反倒而有沉重之勢。玥兒,難得你有這片孝心,這般冷的天氣依舊惦念我們。”她嘆了一口氣,用別樣的眼神看着我,“玥兒,你沒有讓我看走眼。”她這句話裡的意思我明白。她是尹旭的生母,這其中諸多的滋味我懂得。

    我很想叫她一聲“母親”,因爲她是尹旭的母親,然最終這樣的稱呼我是說不出口的,我搖搖頭又點點頭,不知道該做怎樣的回答。此時有丫環端過一隻銀碗,說道:“老王爺的人蔘湯熬好了。”

    “端過來。”二太夫人說道。

    那丫環走前來,恭敬地託着銀碗,二太夫人用銀勺舀起一點點放在嘴邊試了試溫度才把人蔘湯喂爲老王爺。我在一邊看着,心裡百般滋味。我知道這些事情丫環們完全可以做的,而她……是擔心丫環們笨手笨腳做不好才事必躬親,我心裡盪漾這暖暖的感動,爲二太夫人

    對老王爺的這份真心。

    我就那樣看着老王爺,他的臉色赤紅,應該是虛火太旺的樣子,這人蔘湯雖是大補的,然老王爺這般的體質……合適的麼?我雖然不懂醫理,然總覺得這種情形下給老王爺用人蔘進補不會有好的效果。

    二太夫人終於把那小半碗蔘湯給老王爺喝下,這才下榻,吩咐丫環好好照顧老王爺,雖後牽了我的手來之中堂。我對她說道:“我並沒有事情,只是不放心老王爺和二太夫人特意過來看看,這天氣寒冷,二太夫人也要注意保重身體。”

    我看到她眼裡似乎有淚,一面摸着我的手一面垂下了眼皮:“玥兒,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我亦是沒有辦法的,我只能精心盡力照顧老王爺,以此老報答他對我的恩情……”

    我暗暗心驚,難道二太夫人的身世上有什麼的麼?卻聽她說下去:“我本是一戶人家的丫環,雖然做了夫人卻沒有根基的,老王爺卻沒有因爲我貧賤而待我很好。產下旭兒以後我就把全部心思都寄託在旭兒身上,我希望他將來能夠過得尊榮,活得體面。”她一面說一面悄悄地四周看了看,聲音低下去,“在我生了旭兒以後,王夫人依舊沒有產下男兒,是以老王爺讓我把旭兒過與王夫人撫養,將來做他的王位。你可知道……王夫人又怎麼會甘心情願?後來王夫人又產下她自己的男兒……這其中的曲折老王爺都一力承擔下來,是以旭兒做了睿靖王。無論怎樣,我的孩兒有了這般尊榮都是老王爺的栽培,我終於讓我的孩子活得做成人上人了,我感激老王爺的恩德……”

    我看着二太夫人臉上的戚色和寬慰,還有那副抹不去的滄桑,一時百感交集,我不完全理解一個母親爲了自己孩兒的心,卻懂得她的不易。應該說她和老王爺是夫妻,尹旭亦是老王爺的孩子,他用心對待尹旭亦是父親的責任,二太夫人又何必對他感恩戴德?我想或許二太夫人就是因爲自卑她的身份才這樣,她……真是可憐的女子了。

    我無話可說,只是靜靜地陪着二太夫人,她又慢慢說道:“玥兒,我看得出你是懂事的女子,是以把不該說出的話說了出來。以後……等我不在了,你可要用心對待旭兒,我不是要你像我對待老王爺這般的對待他,而是希望你幫我看着他,提醒他,不要他犯太多的錯,他的今天不容易。”

    二夫人這樣的交代太過於沉重,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夠擔得起這副重擔,然我不願意讓二太夫人不放心,只得應允:“二夫人不必擔心,凡事玥兒能夠做到的,玥兒會盡心盡力去做,尹旭亦是玥兒的夫君啊。”

    “我就知道,知道你會懂我的心的。玥兒,有你在旭兒身邊,我覺得寬懷。那一日沒有我了,地下的我會安心的……按照家規王爺本該只能有五位入的家譜的夫人,他卻力爭要你做了他的六夫人,他沒有看錯,你值得他這樣,我亦爲他覺得高興。”二太夫人十分寬慰。

    “夫人言重了,玥兒是王爺的女

    人,自然一切爲王爺的利益出發,站在王爺的立場對待那些問題。爲自己的夫君着想,這本是一個女人的職責,姐姐們都會爲王爺着想的,夫人不必多慮。”我不知道這裡面到底有什麼隱情,二太夫人爲何這般憂心忡忡,卻只能這樣說。

    二太夫人點頭,嘆道:“你是聰慧的女子,識得是非,辨得理清。女人的一切都依附於男人,唯有男人飛黃騰達女人才跟着夫榮妻貴,這是沒辦法的事情。我……不管老王爺怎麼樣,有他一日我就覺得有依有靠,不覺得孤單寂寞,是以我願意伺奉他。”

    我不太明白她的心裡到底裝些什麼,更不知道她還有那些苦衷,真的不好說什麼,只是看到她這般盡心盡力的對待老王爺,知道她是至情至性之人。只是垂首聽她教誨,再說不出是什麼來。

    又坐了一會兒,我覺得時間不早,隨起身辭別二太夫人回了我的院子。

    外邊的雪花未停,我的身上粘滿了雪花的銀屑,翠屏忙走過來爲我彈掉身上的雪花,又幫我把貂裘大衣脫下:“夫人走的比往常時間長了,奴婢知道天氣冷,怕凍着了夫人,正擔心呢,夫人快到暖閣緩和一下。”她說着扶着我到暖閣。

    剛剛走至暖閣,一股帶着檀香氣味的熱氣撲過來,讓繃緊的神經爲之一鬆。我看到銀爐裡的炭火正汪,銀碳燃燒着一片明豔亮麗,給人滿心的歡愉和溫暖,爐火上銅壺裡的開水咕嘟咕嘟冒着熱氣,給人樸實的溫馨。我剛剛坐下,素凌已經爲我把準備好的香茶奉上:“小姐,快喝一口熱茶暖暖身子。”

    我對她一笑:“你也快快暖和一下吧。”

    “是啊,都去了這麼久,我從窗前看到外邊不停落地的雪花就感覺到冷呢,何況你們是從那雪地裡走回來,你也一樣,快暖和一下。”翠屏熱情地對素凌關切。我知道,這些日子裡,她們相處也也是極好,情同姐妹,我很是欣慰,我希望我院子裡的人都真正的相親相愛,就像真正的一家人。看到素凌對翠屏那感謝的親暱一笑,我心裡也揚起暖意,由不得跟着一笑。

    只聽素凌說道:“外邊是冷了一點兒,然沒有想想象的那樣冷,不然我們小姐不會在雪地裡走這樣久呢,是不是小姐?”她俏皮地衝我笑笑,又對翠屏說,“我們一路走回來,是嗅着瓊苔園的梅花香氣回來的。那香氣只叫人陶醉,我們小姐告訴我說,‘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只有在風雪逆境中經過錘鍊,才更得芬芳。”

    翠屏笑道:“夫人說得自然極是了,然你呢?我說的你怎麼這般香,原來是凍出來的,那你再去外邊凍一凍,讓你整個人都變成香的,我們這院子裡都不用點香了。”

    翠屏的話一落地,素凌就忙着追打她:“要你小蹄子這般胡說。”我含在嘴裡的一口茶險些噴出來,就那樣看着她們追打嬉鬧,暖閣裡揚起快樂的氣氛。我喜歡看她們快樂,這種時候我不去想別的,沒有憂鬱沒有煩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