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十七章 歡聚明霞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十七章 歡聚明霞院字體大小: A+
     

    藍夫人無奈地笑:“你真是猴急,這個那是我說了算的?”

    張夫人有些落寂的樣子說道:“我喜歡玩耍,冬天的時間外邊冷,沒各去處玩耍,很悶的呀。就等着欣賞蕭妹妹的歌舞了,可是要等多久的呀。”

    看到她們都慵懶而提不起精神的樣子,還有剛剛張夫人的話,我不忍看她沮喪的樣子,笑道:“張姐姐不棄妹妹的拙劣,妹妹就給兩位姐姐歌舞一曲提神。”

    “真的?”張夫人立刻站起來,“妹妹說話可是要算數的,姐姐今天一定要好好欣賞妹妹絕妙的舞姿。”適才爲了繡品的事情她眉飛色舞,此時爲我即將舞蹈的事情再次眉飛色舞,我看了暗暗想笑。

    我說道:“只要不污染了姐姐們的眼睛,妹妹願意給兩位姐姐解悶。”我一面說一面思索跳哪一種舞蹈合適。如今是蕭條的冬季,大家都有冷冷清清的感覺,不如就跳歡快明麗的曲子博她們一笑好了。

    藍夫人盈盈笑着起身:“妹妹們由此雅興,姐姐好不高興。那我們就到正堂那邊去,這暖閣太狹窄,有礙妹妹施展。”她說着吩咐丫環,“春蘭,去把正堂那邊的爐火燒旺。”

    我本來只是想要隨便跳上一曲,只要大家開心也就算了的,沒料到藍夫人這般的慎重其事,也只得暗中掂量該怎麼去跳了。

    到了正堂,她們坐好,把正堂中偌大的空間留給我,我站在中央,衝她們笑了笑,開始了我的舞蹈。如水衣袖輕輕揚起,我輕踏蓮步,慢舒歌喉:“春風輕展,楊柳青……憑橋閒依看花人。綠水軟波,凝煙明,白藕紅荷飄彩夢……”沒有音樂,亦沒有旁的聲音,只有我一個人且歌且舞。

    待我舞完,站住,擡眼向她們看去的時候,見她們已經臉露迷醉的看向我。須臾,暴發了她們的歡呼。

    “這是神仙姐姐下凡的呀。”張夫人銳亮的聲音蓋過了其它,“嫋娜身姿,絕塵人兒,輕盈絕妙,無與倫比。蕭妹妹是怎麼練就的這一身本領,太叫人驚異了。”

    我笑笑走之她們中間,翠屏用崇拜的目光看向我。昨天晚上她就該看到我的舞蹈的,卻拖到了今天,我知道她是爲了能夠一飽眼福而欣喜,只是在別人的院子裡不宜太過張揚,是以她把要說的話都嚥下去,只是把藏着千言萬語的眼神給我,我給了她一個意會的眼神。

    “紅蓮,還不把剛纔泡的養身茶端來。”藍夫人一改往昔的平穩,急切地招呼紅蓮,又忙過來扶着我,“蕭妹妹累壞了吧,快坐下歇息,姐姐被你的歌舞給迷醉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甦醒過來。”

    張夫人亦接下去說道:“古人說雲‘餘音繞樑’。蕭妹妹的歌舞亦是繞樑,這綿綿的餘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消散,給藍姐姐的華堂添彩了呢,今兒個我就不走了,就留在這裡回味蕭妹妹的歌舞。”

    我知道我所跳的舞蹈能夠迷人,不然我不會在落紅坊成爲頭牌,亦不會

    被王爺讚賞和癡迷,我笑道:“沒有污了姐姐們的耳目就好,姐姐們高興,妹妹才覺得喜歡。”

    “嬌媚似弱柳撫風,妙曼似彩蝶翩躚,如天上雲捲雲舒,似波中碎銀搖金,妹妹的舞蹈爐火純青,真不知道妹妹的舞蹈有這般境界。謝蕭妹妹爲我們帶來歡樂,請妹妹飲茶歇息一下。”藍夫人說着,拖着愈發笨拙的身子把紅蓮端過來的茶盞遞給我,我忙伸手接住。

    我對她笑道:“只要姐姐覺得好,姐姐們開心妹妹也就高興。”

    張夫人再次撫掌:“今兒個就不走了,和藍姐姐蕭妹妹一起玩個高興。”

    藍夫人笑道:“只要妹妹們高興陪我,我自是求之不得,中午妹妹們都不許回去,就在我這裡吃頓便飯,算是妹妹們賞臉。”

    我知道藍夫人身體不方便,不願意有過多的打擾,本要推辭張夫人卻孩子似的高興道:“好的好的,只是我沒有什麼技藝可以讓藍姐姐也高興一下,這樣打擾藍姐姐有些不好意思,不如我也彈奏一曲供姐妹們高興。”說着轉身吩咐她的丫環紅箋,“你回去把我的琵琶取來。”

    紅箋答應一聲回去了。

    我看到張夫人如此天真爽直,不好再說什麼。大家都沒什麼可忙,一起玩樂一下也好,我所擔心的是還有另外三位夫人,若她們知道我們三個一起玩耍,好像和她們生分了似的,或者故意和她們對立,這樣不好,不過我沒有把我的擔心說出來。我更不知道藍夫人怎麼想。

    只聽藍夫人說道:“張妹妹有此雅興,甚好。”

    一時紅箋將琵琶取來,張夫人懷抱琵琶端坐,衝我們嫣然一笑,目光掃視過我們說道:“芳華獻醜了,藍姐姐和蕭妹妹都不要嫌棄。我說了我們是玩耍的。”

    “妹妹快別謙虛,我們等着欣賞你的妙音。”藍夫人笑着。

    我從張夫人懷抱琵琶的姿勢就看得出她的琵琶造詣不淺,想來在這王府中許多寂寞的日子裡,每個女子都把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作爲消遣和排遣的方式了吧,我讚許地對她點頭微笑,靜聽她的彈奏。

    只見張夫人的手指嫺熟地輕攏慢捻,頃刻間是空靈婉轉的妙音。大弦嘈嘈悠揚,小弦切切婉轉,嘈嘈切切似急雨轟轟烈烈漫過山巒,纏纏綿綿似私語呢呢喃喃柔於枕畔。鶯歌燕語,花開花笑,泉鳴山澗,珠落玉盤。

    待到一曲終了,我們還伸頸凝望於她,我沒有開口,藍夫人也沒有開口,張夫人的丫環紅箋笑道:“怎麼樣,我家夫人的琵琶是不是十分好聽的呀,只是奴婢聽了好多年卻不得其神韻,想來藍夫人和蕭夫人是懂得的。”

    “多嘴!”張夫人佯作惱怒地叱責紅箋,“夫人們面前,焉有你多嘴的?”

    我忙爲紅箋解圍:“這就是你的不是了,紅箋所說的哪裡錯了?你的人楚楚動人,你的琵琶更是絕妙之音,你讓我們都醉了呢。”

    “是啊是啊。”藍夫

    人接口,“張妹妹來王府的時間亦是不短了,姐姐卻從來都不知道你還有此絕技,你看上去活潑潑的爽直明快,卻暗藏心機呢,連這個都不讓姐姐知道,是怕姐姐知道以後纏着你給演奏了。”

    我笑道:“是我拋磚引玉,才把張姐姐給引出來了。”

    張夫人急道:“哪裡哪裡,是你們取笑了,我是看蕭妹妹的舞蹈太過於攝人心脾,拿出來湊數的,都被你們給取笑了。”她急着辯解,一張臉都飛滿了紅雲。

    藍夫人笑道:“都是自家姐妹,我們亦都是玩耍而已,又不是在正式的場合。今天大家高興,我們就盡興玩耍。”

    我怕藍夫人勞累,本想適可而止,卻沒料到她的興致這般高漲,我對張夫人說道:“張姐姐,難得藍姐姐這般有興致,我們聚在一起玩耍的時候也是不多,就都不要保守,索性就讓藍姐姐高興一回,也有益於藍姐姐腹內胎兒的健康,讓小孩兒也高興一番。索性,張姐姐伴奏,妹妹舞蹈,讓藍姐姐觀看,如何?”

    張夫人笑道:“我自知我的琵琶彈的拙劣,是以從來都不敢在旁人面前獻醜,只是在煩悶時一個人解悶而已,既然今天藍姐姐和蕭妹妹有興致,那我就奉陪到底。只是,我只能夠談得幾曲,是不會唱的,我就演奏,蕭妹妹歌唱舞蹈吧。”

    我看得出張夫人不是有意掩飾,亦不願意過多的難爲張夫人,更不想拂了藍夫人的興致,隨點頭答應:“就依張姐姐。”

    藍夫人扭頭對一臉癡呆的紅蓮笑道:“怎麼,看傻了麼?去取過我的畫具來,我要把兩位妹妹的芳姿畫下來,作爲日後我們姐妹一起玩耍的紀念。”

    紅蓮忙忙地答應一聲,難爲情地看了看我們下去準備。

    我和張夫人商量該唱那種曲子,我暗暗示意她藍夫人的身子,需要一些寬鬆明快的曲子讓她心情舒暢,張夫人蕙質蘭心,馬上意會,笑着對我言說:“我只是簡單會一點曲子,如此還是請蕭妹妹填詞賦曲,然後我們在演練了。”

    “……也好。”我知道,既然是我引起了頭,這場事也只得我收場了。

    紅蓮爲我取過紙筆,我略略思索一下,在紙上潑墨:明湖意暖,柳絲長,飛花滿園迎豔陽。遊舟畫舫,女兒笑,閃波碧水流暗香。志在凌雲騰紫鵬,歸看五湖煙霞春。我揮腕舒豪,一氣呵成,交給張夫人:“請張姐姐賜教,那裡不合拍我們再行改動。”

    她雙手接過,看沒有看過詞句就讚道:“蕭妹妹的字隨意潑灑就是這般的行雲流水,如春風鋪展,明月盈懷。更有這清麗的字句,姐姐唯有膜拜了。”她面露驚異細細讀下去,“明湖意暖,柳絲長,飛花滿園迎豔陽。遊舟畫舫,女兒笑,閃波碧水流暗香。志在凌雲騰紫鵬,歸看五湖煙霞春……你是寫給藍姐姐的,我唯有好好的配上曲子才能夠不枉了你的絕色才情。只是……我都怯了呢,生怕我彈奏不好,玷污了你的詞曲。”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