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十四章 得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十四章 得寵字體大小: A+
     

    “小姐,我到外邊伺候着,小姐有事就喚我進來。”素凌似乎很滿意,笑吟吟而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裡卻絲毫沒有她這般的輕鬆。尹旭是好人,這個我已經看得出來,然而要尹旭對我一輩子都如這般的好,還是不要奢望的。他有衆多的夫人,若要他將全部的感情都維繫在我一個人身上,那是不現實更是不可能的,只是我能夠接受而已。他寵愛我,我不喜;他冷落我,我不惱。我已經被他從落紅坊解救出來,不再忍受那種萎靡腐爛,我亦滿足。就這樣,如果能夠平平安安在這王府了卻一生,不也是一種幸福麼?

    尹旭去了一會了,我不知道丞相府的那份書信於他是喜是憂,我爲他擔心。我知道在朝廷爲官的不易,如同在刀尖上行走一般,稍不留神就會遭致他人陷害或被皇上降罪。朝堂太大了,朝堂裡的人魚龍雜混,沒有左右逢源,機智應變的才能總是不成,忠心耿直會有人嫉恨,奸逆逢迎又於良心不安,亦有伴君如伴虎之說,頭顱在自己的脖子上命卻不在自己手上。我雖是女子,然這些我還是懂得。尹旭又不是皇家嫡室的王爺而是異性,我理解他這王爺的艱難,是以我擔心。

    想當初我的父親乃御史大人,一貫剛直不阿,我不知道我父母的亡故是不是就因爲父親的秉性而遭到奸逆小人的陷害。父母含冤地下,不能出來分辨,而我又因爲女子之身無力爲他們做些什麼,想起這些我總是潸然淚下。

    燭影搖搖,房內十分安靜,我沉浸在傷感和擔憂中,隱隱聽到了外邊腳步聲起,明白是尹旭回來,忙收斂神情轉而用笑迎接他。尹旭亦是笑着走向我:“玥兒,本王去了這許久,是不是讓你等急了呢?”

    我搖搖頭:“王爺,玥兒並沒有因爲王爺的晚歸而急,是擔憂,擔憂王爺。”

    他趨前一步籠住了我的肩膀,清冽的眼神含笑望着我:“玥兒說說擔憂本王什麼。”

    “王爺的身份,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於旁人眼裡是一種招搖。人之性情不一,有好有歹,是以讓王爺沒有那樣安穩靜心的,所謂高處不勝寒……”我突然意識到我說的不對了,那些是男子們的事情,我一介女流怎可亂說,忙亂中忙掩嘴住口。

    他一直是靜靜地凝神聽我說話,我突然住口他呆了一呆,看着我的目光中是讚許和期許:“本王果然沒有走眼,玥兒不但貌美驚人,才學出衆,這朝堂上的事情也有這般精妙的見解,倒叫本王刮目相看。玥兒,說下去,你的話對本王意義深重,本王會引以爲鑑,謹慎從事的。”

    我忙道:“王爺見笑了,玥兒乃一農家之女,或許琴棋書畫懂得一點點皮毛,那些朝堂之事又懂得什麼,不過是因爲擔憂王爺而急切中的狂言而已,王爺如此稱讚玥兒,倒讓玥兒慚愧。”

    他嘆道:“你冰骨玉肌,暗含傲烈,怎是一個農家之女可以相比的,你的談論又怎是一個農家之女的見識?你可知道你的話語給了本王多少啓發?玥兒……”他突然緊緊地擁住我,“得到玥兒本王總有

    一種如獲至寶的感覺。”

    “王爺……”我擡眉看他。

    他俯身吻了吻我,說道:“你不想多說本王亦不會強迫你。告訴本王今天去上房老王爺和兩位太夫人是怎樣對待於你,本王一直都惦記。”

    我懂得他擔心在哪裡,亦懂得那些該說,那些不該說與他知道,我在這王府沒有根基,一切都要以息事寧人爲準則,是以我絕對不會把我和李婉容的爭辯說與他聽。我說道:“老王爺和兩位太夫人很是喜歡玥兒,賞賜了玥兒很是貴重的見面禮。”我又想起了二夫人才是他的生母,特別說道,“二夫人賞賜的碧玉七寶玲瓏簪華貴無比,玥兒自愧不配。”

    “碧玉七寶玲瓏簪……”我看到他的眉峰聳動,“二夫人把碧玉七寶玲瓏簪賞給你了?”

    他這樣的反應讓我警覺,我除了知道二夫人是他的生母之外對其它一無所知,只是肯定道:“是啊,那樣貴重的禮物,玥兒受不起,本欲推辭,二太夫人堅決不許。”

    他長長嘆口氣才說道:“玥兒,你可知道,那簪子於二夫人的意義麼?它是她一次生日的時候,老王爺作爲生日禮物送給她的,她視如珍寶,從來沒有佩戴過。她與我說過,要把這簪子留給她最喜歡的兒媳。在你之前本王都五位夫人了,她卻沒有把簪子給誰,本王不知道她是何用意,今日才懂得,她是在等待配得上她那簪子的人。”

    聽尹旭之話,我才更明白這簪子有不同尋常的意義,我知道我是多出來的那個夫人,如果沒有多出來的我,這簪子會是誰的?我不得而知,我只能暗感二太夫人的情義。我說道:“其中的隱情玥兒不知道,玥兒只是感動二太夫人的情義。玥兒會好好珍藏那簪子的,請王爺放心。”

    “二太夫人……二太夫人是本王的生母,是本王嫡親的母親,然本王又是太夫人的兒子……玥兒,慢慢你就會懂得本王的心思,本王的苦衷,很多事情本王不能過於彰顯,你是聰明之人,會明白怎麼做的。”聽着尹旭這樣的話,看到他眼裡的憂鬱和茫然,我想我還是懂得一點他的心思。

    我說道:“王爺放心,玥兒明白。玥兒看到了二太夫人那般殷勤地對待老王爺,照顧老王爺,自是十分感動,今後玥兒也會好好孝順二太夫人。”

    他更加用力地擁住了我:“得到你,本王何等幸運,本王不能說出口的話你都明白,你更懂得本王心思,玥兒……本王這一生一世都會寵愛你。”

    接下來一連幾天尹旭下朝歸來就住我的靈霄院,他這樣我有微微的不安,我怕他這般的待我會讓別的姐姐們對我不滿。他的寵愛我難以消受,又不忍拂逆了他的意思,我只能委婉勸說他到別的姐姐的院子裡去看望姐姐們,他不聽我亦無法。

    我們夜夜歡聲笑語,耳鬢廝磨,溫柔纏綿。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有愛,至少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愛上了他。或許我們有愛了,不然怎會有這般的恩愛纏綿,又是這般的不捨不棄?他是王爺,給我這樣的寵愛,我竹玥玥何其有幸。他

    是王爺,他有衆多的夫人,卻獨獨專寵於我,我卻有些不安。他的愛,太過於專一,太過於高貴,他願意給我,我亦願意要,只是她人呢?她人會怎麼想,怎麼看?

    偌大的王府,人多嘴雜,王爺獨寵我的事在這個王府盛傳,他人見王爺這樣,自是有怒亦不敢露的,我知道他們就是要怨恨亦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怨恨,表面上對我是極盡逢迎。

    我糾纏於和尹旭夜夜的柔情,白天的惶惑。然而尹旭又源源不斷地輸送於我綿綿愛意,他的熾熱融化了我的惶惑,然不能阻止我的憔悴。尹旭只當我是長夜於他消磨,耗盡精力體力,心痛於我,准許我好好在靈凌霄院休養。

    他的做法終於讓我釋然,我鬆了一口氣。只要尹旭不是夜夜宿於我凌霄院,旁的一切都可以另作計較。

    尹旭不在了,我的凌霄院回覆平靜,我有一種做回自我的輕鬆。我想趁此時間好好編幾支舞曲,那是我的寄託,亦是我的喜好,我不願意丟棄。

    這一晚上,尹旭不在,素凌和翠屏陪着我,我想讓她們幫我檢驗一下我新編的舞蹈,《羽衣》和《霓裳》,這是上下相連接的兩闕,《霓裳》我還沒有想好要寫些什麼。此時我於不覺中又想起了蕭義兄,如果有他在,他的清蕭配我的舞蹈,不知又是如何的景緻情調?

    我先坐在琴前調試曲子,一邊彈琴一邊輕唱:“朱粉瓊裝,透碧紗,珠釵步搖,隨鬢斜,衣袂飄飄,丰姿搖,春風拂欄,百花綻,靚影翩翩,醉人眼,萬里河山,齊秀顏,若非玉樓,擡頭見,疑是仙子,下九天……”

    一曲彈完,我看到翠屏的臉上露出別樣的遲疑,似是陶醉在剛纔的意境裡,不知身在何處。而素凌卻嘆道:“小姐的技藝越來越好,素凌聽了這麼多年,只是感覺到美妙,卻說不出什麼來。”

    我淡淡一笑:“你該知道這本是我消遣之用,若整日裡無所事事,不鬱悶的緊麼。這人生於我們,總是太多不得意,不去尋找些自個兒喜歡的,還能做什麼?我不過是自娛自樂,連帶你們也開心了,我就是意外的收穫了。”

    我看到翠屏張大了嘴巴,終於說出口來:“奴婢真是沒有聽到過這樣美妙的曲子,蕭夫人竟然有這樣的才藝……”她看着她,一張臉上的崇拜和仰慕,“奴婢是粗人,不識這些風雅的東西,然奴婢是聽得出好歹的,蕭夫人的琴音歌喉這王府無人能及。能夠聽到蕭夫人的妙音,得遇伺奉蕭夫人,奴婢真是三生有幸。”

    我看得出翠屏不是完全的曲意逢迎,乃是真誠的讚賞,我正待說話,素凌已經搶在了我的前頭:“你沒有見過我們小姐的舞蹈,那纔是讓人折服的。”

    這首曲子本來就是我做的舞曲,只是這裡就我一個人,沒有人幫我配上詞曲,是我先彈唱調試一下而已,重心纔是舞蹈。看到翠屏如此,素凌又如此說,我笑道:“總是你們幫我操勞費心,今日我就把這剛剛調試的曲子舞一遍給你們看。你們若是看出那裡有破綻,說與我改正,我們力求完善。”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