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十二章 張夫人來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十二章 張夫人來訪字體大小: A+
     

    我忙對她說道:“你做得很好。我並不知道藍夫人身懷有孕,這一個物件對她而言也極有意義。如此甚好。”難怪藍彩霞的腰身看上去顯着僵硬,我卻不知是何故,還暗暗揣度了一下。若不是翠屏說出來,我不會想到是她懷孕的緣故。素凌把那串佛珠手鍊拿出來送了她,確實是歪打正着了,就算是我親自去爲她挑選,都不知道哪一件纔是合適。想來也是應了惠靜師太的話,派的上用場了。

    說話間,聽得外邊一個聲音:“張夫人到——”

    我本想在這王府中保持一箇中立的身份,不刻意親近某一個人也不刻意得罪某一個人,讓翠屏給藍夫人送去禮物無非也是表達她爲我解圍的謝意。沒料到張芳華來訪,很明顯是對我親近之意。我知道怠慢不得,忙起身帶了翠屏和素凌到外邊的正堂玉軒堂迎接。

    張芳華帶着丫環已經走了進來,還沒有等我開口她已經笑逐顏開:“蕭妹妹,姐姐閒的無事,來打攪妹妹了。”

    我忙對她施禮:“張姐姐到來,小妹歡喜不盡,怎說是打攪呢?姐姐快請坐。”我心裡明白這王府中人事複雜,我又單純的很,生怕惹出是非來,讓自己脫身不得。張芳華這個時候來訪,確實出乎我的預料,我不能怠慢更不能在和她第一次交往中就表示過分的親近,以免在以後出現我不能預料的事情,是以我讓她在玉軒堂落座。

    玉軒堂是這靈霄院的正堂,是接待賓朋的地方,在這裡接待來人是爭正確的。我的內閣中也可以接待客人的,只不過在內閣接待的客人是自己親近的人,我暫時還不想把張訪華讓到獨屬於我的地方。

    張夫人親熱地執我的手:“妹妹,你生的好漂亮,看到你就覺得你好生討人喜歡,姐姐只想再次一睹妹妹風采,好立即把你記住,竟這樣迫不及待地跑來了,妹妹不嫌棄姐姐的唐突吧。”她執了我的手,我們兩個一起落座。

    她快人快語,我有感於她的率真,亦喜歡她的坦蕩,笑道:“小妹剛剛到來,還沒有來得及去院子裡拜見姐姐們,倒是煩勞姐姐來看我了。難得張姐姐這般親近妹妹,妹妹感激不盡。”

    張夫人看着我:“妹妹真是客氣了,姐姐是直腸子,喜歡就說出來,不喜歡的也說出來了,只需要妹妹在今後不要嫌棄姐姐就好。”她的話是在剖白她自己的性格,有沒有像我示好的意思我並不完全清楚,我只知道今天是我在王府中正式露面的第一天,不能在此時就讓人說三道四。

    我忙對她笑:“小妹很是欣賞姐姐的個性,喜歡姐姐都來不及。小妹初來咋到,諸多規矩都不懂,以後是要向姐姐討教的,姐姐要不吝指教。”我更知道,人的內心俱在表象下遮掩,有時候語言只是一種裝飾,不代表有真實的意義。無論張芳華到我院子裡來是什麼意思,我都要恭敬客氣。

    “妹妹……”她看着我,似在嘆息,“姐姐不過是比你先到而已,又懂得什麼。在這王府,身在人中,卻感飄渺無依,茫然無措。歲月若此,流年空度,閒看赤烏朝升暮落

    而已。”

    我真沒有料到張夫人會這樣說話,她似乎在傷感,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到我今日的情形想到她初到王府時的情景。想來,那時的尹旭對她如同對我一般的看重,如今卻一再把愛給別人分享。

    她的感慨亦讓我有些微的傷感,我想她今日的傷感也許就是我明兒的傷感了吧。一個王爺會有多少女子傾慕?而他又怎麼能夠對某個女子專情?我不抱奢望,且就這樣有一日過一日,他寵我我受着,他不寵我我還是我,依然固然。我在進入這王府就做了打算的,一切隨緣。

    只是我不能讓張夫人傷感,我勸慰道:“姐姐何出此言,姐姐明麗耀眼,如歌歲月,這等姿容誰人見了都覺耳目留香,心旌搖曳。”

    她對我笑:“妹妹這般會說話,聽了你的話姐姐好生開心。”

    我亦看着她笑,她這等開闊心境確實是好。我對素凌吩咐道:“把你剛纔做的桂花米糕拿出來,請張姐姐一起品嚐。”

    素凌答應一聲,轉進內閣,及至她把那碟桂花米糕端出來放在桌上,說道:“請張夫人品嚐。”

    “呀。”張芳華的目光落在那碟精緻乳白的桂花米糕上時,驚訝道,“妹妹的人竟有這般手藝,做出的東西這般漂亮,不要品嚐,看着就讓人食慾大增。”

    我對她笑:“是麼,那姐姐都多吃點。”說這話,我用手指捏起一塊遞到她手上,“是素凌做的,亦是我在府外的時候喜歡吃的,姐姐看味道是不是可口。”我一面說一面把讚許的目光送給素凌。得到別人的誇讚總歸是開心的,這是素凌的成就。

    張夫人接過桂花米糕,兩根手指輕輕捏着仔細觀瞧,其餘手指翹起做蘭花狀,點頭微笑:“看着就賞心悅目,想來滋味一定是上乘的。”說完,輕輕咬了一小口。

    我看着她輕輕咀嚼,隨即聽到她的讚譽:“果然清香可口,又是淡淡的清甜,細膩香糯,真是好吃。妹妹的人真是心靈手巧,技藝精湛。比我的紅妝巧多了。”她一面吃着一面轉頭看她身後的丫環,眼神中沒沒有批評之意,而是期待,我看得出來。

    那叫紅妝的丫環聽到主子這樣說話,忙慚愧地低頭:“奴婢心拙手笨。”

    紅妝害羞,我忙爲她解圍,對張夫人說道:“姐姐這般靈秀的人,身邊的人自是心靈手巧的,只是每個人都每個人的長處。姐姐若是喜歡吃,又要方便,我讓素凌教給紅妝做法也就是了。”我轉而對素凌和翠屏說道,“我和張夫人敘話,你們帶紅妝隨便玩耍,亦可以切磋各自的技藝,有事在喚你們。”

    “是,奴婢告退。”她們三個齊齊答道。

    翠屏和紅妝本就是這王府的,又是一般年紀,只是各自在不同的院裡給主子當差而已,自是情投意合。聽了我的話,翠屏喜滋滋一手牽了紅妝一手牽了素凌去了。

    看着她們離去,我和張芳華一面吃着一面閒聊,倒也覺得融洽。有她陪着,我初來咋到的生疏和寂寞就這樣慢慢地打發了,心中不由對她亦有感激。

    光陰就這樣慢慢的過去,張夫人離去時,已經是午後的黃昏。我依窗獨望落日,那漫天火焰般的嫣紅,熠熠生輝的霞光,生動鮮明,人心裡隨即激盪起壯美的感慨。窗下的竹子迎風奏響了一曲清韻,麗影襯着流霞瑰麗似錦。這樣的美景總是讓人感懷,然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樣的美景豈是長久?

    我亦感嘆,輕輕吟哦:“一輪夕照萬縷金,漫天嬌豔氣勢宏。殷殷霞瑞麗似錦,翩翩丰姿醉人魂。只惜燦爛轉瞬間,漸逝光彩不復還。漫長光陰漸輕減,歡顏褪盡不再還。欲要平淡走一生,哪知風雨赴幾番?”

    詠罷,我看到紅霞亦漸漸減退幾分,有昏暗慢慢的浸入。瑰麗且讓人心馳神往的景象總歸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黑暗,有多少滂沱總歸是沉淪了。我心中不由黯淡。

    素凌輕輕走至我身邊,說道:“小姐,剛剛不是和張夫人談笑風生的麼,怎麼又傷懷了?”

    我轉身面對她,嘆道:“素凌,這人生之路太過漫長,期間浮沉難料,就如這夕陽……剛剛還無限美好,轉瞬就被黑暗吞噬了,又有什麼是長久?若說斗轉星移,只是那明天的風景是今天的麼?”

    “是的,小姐,這風景是你的,明天的此時小姐依舊是站在這窗下欣賞這景緻的。”素凌激烈地反駁我的話,“今晚的夕陽,明早的朝陽都是小姐的。”

    我知道素凌是安慰我的,她希望我高興,我輕輕笑着,正待反駁,她又說道:“王爺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卻對小姐這般的有情,素凌相信小姐日日霞光普照,年年風景明媚。”

    看素凌這樣,我不忍拂了她一片爲我憧憬的好意,笑道:“我只是一時觸景傷懷而已,沒什麼的。”

    素凌舒了一口氣:“小姐不要介意其它,一切都是好的,小姐的前路是光明的,素凌相信。”

    素凌這般的信誓旦旦,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我知道她的好意,是怕我傷感。我只得點頭,用自信來肯定她的話。

    因爲今天和李婉容的爭論,我心中確實不快,隱隱約約的,總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

    想起今日見到的王府,覺得這王府的豪華僅僅次於皇宮吧,就向素凌說的王爺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是我知道這裡絕對不是太平逍遙的日子,而是太多的爭鬥了,不是麼?衆多女子來此只爲一個男子,且一生也只能鍾情這一個男子,爲他等待,爲他守候,爲他付出,從紅粉朱顏到白髮蒼顏,從進來的這一日直到最後的一刻,不能有絲毫改變。每一個女子,又怎麼能夠把王爺的萬千寵愛集於一生?每一個女子自有每一個女子的姿容長處,如同各種奇花一樣,怎樣的美妙絕倫也只是一種姿色,亦是無法把衆多美好集於一身的。如此這般,那一個女子都是一樣,縱然一時得到寵愛,無法保的他日不失去寵愛。

    我並不願意和任何人爭鬥,只想靜靜守在這院子裡,清心度日,做我那時的竹玥玥,也好似被她們推上風口浪尖。我更期待平靜的日子。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