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九章 後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九章 後堂字體大小: A+
     

    我答應着,拜別太夫人和衆位夫人扶了翠屏走出來。

    老王爺臥病在牀我知道,他自然不能在正堂中受我的禮拜,因此需要我到病房。可我聽說老王爺還有一位夫人在的,今日爲什麼會不在場?我心中一直有這個疑問,不得知曉。思忖間,翠屏已經引領我走入後堂,門口的僕婦一律恭敬的對我行禮問安,亦早有僕人報入進去。

    後堂已經早早的點起了火爐,熊熊暖氣迎面撲來,我感覺呼吸沒有外邊的清亮舒爽,心中微露傷感。我那父親母親如果活着,也是這老王爺老夫人這般的年紀了,他們的身體會康健麼?如果他們健在,此間有我圍繞膝下,他們是不是快樂?可惜了,他們蒙冤具不在世,而我爲了這夫人之位換了姓氏,我知道我對不起他們,然我又能夠如何?

    來不及細想,內室傳出話來:“有請蕭夫人。”

    翠屏扶着我:“蕭夫人我們進去吧。”

    我點點頭,和她一起走進去。內室很寬敞,裝飾豪華,一位鬚髮皆白的老人仰靠在臥榻之上,我知道他就是老王爺了。忙對他跪下:“給老王爺請安,願王爺千歲。”

    我一面給他請安,一面偷眼打量於他,看他神情倦怠,雙目無神,又臉有赤紅。在他身旁坐着的一位年老夫人忙起身雙手攙扶於我:“何必行此大禮,快起來。”

    我料想這攙扶我的夫人就是老王爺的二太夫人了,又對她行禮被她制止,我也只好作罷。她一雙閃閃的眼睛笑意盈盈打量於我:“你就是旭兒說的蕭玥玥了,果然絕色佳人,我看了都十分喜歡。”她又扭頭湊近老王爺,大聲說道:“王爺,此乃旭兒新娶的夫人,給您請安來了。”

    我這才知道老王爺是耳朵也有些不好。只見他長大了嘴,對我呵呵笑道:“賞,快賞。”聲音有些渾濁,卻極大。

    隨着他的話落地,也有一個大丫環捧了一個描金繡鳳的硃紅盒子送過來,我忙雙手接了,跪下謝賞:“謝老王爺。”

    他對我呵呵笑着,擡手示意我起身。又是二太夫人扶我起來:“是我告訴了老王爺說你會來,老王爺也不知道賞你什麼,而我亦不能告訴他你喜歡什麼,因此他吩咐我包了幾錠元寶給你,你拿了去換取自個兒喜歡的東西吧。”

    二太夫人和顏悅色,從她的那雙手上我感知到她對我別樣的痛愛有加,心裡很是感激,對她拜道:“謝謝二太夫人。”

    她對我搖頭笑笑,走至老王爺身邊:“王爺歇息片刻,妾身去去就來。”又轉臉對一旁的兩個大丫環吩咐:“好生服侍老王爺。”吩咐完了這纔對我說道,“玥兒隨我來。”

    我這才知道她是要到外邊和我說話,忙辭別老王爺跟了她身後走出內室。來至中堂,她停下了腳步,在一張黃花梨木八仙桌旁停下來,笑道:“玥兒……”

    我趨前一步,不知道她用意何在,只是回道:“二太夫人。”

    我看着她從八仙桌上的一隻抽屜裡取出一個小巧的杏黃色雕有游龍戲鳳的檀香木首飾盒,她的目光就停留在盒子上,很仔細

    地看,從她的目光中我知道這隻盒子的名貴和她對這隻盒子的看重。片刻,她又擡起眼睛看我:“玥兒,這隻盒子是當初老王爺送給我的,我本來想把它送給旭兒的衛夫人,卻沒送,現在我送給你,它更合適你。”說着話,她打開了盒子,從裡面拿出一隻首飾,一道瑞霞閃耀着華貴,流光漣漪,整個廳堂彷彿一下子明亮起來。

    我擡眼看去,是一隻碧玉七寶玲瓏簪,精雕細琢,巧奪天工,那玉更是不可多得的珍稀之上好品種,整個首飾看上去沒有逼人的雍容華貴,而是深沉悠遠,意味深長。

    看着它,我知道這件首飾確實更合適我,內質深厚,不露山水卻是雋永的風格,亦屬於我喜歡的類型。它……唯有懂的人才更知道它的價值,因爲那是內涵,是內斂,是品質,是格調,是高雅,是高貴。

    今天早上我已經收了太夫人賞的價值不菲的宮廷紫玉瑪瑙鐲子,老王爺的赤金元寶,還要二太夫人的這隻珍寶麼?二太夫人的這隻七寶玲瓏簪更是價值非凡,我是喜歡,只是我自慚配不上這樣上好的飾物,更有二太夫人的這片情……太厚重,我實在消受不起。

    我忙跪下:“二太夫人盛情妾身銘感於內,只是這釵太貴重,妾身消受不起,請二太夫人收回。”她直言告訴我這事老王爺賞給她的,想來是她極其看重的東西,我不敢要。

    “說哪裡話來?”她忙將我扶起,“怎可如此說話,旭兒這般的看重你,我本對他的做法亦是不屑,卻沒有料到你是這樣的絕色出塵之人。你都不配,那就沒人配得上它了。”

    我從她的眼裡看得出真心實意,看得出她行動中的誠摯,只是我知道這件首飾不單單是它本身具有的價值,還有更加深刻的感情,我怕我承受不起,所以遲疑。她卻已經招手叫我身後的翠屏:“好生給你家夫人收着。”翠屏不容我有分辨,忙趨前接過,面帶喜色:“謝太夫人賞賜。”

    她又慎重囑咐,“不必對外人多言。”

    “是。”翠屏斂眉垂目。

    此時我已無有了推辭的餘地,只得謝賞:“恭敬不如從命,賤妾明白二太夫人心意,多謝二太夫人。”

    看到我這樣,她的臉上漸漸露出喜色:“看得出你是溫婉懂事的女子,以後旭兒的一切關乎你的一生,該怎麼對他想來你是明白的。”

    我忙回答:“賤妾明白。”

    “好。”她臉上的笑意更濃,“你是聰明伶俐之人,我自不用多說。最近老王爺身體每況愈下,我亦不能離其左右。從早上到現在你也累了,回房去吧。”

    我施禮告辭:“二太夫人請保重,賤妾告退。”

    她看着我,長長地嘆口氣:“去吧。”

    走出內堂,原路返回,我暗中沉吟,這二太夫人……翠屏笑吟吟,悄聲於我說道:“蕭夫人,這二太夫人性情溫良,對人是極好的。”

    不用翠屏多說我也看得出二太夫人的性情,她那般的端莊溫良,溫柔和善,自是讓人欽佩。她是在侍奉病重的老王爺,我爲她沒有到上房等我參拜

    所生的懷疑感到慚愧,更有不安。卻也不知道她爲何這般的看重我。

    看了一眼翠屏,我對她有些微的不滿,佯裝慍怒:“就因爲二太夫人性情溫良,賞賜我們這樣貴重的禮物我們就該理所當然的收下?你都看見了,太夫人已經賞了我們,老王爺又賞,我們哪裡能夠如此貪心?”

    翠屏不理會我的奚落,反而笑道:“蕭夫人不要責備奴婢,奴婢收了二太夫人的賞賜是有道理的。”在我疑惑的目光中,她又笑笑說,“二太夫人是王爺的親生之母,是蕭夫人你的真正婆母。婆母看重兒媳,喜歡兒媳,無論給兒媳多麼貴重的禮物也應該收下。”

    我錯愕,原來……原來尹旭是庶出?我還以爲他是太夫人所生,原來二太夫人才是他的生母……

    只聽得翠屏又說道:“太夫人那時還沒有子嗣,一時她怕她無法育有兒子,就把二太夫人的兒子過繼到她的名下,爲的是將來繼承世襲的王位。蕭夫人可知道,後面的世子們雖也是王爺,只是這地位的尊榮是有差別的,不及大王爺了。蕭夫人可明白?”

    我問翠屏:“那太夫人後來可有兒子出生?”

    “有啊,二王爺只比王爺小一歲。蕭夫人沒有見過的,亦是風度翩翩,一表人才。”翠屏說道。

    原來這府裡還有二王爺……如此說來,情形會更復雜……“二王爺可曾另立王府?”我又問,這許多複雜的關係我一定要理清楚纔可以不至於出錯。

    “當時還沒有……”

    在我和翠屏走出端陽院不遠,聽得背後有人喚道:“蕭夫人。”我站住轉後頭,卻看到了二夫人李婉容款款走來,我忙對她行禮,“拜見李夫人。”剛剛在上房我是見識過她的,內心明白對於她這樣的人我不可以親近亦不可以怠慢,只能是以禮相待。

    她走近我,上下打量我的全身,臉上的表情十分特別:“怪不得王爺這般的寵愛你,真是好容貌。”她是笑的,然那笑容十分奇怪……一臉的皮笑肉不笑,這樣的她,和在端陽院正堂上的她判若兩人。

    面對她十分別扭的話,我也只能當好話來聽:“李夫人過獎了,妹妹姿態庸庸,怎及得上李夫人的出衆。”

    她冷笑:“剛剛太夫人不是說了嘛,王府的規矩,王爺只能有五位夫人,王爺費盡心機給妹妹掙得夫人之位,可見妹妹不凡,仙子一般的人物了。”

    這話說的太過尖刻,我正待分辨,卻看到走過來的四夫人張芳華,遠遠地她給我使眼色,意思是要我不可以和她爭辯。李夫人順着我的目光看過去,也看到了是張夫人走過來,於是她甩了甩手裡的帕子,對我說道:“妹妹如有空,可到我明霞院做客。”

    我說道:“定會去打擾李夫人的。”

    “好了,都是自家姐妹,不用這般的見外,你就叫我李姐姐吧。”

    我對她施禮:“尊李姐姐吩咐。”

    她笑笑:“好了,我乏了,這就告辭。”說着帶了丫環竟自離去。

    看着她離去,四夫人張芳華才慢慢走過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