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八章 端陽院見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八章 端陽院見禮字體大小: A+
     

    紅梅白梅齊聲道:“是啊,夫人美的是驚豔。”

    素凌帶着炫耀的口氣:“我家小姐本來就是仙子一般的美……”

    我用眼神制止了素凌,然後對她們笑.

    梳理停當,我命翠屏扶我去上房。我是第一次進來,也是第一次出去,一切的路徑都不熟悉,需要有人帶我出去,也需要有人在關鍵的時候提醒我,告訴我這裡的規矩。適合的人選,就是翠屏。

    走出房門,深秋的曉風拂在臉上,清新中帶着薄涼,透徹肌膚。陽光清淡明媚,灑落在王府潔淨平整的甬道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把王府映襯的光耀閃閃。亭臺閣樓,飛檐翹角,琉璃瓦上是璀璨的光澤,富麗堂皇。曲徑悠長,蔓延而去,深入到我不知道的地方。

    因爲是深秋,兩旁的花圃內明顯冷落蕭條,唯有各色菊花在曉風中搖曳着秀雅的姿態。菊花乃花中君子,品行高潔,不以嬌豔姿色魅惑於人,獨用堅貞傲岸取勝,端莊素雅,盛開在百花凋零之後,不畏寒冷,不染世俗。我感於它的淡而有味,自然又從容。

    一路行來,幾經院落,時有僕婦經過,對我行禮。

    今天是我到王府的第一天,去上房請安,不宜太晚,我又怕太早驚擾了太夫人,心有忐忑。翠屏大概看出了我的情緒,微笑安慰道:“夫人不必焦慮,太夫人性情隨和,不會過分爲難夫人。”

    我看了看她:“這是我第一次到來,也不知道怎樣纔好,這王府衆人衆口,該小心爲上。”

    翠屏點頭讚我:“夫人蕙質蘭心,一應事物自會處理妥當。”

    我雖是自信,然事實多是出乎預料,哪裡敢於輕慢。思忖間,走進一個恢宏的院落,牌匾上書“端陽院”,一溜正房寬敞明亮,東西各有廂房。翠屏告訴我到了,我們隨走入房間。

    廳堂內一應陳設齊全,繡着松鶴延年的屏風前,設有案几,案上仙鶴銅爐內香菸嫋嫋,青花瓷瓶內插着牡丹。翠屏扶我入內,眼見榻上端坐一年老夫人,慈眉善目,頭上銀絲如雪,我知道她就是太夫人。她的身旁亦坐着兩位年輕夫人,一位頭挽飛鳳髻,插五鳳朝陽掛珠釵,身着絳紅縷金的富貴牡丹裙衫,花間蹁躚蝴蝶栩栩如生,她粉面桃腮,一雙鳳丹眼溜溜的露出威嚴和鋒芒,我心下明白,她就是尹旭王爺的正夫人了。另外一位夫人妝容清和,笑容可掬,頭挽荷花雙髻,插翠玉八寶玲瓏簪,身着一襲柔軟淺翠的裙衫,我不知道她是那一位,只是憑感覺覺得她不會太難相處。

    太夫人看到我一步步走近,雙目顯出笑意。我面對她跪下:“妾身給太夫人請安,太夫人吉祥。”

    “起來吧。”她擡手示意身邊的丫環將我扶起。

    一旁早有丫環將準備好的茶盞遞給我,我又趨前一步跪倒,“請太夫

    人用茶。”說着雙手將茶盞舉起。

    太夫人身邊的丫環接過遞到她的手中,笑笑,一飲而盡。把茶盞遞於一旁的丫環拿走她纔跟我說話:“你就是蕭玥玥,旭兒對你讚不絕口,決意要將你迎娶進門……”

    太夫人說着話,陸續走進了四位攜着丫環的夫人,一個個對太夫人施禮問安。我偷眼打量這四位夫人。一位挽燕子斜飛髻,插紫燕雙飛銜珠釵,身着淺紫灑花雲錦裙,一位挽朝雲近香髻,插赤金荷葉簪,身着繡有孔雀開屏的橙黃絲羅裙,另外一位挽驚鵠髻,插雙鳳銜珠釵,身着綠玉籠翠百褶裙,最後的那位挽雙平髻,插金累絲嵌寶牡丹釵,身着月白絲羅彩繡裙。

    她們一個個千嬌百媚,美豔動人。我看着她們,心裡閃過一陣驚悸,尹旭的夫人都這般的絕色,他又何必在意我一煙花出身的風塵女子?就算我身上有的她們沒有,亦不至於那般的煞費苦心將我迎娶回王府。況我本是淡然的女子,不屑於衆多女子中周旋費心……

    不容我細想,太夫人已經說下去:“……蕭玥玥,這是你的五位姐姐,具以到齊,從今以後你們就是姐妹,要齊心協力伺奉王爺。”她的目光掃過我們衆人。

    我和五位夫人一起離座施禮:“是……”

    她揮手示意我們坐下,我看到太夫人的一雙慈目雖有渾濁,然不掩飾青春歲月中時的靈秀,她又叫我:“蕭夫人,和你家衆位姐姐見禮。”

    “是。”我答應着起身,她用手指了一下身邊身着絳紅縷金的富貴牡丹裙的夫人笑道:“這是王夫人衛金盞,快去見禮。”

    不用太夫人介紹,我亦知道她就是王爺的正室王夫人了,卻也裝着不識沒有開口。如今既已知道,就要按照規矩對她參拜,我恭恭敬敬對她施禮:“妾身拜見王夫人。”

    我朝中的規矩,王爺的第一位夫人尊稱爲王夫人的,稱呼的時候雖可以和其她夫人一樣,在夫人二字前面冠以姓氏,但我尊稱她爲王夫人。這衛夫人我雖然不知道她是哪一位王爺的郡主,有怎樣高貴的身份,卻知道她出身皇室——就因爲她的姓氏。

    衛,是國姓。她看上去雖有凌然的霸氣,卻也隱藏的了無痕跡。我知道,今後我就在王府中生存,和衆人之間有的是周旋,哪怕和衆人貌合神離,也是要維持表面。況且,低調本是我遵循的規則。我不刻意去討某一個人的歡心,更不輕賤某一個人。

    衛夫人一臉和暖的笑意,離座下來執我的手:“妹妹何必行此大禮,今後我們就是姐妹,我們一起同心同德伺奉王爺就是了。”

    “是,聽姐姐教誨。”我回禮。

    太夫人又指着身着繡有孔雀開屏橙黃絲羅裙的夫人對我說道:“這是二夫人李婉容。”

    我答應一聲,前去施禮,還沒有等我拜下去,她已經扶起了我:“自家姐妹,何必多禮。”她對我盈盈笑道,看上去也極爲友好。只是我心裡明白,她的眼風中暗藏凌厲,不過是表面的虛於委婉,這樣的場面,哪怕心裡多大的恨,亦是不會外露。

    三夫人是身着月白絲羅彩繡裙的藍彩霞,四夫人是身着淺紫灑花雲錦裙的張芳華,五夫人是身着綠玉籠翠百褶裙的賈勝春。和她們一一見禮完畢,夫人們表面上倒也顯着十分友善,然我知道這裡並不是表面的和諧。

    在我不經意擡頭的時候,看到二夫人李婉容正在掃視衆人,是隨意的一瞥,神態悠悠,眼神裡看上去似有似無,我知道她這樣的眼神暗含傲視衆人的意味,心下自是一震,今後的我,和她相處要小心翼翼了。我不會去遭惹她,做到於她和平共處即可。

    衆人落座。太夫人大概眼神不是很好,用力眨眨眼睛,方纔對我說道:“玥玥果然姿容出衆,很有氣度,難怪旭兒對你這般看重。本來旭兒已經有五位夫人,按照我王府家規,王爺最多隻是五位夫人,再納也是妾室不能位稱夫人。他引古論今,言說我朝有親王擁有衆多夫人,是他據理力爭,我才允許他給你夫人之位。你既入我尹家家譜,當遵我尹府王家的家規,和衆人和諧相處,興我尹家,盡心盡力伺奉王爺,爲王爺綿延子嗣。”

    我忙起身,對太夫人恭敬答道:“是,多謝太夫人教誨。”聽完太夫人的話我暗中心驚,尹旭爲我破例,想來亦是費了很大力氣和脣舌,如他這般的待我,就算我心裡不愛他,也要好好對他了。只是他給我這夫人之位,想來衆位夫人心裡具是排斥的,我更應該謹慎些。

    我暗暗掃視衆位夫人,她們具都面目平和,然眼中神態各異,或淡漠或不屑,我心裡明白,我本不該和她們在一個平等的地位,就算尹旭娶了我,我也該是侍妾而不是夫人,想來我是這睿靖王府的最後一位夫人,以後哪怕更多的女子進入,亦是侍妾而不能有夫人的位分。我知道,入了這樣的氛圍,以後的日子無有平靜了。

    太夫人又示意身邊的大丫環:“去,去把我那隻紫玉瑪瑙鐲子取來。”

    “是。”那丫環躬身答道,然後快步離開。

    我心中暗想太夫人這是何意,那丫環手裡已經拿了一隻晶瑩剔透的翡翠綠鐲子走上來恭敬地遞給太夫人。太夫人一臉端莊的笑意,對我說道:“蕭玥玥,你是我王府最後的一位夫人了,本夫人看着你脫俗出塵也喜歡的緊。這隻鐲子是我皇家之物,是我嫁給老王爺的時候,我母妃賜給我的,今天賞給你做見面禮。以後……望你好自爲之。”

    “太夫人……”我有點慌亂,太夫人話中的深意我明白,是要我好好和衆人相處,爲王府出力,至少不要辜負了尹旭對我的偏愛和她的期望,然這樣貴重的見面禮我不知道該不該收。我是剛剛進入王府,對這王府的家規還都不知道,不知所措中,我只得求助似的看往衆位夫人,見四夫人張芳華對我微微頷首,那意思是要我收下。少許遲疑,我忙走至近前跪下:“謝謝太夫人賞賜,賤妾定不辜負太夫人心意。”

    一旁的大丫環又從太夫人手裡取過鐲子恭敬地送到我手上,我謝了賞賜站起身來。

    太夫人又笑道:“老王爺身體一直不好,在後堂歇息着,你過去看看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