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餘夫人傳 » 第三章 許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多餘夫人傳 - 第三章 許諾字體大小: A+
     

    我凝望尹旭,一雙深不見底含着威儀的眸子,映現的智慧射出暖光罩在我臉上,我突然心生一念頭,父母的冤情……難道我這一生都沒有機會爲父母的沉冤昭雪?我不喜富貴不愛豪門,本想平平淡淡了此一生,沒料到此生會遇上他,心底泯滅的沉寂再次擡頭,萬一那一日……

    我溫婉一笑:“王爺……”這一生如果有機會,我會和他說出我的身世,也許他能幫我,爲我的父母洗刷冤情。但那是後話,絕不是此時。

    夜更深,窗上竹影搖搖,案上燭光灼灼。我與他,隔空相對,是近,還是遠?

    “王爺既知玥兒是凌波仙子,那就讓玥兒爲王爺舞上一段。”我累了,我說出這話帶了取悅他的成分,我知道如若他愛我,也是因此而起,我投其所好亦是爲了我心中所願——有朝一日,爲我父母洗刷沉冤。

    地上空間狹隘,尹旭向地上望了望:“玥兒。”他輕聲喚我。

    我知道他是指這狹小的空間,還有我的累。我亦胸有成竹,對他婉轉一笑,移動身子來到地中央。我面對他福了一福,隨舒展水袖,舞起妙曼身姿。我一襲輕軟柔綠衫裙,原地搖曳,如風擺碧荷,柳揚嫋娜,展春之多彩,花之嬌豔,身之靈秀,人之多情。一邊曼舞一邊偷偷看他,他的眼神露出讚歎和驚愕,如癡如醉。我知道我的舞姿再次打動了他,我的幽幽神韻在他心裡起了波瀾。我還知道,我的舞蹈如果有蕭義兄的清音伴奏,會更加奪人眼目,可惜今後只怕是沒有機會和他一起演繹生命之詠歎了。我也不知道如果蕭義兄知道此時的我在給一個陌生男子獨舞,會是什麼心態。蕭義兄……這樣的時刻我竟然想起了他。

    “羅衣漫步真從容,秀園繁華羞紛紛。沉魚落雁傾國城,果是凌波第一人……”他似乎仍舊沉浸在我舞姿的陶醉中,輕輕吟哦,然後舉步走至我的面前。

    難得他一個習武之人,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可見他是真心的讚譽我了。

    “王爺謬讚了……”畢竟場地有限制,不得完全舒展,我需時時拿捏分寸又要舞出精華,所以我竟有些累,微微嬌喘。

    他就在我身側,不容我有任何分辨,俯身將我抱起:“本王真想就這樣陶醉在你的舞蹈之中,不去爭鬥,管他國之繁忙,家之紛擾。就這樣,你、我醉一個蔭涼清靜之所,圓一生淡泊閒散之夢。”

    我暗自駭然,他乃王爺,他有他的天地,我亦在他的天地裡,被他包含?這樣的被他懷抱,我……我們還沒有成婚……他不在乎,可我……捲曲在他懷中,我亦無所適從,好在他亦沒有過多的留駐,只是就這樣抱起我,輕輕移步,移過屏風,將我慢慢的放在繡塌之上。

    “你累了,爲我負累。”他的眼中滿是憐愛之色,很是不捨,“再過一天,你就是我的,我要你是我的,你的人,你的心,你的舞,你的容顏,你的才情……都是我的。”他的臉上漸生威嚴,話裡都是霸氣,彷彿我不能違抗於他。

    我心中亦生出反感,我和他還沒有婚配,我是自由的,哪怕他爲我做出許多,就可以買得到我麼?那些都是銀子,是身外之物,他焉能用身外之物換取我的精神乃至靈魂?金錢能夠買得

    到愛情麼?

    “玥兒,是我過於霸道了,是不是?”大概是我的反感之色令他恍然,他的眼裡露出歉意,“本王觀你幾次,知你冰清玉潔,你有思想,不是受約束之人。”

    “王爺,沒有……”我知道他生於王侯之家,凜然霸氣與生俱來,不是因我纔有,亦不會因我而無,不過是我那與生俱來的淡然和他的霸氣碰觸,才頓生嫌惡。我們,畢竟我們之前絲毫沒有交集,我不知他,他亦不知我。

    “我只是覺得委屈你,玥兒……我已經有了幾位夫人,但你放心,你永遠是我心中的第一位。你想要的,我都給。”他的手指輕輕碰觸我的臉,我感覺得到他的溫度,灼熱,激動。

    我輕笑,我想要的他都給?他給得起麼?我做他的王夫人?側夫人,不就是侍妾麼?他怎能知道我想要什麼……不過我知道他不是要說那樣一句話,或許只要我說出來的他都願意去做而已。看着長身玉立在我面前的他,我起身:“謝王爺。”

    我起身下地預要下拜,他伸手扶住我:“時刻不早,打擾你好久。可是你知道,本王不想離開你,不想……”他的眼中露出依戀,“本王這就告辭,你好好休息,調養身子,爲你,爲本王。”他的話意味深長。

    他是該走了,或許他本不該來。我對門外輕喚:“素凌……”

    一聲門響,片刻素凌已經走了進來,她的身後亦跟着王爺的小廝。

    “王爺,小姐……”

    他們兩個對我和尹旭行禮。

    “罷了。”尹旭揮手對他們說,又面對我,“你好生休息,本王不打擾了……”說完轉身。那小廝對我行告別之禮。

    他轉身時目光一直都留駐我臉上,我看到他眼裡的不捨。

    “送王爺。”

    素凌跪地面向尹旭離開的方向,我對尹旭福了一福。我看到他向後揮灑的衣袖,長長的衣袖伸出來許久才慢慢收回,那衣袖似乎也是依依不捨,想要帶走什麼。

    我伸手扶起素凌。我和她雖是主僕,但我們二人情同姐妹,我實在不忍她這樣負累,因爲我身邊的人而跪來跪去,可他是王爺,尹旭……

    素凌卻滿臉喜色:“恭喜小姐,這王爺果然人中龍鳳……”

    與她,我嫁的是王爺,從此豪門貴婦,坐享榮華。然與我覺得不過爾爾,我不是貪婪榮華富貴之人。脫離那落紅坊,不過是脫離了衆多酒色之徒的糾纏,脫離了燈紅酒綠之擾的紛繁,我不必在那種風流之所虛耗青春而已。再次落入豪門,那裡也是浮世繁華,熙熙攘攘,不也是庸庸碌碌的嗎?於我那雲淡風輕的思想格格不入。我嘆息,我本是喜靜不喜鬧的性子,從一個繁華之所又入一個繁華之所,彷彿那清靜與我無緣。

    素凌見我憂鬱,收起了喜色臉露關切:“小姐,已經三更天了,小姐該歇息了。”

    短暫時間裡我無法理得清頭像,我有些昏昏沉沉,是累了,我點頭:“好。”

    不知道是不是安眠,只知道有夢,亂夢。

    醒來的時候窗格上曙色耀眼。我雖有疲倦亦不太明顯。起身,素凌伺候我梳妝。明天是我出嫁的日子,如果父母在身邊,他們

    會爲我操持,可是他們不在了。望着菱花鏡中的容顏,心裡想着父母親,我心內慘淡。

    此時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我擡頭,素凌早應了一聲“來了”亦快步去開門。

    “蕭公子早。”

    我聽到素凌的招呼,知道是蕭義兄來了,忙起身。回看,蕭義兄已經轉過屏風來到我身邊:“妹妹,我們走吧。”他面上含笑。

    我疑惑:“哥哥要我去哪裡?”

    他對我神秘一笑:“去了就知道,哥哥帶你去一個好去處。轎子就在門外,妹妹梳洗了就過去。”

    明天我就要離開,該收拾的東西已經收拾好,只等進王府,還去哪裡?但身不由己,我還是應道:“哥哥,這就去。”

    “慢着。收拾好的東西,你喜歡的,還是要帶上的。”蕭義兄笑吟吟。他知道我的性子,知道我不去爭辯什麼,也不再解釋,只是吩咐着。

    我望着他那一襲白衣,淡雅的氣質,清新出塵,他卓然不羣的風儀最是我欣賞的,這亦是我們之間的相似之處吧。我淡淡道:“王府什麼都不缺,只有那些我喜歡的,昨日已經收拾好,不必累贅。”

    他的神色一下黯淡,我恍然警覺到他是那種敏感之人,我的不在意傷害了他……他總是歉意地告訴我說他不過一貧寒之士,什麼都給不了我,連我出嫁也沒有好的嫁妝陪送於我,我再次說這樣的話……

    “哥哥……”我笑,解釋依然不能,賠禮更是不能,我唯有謝他,“總是小妹累你……”

    他眸中的黯淡頓消,琉璃一樣的光芒閃動,但歉意依舊存在:“妹妹,是哥哥不好,不能給你你需要的,累你輾轉受苦。好在一切都要過去了吧,妹妹的將來會一片光明,哥哥無論在哪兒都會祝福妹妹。”

    他的真誠讓我感動,他的不捨亦在其中包含,我聽得出。

    素凌和一個僕人匆匆忙忙往外搬着東西,是一種即將離去的紛亂。我心中百感交集,就要離開,不知道今後我還能夠回來麼?蕭義兄的眼中也有茫然,他就在我的對面,是一種無法挽回的無措。我知道他並不希望我離去,哪怕他日日盼我榮華富貴,只是這一天到來,我真要離開,他的留戀也漸漸露出,還有一絲傷痛,彷彿我的離去帶走了他重要的東西。

    我記得我們的相遇。那一晚有一個富貴公子點名要我的舞蹈,而我恰恰在那晚身體不適,想要推辭卻是不能。就這樣,我拖着孱弱的身體爲那個男子舞蹈,我在跳舞,沉重的身體使我搖搖欲墜,終於體力不支倒下去。那公子言說我怠慢與他,媽媽極盡笑臉賠不是,一面又命我再跳一曲。我知道是媽媽收了他諸多銀兩才如此脅迫我,而我昏昏沉沉幾近暈厥,怎能跳舞?我悲傷慘淡的心境只有我知,那一刻我真想死去。

    是蕭義兄解救了我。他手持銀蕭橫空而出,瀟灑飄逸的姿容震懾了全場。他讓素凌扶我回房,言說一切有他。我回房了,不知道他是用怎樣的方式爲我開脫,不知道他怎樣壓服了那囂張公子,我沒有問過,知之又如何?我只知道蕭義兄之於我亦是永遠有恩。

    “哥哥……”多餘的話我說不出,一切盡在不言中。蕭義兄會懂的。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