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美食大明星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找上門來告狀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美食大明星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找上門來告狀了字體大小: A+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燦今天的好運在作怪,他投稿的這一篇《杯中窺人》,居然就這麼巧的被身爲千百個評委之一的常玉給看到了。

    “有理有據,觀點新穎,敢於說話!”

    又細細的看了一遍,這一篇《杯中窺人》,常玉給這一篇作文的評價就更高了,當即就點了一下,將這一篇作文入圍了,同時還在上面做了一個重點的記號。

    像常玉這樣的作家評委,基本上每個人都有十個名額,可以直接給予他們所看好的作文,這樣的作文就會作爲重點作品,直接進入最後一輪的篩選當中,中間可以免去差不多兩道關卡了。

    “真的很難想到,現在的初高中生當中,居然還會有思想如此深邃,看問題如此透徹的學生。而且更爲關鍵的是,他居然還真的敢寫出來,並且寫得如此有理有據,很不錯!”

    看完了這一篇作文之後,常玉整個人又都精神了起來,畢竟這一篇《杯中窺人》作文當中所傳遞的一些精神和觀點,對她的感觸也不小。

    不過,她現在最心心念唸的,還是她傾慕的火山大大的《神鵰俠侶》的更新。

    常玉現在的心情,可以說是又期待又矛盾,既希望火山可以再更新一回的內容,這樣她就又有新的內容看了。但是,她又擔心火山的身體,如此不要命的更新,肯定會出問題的。

    其實,要怪也應該怪金庸老爺子,幾乎《神鵰俠侶》的每一回內容的末尾,都卡在了一個關鍵的節點上,直勾引得人上不上下不下,腦子裡面想着的都是接下來會發生一些什麼事情。

    比如這第十回,就卡在了洪七公在華山之巔對楊過說,我要睡一覺,你看着我三天三夜吧!然後楊過應了下來,卻沒想到在看守洪七公的過程當中,發現洪七公沒有了氣息,好像是凍死過去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洪七公一直追蹤要教訓一番的藏邊五醜卻找了過來,楊過無奈,沒有力量繼續守護洪七公的遺體,只能夠在最後三天三夜滿了之後,將洪七公的遺體往山崖下面一丟。

    也就是這麼一丟,內容便戛然而止。

    其實看小說的讀者們都知道,這樣武功高強的洪七公,纔出場一會兒,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就死了呢?

    但是他們雖然是這麼覺得的,卻依舊不知道接下來劇情會是怎麼一個走向,大家都好奇,洪七公就這麼被楊過給丟盡了山崖下面去,會不會假死變成了真死了啊?

    楊過一個人,面對藏邊五醜,又會有什麼樣的命運呢?

    一本好的小說,往往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兩點。

    第一點是懸念,那便是讀者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所以迫切地想要看下去。但是要設置一個好的懸念,非常不容易,更不用說像《神鵰俠侶》這樣,通篇都是懸念,

    還有第二點更重要的便是期待感,這種期待感很奇妙,便是明明讀者知道接下來小說可能會發生一些什麼內容,但是他們卻依舊非常期待,甚至比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時候,更加期待的想要快點看下去。

    就好像這個情節一樣,大部分的讀者其實都能夠猜得出來,接下來洪七公估計是要復活了,然後狠狠地教訓一下得瑟的藏邊五醜,還很有可能將楊過收爲徒弟教他功夫。

    這些內容,只要有一定閱歷的讀者,都很有可能猜得出來的。

    可是,這一點就奇了怪了。

    大家明明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一些什麼故事和內容,居然還更加津津有味地等着,想要親眼的看到這一幕。

    《神鵰俠侶》就有這麼大的魅力,不管是靠懸念,還是靠期待感,還是靠着這個世界讀者們對於武俠小說的這股新鮮感,任何一點都足以讓讀者們至死不渝地追更下去。

    不過,此時在建安市林家,林燦一家才安安靜靜坐下來吃一頓晚飯,院子裡面卻又鬧了起來。

    只聽見,那劉澤宇的母親葉桂英大嗓門在院子裡朝着林燦家嚷嚷了起來:“各位街坊鄰居們,都來給評評理啊!這林家的小燦簡直是太欺負人了,在家裡欺負我們家小宇不說,到了學校裡面更是往死裡欺負,你們瞧瞧看,小燦放狗將我們家小宇的屁股都咬成什麼樣了,在醫院縫了十幾針呢!”

    聲音很大,劉母故意不上門興師問罪,而是在院子裡向鄰居們討一個公道,而劉澤宇則在一旁站着,哭喪着臉,屁股上都包紮了起來,一看就受傷匪淺的樣子。

    “嘖嘖……不是吧?小燦雖然有些調皮,可是應該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吧?”

    “可是,小宇還真的是被咬得屁股都開了花。你們說,這都是同一個院子里長大的孩子,小燦怎麼能這麼幹呢?”

    “這事兒可不得了啦!被狗咬,可大可小,小宇他媽,你帶小宇去打狂犬疫苗了麼?”

    ……

    剛剛吃過飯在院子里納涼的那些鄰居們,也都被這一聲聲動靜給吸引了過來,尤其是看到劉澤宇那被咬爛縫了十幾針的屁股,就更是一通同情了起來。

    而聽到動靜的林父和林母也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和林燦一起走了出去,看到劉澤宇那被包紮着的屁股,林母的臉色也是一沉問林燦道:“小燦,這是怎麼回事?”

    “媽!我哪兒知道,又不關我的事。劉澤宇他自己賤,被野狗咬了,還能賴我身上來啊?”

    見劉澤宇居然會向她媽這樣告狀,林燦倒是覺得好笑,說道。

    “怎麼就跟你沒關係了?林燦,明明你就站在我的旁邊,那些狗偏偏只咬我一個人而不咬你,你能說這些狗不是你支使的麼?”一看到林燦聰屋子裡出來,劉澤宇就一肚子的火氣和委屈,屁股那叫一個火辣辣的疼,今天都不知道疼哭多少回了。

    “哈哈!劉澤宇,真是好笑啊!那些野狗就覺得你賤,覺得你臭,就咬你一個人不成麼?還非要跟我扯上什麼關係?我還能支使那些狗來咬你了?哈哈……你是不是動物世界看多了啊?”林燦卻是毫不客氣地反擊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