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空間美食之錦繡餐廳 » 第294話 終於落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空間美食之錦繡餐廳 - 第294話 終於落網字體大小: A+
     

    法官一看瀟瀟眼神,想起昨天他遇害的時候,看到的一張臉,眼中頓時充滿恐懼,那張臉的表情太詭異了。

    想了想他說道

    “我不認識,但是那個人年紀不大,二十多歲,跟你年紀差不多。”

    法官指着楚墨琛說道。

    瀟瀟看了看楚墨琛,然後不禁驚訝,對方很年輕,是個男人

    “長得什麼樣子。”

    法官回想起來開口說

    “長得丹鳳眼,棱角分明,論長相的話應該是那種一眼能記住的”

    瀟瀟嘆了一口氣,這人說的亂七八糟,說了等於沒說。

    “你看看是不是這人”

    楚墨琛拿出手機,上面有個年輕人的照片。

    法官看了看,頓時睜大眼道

    “就是這個人”

    瀟瀟也驚訝,然後搶過去一看,然後倒吸了一口涼氣,她有點不敢置信,這個人居然一直在害她,目的到底是什麼那。

    照片中有個年輕人的臉,穿着筆挺的西裝,長相很斯文,五官清秀,看起來很斯文,有種翩翩貴公子的感覺。

    這個人名字叫做衛兆徽,瀟瀟和楚墨琛與對方頗有淵源。

    認識這個人已經很久了,記得當時瀟瀟還幫過他的,但是後來聯繫的就少了,小餐廳不開了之後,她與日華網的生意往來也斷了,總之就是沒有聯繫了,但是也不至於深仇大恨啊。

    到底是什麼原因,對方既然一直在背後算計她,而且每次只是打壓她,並不會趕盡殺絕。

    照理說如果像李宴豪這樣的人,直白一點,殺了就是殺了。絕對不會讓她有再次起來的機會。

    但是對方卻不同,他好像只是想讓自己孤立無援,所以不斷的打壓餐廳,好讓自己開不下去。

    不過自己運氣一直都很好,楚墨琛的能力解決都是小意思,現在才知道,當初很多的小細節,她忽略的事情都是楚墨琛幫她搞定的,要不然不會有這麼順風順水的過程,可能早就被人算計了。

    所以這人也不知道想要幹什麼,真是讓人費解。

    因爲簡直是太不理解了,之前他們的關係也挺好的,而且這人以前對自己產生過好感,系統肯定是不會騙人的,他既不想搞死自己,又在暗地裡給自己動刀子,每一刀看似陰毒實則兇險,瀟瀟理解不了。

    然後就問楚墨琛說道

    “你怎麼懷疑是他的?難不成你早就知道”

    楚墨琛點點頭,然後說

    “我只是懷疑,但是不敢確定,對方太小心了,但是我剛纔在法官家裡撿到這個,現在百分百確定了。”

    瀟瀟看着楚墨琛手裡拿着一枚胸牌。很小,金屬做的,上面有兩個字,日華。

    突然想起來剛纔她在臥室裡,聽到一聲金屬掉地的聲響,原來就是這個。

    “你們認識要殺我的人”

    長官一聽頓時眼神一亮。

    “認識,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暫時不能報警”

    “爲什麼”

    “知道你沒死,他還會來殺你的,你說他殺的你,有證據嗎,誰看見了”

    長官頓時臉色一皺,馬上就說

    “你們兩個就是證人,還有這枚胸牌,刀子。郵件,支票”

    “抱歉,我們兩個並沒有看到誰殺得你,不能作證,至於胸牌這個東西日華集團遍地都是,怎麼也不可能當證據指正的了他,郵件被他刪了,支票被拿走了,刀子都沒有指紋,人家帶着手套,相信你比我清楚吧,在法律上是不可能定罪的,他還是可以殺你,而且可以找別人殺你,畢竟你看到他了,之前也許殺你可能是一時興起覺得你沒什麼用,所以來毀屍滅跡,這樣你死了,重新上來的法官肯定是他的人,這樣事情就很簡單了。”

    法官一聽神色一稟,被楚墨琛說完之後,也想到其中利害,剛纔是因爲太心急了,先把那個人繩之以法了,不過他又說。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那,什麼證據都沒有。”

    “那就得當你先死了,這樣才能造成假戲真做的樣子。”

    楚墨琛神秘一笑,然後就低聲把過程給兩人說了一下,瀟瀟倒是沒覺得太驚訝,因爲楚墨琛如果不厲害那就不是他了。

    但是法官倒是很驚訝對方的心思縝密,這可不像是馬上想到的,怎麼也得是深思熟慮安排的。

    他不僅又問“你們兩個怎麼知道我被遇害的”

    他也是不笨,雖然不知道兩人當時已經潛入他家,但是這絕對都跟那個中毒案有關,一時間他也感覺危機四伏,那個人竟然想要殺人滅口,此時不禁後悔爲什麼要收對方的錢,如果不答應這件事,他現在是不是應該沒那麼多事了。

    瀟瀟聽到法官問,不由得也是心裡一緊,也不能告訴對方,自己兩人是偷偷潛入他家,就爲了調查這件事情吧,不過楚墨琛這時候開口

    “你還記不記得,上次開庭的時候,律師提交給你一份證物,看到那個你也就許明白了”

    法官一點頓時眉頭皺的緊緊的,背後已經溼溼的,想必是出了一身的冷汗,頓時不敢再問兩人的身份,恐怕他已經摻和進這場局裡面,還是不要干涉太多,對方主要攻擊的也不是他,所以沒有必要主動站到槍口上。

    瀟瀟至今爲止也不知道,楚墨琛到底用了什麼東西,讓法官看了之後嚇得跟貓一樣。

    等出了醫院,她馬上忍不住就問這件事。

    “你說當官的最怕什麼?”楚墨琛笑問。

    瀟瀟想了一會道“我覺得應該是害怕比他官大的人吧,畢竟能壓住他,這樣才害怕”

    “你錯了,他們害怕進監獄。”楚墨琛搖搖頭,然後開口

    “啊!你說這個人把柄在你手上嗎”瀟瀟眼睛一亮,然後說

    “是啊,這些東西足夠他在監獄帶上一百年都出不來了,當然槍斃也是有可能的”

    楚墨琛拉着瀟瀟的小手,然後一路離開,趁着這次機會,一定要把這個隱患解除,要不然那個人的存在一定會是個定是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引爆。

    “這個法官也是該死的,因爲收了錢,所以很多的人命官司隨便的就判決了,昨天不救他好了,死了也是活該,看他就來氣”

    等到瀟瀟看了楚墨琛拿過來的那份貪贓枉法的證據之後,不禁臉色又難看起來,不禁有點後悔。

    “呵呵,你彆氣了,這個人早晚會死的,但是現在他要是活着,對咱們有力,這樣更方便咱們去對付衛兆徽的。等着這件事過去之後,這麼多得證據一起叫到檢察局好了,到時候會有人處理的。”

    楚墨琛摸摸瀟瀟的腦袋,然後柔聲說道

    “嗯,你說的有道理,這個人早晚會進監獄了,不急在這一時,所以不能讓他直接死掉,這樣簡直是太便宜他了,真的應該讓他在監獄裡面慢慢懺悔”

    等到第二天之後,傳出來某法官夜死家中的消息,此案正在調查。

    瀟瀟的案子很快就被一個新法官開始審理,現在這個人真的被楚墨琛猜的很準,他就是衛兆徽已經收買讓他判決這場官司輸了的。

    果然瀟瀟被判要賠償,但是因爲這種原因不用拘留,這場審理就這麼落幕了,但是這只是暫時的安靜。

    真正的好戲還沒有開始,瀟瀟雖然輸了官司,她的店鋪還是被封着,外面的新聞被傳的厲害,讓她貴族店的生意迅速下滑。

    這真是一點都不好,不過爲了全局着想,她現在只能暫時忍耐。

    這件事鬧得這麼大,瀟瀟當然也被韓老傳喚過去,雖然目的是爲了給他做好吃的,但是還是問過了前前後後的事情,聲稱這件事情居然驚動了黃先生,這叫她有些傻眼,要知道黃先生的來頭太大了,自己有點受寵若驚啊,難不成對方一直關注着自己。

    不過擔心了好幾天事情總是有了進展,衛兆徽的狐狸尾巴要露出來了。

    事情是這樣的,那個遇害的法官後來發現居然沒死,這件事情很快就被媒體報道。

    法官去錄口供的時候說,當時自己的確深中數刀,所以根本昏迷不醒,但是幸虧有兩個好心人把自己送到醫院,這在救回一命。

    坐在黑色辦公桌前,看着旁邊的筆記本電腦,面前的人不由得握緊的拳頭,上面根根青筋暴起,看着新聞裡面播放的內容,讓他來臉色十分的難看。

    半晌的時候他鬆開手,把電腦直接扣上,嘴角不由得露出一副輕蔑的笑,然後穿了一身黑色上衣,他要去的地方就是帝都市警察局門口。

    現在他應該還沒出來,呵呵,也怪自己大意,應該多補上幾刀的。

    等到那個法官從警察局出來之後,就被記者圍住了,好不容易甩掉記者,等到他快回到公寓的時候,身後不禁感覺一陣冷風,他心裡不由得緊張,也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會下黑手。

    正想着他便感覺身後傳來一股大力,緊接着他就被飛快的推開,預想之中的被襲擊並沒有出現,回身一看後面傳來

    “就知道你還會再次殺人滅口,呵呵,早就等你好久了”

    襲擊的人被便衣警察擒住了,手上正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剛纔對他下手。

    要知道之前被刺了三刀,現在還沒有好,現在看到這麼鋒利的刀,他不由得心裡顫抖。

    等到警察把對方的面罩拿開之後,法官馬上就回想起那天晚上,他在門口的那張臉,一模一樣,就是他變態的笑容。

    “就是他要殺我,是他。快抓住他。”

    法官好像是鬆了一口氣,終於不用在提心吊膽的了,眼下他任人拿捏,只能聽命於行事,要不然自己馬上就要蹲大牢。

    《特大新聞勁爆。日華集體董事長,竟是殺人犯。》

    瀟瀟看着衛兆徽落網了,自己好幾個月心裡的疑雲,終於慢慢的散去。

    這個人真的像毒蛇一樣盯了自己好久,她真的不知道,對方起因是從何而來。

    不過眼下她肯定是脫離危險了,再有就是她中毒案再次上訴中級法院之後,終於得到了勝訴的判決,本來這件事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所以只是爲了引出衛兆徽,現在一切都解決了。

    但是瀟瀟就是想知道,對方因爲什麼一直處心積慮的算計她。

    因爲她實在是想不通的,所以打算去探望這個身在監獄的董事長,自從他被抓之後,公司只能交給向雪心打理,估計對方因爲故意殺人罪,應該會判個幾十年。

    等到她在警察局看到對方的時候,突然有些複雜。

    因爲很久沒見到這個人了,記得上次見他的時候,對方並不是這個樣子的,西裝革履都是成功人士的打扮,不像現在,穿着監獄服,滿臉鬍子渣。

    看着就是個很普通的囚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