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空間美食之錦繡餐廳 » 第291話 被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空間美食之錦繡餐廳 - 第291話 被抓字體大小: A+
     

    瀟瀟神色一稟,原來剛纔系統並不是被反噬,而是在升級,她做了什麼系統就升級了,難不成之前搞定了湯尼之後,她支線任務完成了,這才升的級嗎。

    不過現在她並沒有時間想這麼多,現在的目的就是要殺掉這個變態。

    瀟瀟在身上隨便的摸了摸。

    “呵呵,你再找手槍嗎,是這個嗎。”對面的“林錚”陰森森的看着瀟瀟,然後手裡拿着的東西讓對方看了看。

    自己的那把黑色女式手槍,現在在他的手裡,不過變成了一堆的廢鐵。

    “我在想想到底要你怎麼死纔好,竟然敢開槍打我,這回沒有槍了,我看你怎麼辦”

    聽這話之後,瀟瀟不由得冷笑了一聲。真的是這樣嗎?她空間裡面大大小小的槍支有幾十把,隨便拿出來一支就能打爆他的頭,不過…。

    “等一下,既然我要死,你也得讓我死個弄明白,你到底是誰,你說我們見過好多次,是什麼意思,一共才兩次而已。”

    “呵呵,一共才兩次?是這張臉才兩次,你大概不知道,我其實還有其他的面孔”

    對方手上緩緩的在臉上揭開了,一層薄薄的皮,這大概就是之前瀟瀟看到影奴所弄的易容術吧。

    等這張臉揭開的時候,露出他原本的面容,和瀟瀟猜的差異不二,果然是他。

    這人是真的是很熟悉,不是別人,就是畏罪潛逃的李宴豪。

    “原來是你,我還是想不通,我們哪有仇恨,讓你非得殺了我”

    “南惜如果不是以爲你,她絕對是不會死的”

    “又不是我指使撞死她的,有能耐你去找幕後指使去啊”

    瀟瀟被空間恢復了之後,也有點力氣了,。

    “別跟我說那個沒用的,就算不是跟你指使的,這件事跟你有莫大的關係,賬單上的人我基本的都殺光了所以現在只剩下你了。”

    她聽到賬單,然後不解的問道

    “什麼賬單啊,這件事真的跟我沒關係”

    “就是一些貪贓枉法的賬單,如果沒有這個東西,牽連這麼大,南惜也不會被害死,上面一共有103人,我耗時了這麼久,就是爲了把他們一個一個都殺掉以祭奠南惜的在天之靈。”

    “那我之前遇到的所有事故都是你造成的了。什麼車禍,還有羅恆的事情,再有下毒,還有綁架”

    瀟瀟把之前所有的事情,沒有弄明白的全部都算了一遍,然後跟李宴豪說着。

    她太想知道了,因爲之前這麼久的時間,到底是誰在一步一步的算計着她,這點至今爲止那個人都沒有露面,也就是現在自己的身份不同,不在任人拿捏了,所以對方並沒有在動手了。

    李宴豪聽完瀟瀟說的之後,看了看瀟瀟眼神有點若有所思的意味,然後說道

    “什麼羅恆不清楚,下毒和綁架的事情都是我乾的,其他的那我就不知道了,難不成你還有別的仇家”

    瀟瀟聽到李宴豪說完了,眼裡疑色更濃,這是怎麼回事,她原本想的對方報復自己,可能早就已經實施了,所以想到之前她遇到的那些事,不由得都能聯想起來。

    但是眼前的這個變態卻說,謀劃羅恆跳樓的人不是他,那會是誰那。

    不過瀟瀟已經緩緩的在空間拿起了一把槍放在手裡。

    然後繼續不動聲色的問道

    “那我再問你一件事,羅恆背後的那個人是誰啊”

    李宴豪一聽瀟瀟問道,不由得閃過一絲慌亂之色。

    “我想你。你不。”

    嘭的一聲,瀟瀟冷笑了一聲,然後看着對方額頭上出來的血窟窿道

    “其實,我猜你也不會老實的告訴我,所以你既然這樣那麼也沒有必要浪費時間了。”

    瀟瀟緩緩收起手裡面的槍,看着李宴豪倒在地上,突然外面鑽出來好幾個警察,然後指着瀟瀟說道

    “不許動,把手舉起來”

    頓時她的眼睛被強光手電晃得睜不開眼,瀟瀟被警察帶回警局裡,坐在審訊室裡。

    李宴豪死了,不過自己成了嫌疑人,看着手腕上的手銬。

    她雖然能分分鐘取下來,但是這罪名,一定是脫不掉的。

    所以瀟瀟只能老老實實的接受審訊,不過她肯定是不能認罪。

    這要是認罪什麼都玩完了,她不管有多少錢,都會坐牢去。

    這事情怎麼可能這麼巧,她前腳剛把李宴豪打死,後腳警察就來了,到底是誰報了警。

    這種感覺以前似曾相識,是“他”,那個看不見的他。

    雖然這個人沒有浮現出來,但是好像有一雙看不見的黑手在推動幕後這些事情。

    所以說這個人她有預感,可能會是和羅恆幕後那個人是一個,處心積慮的想要陷害自己。

    不過他千算萬算,還是疏忽了一件事,呵呵、

    瀟瀟看着面前的兩個警察,都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想到這時候楚墨琛應該知道自己進了警局了吧。

    “說你爲什麼殺這個人”

    “我沒有殺他”瀟瀟就只說了這一句話,然後就不做聲了,說其他的都是沒有用的。

    “現場只有你和被害人兩個人,雖然他是通緝犯,你也不能私自殺人。知不知道這樣做是犯法的?”

    “我再說一句,我沒有殺人”

    “你不用得意,我們肯定會找到兇器的,這人剛死了不久,你應該是把槍扔掉了”

    瀟瀟一聲冷笑,心裡不置可否,然後說道

    “我要見我的律師”

    兩個警察頓時氣的暴跳如雷,他們接到報案不不久,就去了案發現場。

    不過有一件事很邪門,被害人和嫌疑人發生爭執,然後被害人受傷中槍。

    但是案發現場並沒有兇器啊,嫌疑人身上也不攜帶任何的槍支,半點手槍的影子都看不到,這不禁邪了門。

    所以警察猜測,嫌疑人應該是把手槍給藏起來了,這樣沒有兇器,雖然聽到了槍聲,但是並沒有確鑿的證據,這到底怎麼定罪啊。

    警察來到的時候,只是聽到了聲音,並沒有真正的看到瀟瀟開槍。

    現在對方否認,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所以暗恨沒有證據的話,24小時瀟瀟就會脫離嫌疑人的罪名,無罪釋放。

    瀟瀟在兩個小時之內,被衆多警察多次逼問。

    對方想用心裡戰術使得自己認罪,然後還用測謊儀檢測她是否說謊。

    不過瀟瀟這些都不在乎,她的心跳很平靜,就算是任何的方法對她都毫無用處。

    衆多警察不由得傻眼,這女人年紀看起來還不到20歲,心裡竟然如此的鎮定,這叫人不敢置信。

    正常這個年紀,應該還是大學生吧,進了警局早就已經嚇得夠嗆了

    等她從審訊室出來的時候,聽到自己的律師已經來了。

    眼神閃過一抹譏笑,她這次出去絕對不會讓對方好過的。

    “陳小姐,我是楚先生派來的律師我姓李,負責你這案子的。他讓我轉告你,明天會接你出去的”

    瀟瀟點點頭,道了一聲謝謝。這個24小時裡面。嫌疑人是不能被探視的,所以只有律師纔可以進來的。

    “那就有勞李律師了”

    兩人沒說什麼具體的事情,但是瀟瀟相信,這件事對方一定是有能力解決的,就是因爲警方沒有證據啊。

    果不出奇然,律師一來,警察自然就沒有辦法詢問她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她就被放了出來。剛出來警局門口,就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遠處看着她。

    瀟瀟走過去,然後被對方緊緊的抱在懷裡。

    “你還好嗎”

    聲音有點顫抖,也有點嘶啞,好像是壓抑了很久,突然迸發出來的感情。

    “我沒事的”

    瀟瀟享受着清晨空氣清新和這個安全的懷抱,好想此時世界都靜止了一般,然後就定格在這裡,不要繼續了時間。

    不過這種定格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對方嘶啞的聲音,好像充滿的緊張,看來楚墨琛這晚上過的也不好,應該是擔心着她吧,看着他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睛就知道對方肯定是一晚上沒睡。

    “不用擔心了,我這不是沒事嗎”

    瀟瀟清楚,此時他的手不由得有點顫抖,因爲只有這個男人會對自己緊張到奔潰,而且吃不下睡不着,是自己如珍寶,捧在手心裡怕一不小心就損壞了。

    “嗯,我來接你回家,再也不想離開你了,我要每時每刻都要和你在一起,不要在忍受那種痛苦痛苦暗無天日的緊張和害怕了,真的不想去後悔和愧疚,你受苦了,我好難過”

    楚墨琛慢慢的說着,聲音有數不清道不盡的痛苦,當他知道瀟瀟又出事的時候,心都要從嗓子裡面蹦出來了,這種感覺簡直太不好了,緊張到極致的是幾乎要命的,瀟瀟已經牽動着他的心,根本就不可能放開,除非他死掉。

    抱着瀟瀟回去,楚墨琛一直在反思,他這麼做已經不能夠護得住瀟瀟周全了,有些人已經無時不刻在想着怎麼算計他們。

    如果再不反擊恐怕就會失去了主動,而變爲了被動,到那個時候,恐怕兩人的處境就更危險了。

    等回去之後之後瀟瀟把事情跟楚墨琛都敘述了一遍。

    楚墨琛看到她脖頸上的血痂,手指不由得在傷口上面查看。

    瀟瀟看着他的手指輕輕的拂過自己的傷口不由得感到一陣顫慄。

    他的手指在抖,很小心的摸着她的傷。

    雖然此時她已經感覺不到疼了,但是對方的心好像不斷的在滴血。

    “真的沒事了,這個傷口系統已經幫我恢復了,你知道嗎我已經升級了”

    瀟瀟安慰了一下楚墨琛,然後露出最燦爛的笑容,表示她已經沒事了的確如此,她傷口已經不疼了,身體已經無礙。

    “以後我不會在讓你一個人了”

    楚墨琛抱着瀟瀟躺在了牀上。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教我的東西難不成都白學了,再說我還有空間,一般人奈何不了我的”

    瀟瀟眨着眼,示意她很好,並沒事,如果楚墨琛都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他的行政區誰來管理,要知道他的事情很多的,每天的處境都會很危險。

    “好了,咱們先不說這個事,我先幫你清洗傷口,上面還是有很多的血”

    楚墨琛眼神一轉,心裡其實早已有了計較,所以對瀟瀟轉移話題說道

    “嗯呢,我知道了”

    說完瀟瀟脫下外衣,露出裡面薄如蠶絲的打底衫,她輕輕的擡起頸部,上面雪白的肌膚上,有一道非常深的口子,上面的血已經乾涸。

    楚墨琛拿着藥棉爲她輕輕擦拭,不知道這個動作已經做了無數次,他自己受過的傷大大小小無數次,沒有一次像這樣這麼緊張的,瀟瀟的身體他看的要比自己還要重要的許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