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空間美食之錦繡餐廳 » 第192話 不教訓他教訓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空間美食之錦繡餐廳 - 第192話 不教訓他教訓誰字體大小: A+
     

    廖明遠看到羅恆所呈現出來的酥肉有多差之後,他眼睛裡面便閃過意思一絲皎潔。這個也不知道瀟瀟他們說了什麼,這羅恆的廚藝還是不錯的,沒先到竟然做出這麼差的東西。

    想到這他便根羅恆說道

    “你的水平原本不是這樣的,怎麼發揮這麼失常。”

    羅恆一聽裁判這話心裡面頓時一緊,他的確是心裡很亂,完全沒有發揮出他應有的水平,但是這場比賽他一定要晉級的,不能被幹擾,他對着廖明遠點點頭,然後道

    “嗯呢,評委老師我知道了,之後我會努力穩定自己的心神好好比賽的。”

    接下來試吃土家菜和帕米爾的餐廳,結果土家菜因爲少放了一味食材,導致油茶開始沉澱,然後這場比賽沒有晉級,但是那個帕米爾餐廳竟然晉級了,真是不可思議。

    還有醉仙居的大叔也成功晉級,還有一位廚師也一起晉級了。

    羅恆和瀟瀟還有其他的餐廳繼續開始比賽。

    第二關是體現刀工的菜餚,這關其實比上一關還要難,因爲體現刀工的話,廚師首先要心裡非常靜,如果心裡很亂很煩的話,那肯定用不好手上的菜刀來做菜,不管是雕刻也好,切片也罷,但是如果這手和心不能爲一體的話,那做出來的東西恐怕會很差勁。

    瀟瀟打算這一關做她餐廳菜單上的菜,就是清蒸孔雀開屏魚,這個以前她在餐廳做過,雖然她的刀工沒有那麼出神入化,但是要是評價的話還是很優秀的,當然肯定是跟楚墨琛比不了,人家用刀就是天賦使然,和後天學會的肯定不一樣。

    她看羅恆拿了木瓜,海蔘,還有蝦,不知道要做什麼。不過應該是打算體現自己的刀工吧,不過他手的動作不想平常那麼穩準的了,在雕刻木瓜的時候,一刀深一刀淺,只能說一般般的,實際上這個刀口參差不齊,不太好看,看慣了楚墨琛用刀,再看這個羅恆雕刻完的木瓜,強迫症都要犯了。

    哎,楚墨琛那話殺傷力這麼強,真是太可怕。

    第二關要求的時間是一個小時,土家菜開始做的是點心,這個東西其實是很費時間的,而且做的是酥餅,需要用刀子一點一點在上面雕上花紋,然後上烤箱烤制,這樣的點心,看起來真像宮廷御用的那種,瀟瀟看了一眼,覺得還不錯,這麼漂亮的花紋她回去之後也雕刻一下試試,放在餐廳肯定會大賣,估計她們這次應該會晉級,畢竟人家兩夫妻手藝功底還是不錯的,那個妹俾剛聽說沒有晉級的時候,是很失望的,但是沒過多久她便開始收收心繼續比賽了,看起來心裡素質還不錯。

    不過其他餐廳瀟瀟看了看,除了那個r國料理的主廚有幾分厲害,還有一個做千絲萬縷蝦的廚師可能晉級外,其餘人還得繼續比賽。

    從她的角度看,有的人可能是功底不到家而已,就像那個千絲萬縷蝦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好的,一條蝦仁要在上面刮上幾百刀,而上面的蝦肉切不會斷,然後掛上麪漿在油鍋裡面炸,然後出來的樣子是所以被刮過的地方是絲絲條條的,所以叫千絲蝦,如果有斷了的蝦肉那就不叫千絲了,會破壞整體的形象,這道菜可是不好做,空間食譜也有這道菜,不過瀟瀟沒敢嘗試,因爲知道自己可能做不了,恐怕楚墨琛的刀工應該可以。

    不過以後自己廚藝升級之後,說不定可以試着做這道菜。

    這一關也很可惜,雖然羅恆的表現比之前好了不少,但是可能因爲無法定下心來,一樣沒有晉級。最後一關就是火候的控制,這可是最後的機會,瀟瀟看着那羅恆在一旁深呼吸,不斷調整自己,估計是心裡有了心結,這楚墨琛說話威力還真大,那這架勢像火星撞地球啊。

    不過這最後,就算是他都調整好了,廖明遠作爲都已經安排好了,肯定是不可能讓他晉級的,就算是他做出合格的菜品也不可以的。

    第三關是火候的控制,瀟瀟打算做炸酸奶,這個菜不少人沒吃過,就好奇這個酸奶還可以炸嗎?其實不然這個酸奶是可以炸的,還有的廚師用來炸徐冰淇淋,只要是油溫控制的好,這道菜就做的可以成功。

    不過她不打算做成功,她本來就是不要晉級,幹要做出完美的炸酸奶來啊。

    這個炸酸奶的工具需要純牛奶,炸粉,還有澱粉,煉乳,這一關給的時間也是一個小時。

    羅恆要做的是花生豆花,這豆花這東西,想當的難做了,火候的時間要完美的掌握好,要不然這個豆花恐怕做出來非常難吃。

    他估計是已經穩定了心神,纔敢做這個豆花的,不過就算是做成功了還能怎麼樣,註定不會晉級的人,是沒辦法的,瀟瀟安心的炸酸奶,因爲時間比較久,所以她有的是時間可以完成手裡菜品,當她鍋裡面酸奶炸到最佳溫度的時候,她並沒有盛出來,而是繼續在炸,這樣酸奶的顏色還有質地,看起來就深很多,口感也會差了很多所以,這個也是故意放水,她這樣其實這麼做不是沒有道理的,這個節目是會播出的,但時候有心人看她比賽這麼能力弱,戒備心就能小一點這樣,她纔不至於那麼被動,到時候在人家沒有防備的時候,她纔好一飛沖天獲得冠軍啊。

    這只是暫時的隱忍,果不其然,這次羅恆做出來的豆花已經恢復了他正常的水平,賣相非常好只不過,廖明遠幾個評委試吃完之後,都是說他做的花生醬不太好,豆花的火候凝結程度還不錯,但唯一就是花生醬的味道很差勁,聽完這句話之後,羅恆本來都找回的信心,也被這句話給打擊完了。

    瀟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差,還是評委們故意說得,不過看錶情應該不像是作假。難不成,羅恆剛纔在調料間拿的花生醬有問題,想到這她回頭看向羅恆操作檯,放着的一瓶平時超市的罐裝的花生醬看了一眼,神色有些怪異。

    又看了看旁邊的楚墨琛對方正在斜眼漂過來,那眼神帶着隱含的小意味,告訴瀟瀟這件事跟他有關係,難不成他偷偷把人家的花生醬給換了,這是怎麼做到的。

    到了檢查瀟瀟餐品的時候,廖明遠只是嚐了一口說道

    “你這個炸的太老了,油溫太過”

    然後搖搖頭,就走了,這場羅恆和自己都沒有晉級,她倒是很開心的,不過看着羅恆簡直像被打擊的說不出話來,也沒有初賽時候見到她那種囂張勁了,離開的時候,路過他們都沒有吭聲,低着頭走的。

    “哎,你怎麼把羅恆的花生醬換了。”

    瀟瀟比賽完看到羅恆操作檯上的花生醬竟然是鹹香味的,這招可是真損啊,豆花是甜的,配醬肯定也是甜的怪不得剛纔他在醬裡面放了好多的糖,原來是發覺自己拿錯了口味,想用糖來彌補,不過這鹹的就是鹹的,在放糖也沒用了,掩飾不住,到最後評委吃的時候,那味道怪怪的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剛纔去拿調料的時候,看到羅恆出來走進走廊,然後有個死角沒有監控,然後就起了心思,況且這是他活該,初賽的時候來拉仇恨,入圍賽的時候挑唆那個女廚師給你下絆子,我不教訓他教訓誰啊”

    楚墨琛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對瀟瀟小聲說道

    瀟瀟覺得他還真的打家劫舍,必備良品啊,這種事情還真是做的不留痕跡,不過她喜歡,這是比賽本就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火,她如果不用點手段,那今天倒下的就會是她,羅恆將會是冠軍,所以這個東西不能等着讓人打進家門,她需要主動出擊,避免傷害到雖小,就像上次入圍賽,她明明沒找誰也沒惹誰,人家擺明就是衝着她來的,花雕打碎了,比賽如果不是自己激靈差點就輸了。所以凡是不能被動,這也是她在這場比賽中學會的道理,要不死都不會有人管你,這個比賽其實是冷血的,每個選手都是你的敵人。

    比賽完了之後,瀟瀟打散回家好好睡一覺,不過回去坐車的路上她想起來,楚墨琛到底說了什麼才引得那麼大的反應的,真是令人好奇。

    502公交車上,瀟瀟和楚墨琛坐在最後一排,這躺快速公交是回覆原街的公交車,因爲今天兩人並沒有開車來,早上也是做公交車來的,這樣挺剩油錢的蠻好的。

    “現在你可以跟我說,那個顧南惜是怎麼死的了吧,就算她死了,那羅恆爲什麼知道之後那麼大反應,她兩個難道有什麼關係嗎?”

    “是啊,他們兩個原來也有一腿。”

    瀟瀟一聽楚墨琛說的不由得馬上睜大眼,那驚訝的也是無以復加,這個顧南惜男人還挺多的嗎。怎麼是個人都有一腿啊。

    “那然後呢,誰指示殺害顧的那?”瀟瀟繼續問道

    “你猜猜,憑你的聰明伶俐應該差不多知道是誰”

    楚墨琛故意不說就等着瀟瀟來說。

    “額,這怎麼猜啊,哦我知道了,難不成是那個蔣紹軍在監獄裡面買兇殺人?”

    瀟瀟想了想也感覺這個想法好像不太實際,但是還是試探的問道

    “哎,這事情挺複雜,你就別知道了,因爲知道的多了,可能就會引來不必要的禍端,太好奇是會害死貓的”

    瀟瀟一聽楚墨琛說話也不說完,還留着讓人遐想的東西,感覺心裡想貓撓似得,不得其解,不過她這人倒事明白其中的道理,就像原本和她無關的殺人事件,她也不想摻和進去,反正死的人也不是她,又想到那個李宴豪現在還沒抓到,她就毛骨悚然,還是不知道爲好,知道了恐怕會引起什麼禍亂,這個就不值當了,變態兇手的思維是不能用常人的想法理解的。

    回到家,瀟瀟因爲太疲憊就躺在牀上呼呼大睡,有些東西很複雜,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反正天塌下來還有楚墨琛當着,自己個子矮肯定壓不死的。

    這次比賽完了之後,再過三天才能舉辦復活賽,他這個美食大賽以別的比賽形式都不一樣,瀟瀟感覺這個日期決定的很隨便啊,複賽居然是一輪一輪舉行的,下一次複賽居然是後天,然後淘汰賽是明天。因爲明天註定是要有一場廝殺激烈的比賽,瀟瀟一定要去看,這個十分之一的晉級率,50家選5家晉級的比賽,那肯定是很好看那。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