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丹仙琴魔 » 第二百十一章 火焰草與冷月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丹仙琴魔 - 第二百十一章 火焰草與冷月宮字體大小: A+
     

    雪松派雖然門派不大,但是卻是應有盡有,在雪谷之中,竟然還有一處小藥園,藥園之中的靈藥都是冰屬性的靈藥。

    蕭羽手中靈藥極多,但是全都是五行靈藥,並屬性的靈藥不多,沒想到在碎星海和青州大陸難得一見的靈草,在這藥園之中都能找到。

    只是藥園之中的靈藥年份都不高,都還沒有達到煉製丹藥的年份。

    蕭羽現在已經是雪松派的長老,藥園之中的靈藥自然是任他摘取,而且雪松派之中根本就沒有人懂得煉丹之道,否則也不會讓雪瑩丹的丹方閒置多年了。

    雪松派栽種這些靈藥也不過是等靈藥成熟之後,到坊市之中換些靈石以作修煉之用。

    蕭羽成爲長老之後,就選擇了靈藥園旁邊的一處洞府做了居所,本來雪松仙子還準備了冰靈氣更加濃郁的洞府,但是蕭羽再三懇求,最後雪松仙子也只好答應了。

    蕭羽一直都覺得奇怪,門下弟子不在門派之中修煉,周陵卻帶着他們外出是爲何故,看樣子也不像是要歷練弟子,而且就算要歷練弟子,也不會選擇那麼危險的環境。

    當時他只是一個外人,不方便多問,此時已經是雪松派的長老,他自然不用再避諱,這一天周凌長老正好來蕭羽這裡拜訪,於是蕭羽問道:“周長老,日前蕭某忘了詢問,你帶着弟子們外出是爲何故啊!難道是爲了歷練弟子不成?”

    周凌長老嘆息一聲說道:“這件事說起來還真是有些爲難啊!你也看到了,門派之中本就人單勢孤,我們怎麼會選擇那麼危險的歷練方式啊!實在是不得已纔會帶着門下弟子外出啊!”

    這樣一說,倒是讓蕭羽有幾分疑惑,於是問道:“可是又強敵逼迫。如今在下也是雪松派的一份子,有什麼話還請周兄明言吧!”

    周凌長老又是一聲嘆息說道:“本也應該讓蕭長老知道,老哥這次帶着弟子犯險,就是爲了一株火焰草啊!”

    周陵開始把詳情娓娓道來。

    原來雪松派雖然是獨立的門派,但是卻被冷月宮轄制,冷月宮是本地的大門派,門派之中不但有數位金丹期修士坐鎮,而且傳言還有元嬰期老祖存在。

    冷月宮就是冰州北方的一大霸主,凡是在北方的門派都被冷月宮壓制,這些小門派不但要年年進貢,而且在冷月宮有事要辦的時候,也會把任務分配給他們。

    這次聽說冷月宮的少宮主寒毒發作,需要火屬性的丹藥抵禦寒毒,於是就吩咐他們這些小門派在冰州大陸各處收集火屬性的靈藥。

    雪松派接到的任務就是要收集十株火焰草,冰州大陸冰靈氣鼎盛,反倒是火屬性的靈物極其稀少,所以要尋找火屬性的靈藥極其困難。

    可是即使在難找,冷月宮吩咐下來的事情,雪松派這樣的小門派又怎麼敢不辦,所以在聽說死靈冰川之中有火焰草的存在,周陵就帶着門下弟子去了死靈冰川之中,可是火焰草沒有找到一株,十數條性命差點就全都葬身郎口了。

    直到現在他們仍然沒有一點火焰草的消息,還不知道要如何向冷月宮覆命,不知道冷月宮會降下何種嚴厲的懲處,怪不得這些天蕭羽見雪松掌門一直都是愁眉不展。

    蕭羽不禁想到,這冰州大陸還真是奇怪,在青州不值一提的火焰草,在這裡竟然成了難得一見的寶物了,可是在其他地方難得一見的冰屬性靈藥,在這裡卻棄之如敝履,修仙界還真是奇哉怪也,這倒是和世俗界相仿,同樣是物以稀爲貴啊!

    看着周陵長老愁眉不展的樣子,蕭羽笑着說道:“周兄無需憂慮,要是別的事情蕭某或許幫不上忙,但是幾株火焰草還不是什麼大事,蕭某曾在遊歷之時偶然得到幾株,你去呈給掌門去吧!”

    蕭羽沒說他手中火屬性靈藥無數,畢竟在冰州大陸,一下子拿出一大堆的火屬性靈藥,也是驚世駭俗的事情。

    況且防人之心不可無,他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底細,當初雪松仙子問起他來歷的時候,他也只說是出身冰州大陸的散修,他不想讓人知道他來自碎星海。

    況且,他也知道即使周陵和雪松不會懷疑他的身份,也有升米恩鬥米仇的隱患,他們會不會因爲他手中的大把火屬性靈藥而見財起意誰也說不準,這些火屬性的天材地寶在冰州大陸可是價值連城。

    雖然以雪松派衆人的修爲還威脅不到他,但是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環境,他也不希望節外生枝。

    周陵沒想到珍貴至極的火焰草,蕭羽竟然會毫不猶豫的就拿出來。

    他連忙激動的把火焰草接到手中,看着玉盒之中紅彤彤的靈草,周陵激動地涕淚交流,有了這十株火焰草,雪松派的危機算是解除了。

    他不敢再蕭羽這裡逗留,連忙捧着火焰草來到掌門雪松仙子的居室,雪松仙子正在發愁,雖說冷月宮不會因爲這樣的事情就做出毀宗滅派的事情,但是未來十年的靈石靈藥等資源的分配就沒有雪松派的份了,這要讓雪松派的一干弟子如何修煉啊!

    正在她無計可施的時候,周凌長老蹬蹬蹬的跑了進來,雪松仙子正心煩,看見這老傢伙又來煩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雪松仙子開口罵道:“你這老東西,說過多少回了,進門之前知會一聲,你怎麼總是記不住,你還把我這個掌門放在眼裡嗎?”

    周陵長老平日裡被雪松仙子訓斥慣了,也不覺得難堪,而且在他心中,雪松仙子就是罵他千百遍,他也不會生氣,從兩人黃髮垂髫到現在已經一百多年了,他對雪松仙子的脾氣從來也沒有厭煩過,總是笑呵呵的聽着。

    雪松仙子看到周凌長老還是一副呵呵傻笑的樣子,也是沒有了繼續罵他的力氣了,她也知道,只有周陵才這樣任憑她辱罵也不生氣。

    周陵見她不在生氣了,才把錦盒放在了她面前。

    雪松仙子開始還沒有在意,以爲是周陵不知道從哪找來哄自己開心的東西,可是當她看到錦盒之中十株紅彤彤的火焰草的時候,頓時跳了起來,她不敢相信,這纔不到半天時間,周陵竟然把十株火焰草都找齊了。

    雪松仙子竟然情不自禁的在周陵的老臉上親了一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