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丹仙琴魔 » 第十章 父親銀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丹仙琴魔 - 第十章 父親銀魚字體大小: A+
     

    青樺谷迎賓大殿之中,已經測試完畢,確認了蕭羽確實是木屬性的天靈根。

    而且那位被稱爲“隱鳳”的女子又在蕭羽的身上檢查了一番,確認青樺谷沒有虛報,這孩子卻是全身經脈堵塞,不過她卻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朝那位青袍男子點了一下頭。

    而這個情形看在蕭綽和凌子涵眼中,卻是一陣患得患失,失望的是來人並沒有因爲兒子經脈堵塞而放棄他,而這也說明了他們有辦法解決羽兒身上的問題,否則他們帶着一個廢材回去幹什麼,這又給了他們夫婦一點希望。

    此刻,蕭羽已經被凌子涵抱在懷抱之中,母子兩個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着,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孩子話,所以也沒有人去刻意的注意他們聊的內容。

    大殿之中,幾個人都坐的很近,又都是修爲高深之人,所以即使沒有刻意的去傾聽,也依然傳到了那兩人的耳中,那紅袍女子有時也會被蕭羽的孩子話給逗的樂出聲來。

    這些不過是母子兩個演戲給外人看,不讓他們察覺到此刻的心情。

    蕭綽也在和那青袍那修士說着話,似乎是在請求着什麼,那青袍男子卻是一直搖頭,似乎也很爲難的樣子。

    其實,蕭羽和母親都瞭解,父親無非是在和那個青袍修士訴說着夫婦兩個對孩子的不捨,請求他們在寬限幾日,讓他們一家人能夠聚在一起快快樂樂的過幾天,然後再動身趕往龍鳳閣。

    可是縱使那青袍修士也很同情這對夫婦,如今兒子就要跟着他們前往龍鳳閣,今生恐怕也難有相見之日,心中不捨自然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他也不敢破壞了規矩,答應多留幾天。

    於是,兩個人在那裡開始討價還價起來,蕭綽已經把時間從十天縮短到了三天,那青袍修士依然搖頭,這件事他真的是沒有辦法答應。

    他們當年也是這樣被帶走的,雖然過去很久了,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可是分別時父母親痛苦表情他們依稀還記得,所以蕭綽的囉嗦他們也並不惱火,只是同情的同時,他依舊也只能公事公辦,不敢徇私。

    按照規定,他們應該立刻啓程的,最後還是那位紅袍女子說話了,他才勉強的寬限了一天,決定明天太陽落山之後啓程,那樣他們兩人只能再回去的路上加快腳程了,以免被上頭抓住把柄,這樣的結果已經讓一家三口千恩萬謝了。

    在得到了寬限一天的結果之後,蕭綽親自爲兩人安排了休息的房間,並且準備了一些禮品之後,才帶着妻子和兒子與他們告辭。

    接下來的時間裡,夫妻兩人帶着兒子出了青樺谷,龍鳳閣的兩人也並沒有跟着他們一家人,他們知道蕭羽不會逃跑,否則就不會向龍鳳閣彙報了,所以他們也並不擔心,任憑他們一家人去享受最後的歡樂時光了。

    在谷外的一片樹林邊有一個小湖泊,湖泊之中盛產着一種銀魚,這種魚味道鮮美,並且其中含有的靈氣極其濃郁,這是蕭羽最喜歡的一種吃食。

    這種魚在水中的速度非常快,已經比一般的妖獸更難對付,雖說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想要抓住它們,沒有一定的修爲還真是辦不到,一般的煉氣期弟子,還沒有看到它們的影子,魚兒就已經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

    只有築基期以上的修士用神識鎖定之後,才能發現它們,然後捕獲。

    可是築基期的修士都在忙着修煉,哪有時間在這裡捉銀魚,所以這種銀魚也不是那麼常見的,即使作爲青樺谷的大少爺的蕭羽,也不是能經常吃到的這麼美味的好東西。

    今天,蕭綽和凌子涵特意帶着兒子來到這裡,就是給兒子捉銀魚來了。

    凌子涵帶着兒子,在樹林裡撿來一些乾柴,在湖泊的旁邊生了一堆篝火,而蕭綽卻是脫掉了外袍,手中握着一根細細的長錐,跑到了湖泊之中,做起了漁夫來。

    憑着他築基後期大修士的神識,就算銀魚在水中游得再快,也依然無法逃脫他的追捕,不一會,在他周圍的銀魚就都被他用長錐插住,抓在了手中。

    他不知從哪裡拿出一隻魚簍來,將抓到的銀魚一條一條的扔進了魚簍之中,看的出來,這是父親早就準備好的,否則他又怎麼會帶着一隻魚簍在身邊!

    看着在湖泊裡賣力的抓魚的父親,蕭羽的眼中一片溼潤,不得不說,蕭綽是一個難得的好父親,雖然他平時很威嚴,作爲谷主,事情很多又要抽出時間修煉,不像母親那樣大多時間都陪在他們兄弟的身邊,但是作爲父親對他們的關愛卻是一點也沒有少。

    就是以前蕭逸和蕭羽吃過的銀魚,也都是他抽空親自捉來給兩個兒子吃的,也許是看着兩個兒子吃的香甜,他的心中也滿是愉悅。

    作爲一谷之主,又是築基後期的大修士,能這樣給兩個兒子抓銀魚吃,就說明他也疼兒子疼到骨子裡去了。

    更何況蕭羽還從母親口中得知,在他剛剛出生時,爲了給他續命,父親耗費了大量的真元,以至於留下了暗傷,調理到現在依然沒有恢復徹底,真元不能恢復,修爲就沒有辦法提升,修爲的提升對於修士來說意味着什麼,蕭羽有怎麼會不明白呢!

    對於父親不惜自損修爲來爲自己續命,蕭羽也是充滿了感激,見到父親懷捧着滿滿一魚簍的銀魚來到他的面前,蕭羽在心中暗暗的發誓:“今生一定要努力修煉,到時候要好好地報答父母親的養育之恩,誓要剷除龍鳳閣,還父親和母親自由,也讓他們不再傷心。”

    於是,這個誓言就在他幼小的心靈裡深深的紮下了根,並隨着修爲的提升一點點的壯大。

    凌子涵伸手接過了丈夫手中的魚簍,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早就準備好的調料,然後把銀魚一條條的穿在了一起,在篝火之上燒烤了起來。

    蕭綽此時也來到了篝火堆旁邊,坐在了妻子身邊,攬手將兒子抱在了懷中。

    這樣的親暱舉動,蕭羽和父親之間已經好久都沒有發生過了,但是蕭羽卻並不反感,坐在父親的懷抱裡,就跟母親抱着自己的時候一樣的溫馨,一樣的舒服,這大概就是血脈相連,相互之間一種天生的好感吧!

    蕭羽就安靜的坐在父親的懷抱裡,父子兩人都盯着飄出了香味的銀魚流着口水,不一會兒,母親就把銀魚烤好了,一家人就圍坐在篝火堆旁邊,一邊吃着美味的銀魚,一邊聊着蕭羽小時候的趣事。

    直到月亮爬上了樹梢,繁星掛滿天空之時,父母親才帶着蕭羽回到了青樺谷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