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丹仙琴魔 » 第六章 神秘勢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丹仙琴魔 - 第六章 神秘勢力字體大小: A+
     

    測試靈根的結果顯然是谷主的小公子最爲出色,竟然是天靈根,這使得谷中的弟子既是興奮,又是疑惑。

    興奮的是谷主的孩子靈根如此優異,簡直是青樺谷成立以來,修仙資質最好的弟子了,據說天靈根修士都會很是容易的衝擊金丹境界。

    要是谷中有一位金丹期高階修士存在,那麼青樺谷成爲修真門派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讓他們疑惑的是谷主和長老們卻沒有一絲高興的樣子。

    在和長老們打過招呼之後,蕭綽就帶着雙眼通紅的妻子和滿臉疑惑的蕭羽回到了玉竹精舍之中。

    在路上,一家人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十分沉悶,蕭羽一向話就不多,所以一路走來都是十分安靜。

    回到房間之後,蕭綽和凌子涵都沒有說話,只是用悲傷的目光彼此對望着,像是在無聲的交流一般,然後將頭轉過來,將目光放在了蕭羽身上。

    蕭羽此刻明白,畢竟是從小在父母親身邊長大,他知道這是一個暗示。

    因爲每當父母親有話要說,需要他們迴避的時候,就會用這種眼神看着他們兩個。

    於是,蕭羽跟母親打了一聲招呼,就向他們平時居住的房間去了。

    但是在這之前,他卻偷偷地將一縷神念留在了父母的房間之中,蕭羽雖然沒有修爲在身,但是他的靈魂境界之高,簡直難以想象。

    就在他剛剛醒來時,就已經擁有相當築基期修士的元神境界,經過這六年之中木魂珠的滋養,雖然他沒有進行任何的修煉,可是元神境界居然神奇的突破到了金丹期的境界。

    所以他留在房間中的一縷神念,無論如何,只有築基期修爲的父母親,是沒有辦法發現的,所以他可以放心的偷聽。

    其實以前他從來也沒有偷聽過父母之間的談話,他知道那樣做不對,畢竟父母想讓他們知道的話,就會告訴他們了。

    只是父母當時還以爲他和弟弟都是小孩子,根本聽不懂他們所說的話,但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很多的秘密已經無意中被蕭羽聽到了,只是他一直都把這些秘密記在心裡,從沒有讓父母知道過。

    可是今天不同,今天在青樺殿之內的情形簡直太詭異了,加上之前蕭羽小時候聽過的那段話,他心中的疑惑已經越來越深了,最爲主要的還是爲母親擔心。

    蕭羽最爲受不了的有兩件事,一件是弟弟受到傷害,所以弟弟每次闖禍,都是蕭羽替他受罰。

    他和弟弟互換身份之後,就連父親也發現不了,當然瞞不過母親的眼睛,因爲母親太瞭解他們了。

    而另一件是他無法忍受母親的眼淚,他還隱約記得,在剛出生時,躺在母親懷中迷迷糊糊地聽到母親的哭聲,那不時之間滴落到自己小臉之上的淚花,讓蕭羽感覺既溫馨,又難受。

    所以他才留下一縷神念,聽一聽母親因爲什麼傷心,父親有因爲什麼唉聲嘆氣。

    在兒子走出房間之後,房間之中依然是一片沉默,許久之後蕭綽的聲音幽幽的傳了出來:“難道這就是命!真是應了老祖宗留下的那句偈語,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凡是不可強求,福之禍之所依,禍之福之所伏,福禍相依。”難道先祖早有預示!

    看見妻子沒有說話,他接着又說道:“夫人,別再猶豫了,你帶着羽兒和逸兒逃吧!逃出去之後將逸兒送到大門派之中,以我們的兒子的資質,我相信他一定會被收到門牆之內的,那樣就可以保住性命了。至於羽兒有你帶着,就算是做一個凡人,也會快活的過完這一生。”

    聽到丈夫的話,凌子涵心中一嘆,臉上不經意的流露出溫柔的神色,然後又是一臉的悽然。

    在自己房中的蕭羽聽見父親的話,也是臉上一驚,心中納罕道:“這是怎麼回事,又是逃跑,又是保命的,難道自己和弟弟有生命危險,可是究竟是誰要害他們呢!能讓青樺谷這樣實力的家族都無力抵擋!”

    凌子涵思慮良久,最後終於說道:“不可,難道夫君你忘記了水月門的慘劇了嗎?當年的水月門可是不比現在的青樺谷實力差啊!上千修士的門派,光築基修士就有數十位,甚至還有金丹期老祖坐鎮,可是竟然在一夜之間徹底的覆滅,若不是父親與我爹爹交情深厚,冒着巨大的風險提前將我帶出水月門,藏身在青樺谷之內,恐怕妾身早就成了一具枯骨了。”

    聽到妻子如此說,蕭綽也是在心中一聲嘆息,他又何嘗不明白,若是讓妻子帶着兩個兒子逃跑,且不說能不能真的逃出那個地方的圍堵,就算真的逃出生天,也要一生面對追殺。

    而青樺谷的命運就會像當年的水月門那樣,徹底的在天地之間灰飛煙滅,不會留下一絲的痕跡。

    整個家族的修士將全部被滅除,天地雖大,卻是沒有他們的藏身之地,最後都會死無葬身之地,甚至連轉世重生都會成爲奢望。

    就像當年的三十六穀,七十二門,大都是因爲有出色的人才出世,又不捨得送去那個地方,而招來滅門之禍,如今這些門派之中,已經有半數以上威勢不復當年。

    連僥倖逃脫的傳人也都是隱姓埋名,隱居在深山大澤,環境險惡之地,終生也難再世上露面。

    而僥倖存活下來的門派,要麼是還沒有人才出現,要麼就是選擇服從,將人乖乖的送去,免去一場災禍。

    而如今的青樺谷又要做怎樣的選擇啊!

    蕭綽又無奈的說道:“那也不能將我們的兒子送去那裡啊!去了那裡的人,又有幾人能活着回來的,若果將他們兄弟兩個送進去,恐怕我們一家人今生也難再有團聚之日了。況且他們現在還小,我怎麼捨得將他們送入火炕啊!你又怎麼受得了啊!要不我們跟他們拼了,大不了就是死。”

    看着丈夫真誠的眼眸,她知道丈夫不是爲了安慰她才這麼說的,他是真的有拼死抵抗的決心。

    可是,明知道結果如何,凌子涵又怎麼能自私的不管整個家族的上千條生命呢!

    即使一想到兒子的小臉,她的心就像被人生生捏碎了一樣的疼,但是她畢竟也不是普通的女子,在大事之前,她甚至比蕭綽更加的果決。

    於是就聽凌子涵一字一頓堅定地說道:“那就送去一個,留下一個。”

    蕭綽初聽到這句話,神情一頓,但是很快他就想到,妻子雖然外表柔弱,卻是一個秀外慧中的女子,智慧謀略比起他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她這樣說就一定有她的道理,於是他沒有答話,就靜靜地聽着妻子繼續說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