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丹仙琴魔 » 第二章 孿生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丹仙琴魔 - 第二章 孿生子字體大小: A+
     

    青樺谷綠竹精舍之中,清秀女子淚眼婆娑的看着懷中出氣多進氣少的兒子,雙眼之中滿是絕望之色。

    其實在嬰孩兒的魂魄被青龍殘魂吞噬掉的時候,嬰孩實際已經死去了,只是金烏的魂魄進入嬰孩的靈魂之海之後,他的身體才活了下來。

    若果不是金烏最後進入到他的靈魂之海之中繼承了他這具幼小的軀體,他最後的命運也只是被埋葬。

    隨着靈魂之海之中再次有靈魂寄生,嬰孩身體之中的生機又開始運轉起來,瀕臨死亡的身體像是得到春雨滋潤的小草一般又回覆了生機,開始有了好轉的跡象呈現出來。

    當清秀女子看到懷中的兒子蒼白的小臉開始一點一點的變得有一絲血色的時候,她還以爲這是迴光返照,已經心疼的痛哭失聲。

    可是直到兩天之後,嬰孩睜開了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打量起她時,她才知道他們的兒子終於保住了,不會剛剛出世就被死神奪走了。

    這次女子那雙幾乎已經流乾眼淚的枯澀雙眼,又一次閃出了喜悅的淚花,她激動的全身顫抖,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已經絕望的丈夫,夫婦兩個將這個小嬰兒抱在中間,相互擁抱着喜極而泣。

    青樺谷深處玉竹精舍內一座由靈竹搭建起來的房舍之中,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嬰孩兒並排躺在一個搖籃裡邊。

    一個睡得十分香甜,一個仍然睜着一雙水汪汪的漂亮的大眼睛四處打量着,而此時身邊的少婦正一邊搖晃着搖籃,一邊嘴角掛着欣慰的笑意。

    此時那白衣男子不在身邊,蕭綽作爲青樺谷當代谷主,爲了兒子已經將近半月的時間沒有處理谷中的事務了。

    雖然一切都有七大長老操勞,不會出現什麼差錯,但是他也不好意思繼續疏懶下去了,在得知兒子平安無事之後就去一邊向長老們謝罪,一邊開始處理族中事務去了。

    對於這點,作爲谷主夫人的凌子涵也是充分理解,畢竟作爲丈夫和父親,他都做得無可挑剔了。

    但是蕭綽卻並沒有將夫人誕下一對雙胞胎的事情公佈於衆,這是因爲在兒子痊癒之後,夫婦兩人就已經測試過兩個孩子的靈根屬性,結果卻是讓夫婦兩人既是驚喜又是無奈。

    最後凌子涵決定由她帶着兩個孩子到玉竹精舍隱居起來,不讓兩個孩子在人前露面。

    玉竹精舍是青樺谷中的禁地,只有歷代谷主和家人才有權利使用,其他人就算是谷中長老也無權踏足一步,所以她決定將兩個孩子藏身於此,谷中之人根本沒有辦法發現絲毫端倪。

    大家還都以爲是谷主的公子大病初癒,需要在玉竹精舍中調養,纔沒有在人前露面!

    只有蕭綽夫婦兩人才明白其中原因,這關係到青樺谷的一段隱秘,實在不敢讓兩個孩子出現在人前。

    蕭羽,這是金烏這一世的名字。

    在昏迷了將近半月之久後,蕭羽終於醒了過來。

    雖然他身體依然顯得瘦弱,不像躺在身邊的弟弟那樣壯實,但是他的精神卻很好,小傢伙總是睜着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周圍的一切,就像不知疲倦似的,不管母親怎麼哄着卻是不肯睡覺。

    事實上,蕭羽對這個世界還真是十分的陌生,就跟身邊躺着的弟弟一樣,對周圍的一切都一無所知,只是那小傢伙只知道睡覺和吃東西,吃飽睡,睡飽了再吃。

    而蕭羽不一樣,隨着木魂珠進一步和他的靈魂融合,無形中提升了他的靈魂境界。嬰兒之所以每天大半時間都在睡覺,那是因爲他們的靈魂力量還十分微弱,不睡覺就沒有辦法補充他們消耗的靈魂之力。

    蕭羽的靈魂之力現在已經十分強大,雖然他的身體和意識還都是小嬰兒,但是他的靈魂之力已經不會比一個築基期修士弱。

    你讓一個擁有築基期元神修爲的修士沒事就睡覺,那他哪裡睡得着啊!

    於是不管母親怎樣的努力哄弄,讓他睡一覺,但都是徒勞無功,最後,還是蕭羽察覺到因爲自己不睡覺使母親很是擔心,無奈的學着弟弟開始努力的嘗試睡起覺來,最後經過他不屑的努力他終於睡着了。

    看到兩個兒子都睡的很香的樣子,作爲母親的凌子涵也終於安心下來。

    一覺醒來,蕭羽發現,他的精神更好了,身體也變得更有力氣了。

    其實是睡眠促進了他的靈魂和魂珠的進一步的融合,使他的靈魂境界提升很多,而在睡覺的時候,體力消耗也非常小,所以本來就被摧殘的不成樣子的身體也得到了很好的修復。

    何況他的身體現在還是一個小嬰兒,恢復能力很好,所以才睡了一覺就感覺變化很是明顯。

    於是,蕭羽也開始喜歡上了睡覺,不再那樣的不務正業,開始向一個正常的嬰兒一樣,開始了和弟弟一樣吃飽就睡,睡飽了再吃的生活,在玉竹精舍中過着悠閒的日子。

    轉眼間六年過去了,這段時間玉竹精舍成了蕭羽記憶深處的心靈歸宿,而這個歸宿之處,有一座靈木殿卻使他記憶更加深刻。

    這一日,在玉竹精舍深處的一處清澈水潭邊上,一個六七歲上下,身穿白衣的小童一邊笑鬧着一邊從離水潭不遠處的茂密樹林中跑了出來。

    這個小童頭髮烏黑,兩道濃密的眉毛下欠着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一張瑩白如玉的小臉,鼻子尖上還掛着一顆晶瑩的汗珠,紅潤的小嘴邊掛着笑意。

    一邊跑一邊回頭喊着:“哥哥,你是抓不到我的,你沒有我跑的快,嘻嘻!”而在這個小童身後不遠處,一道青色的小小身影不急不緩的跟了上來,一邊走一邊大聲說着:“跑慢點,小心摔倒了,又該哭鼻子了。”

    白衣小童笑着回道:“我纔不會摔倒,更不會哭,那多羞啊!”一邊笑一邊跑到更歡了。

    一不留神,白衣小童就被地上長出來的樹藤絆倒了,由於速度太快,整個小身影就射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旁邊的草叢裡。

    後邊的青色身影趕緊快走兩步跟了上來,拉起了地上的白衣小童,一邊拍打他身上的雜草一邊上下打量着,焦急的問道:“快讓哥哥看看,摔壞哪裡沒有,有沒有哪裡疼?”

    白衣小童本來癟着小嘴,淚珠在眼睛裡打轉,聽到哥哥的話,卻沒有哭出來,咧着嘴笑道:“沒有,哥哥別擔心,這裡的草厚着呢,一點都不疼,嘻嘻!”

    那青色身影擡手摸摸白衣小童的額頭,一邊查看一邊道:“沒傷到就好,快到水潭邊洗洗。”一邊說一邊拉着白衣小童向水潭邊走去。

    不一會兒,清澈的潭水裡就倒映出兩個粉雕玉琢的孩童身影,一個身穿白衣,小手在潭中撩着水,嘴角含笑,一雙眼烏溜溜的大眼睛左顧右盼。

    另一個身穿青衣,相貌與那白衣小童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青衣小童眼中似乎有着一絲穩重,默默的注視着遠方,好像在思考着什麼事情,有些出神,就連弟弟撩起水來淋他,也沒有注意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