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802章 雷動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魔 - 第802章 雷動歸來字體大小: A+
     

    ……時間的洪流,彷彿將他沖刷過了一般。許多年未見的他,雖然人未變老。但天魔怎能看,怎麼就覺得他眼神變得彷彿滄桑了許多。看得出來,這些年來,他沒有少吃苦頭。

    見得他那副笑吟吟的樣子,天魔有着想上去撲在他懷中,狠狠捶他幾拳的衝動。大叫幾聲你這個死沒良心的,總算捨得回來看老孃了?當初爲了婉言,大虛空隧道都敢鑽!怎麼就沒把你這沒心肝的傢伙給絞碎?

    嗚嗚,我怎麼感覺心裡酸酸的,有些想要流眼淚的感覺?這是在做夢嗎?這已經是第幾次做夢了?

    記不得了……因爲兩行清淚,已經從她臉頰上滑了下來,只覺得心在痛。

    雷動臉色的漸漸嚴肅了起來,腳踏實地的輕輕走了上去,凝望着她的臉。輕輕將她擁在懷裡,無比溫柔的幫她擦了擦眼淚,低聲說:“眉眉,是我不好,做事太沖動。這些年來,害得你受苦受累了。

    “雷動,你這個沒心肝的混蛋。又來擾我清夢,欺負人家。”天魔忍不住一口咬在了他手上,咬得極狠。沒有抵抗,一絲絲腥腥的鮮血,流淌入了她的嘴裡。

    “傻丫頭,哭什麼?”雷動任由她咬着自己,輕輕幫她整理着烏黑的秀髮,低柔的說道:“乖,不哭了。以後我做事,不那麼衝動了,定然三思而後行。”

    “嗚嗚,我不是在怪你救婉言。”天魔嗚嗚咽咽的伏在了雷動的懷裡:“那種情況下,換做我是你,也會毫不猶豫鑽進去的。可,可是我就是害怕,心疼。”此時的天魔,哪裡還有半絲半毫叱吒風雲,霸氣非凡的女皇模樣。

    “我明白,你說的我都明白。”雷動溫柔異常的幫她擦拭着臉頰上晶瑩淚水,拍着她後背低聲說:“現在,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我回來了。以後,就不需要你再這麼辛苦的操勞了。來,給我笑一個看看。我家眉眉雖然不愛笑,但一笑起來可是傾城傾國的美貌。”

    “哼,你果然是個壞蛋,在夢裡說情話都說得那麼好聽

    。”天魔雙眼迷離,那堪稱幾乎完美的臉上,抹上了一抹淡淡的紅暈,嘴角微微露出了些許動人之極的微笑。

    “喂喂,你是什麼人?竟,竟然敢抱住天魔女皇陛下?”一旁的地獄之子,在瞠目結舌了會兒後,眼睛一瞪,氣勢洶洶的暴喝了起來。他簡直不敢相信,被自己當做心目中女神一般存在的天魔皇,竟然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人一樣的偎依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懷中。

    “混蛋,快放開她,不準欺負天魔皇。”毀滅之子憤怒的咆哮了起來,在她身邊糾纏了快上千年了,連個女神的笑臉都沒瞅到。偏生這混蛋一出來,就把自己的女神迷得神魂顛倒,爲他又哭又笑的。毀滅之子,只覺得自己心都要碎了。

    “就是就是。”一個酸溜溜的聲音,從毀滅之子不遠處響起。只見修爲又是有所長進的痛苦女皇,在不遠處出現,嬌媚而醋意昂然道:“我跟着主人幾千,不,幾萬年了。從來就沒有從主人嘴裡聽到那麼好聽動人,欺負人的話。主人,您真是偏心吶。”

    另外一側,緩緩在空間縫隙之中,飄飄嫋嫋出現的滄瀾仙子,雖說並無說話。但那雙猶若浩瀚星辰一般深邃的眼眸,卻是閃爍着一些異樣的光彩,可見她心中也是極爲不平靜的。

    “他(她)們是誰?”

    幾乎是同時,雷動和天魔,幾乎是同時問出了這句話。

    天魔陡然之間,眼神犀利了起來,死死的盯住了一仙一魔,神色很是不善。

    而雷動,也是冷眼瞥了一下地獄之子和毀滅之子。

    “我原來不是在做夢。”天魔嬌軀微微一顫,有些恍惚的看着雷動:“你,你真的回來了?”

    “不錯,我真的是回來了。”雷動也是有些感慨萬分,這一別,加上洞天福地之中修煉閉關的日子,已經好幾萬年了。當真是有些恍若隔世的錯覺。

    “嗯,我一看到這兩個騷狐狸精,我就知道這不是我在做夢。”天魔的臉色漸漸轉冷,低低而溫婉的聲音之中,寒氣逼人:“因爲在我的夢裡,是不可能出現狐狸精的。而你,每次失蹤回來,都會有所斬獲不是嗎?”

    “呃,哈,嘿嘿。”雷動只得乾笑了兩聲,自己和茵菲迪還有滄瀾之間,關係也算是錯綜複雜,一言難盡。

    “主人,我們在一起也幾萬年了,這個只有合體期中階的小魔女是誰啊?”痛苦女皇茵菲迪,嘟着嘴兒吃味不迭的問:“我怎麼從沒聽您提起過?”

    “眉眉,我給你介紹一下。”雷動現在是人類之身,自己的主意識雖然受到了魔軀的逆侵蝕和污染,變得極爲暴躁和難以自控,但是和天魔久別重逢的喜悅之心下,倒是沖淡了主意識中的很多魔性。溫文爾雅的說:“這兩位是痛苦女皇和滄瀾仙子,都是,呃,道友。”

    “道友?雙修道友吧?”天魔目光如炬,一眼就看穿了本質。忍不住俏眼一白,狠狠地瞪了雷動一眼:“都一大把年紀了,還讓我這麼不省心。”

    “茵菲迪,滄瀾,這位是你們的主母天魔慕妍眉,還不快快過來拜見。”雷動淡淡的說。

    這仙魔兩女,雖然有時候敢在雷動面前撒撒嬌之類。但骨子裡,卻還是對雷動十分敬畏的。畢竟自家這個主人,可不是個好相與的大魔頭

    。什麼魔界三皇之類的,任憑一個都和他比不了,動輒之間,就已經毀滅了數之不盡的生靈。三界聯合遠征軍,以及黑暗魔皇這種大勢力,不是被打殘,就是收服了。

    雖然他語氣平淡,卻有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兩女深知他脾氣秉性下,哪敢有半絲傲嬌和怠慢。急忙湊上前去,盈盈跪拜而下:“茵菲迪,滄瀾,拜見主母。”

    “起來吧。”天魔身爲上位者也是由來已久,身上自然而然比兩女多了許多威嚴。哪怕論起真實修爲來,還要比她們弱上一籌。

    滄瀾?茵菲迪?

    地獄之子和毀滅之子,面面相覷。滄瀾仙子和茵菲迪,是仙魔兩族的高手。雖然不是頂尖,卻也是赫赫有名的合體期強者。

    這兩位,什麼時候開始臣服於人類了?而且,看她們兩個隱隱約約流露出來的氣勢,有些令人高山仰止,深不可測的之感。分明是修爲實力大增。

    但是,那個神秘出現的人類,又是個什麼東西?氣息不強不弱,僅有合體期初階的樣子。這樣的實力,放在別人眼裡也許是強者了。但是在兩位巔峰強者後裔眼中,純粹就是不入流的貨色。自家老爹手中,這級別的強者比比皆是。

    “天魔皇陛下。”地獄之子獻寶似的炫耀着他的地獄黑蓮:“這種級別的人類,理他做啥?只要您肯下嫁於本皇子,這株地獄黑蓮,就當做是聘禮之一,我們地獄魔皇家裡,別的不多,就是寶貝多,保證你將來有足夠的資源晉級巔峰。”

    “地獄黑蓮算什麼?”毀滅之子也是牛逼哄哄道:“這一分半的混沌本源,就是我的聘禮之一。我老爹身爲三界聯合遠征軍的三大元帥之一,此番得勝歸來,戰利品無數。天魔皇陛下,您跟着我,並不會辱沒於你,這個低級的人類,還是早早拋棄了好。”

    “大膽。”痛苦女皇見他們膽敢侮辱自己的主人,也是氣得俏臉煞白:“你們兩個賤種,竟敢侮辱我家主人,簡直是罪該萬死。”

    “痛苦女王茵菲迪是吧?本皇子記得你是我老爹麾下的魔王,怎麼會在這裡?還自甘墮落叫一個人類主人,簡直就是丟我們高等魔族的臉面。”毀滅之子一副盛氣凌人,居高臨下的喝罵。

    “區區一個廢物,也敢污衊我茵菲迪的主人。”理所當然的,痛苦女皇祭出了痛苦之鞭,手腕一抖,痛苦之鞭便化作無數道層層疊疊的鞭影,直接將兩個魔皇后裔全部籠罩在裡面。

    痛苦女皇已經是合體期巔峰的強者了,且正在不斷向亞聖級邁去,別說這兩個區區魔皇之子了。就算那個地獄魔皇親至,痛苦女皇對其也是渾然不懼。更何況,魔界三大魔皇,已經有一雙死在了自己主人手中。

    她的實力,早已今非昔比。兩個區區合體期初階的魔皇子弟,又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噼噼啪啪間,一連串的鞭子聲響起。

    她的痛苦之鞭,一旦施展開來,威力非常不俗。兩個魔皇后裔,發出了痛苦無比的咆哮聲。

    “雷動,別惹事,他們分別是地獄魔皇和毀滅魔皇的唯一兒子,一旦出了什麼事情,兩大魔皇肯定不會放過你。”天魔有些焦急的勸慰:“還有,這裡是星渺皇的地盤,星渺皇不允許合體期強者在混亂星海內打鬥。

    雷動卻是不以爲意,輕輕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安慰,轉身卻道:“茵菲迪,殺了他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