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799章 殺了你,所有東西都是我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799章 殺了你,所有東西都是我的字體大小: A+
     

    ……

    若是黑暗魔皇真的要與天闕劍皇同歸於盡,那麼,天闕劍皇還真的拿他沒啥辦法。總不能打了一半,不分勝負後,自己就落荒而逃吧?就算是賣破綻,也肯定會引起黑暗魔皇的疑心。

    好在黑暗魔皇不負天闕劍皇的信任,久攻不下後,就開始動用他的黑暗魔軍了。

    數百艘魔艦之中,足足衝出來數十萬的魔軍。就算天闕劍皇是白癡,也不會待在這裡等死的。當即,奮力一劍同歸於盡的架勢,逼退了黑暗魔皇,悲切而憤怒的叫道:“黑暗魔皇,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明明說好了單挑的,你不守信用。”

    說罷,天闕劍皇便開始化作一道流星逃跑。

    “哈哈,天闕你征討蠻族的時候被蠻族打壞腦袋了嗎?”黑暗魔皇哈哈狂笑不迭的追了上去:“如果我能殺得了你,自然會和你單挑到底。但這也打下去也是個同歸於盡的結果,誰有那閒工夫和你玩下去啊?小的們,給我追,包圍他。哈哈,天闕,本皇看你今天怎麼死?只要你死了,誰也不會知道我不守信。”

    到了這種時候,天闕劍皇還是不能逃走,依舊是隻能裝作被黑暗魔皇糾纏住後,被一羣魔兵魔將圍攻。

    奮力殺了數千魔兵魔將後,又是被黑暗魔皇伺機偷襲了一把,被黑暗魔刃砍成了重傷。

    到了這種時候。天闕劍皇也是可以施展撤退戰術了,當即,捏碎了一道玉符。周身泛起了一道厚重凝實的仙光,擋住了所有的攻擊。

    天闕劍皇當即發動了最快的遁術。硬扛着無數攻擊,衝破了包圍圈,以極速向虛空深處逃遁而去。

    黑暗魔皇一愣。當即也是將他自己化作一道魔氣,以最快速度追了上去。邊追還邊罵:“好你個假仁假義的天闕劍皇,原來身上還藏着珍貴無比的天仙護體術符籙啊,這是仙尊給你出戰蠻族的護身寶貝吧?哼,說好了單挑,你就是想用這種東西來算計本皇嗎?幸虧本皇英明,用些魔兵試探出了你的詭計。來啊,繼續單挑啊。”

    黑暗魔皇之所以敢捨棄魔兵追上去,那是因爲天闕劍皇現在已經受了重傷。而天仙護體術雖然神妙。號稱能擋住一切攻擊。但是終究是有時效的,只要時效一過,那道符籙便是絲毫沒有用處了。

    如果大家都在正常狀態,那黑暗魔皇也情知憑着自己殺不掉天闕劍皇的。但是現在對手受了重傷,那勝利的天平就迅速向他傾斜了。

    只要能追上他,哪怕沒有魔兵的幫助,黑暗魔皇也是自認爲憑着自己吃定天闕劍皇了。天闕有防身寶貝,他身爲魔尊的得力麾下。也是有過賞賜的。

    一仙一魔這一逃一追,也不知道去了多少萬里了。足足月餘之後,速度越來越慢的天闕劍皇,才精疲力竭的落在了一顆孤單而流浪的小隕石上。此時的他,十分的狼狽。身上的仙盾,早已經消失不見。因爲極速奔跑,傷勢非但沒有癒合,反而更加嚴重了。

    “哈哈,天闕劍皇,本皇看你還往那裡跑?”黑暗魔皇最喜歡追喪家之犬了,霸道的落在了小隕石上,瘋狂的笑了起來:“天闕,想不到你也有今日。老子玩過你老婆,你的女兒,今天,老子還要來玩玩你。哈哈,你們一家三……”

    “呵呵,茵菲迪,這傢伙還真是個難得的變態,你們高等魔族,嘖嘖,還真是……”雷動的戲謔的聲音,淡淡的在黑暗魔皇身後不遠處響起。

    “主人,奴婢不依啊,哪有自己的主人,如此詆譭自己侍女的?”痛苦女皇茵菲迪嬌嗔不迭:“還有,主人您也不挺喜歡奴婢嗎?這個黑暗魔皇,純粹就是心理扭曲,是個自以爲是的大傻瓜而已,不能代表我們高等魔族的。”

    “你們是誰?”黑暗魔皇得意的笑容,全部收斂了,取而代之的是殘酷的表情和眼神:“女魔族?咦,合體期巔峰的實力?我們族裡什麼時候出現了你這麼一個巔峰級的強者?你爲何要叫一個這個什麼東西做主人?”

    “鍾離參見少主。”天闕劍皇一臉狼狽,卻是恭恭敬敬的參拜道:“鍾離不負少主命令,終於將這隻黑暗魔皇引誘到了陷阱裡。”

    “少主?”黑暗魔皇並非是個愚蠢之人,到了這種時候,又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已經落到了別人的陷阱之中。

    沒有愚蠢到馬上落荒而逃,而面色沉重之極,盯着雷動看了會兒說:“你不是仙族?你是,嗅嗅……人類?怎麼可能,你區區一個人類,怎麼可能讓天闕劍皇臣服?還有,那個女魔,你忘記了我們高等魔族的榮光了嗎?竟然叫一個僅有合體期初階的人類做主人?”

    雷動這輩子習慣了扮豬吃老虎,又有周天斂息術的幫忙,讓他經常有事沒事,就喜歡把自己的實力壓得低些。

    對於黑暗魔皇的小瞧,他倒也是絲毫不在意,只是擁了擁痛苦女皇,笑了起來:“高等魔族的榮光嘢?茵菲迪,告訴你家主人,什麼是你的榮光?”

    “回稟主人,奴婢的榮光,就是伺候主人,讓主人您開心,滿足,就是奴婢追求的最大榮光。”痛苦女皇一臉妖媚的抿了抿嘴脣說:“奴婢願意用任何方法來討主人您歡心。”

    “呵呵,你個小浪蹄子,越來越會說話了。”雷動也是有些滿足的拍了一下她性感之極的翹臀:“聽得本少主都感動了起來。”

    自稱本少主,也是雷動的一個小手段。至少這樣聽起來,自己後面還有靠山。容易麻痹自己的屬下,以及敵人。

    “哼,如果我不知道你的出身,我還以爲你是出身自九尾天狐一族呢。”滄瀾仙子穿着一身霓虹羽衣,飄然若仙的出現在了雷動身邊,盈盈一拜:“啓稟主上,奴婢已經啓動好了陣法,任憑這個黑暗魔皇身上有些逃跑的珍貴符籙之類,也休想穿透奴婢的陣法。”

    冥神那傢伙,對於陣法的理解,雖然不是最頂尖。但他可是至尊級強者,在陣法的造詣上,明顯要強過滄瀾仙子之類的數籌。

    雷動將其整理出來後,傳承給了滄瀾仙子。而她也不負自己希望,對陣法的造詣是越來越強大了。

    “滄瀾啊,我看你倒是越來越有仙女兒的氣質了。”痛苦女皇與之向來是不合而爭寵的,聞言也是反脣相譏着說:“怕只怕,你是故意裝出來的吧?明明知道主人很吃這一套,就喜歡你平時冷若冰霜,到了牀上卻是截然相反,比我這個魔女還妖豔。哼,喜歡耍心機的女人,真是好討厭啊。主人,她欺負我。”

    “茵菲迪,你少在那裡含血噴人。”滄瀾仙子被氣得不輕,臉色煞白而嬌軀顫抖着說:“我修煉滄瀾仙宮,本就是這樣的氣質,修爲越高,越是這樣。哪裡有你想得那麼不堪?倒是你,明明是個無惡不作,淫靡的女魔頭,卻偏偏還要學妖狐族的狐媚勁。分明是諂媚,故意勾引主人。”

    “我是諂媚,我是故意勾引主人。”痛苦女皇絲毫不以爲意的嬌哼說:“倒是你,明明心裡想得要死,卻還是要裝出一副楚楚可憐,欲迎還拒的表情。主人,您可要小心她啊。當年碧波仙子就是這麼勾引冥王,害得冥王大人冤屈身死。”

    天闕劍皇這些年來,對於這種爭寵的事情看得多了。倒是有些不以爲意。然而,黑暗魔皇卻是傻了眼了。一個合體巔峰期的魔女,一個合體巔峰的仙女,都是需要無數生靈仰望膜拜的存在。結果,在一個區區人類面前,如此不顧顏面的爭豔邀寵。

    這種事情,簡直是超出了黑暗魔皇的理解力。不過,也是由此可以肯定,這個身份未明的人類,肯定不是什麼等閒貨色。定然是大有來頭的。

    當即,黑暗魔皇不敢再看不起雷動,而是學着人類的禮節拱手道:“這位少主,請恕達克尼斯有眼無珠,不知您是來自何方勢力?這裡距離我的黑暗魔域不遠,不如前去坐坐,大家聊聊天,喝喝酒如何?您放心,我的黑暗魔域裡,有着許許多多的美女,保證一個個都是未經人事的處子之身。”心中暗忖,看這小子,定然是個好色之徒,只要用女色勾引他,到時候……

    雷動伸了伸手,阻止住了兩女繼續爭鬥。反而是饒有興致的看着黑暗魔皇:“你倒是挺有心的,挺討人歡喜的。可惜啊可惜,你和天闕劍皇是死敵。而天闕劍皇又對本少主忠心耿耿的。怎麼說,也要爲他報仇。”

    “原來少主您是爲天闕報仇而來。”黑暗魔皇誠懇的說道:“其實呢,這裡面也有很多說不清的道理,我的兒子也是死在天闕手裡的。我只不過是爲了他報仇而已。少主,在下可是有好多好東西可以獻給您,再加上各族處子美女十萬。”

    “殺了你,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雷動眼神溫潤如水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