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774章 扎古,有話好好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774章 扎古,有話好好說字體大小: A+
     

    “扎古,咱們可是上百萬年的好友了,有話好好說,別動粗。”痛苦女王傻眼之極,眼見着他似乎準備丟出太陰天雷,心中不由得狂跳了起來,不是吧?這奪舍的傢伙這麼瘋狂到這種程度,之前交戰時候,招招拼命就別提了。現在竟然還拿出太陰天雷出來準備砸人。

    如果換在全盛時期,痛苦女王如果護盾全開,又有心理準備的話,興許能勉強扛住太陰天雷,雖說那樣的結果至少也是半死。但是現在,痛苦女王可不敢保證自己會在太陰天雷下而不死。

    邊是收起了所有攻擊,免得刺激對方丟出太陰天雷,便是給自己護盾全開,各種防禦法寶齊齊飛出,擋在了身前,邊是討好的說:”扎古啊。千萬別衝動啊,你也會死的。我們之間,可沒有不共戴天的生死之仇,又有什麼不能商量的?”

    雷動見她不動,暫且也停止住了丟雷的舉動。但是眼神之中的狂暴氣息,卻是絲毫不減少。此刻晉入到了天下無雙狀態之中的雷動,雖說無懼無畏,根本不怕什麼同歸於盡之類。但是,別忘記雷動當初因爲資質不好,修煉的時候一直都是用天下無雙狀態來抽空自己所有的力量。久而久之下,他即便是在此狀態下,多多少少也已經習慣用本能和些許去對此狀態進行控制了。

    這種情況,恐怕是創造此狀態的魔帝。也是不曾料到的。以爲是一種有缺陷的狀態,傳給後人,不過是讓他在情急之下拼命。反正要用到這種狀態的話,也肯定是生死相關了。拼一下總不會錯。可他沒料到自己的傳人資質不行,但資源很多,竟然利用天下無雙來修煉。

    也是由此。不論是現在,還是以前雷動施展天下無雙應敵時。看似瘋狂。但實則還是靠着一些本能,在進行自我控制的。一旦遇到什麼真正的危險,逃跑之類的事情,也是必然會發生。

    冥姬見那股壓迫自己自爆的神念波動消失了,而冥王幡之中,那些瘋狂運轉的古老陣法也是停頓了一下。一股劫後餘生的感覺,油然而生。在半空之中顯出形來,拍了拍鼓脹欲裂衣而出的傲胸:“嚇死老孃了。”

    痛苦女王瞄了一下冥姬。又是看了一下那面幡。忽而,陡然臉色大變的驚呼說:“冥王幡?這,這怎麼可能?”她一下子凌亂了,冥王幡可是赫赫有名的混沌至寶,乃是當初修爲達到至尊級的強者冥王親手所煉。不論是其品階,還是排名,都遠在痛苦之鞭上面。

    如此貴重的混沌至寶,怎麼可能出現在扎古身上?也對。扎古現在似乎是被人奪舍了。這冥王幡,應該是那個施展奪舍之人的。他究竟是什麼身份?竟然能擁有冥王幡?

    痛苦女王的腦子裡,開始不斷盤旋了起來。原本之前,她就先入爲主的認爲一般人奪去不了高等魔族魔王的舍。肯定對方應該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如今,見到了太陰天雷。冥王幡之類的東西,倒是印證了她的看法。此人,肯定曾經是一個叱吒縱橫的老前輩,至少,也是合體期高階,甚至,應該是合體期巔峰。

    當然,她沒敢往至尊方面猜想,因爲有史以來,成爲至尊者除了現在三大至尊外,寥寥無幾。而且,都已經隕落了。最近的一個,是個叫魔帝的傢伙,數萬年前,竟然在三界之內掀起腥風血雨,最後被三族聯合起來,推平了他的勢力,幹掉了那人。

    她也不認爲此人會是那幾個赫赫有名的至尊來奪舍,如果真是至尊級強者的話,就算是奪舍,要想幹掉自己,也是非常輕鬆的。哪像現在的扎古,這麼好對付。

    “咦,你這小小魔女,竟然還挺有見識的嗎?”冥姬得意洋洋了起來,擡着驕傲的頭顱:“不錯,老孃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混沌至寶,冥王幡的器靈,冥姬。小小魔女,見到本幡還不快快下跪過來舔老孃的腳趾頭。”雖然有句話叫好了瘡疤忘了痛,但這冥姬的瘡疤也好得實在太快了些吧?

    隨之一道陰暗狂暴的視線移過來,冥姬立即寒顫了一下馬上閉嘴,對雷動露出了一副諂媚討好的笑容:“主人,縱觀古今,您纔是最最了不起,最偉大的強者。奴婢這小小的混沌至寶,能有幸跟在主人身邊,簡直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心中卻在暗罵,自己跟了雷動主人,簡直是倒了八輩子黴運啊。

    “哼。”雷動冷漠的哼了一聲,轉而以冷漠到極致的眼神看向了痛苦女王:“我倒是小看你了,竟然能把我逼到這種程度。談,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談的,要麼,臣服於我,要麼,毀滅。”

    “扎古,你算是什麼東西。”痛苦女王臉色一怒,彷彿被觸到了羞辱點:“竟敢要本王來臣服你?”

    “大膽魔女。”冥姬見她膽敢辱罵自己的主人,卻是立即很狗腿的跳了出來,叉着腰,狀若悍婦的怒罵:“你一個小小的合體中期的魔女,竟敢辱罵我最英明神武,最偉大的主人,該當何罪?還不快快跪下?否則,本幡定要你灰飛湮滅,神魂被我祭煉成幽冥鬼王,永世不得翻身。”對冥姬來說,雷動是她主人這個事實是無法抹去的,雖然說自己會經常在心裡對他的殘暴兇狠腹誹一下。但自己腹誹歸腹誹,卻是容不下別人來侮辱自家主人。這是個很微妙的心理。

    痛苦女王愣了一下,這冥王幡的口氣也太大了吧?不過話又說了回來,冥王幡的確是非常厲害的混沌至寶,便是連許多合體期巔峰的強者,擁有的最強靈寶都無法與之相比。見多識廣的她,也是大抵知曉冥王幡真正威力的。的確如這冥姬所言,冥王幡最大的效用,便是將合體期強者的神魂,祭煉調教成幽冥鬼王,其實力,並不比生前弱多少。

    也正是出於此,三界似乎對冥王格外忌憚,她多少也聽說過些秘聞,貌似由仙界的碧波宮的巔峰強者碧波仙子出手了,偷走了冥王幡。這才讓三界免於一場浩劫。

    否則,如果讓冥王幡吞噬煉化了足夠的幽冥鬼軍,三界之中,誰又是冥王的對手?痛苦女王心中有些害怕了起來,這冥王幡之中,只消得有那麼兩三個幽冥鬼王,自己就不是對手了。何況,那個神秘而狂暴的傢伙,手中還握着一枚堪稱大殺器的太陰天雷。

    自己怎麼算,似乎都已經沒有了勝算。而且,聽冥姬的口氣,似乎她這個主人奪舍之前,貌似還是個非常了不得人物。隱約之間,痛苦女王也多多少少有些好奇,此人究竟是誰?

    不過,痛苦女王雖然心虛和害怕,但想讓她真的下跪,卻是做不到的。只不過,語氣也不敢囂張了。而是小心翼翼的問道:“不知前輩的真身是哪位超級大能?如果夠強大的話,讓我臣服投靠您,也未嘗不是沒有希望。”

    雷動剛想開口說話之際,冥姬卻是率先開口,叉着腰一副驕傲異常的模樣:“哼,小小魔女,你當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我家主人,英明神武,光芒萬丈,一說出他名字來,嚇得你立即高~潮。”

    痛苦女王現在有些苦逼,但一聽這話,心中也着實不爽。但此時卻是不太敢囂張,而是冷冷的說:“那你還不快說出來聽聽,老孃還沒聽人名字就被嚇得高~潮過呢,倒是想見識見識。”

    “小魔女,你站穩,聽好了。我家主人,便是數千萬前,縱橫遠古,上古兩個時期的一代至尊級強者,俢迪斯,冥王俢迪斯,小魔女,我家主人名字夠勁道吧。還不快快跪下爬過來舔我家主人的腳。”

    痛苦女王果然是腳下一踉蹌,有些站不穩了。妖豔的臉上,露出了即震驚而不敢置信之色,眼眸之中,卻是恐懼萬分。至尊,那可是至尊級人物啊?這,這個那個叫冥姬的器靈,說的是真的嗎?還是在騙人?

    那頭的雷動,就算是處在了天下無雙的狂暴狀態。聽到了這話,也是忍不住一臉大汗。吹牛,可不是這麼吹的吧?冥王,呃,想想都誇張。這種話說出來,傻瓜纔會真的信。如果自己真的是冥王,捏死這個痛苦女王,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就算要騙人,也拿個正常點的強者來騙騙好了,非得說冥王?怎麼不說是魔尊啊?反正同樣不可信。還有,你丫能不能別整天舔啊吹的。要什麼樣苦逼的環境,才養成了冥姬這樣的性格?

    果不其然,被驚嚇了一下的痛苦女王,也是旋即反應了過來,有些惱羞成怒的說:“你吹什麼牛呢?冥王是至尊強者,言出法隨,就算是力量大減,也不是我能對付的。”

    “哈,見氣氛緊張,開開玩笑而已。”冥姬絲毫不以爲忤的猖狂大笑了起來:“其實,我家主人乃是冥王俢迪斯的隔代弟子。就算是這個身份,也足夠你臣服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
    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