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622章 嗜血陰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622章 嗜血陰陽字體大小: A+
     

    ……

    戰場上的殺聲震天,和那剩餘十多個翼人的噤若寒蟬,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些幾乎未曾和外族真正作戰過的年輕翼人們,哪裡親眼見到過如此兇殘而可怕的一幕,一個個,面‘色’蒼白如雪,各種瞳‘色’的眼睛之中,俱是‘露’出了無比的恐懼和驚駭。

    以前的他們,也許會在鎮壓人類之中的反叛者而殘暴一番。也許會在駐守傳送通道要塞時,面對那些有意無意中闖入傳送陣的妖獸或異族,遠遠地以光明炮轟炸而取樂。

    身爲高貴光明翼神族的他們,一直以來都是以高高在上姿態俯瞰衆生,主宰其他人命運的。卻是料不到今日,會落到了這麼一羣殘暴而以鮮血生命取樂的可怕敵人手中。

    ‘陰’陽老魔暢快淋漓的大笑了起來,但這種笑容,落在這些金丹級翼人眼中,更爲驚懼。一個個,或英俊,或漂亮的臉蛋上,因爲恐懼而顫抖的扭曲了。

    “桀桀,不是說你們鳥人族,是世界上最高貴,最強大的種族嗎?”‘陰’陽老怪那張因爲修煉到元嬰期,而略顯年輕,卻依舊醜陋到可怕的臉龐上,‘露’出了殘酷的笑容:“怎麼?現在面對我‘陰’陽魔君,一個個變成慫貨了?嘖嘖,看來,鳥人一族,最喜歡誇大其詞,本質上只不過是一個長着一對鳥翅膀,只喜歡欺負弱者,一旦遇到強者,卻都恨不得跪下來‘舔’本尊腳趾頭求饒!”

    “你這個魔鬼,我和你拼了。”那些翼人,似乎因爲‘陰’陽老怪這番惡毒話而被羞臊得臉孔通紅,眼神之中又悲又憤。其中一對男‘女’翼人,受不得如此羞辱,當場爆了起來,周身閃耀起一抹耀眼的瑩白光華,一時間,竟然從‘陰’陽老怪的紅霧束縛中掙脫了出來。眼神和臉‘色’之間,均是充滿了無比的暴怒,一個手持光劍,一個手持光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向‘陰’陽老怪。

    實際上這番話,本來就是‘陰’陽老怪的謀略,殺‘雞’儆猴,自然要殺有反抗能力者。如此一來,還能在主上面前表現出自己並非僅僅是莽夫,還是個懂得計謀的得力助手。

    “桀桀桀,你們兩個小輩,自尋死路可別怪本尊。”‘陰’陽老怪興奮的怪笑了起來,賣‘弄’般的彈出了兩道紅霧,迎上了劍矛。噗噗兩聲悶響,華麗的瑩白‘色’劍矛,紛紛被紅霧擊中而侵蝕的斷裂在地。

    不等他們再有所反抗,‘陰’陽老怪身形一鼓,膨脹了起來,雙爪齊探,兩股吸力拽着一對翼人男‘女’飛到了他爪中,分別捏住了他們纖細而雪白的脖子。只是猛力一捏,兩個年輕的翼人脖子以上的部位,如西瓜落地一般,轟然炸了起來,腦汁血漿‘亂’飛。

    ‘陰’陽老怪心理本就是個變態貨‘色’,越是見到如此血腥兇殘的場面,越是變態和興奮,桀桀桀怪笑的格外‘陰’森恐怖,伸出了舌頭,殘酷無比的‘舔’了‘舔’濺到臉上的血液,呸了一聲,不屑說:“原來鳥人一族的血也不好喝。”

    東方馥在一旁看得是眉頭微皺,但她卻沒有說話,畢竟一來她自己也是出身自邪宗,從小到大,見慣了各種兇殘可怖的場面。二來,‘陰’陽老怪是雷動的收服的屬下,雷動都沒有說話,自然輪不到她來教訓人。不過,雷動在最初召喚了幽冥鬼兵後,就一直是揹負着雙手,冷漠以對所有的一切,對‘陰’陽老怪的所作所爲,也沒有任何要阻止的跡象。

    不過,‘陰’陽老怪的這些招數,對敵人的心理摧殘效用端得是極佳,那剩餘十來個年輕翼人們,剛纔的悲憤和怒意,紛紛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對‘陰’陽老怪這個嗜血魔頭無比畏懼和驚恐。

    “主上。”‘陰’陽老怪忽而臉‘色’恭敬異常的對雷動拱手行禮道,又瞥了一眼剩餘的十多個年輕翼人,眼神中‘露’出了殘忍,‘淫’靡,令人恐懼萬分的神采,桀桀‘陰’笑不迭:“懇請主上將這些戰利品賜予屬下,任由屬下來處置,桀桀,屬下已經好久沒有嚐到過如此年輕貌美的年輕男‘女’們了。反正這些鳥人俘虜們也沒啥用處,不如讓屬下采補一番,免得‘浪’費了。”僅僅那一個眼神,便讓這一羣年輕的翼人們,如墜冰窖,遍體生寒不已。

    “嘖嘖,‘陰’陽老魔,你還真是生冷不忌啊。這些‘女’翼人可以採補,難道那些男翼人你也要?”氣度不凡的白骨魔君,揹負着雙手微微有些驚詫的問道。

    “咯咯,白骨魔君你有所不知啊。”體態撩人,風韻綽綽的魅姬,雙眸朦朧而‘迷’離,嫵媚之極的嬌笑了起來:“‘陰’陽魔君可是天賦異稟,男‘女’同體,什麼樂趣都可以享用得到,可真叫人羨慕得緊。‘陰’陽,有空一起討論研究下雙修合歡之術啊。”

    豈料,‘陰’陽聞言卻是一冷顫,急忙推辭說:“還是免了吧,誰不知道魅姬你寵幸過的男人,連骨髓都被吸了出來,沒有半個能活過三日的。”

    白骨魔君臉‘色’一滯,暗罵主上的屬下簡直就是一羣變態集結,原本以爲自己夠妖孽了。但比之這兩位,卻是似乎有所不如啊。

    這羣魔頭討論的事情,在他們看來實屬平常。但落到了那羣涉世未深的年輕男‘女’翼人耳中,那簡直是如天雷轟頂,震撼之極了。一幅幅被‘陰’陽老魔蹂躪的場景,下意識的浮現在了腦海之中,那簡直是比直接死掉還不如。

    “想死?桀桀,你們以爲本尊會讓你們輕易死去嗎?落在本尊手中,想死,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陰’陽老魔‘淫’~虐心極重,又是個老‘奸’巨猾之輩,一瞥眼下,就知道了這羣年輕男‘女’翼人的心思。直接出言堵住了他們的退路,‘淫’笑連連:“不過你們放心,本尊會好好疼愛你們的,保管你們嚐了本尊一次滋味後,就會哭着求着讓本尊來寵幸你們,桀桀桀。”

    那羣年輕男‘女’翼人們,心理防線正在不斷的被徹底摧毀。

    這話,連一旁的雷動都聽不下去了,便對翼空使了個眼‘色’。實際上翼空在一旁也是差點崩潰了,若非早知道這是預謀中的事情,說不得,早就因爲‘陰’陽老怪如此侮辱自己的種族而賞他一記大光明炮了。

    在收到了雷動的眼神示意後,翼空向前一步站了出來,一臉正氣凜然的拱手道:“主上,屬下這羣族人,都還年輕,沒有什麼太大罪過。屬下想替他們求個情,這羣族人‘交’由屬下來處置。”

    “翼空,你這是什麼意思?”‘陰’陽老怪眼神中兇光一‘露’,‘陰’惻惻的冷笑道:“這些可是本尊抓來的戰利品,你想橫‘插’一手,也得看看本尊是否願意?”

    “‘陰’陽老怪,你玩也玩夠了,不管怎麼說,這些都是我的族人。”翼空臉‘色’一緊,也是寸步不讓道:“我無法見到你如此侮辱‘淫’虐我的族人。翼空還望主上憐憫。”

    “好,那就聽聽主上怎麼說,反正主上說什麼,我‘陰’陽就是什麼,絕無半句怨言。”演戲之機,‘陰’陽老怪還不忘多拍一下馬屁,表表忠心。

    雷動目光冷漠的瞥了那些年輕男‘女’一眼,磅礴無比的神念在他們身上掠過。仿若把所有人都看個通透。

    在那羣年輕翼人眼中,當真是充滿了驚駭之極的表情,這個長得很年輕的人,真的是這羣魔頭的主上?首領嗎?好強大,好恐怖的神念,強大而威嚴十足的神念,被他神念一掃,彷彿連靈魂深處掩藏的最最‘私’隱的秘密,都遮蓋不住,活生生的暴‘露’在了他眼前。

    命運,似乎就掌握在了這個看似年輕,但實則強大無比的首領一念之間了。種種造勢下,直接摧毀掉了他們年輕而稚嫩的心理防線。幾乎是所有人都在心中傾向於,渴望於,受那個叫翼空的翼人來處置。不管怎麼說,他都是自家族人,而且他剛纔還爲了保住他們的命而和那個變態魔頭據理力爭,多少讓這些年輕翼人們有了些好感。

    “翼空,給你一次機會收編你這些沒用的族人,本王要的是,這些翼人的絕對忠誠。他們只有一次機會,如若招降不下,便‘交’由‘陰’陽處置。”雷動漠然無比,揹負着雙手而一副君臨天下模樣。所謂自稱本王,那純粹就是故意自擡一下身價。因爲在這些翼人眼中,敢自稱本王的,定然是化神級實力,踩在六域九洲巔峰的超強人物。

    當然,若是換做一般人如此自稱,被真正化神級強者得知了,恐怕會嘲笑不已。但雷動卻不會,因爲雷動本身的實力,已經不會比任何化神初階的強者差了。而且,雷動完全有把握可以說,正常的化神初階強者和他單挑,只要不是極爲變態的存在,雷動的勝率絕對要遠超對方。

    如此實力下,自稱本王當然不會遭到任何恥笑,因爲雷動本身已經是巔峰中人物了。這是經受過煉獄魔王和幽冥鬼帝等至強者確認的。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武神空間
    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