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563章 佳人相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563章 佳人相助字體大小: A+
     

    ……

    也正在此時,天空之中傳來了金丹執事有些威嚴的聲音:“所有本屆預備核心弟子限時一炷香內於廣場集合,否則,將以背叛罪處置,斬殺不饒。”

    “等一下。”更有一個威嚴而強大氣勢的傢伙,陡然降臨,斥了一聲後道:“本尊下令,所有本屆預備役核心弟子們,均待在房內接受檢查。本尊已經將神唸完全籠罩,若有半絲異動,本尊定斬不饒。”

    “參見趙長老。”那金丹執事頓時駭得是聲音都有些顫抖:“此事,此事。”

    “你有意見?”那趙長老彷彿有些怒意。

    “不,不,弟子怎敢對趙長老有意見。”那金丹執事,像是被一股氣勢壓得動彈不得,勉強而堅信的說道:“只,只是剛,剛纔李長老傳音吩咐,讓所有預備核心弟子去廣,廣場集合。”

    “哼,李長老,李長老就比本尊大嗎?”那姓趙的長老,聞言陡然暴怒了起來:“小小執事,給本尊滾開,任何人膽敢異動,休怪本尊手下無情。”那姓趙的長老衣袖一捲,直接揮卷得那金丹執事倒飛了出去。

    就在此時,只聽得屬於公孫動的那個院落之中,卻是突然傳出一聲悲憤之極的女子叫聲:“姓公孫的,今天你若不把這件事情給本小姐說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本小姐絕對不會讓你見到明天的太陽,說,你和那女人是什麼關係?”

    李楚楚嘶叫完之後,卻是對雷動飛快地擠眉弄眼,而與此同時,卻是手掌一翻,捏住了幾枚陽煞天雷。想來,至少這萬傀門附近,似乎陽煞資源豐富,有錢人家的築基期修士,多是會放幾顆在身上傍身,

    雷動倒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他本也是個心思聰慧之人,在愕然之中聽得李楚楚如此嘶叫,轉眼間也是明白了了其用意。心中嘆息了一聲後,因爲性命攸關,卻也不得不接受她這份“好意”。當即,將額頭的帝魔種一收下去,捂住了胸口,任由嘴角的鮮血流淌,臉色蒼白無比的苦笑道:“楚楚,我和她沒有關係。何況,門內似乎出了事情,關於這事,我們回頭再談好嗎?”

    “不行,今天就算是天塌下來了,你也休想矇混過關。”李楚楚的話中,充滿了怨怒和霸道不講理的味道,直接祭出飛劍,架到了雷動的脖子上,蠻橫的叫道:“此事你要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本小姐情願和你玉石俱焚。”

    兩人的聲音雖然沒有刻意放大,但怎麼可能瞞得過那趙姓長老的耳朵,頓即,他冷哼了一聲,怒斥道:“是哪兩個小輩在癡狂?竟敢不將本尊放在眼裡?”不過,他也從之前的對話中,知道了那個女的是李楚楚。否則,以他的脾氣秉性,說不得早就一巴掌拍了下去。

    雷動又趁勢低聲哀求道:“楚楚,有長老在此呢,此事我們回頭再議成嗎?”

    但李楚楚卻彷彿是積鬱纏心,入了瘋魔般的不依不饒叫嚷道:“本小姐管他誰來了,姓公孫的,你倒底是說與不說?剛纔那一掌是沒打痛你嗎?你要再不說,本小姐這就去把那公孫晴抽魂剝皮,看你心疼不心疼?”

    剛纔這一番動靜,卻已經把附近居住的所有核心弟子們都驚醒了。且有不少本宗的執事們,長老們到了附近。這一番吵鬧,聲音不輕。只是,在這萬傀門中,多數有些地位的存在,尤其是那些元嬰級的存在,都是十分清楚那個李楚楚究竟是什麼人。乍一聽之下,簡直不敢相信這李楚楚會和人鬧了這麼一出。驚訝之餘,一個個反而好笑了起來。那些和她家長輩有仇怨的,幸災樂禍,而關係佳的,則是眉頭大皺,多認爲李楚楚這樣子鬧騰似乎太過份了些,有失體統。

    那句管他是誰來了,卻是戳痛了某些人的神經。那姓趙的長老,似是有些惱怒的叱喝道:“下面兩個小輩,還不速速給本尊閉嘴,否則,休怪本尊出手教訓了。”很顯然,這個趙長老似乎對李楚楚後面的那人十分忌憚,被惹成這樣子了,也只敢出口威脅,尚且沒有直接動手。

    “李楚楚,你瘋了,那可是我侄女兒,我和你早就說過,我和她絕對沒有你想象中的那種關係。。”雷動還真是有些驚怒了,沒想到李楚楚說着說着,卻是把公孫晴也扯了進來。不過,他倒也是清楚李楚楚的用意。畢竟雷動所化的公孫動,向來溫良恭謙,行爲檢點,向來不和任何女弟子拉拉扯扯,有曖昧關係。李楚楚就是想給他找一個被懷疑的狐狸精出來,她也是左思右想想不出合適的人選來。即便是空穴來風,也總得有些因由不是?

    左思右想,瞎叫了半天的李楚楚,只好把事情往公孫晴身上扯。畢竟,這公孫晴對她叔叔的粘糊程度超過了一般侄女和叔叔了。生拉硬扯,以此爲吃醋懷疑的對象,倒也不算過份離譜。

    那個侄女一出,倒是讓躲在暗處看熱鬧的人更加驚喜了,原來還有這一出呢?便是連飛在半空中,臉色鐵青的趙長老,也是一頭黑線,暗罵現在的年輕人似乎真亂,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都會冒出來。原本的他,是因爲聽說了那公孫動在藏經閣中,不但打傷了自己最得意的曾曾孫後輩,還搶了他看中的一枚玉簡典籍。便想趁此機會,公報私仇一番,好好給點這個姓公孫的一些教訓。也順便爲曾孫趙武,掃除一些障礙,鋪平一些道路。如此這般,倒也不是真的懷疑下面的公孫動就是竊賊。

    誰又能料到,竟然讓他見到了這一出荒唐的鬧劇。當即,便借題發揮的擒出了一爪,爪風霍霍,兇厲之極,同時嘴裡義正詞嚴的呼喝着:“兩個小輩,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本門風氣當真是悉數被你們敗壞了。我便代李長老來管教管教你。”

    雷動和李楚楚相視了一眼,似乎各自從內心深處鬆了一口氣,只是雷動的眼神之中,對她有些複雜的歉意。然而李楚楚,卻是在嘴角露出了一絲從未見過的狡黠笑容,輕輕的搖了搖頭。

    就在那數丈巨手即將擒至時,一道金光轟然而至,狠狠地擊打在了那隻巨手之上。那巨手仿若積雪一般,消融得無影無蹤。與此同時,一聲叱喝而至:“趙長老,本尊的曾孫女,何須你來管教?”

    那道眼熟的金光,以及有些熟悉的聲音,卻是讓雷動微微一震。這分明是那個差點把他打死的化神級金色傀儡。果不其然,一道金色人影浮空掠影般的出現在了李楚楚身旁,那個僅丈許高,在強大傀儡中算是體型很小的傀儡,卻是散發着強大而恐怖的威壓感,即便是令雷動這等存在,也是爲之有些窒息。

    剛纔雖然經歷了一場短促的激戰,但情急之下的雷動,卻是沒有仔細看清楚這傀儡之外形。此刻,就這麼靜靜而揹負着雙手懸浮在了李楚楚的左近,倒是能讓雷動輕鬆的看得清清楚楚。只見這金色傀儡,身高約丈許,臉上像是戴了一個威嚴的金色面具,渾身披着金燦燦的戰甲,威風而凜凜。

    “哼,原來是李長老大駕光臨。”半空中那個趙長老,似乎只有元嬰期巔峰狀態,但語氣卻是不肯落入下風:“趙某身爲萬傀門太上長老之一,自然有資格管教任何宗門內的弟子。莫非一向講究公正公平的李長老你要假公濟私,維護你曾孫女?”

    那具傀儡微微一頓,彷彿是在聽人與之傳音一般。旋即,眼神之中露出了一道駭人之極的金光,直直射向雷動,似乎是充滿了驚詫,憤怒,以及質疑和不敢相信。如此力量十足的威壓,便是連雷動全盛時期,都不可能毫無障礙的抵抗住。更別說現在受創頗重,氣息僅僅收斂到了築基期的雷動了。

    被這一道金光掃得是渾身一股恐懼感油然而生,心神搖曳,幾乎站不穩。好在那具金色傀儡僅僅是看了雷動一瞬,便重新將目光凝聚到了趙長老身上,聲音含怒道:“本尊倒是以爲出了什麼事情,原來不過是小兒女的一些情感糾葛而已。趙長老,你好歹也是堂堂一太上長老,如今門內出了如此大事,你不去追緝拿兇,偏生要在這裡和兩個鬧感情彆扭的小輩糾纏不放。這是何等居心?”

    “哼,這公孫動形跡可疑,口中吐血,似是被人剛剛打傷的樣子。”那姓趙的長老不依不饒道:“莫非,就是之前剛剛李長老您打傷的賊子所化不成?不如讓本尊來用問心術拷問一番。”

    “姓趙的,你,你含血噴人。”李楚楚心中一急,羞惱成怒的叫了起來:“我家動郎怎麼可能是賊子?你想用問心術,分明是想公報私仇,爲你家趙武報仇。太爺爺,您要爲楚楚做主啊!”

    “住口。”那金色傀儡怒極而斥,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楚楚:“趙武是什麼回事?”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
    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