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550章 元嬰老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550章 元嬰老怪字體大小: A+
     

    ……

    手指微曲而一彈,那根重逾千斤的鐵鞭登時寸寸摧裂,碎片向後激射而去。黑金剛頓時被他的法器碎片,砸成了肉泥,鮮血和碎肉,向後噴灑到了柳三娘一身。可憐的黑金剛,別說反抗了,便是連慘叫一聲的時間都來不及,便直接神魂俱滅。

    柳三娘也是在外廝混許久,見多識廣的人物,什麼恐怖和血腥的場面沒有見過?什麼樣的危險沒有遇到過?連金丹期的強者,都曾經遭遇過,並引以爲傲的躲過一劫。但是在這一瞬,她卻是僵硬在了半空中,面無人色,一對塗抹着殷紅的嘴脣,在這一刻顯得格外鮮豔。

    恐懼,從未曾有過像這一刻般,充滿了無盡的恐懼感,讓她連動彈半下都不敢。她簡直不敢想象,黑金剛會這麼輕易死去,死在人隨手彈了一下手指上。那人,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殺死一個和她同階的煉氣巔峰修士,就好像是隨手撣去了衣袖上的灰塵。

    不單單是柳三娘,其餘六人也都呆若木雞一般,心靈上的反差,一下子將他們都震懾得頭腦一片空白,心靈上的顫悸,讓他們一個個汗水涔涔,不自覺滑落而下。寂靜,沒有半絲半毫的聲響。

    雷動在輕鬆滅殺一人後,依舊是雙手揹負,眼神有些憐憫的掃了一圈這些底層的散修。爲了利益出來獵殺他人,本來不是什麼大錯,錯只是錯在,他們挑選錯了對象,運氣差到了極致。

    那黑袍築基期修士,終究要比衆人強上不少,內心也是略強大些。當即,鼓足了勇氣,落到了地面,噗嗵一聲跪下,聲音顫抖不已道:“前,前輩。晚輩等有眼不識泰山,無意中衝撞了前輩,還請前輩大人有大量,饒了晚輩們這一遭。晚輩們就算是做牛做馬,也會報答前輩之大恩大德。”

    雷動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隨口說了一句:“自裁吧,留你一具全屍。”

    黑袍修士登時如墜冰窖,寒意遍體,想反抗,卻又不敢,只得繼續苦笑的跪地求饒道:“前輩修爲浩瀚如海,晚輩在前輩眼裡,只不過是一隻螻蟻般的存在,求求前輩法外開恩,鬆鬆腿,饒了晚輩這一回吧。晚,晚輩願意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誰想害前輩一一托盤而出。”

    其餘人,也都是剛剛反應過來,急忙紛紛落下,跪倒在地,苦苦哀求了起來。唯有那柳三娘,似乎頗爲硬氣,臉色煞白而咬着牙道:“諸位,我們很明顯是撞破了這老怪的圖謀,想活命的話哀求又有何用?大家要麼拼了,要麼分散逃跑,逃得一個是一個。憑白給人當了磕頭蟲,到頭來還是一命嗚呼。”

    不管是他們如何表現,雷動都根本無動於衷,只是冷冷道:“三息時間,自裁了事。否則,俱是神魂俱滅。”

    “大家快逃。”那黑袍築基男大喝了一聲。

    那幫人如夢初醒般的,化爲一道道遁光,不約而同的朝不同方向逃去。而那黑袍築基修士則是一咬舌頭,噴出了一口鮮血,化作一股血霧向外極速掠去。他提醒別人逃跑,絕對不是按了什麼好心,只不過是想牽扯一些雷動的注意力而已。雖然明知道不是這個神秘強大修士的對手,但螻蟻尚且貪生,何況乎堂堂修士。自裁一事,那是絕無可能的,臨死一搏,說不得還有那萬一機會逃走。

    “愚蠢。”雷動輕嘆了一聲,隨手彈出了數道指風。指風銳嘯而去,後發而先至,將那一個個煉氣期修士擊爆,連那柳三娘亦毫不例外。

    唯有那築基修士,身上一道金光一閃,似乎擋住了雷動那隨手一道指風。惹得雷動咦了一聲,擡手便是一記幽冥鬼爪,黑霧霎那間凝聚成一個惟妙惟肖,寬餘數丈的黑色巨爪,憑空出現在了血霧之前,一抓一撈,便將血霧悉數擒在了鬼爪之中。

    啪~那黑袍築基修士像是一條死狗般的落到了地上,眼神驚恐萬分絕望狂叫道:“元,元嬰老怪?爲什麼,你堂堂一個元嬰期超級強者,爲什麼,這究竟是爲什麼?”若是面對的是一個金丹期的強者,雖然絕望,卻還是有那麼萬一希望可以逃走。然而,面對一個元嬰期強者,別說萬一了,便是連億一的機率都不會有。

    “你運氣不好。”雷動眼皮子都未曾多擡一下,直接彈出了一記普通的玄陰指。指勁鑽入他體內,爆炸開來,一個築基期修士,便這麼神魂俱滅,徹底煙消雲散。的確是他的運氣不好,原本以爲篤定穩贏的局面,卻是不小心撞上了一個扮豬吃老虎,別有所圖的元嬰級修士,這是何等災難的事情。

    不過,彈指之間滅殺了這麼多人,雷動那是半點波動也沒有。如此級別的修士,在他眼裡,當真和螻蟻沒有差別。何況乎,還是他們主動挑釁撞牆,怪得了誰?出來殺人,自然要有被殺的覺悟。

    如今,尚且活着的,也就是最後一個羅洪慶了。只見他臉色慘白無比,雙腿顫抖不迭,驚慌失措的望着雷動,強打起精神:“四,四舅。沒,沒想到你竟然是元,元嬰期修士。”

    “你很失望?”雷動眯着眼笑了起來。

    “不,不,我很,很高興。”這羅洪慶強自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四,四舅厲害了,我,我這做外甥的,也,也……”

    “唉~”雷動又是輕嘆了一聲,神念一動,頓時發散到了裡許之外,凝若實質的般的裹住了一人,將她裹挾到了面前,有些憐憫的看着她:“還是繼續叫你一聲二姐吧,你這又是何苦由來,我看得出來,你心裡的確是把我當成弟弟的。想當初,你還對我的身世報以了同情。”

    “四,四弟。”公孫蓉臉色悽慘無比,哪裡敢相信,事情竟然會鬧到這種地步,一時間,卻是說不出話來,只是抽泣不已。許久之後,她才哭泣不迭道:“如今事情到了這地步,我公孫蓉也沒話好說。前輩,我,我不知道您是誰。但是,看在我叫您一聲四弟,您也應承的情分上,不求饒我一命,只求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慶兒一條小命。我們錯了,錯得太離譜了,是我,一切都是我利慾薰心,出的鬼主意,不關慶兒的事情。”

    “我剛纔說過,這事沒有對錯,只不過是實力不濟,運氣不佳而已。”雷動淡然的掃了羅洪慶一眼:“我們的世界,本就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今天若我實力不濟被你們算計到了,也只怪我自己倒黴。羅洪慶這孩子既然決定做這件事了,就要有承擔這件事情後果的勇氣,羅洪慶,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你若有些擔待,肯自裁以謝罪。本尊今日就饒你母親一條性命。”

    “四舅,四舅,這不管我的事情啊。”羅洪慶駭得是差點尿了出來,直接崩潰掉了,又急又吼道:“這一切都是我媽攛掇的,她都說了,這是她出的主意,真的,真的不關我的事情啊。四,四舅,饒,饒了我這一回吧。”噗通一下,直接跪拜了下來。

    公孫蓉聽得這一番話,忽然感覺到天都要塌了下來,臉色倉惶而失卻了所有神采。生子如此,教子如此,卻是落得如此下場。咬着嘴脣,喃喃道:“四弟,的確都是我出的主意,我的錯,還請您全部怪罪於我。”

    “我這人做事,向來喜歡一是一,二是二。有仇報仇,有恩報恩。”雷動神色不爲所動道:“剛纔那黑袍築基修士說要廢我氣海丹田,徹底將我廢掉時,你在裡許外不怕曝露的飛身遁來,焦急傳音說只要讓我兩年起不了牀便是,千萬不要廢四弟。這番傳音,被我聽到了。就憑你剛纔那句話,以及念在你誠心誠意叫我四弟的份上,我饒你一條性命。只讓你三年內起不了牀。至於你那兒子,此等不仁不義,不忠不孝,又沒擔待的東西留在世上又有何用?”雷動說罷,隨手彈出一指,直接點中了羅洪慶的印堂穴,連神魂帶性命,一下子取了去。

    “啊~”

    公孫蓉遭此噩耗,又驚又悲,直接傷心過度的暈厥倒地,昏迷了過去。但雷動卻是將神念侵入了她的印堂神魂之中,將其神魂封印而住。如此,若非雷動主動解除,她便會如同植物人一般的三年之後,纔會醒來。

    處理完此時之後,雷動這才裹挾着公孫蓉和公孫晴,飛到上空,隨手一掌打下。這剛發生了慘案的小谷,頓時被悄無聲息的夷爲了平地。一路回了萬花谷,把兩女交給了公孫老兒,前後因果與其一提。等是惹得公孫老兒是又驚又怒又惶恐不已,那混蛋外孫和笨蛋女兒,差點壞了大事,惹出了滔天大禍。幸虧這前輩還算講理,除了首惡羅洪慶和一干雜魚被滅外,還留了他女兒一條性命,又不遷怒於整個公孫家。讓他震怒子孫不孝之餘,不斷對雷動感恩戴德。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
    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