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533章 血靈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533章 血靈珠字體大小: A+
     

    ……

    血霧一旦被湮滅屬‘性’沾惹到,便會徹底消亡。這也是血童子爲何見到了屠仙指後,如此驚慌失措的道理所在。當初血河老祖,一身修爲逆天般的存在,都無法抵禦湮滅法則片刻。可見,湮滅法則之可怕之處。

    當然,雷動對湮滅法則的理解可以說是一無所知。屠仙指中蘊含的那一絲湮滅法則,乃是魔帝通過特殊傳承方式,傳給了雷動,就像很多妖獸通過血脈傳承功法奇術一般,成爲了一種本能上的功法。雷動能施展,就像是本能一般,不知其所以然。類似於當初使用修羅之翼上的空間法則一樣。

    威力自然不能和當初的魔帝相提並論,甚至百不足一,但血童子現在也僅僅是個化神級分身而已。

    就在血童子化成的血霧湮滅的一瞬間,在那遙遠的未知空間中,一條橫隔於天際,猩紅滔天的赤‘色’血河,散發着令人掩鼻的腥臭惡毒之味,沒來由的,突然傳來痛苦的咆哮了一聲。原本便奔騰不休的血河,陡然間劇烈翻滾了起來,無數上百丈高的巨‘浪’幻化凝聚成一個模糊的人臉,狂暴怒聲道:“是誰,是誰滅殺了本尊的分身?”天空之中,亦不斷電閃雷鳴,那‘交’織的閃電,赫然也是呈赤血之‘色’。

    一連三聲後,血童子似乎暴怒而痛苦異常,爲了發泄,幻化出了漫天的血‘浪’。

    血河之中,無數寄存的血‘色’妖獸,血靈,驚駭莫名之際,卻是攝於血童子的威嚴,連逃跑都不敢,一隻只匍匐在河面上,被‘波’濤撕碎而湮沒,爲血童子本尊的憤怒而付出的生命的代價。

    生命,有時候就是如此脆弱而廉價,沒有實力,便沒有尊嚴,甚至是苟延殘喘下去的權力。生與死,都在強者的一念之間。

    不提血童子的本尊如何興風作‘浪’,單說雷動這邊,以無比輕鬆的手段滅殺了血童子後,其潰敗消融的血霧之中,赫然尚有一物沒有湮滅。那是一枚呈血‘色’的半透明珠子,僅有指甲般大小。雷動不知此是何物之際,邪鳳卻是歡呼了起來:“竟然是血靈珠,這血童子的分身竟然挾帶下界了一枚血靈珠,難怪,難怪他能一下子幻化出那麼多的血傀儡,雷動你快收起來。”倒底是出自於歷史悠久的種族,各種秘聞野史都會有所涉獵。

    不過,此時並非追尋此物功效的時候。雷動隨手一爪,幻化出了一個丈許黑爪,將那名爲血靈珠之物擒了回來,收入囊中後,神‘色’開始很不善的盯住了赤煉神蛇。赤煉神蛇,神通強大,以一敵二下,卻依舊能佔着上風,打得兩尊化神傀儡是節節敗退,毫無還手之力。

    然而,媚蛇卻似半點興奮之心也沒有,剛纔竟然親眼目睹了血童子被人一招秒殺,如此震撼的場景,讓化身爲巨蛇本體的她大驚失‘色’。雖說此次出任務,就沒有指望能讓分身活着回去。但是,怎麼死回去卻是頗有講究的事情。

    若是完成了任務,並自行兵解而回,便能挾帶回大部分的神魂和全部的記憶,從而減少自己本尊的損失。而且主上還會有不菲的獎勵下來,非但能足以彌補損失,還會獲益極大。但是,若是在這裡被人打得神魂俱滅,可就慘了,半點神魂不回去,可不單單是本尊會損失極大。還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分身下凡之後,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最重要的是,還會面臨主上的懲處,那後果,想想都要不寒而慄。

    而雷動在奪了血靈珠之後,卻是率先將眼神不善的瞄向了她,這令媚蛇自下凡後,第一次感覺到涼颼颼感。急忙從一條數百丈長的巨蛇,重新幻化成爲了美嬌娘般的人形,施展着身法與兩大傀儡糾纏之極,嬌喘吁吁的遙遙對雷動道:“這位小哥,我知道你和這冥王殿沒啥瓜葛,不如袖手旁觀一番。只要你肯幫這大忙,我媚蛇願意以厚禮相贈,保管你滿意。哪怕,你要本姑娘以身相許都毫無問題。”

    “哼!不要臉的‘淫’蛇。”邪鳳聽得她毫無廉恥之心的勾引雷動,心中沒來由的惱羞成怒的斥罵了一句。

    豈料,雷動連半點反應也沒有,而是法訣一掐,將凌‘亂’的鬼兵收攏了起來,尚存萬餘的自殺鬼重新排列成了陣法,而因爲耗盡幽冥鬼氣的大肚炮鬼,則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重新充能完畢,一隻只重新‘露’出了猙獰的獠牙,遙遙瞄準了媚蛇,淡淡的向邪鳳傳音道:“邪鳳前輩,你狀態若是沒問題,我們先殺這條赤煉神蛇。”

    對雷動的神念‘波’動傳音,邪鳳如聞仙音,早就看這條赤煉神蛇不順眼了。當即施展出了鳳舞九天,漫天的尾翎夾雜着邪鳳的怨懟,狠狠殺向媚蛇。除此之外,剛剛有些恢復的玄蛇,也開始咬牙切齒,對媚蛇恨之入骨的情緒下,加入了戰陣。

    媚蛇以本體形態,也只能勉強抵禦兩隻傀儡,如何能戰得過四大化神的合擊圍攻?雷動的冷漠,直接惹出了她的兇‘性’,當即又是重新化作赤煉巨蛇原形,在半空中尾巴一彈,似是從空間中躍出到了雷動身前,蛇盤狀態下,迅速出擊,想要一口把雷動吞入腹中。

    面對這條長達數百丈的巨蛇,以雷動人類的身高,連給她塞個牙縫的資格都沒有。更爲恐怖的是,她這種吞噬方式,絕非是簡簡單單的一擊。而是蘊含着她‘陰’險而莫大的神通在內的一擊。先不說蛇擊之時,蘊含着空間法則,突如其來讓人躲無可躲,她甚至會提前將獵物附近的空間進行凝固,讓人無法瞬移。

    之前已經料到媚蛇惱羞成怒下,恐怕會把自己當做目標的雷動,卻是氣定神閒之極。嗖嗖連彈出兩記玄‘陰’指,慘白的光華如流星般朝蛇口擊去。剛剛親眼目睹了實力比她要強上半籌的血童子被人一指滅殺的媚蛇,當即大驚失‘色’,哪裡還敢吞人,急忙連連躲閃。

    她又哪裡能料得到,雷動剛纔那兩下不過是詐招而已。雷動的屠仙指,是他用玄‘陰’指的基礎練就而成,兩者本就有着九成的外表相似。但是兩者之間所耗真元,卻是天壤之別。以他現在的修爲i實力,施展屠仙指實屬勉強,剛纔擊殺血童子的那一記,乃是全力以赴,已經耗費了他太多的真元,根本不可能再接連彈出兩指。

    可惜,媚蛇對此懵然不知,被雷動淡定的外表欺騙了,失去了擊殺雷動的最佳機會。趁着媚蛇躲閃之際,雷動施展鬼影遁,極速向後撤去。

    “妖‘婦’,爾敢。”邪鳳大驚失‘色’,剛纔大意之下,差些被媚蛇偷襲到了雷動,清啼怒斥了一聲,同樣展翅閃爍着,探出森森利爪,猛禽兇猛般的朝蛇頭抓去。若是被她這一下抓實了,赤煉神蛇怕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條‘性’命。

    但媚蛇也絕非易於之輩,見無法再行擊殺雷動,卻是轉而蛇頭一縮,重新盤成蛇陣,隨後疾若閃電般的朝邪鳳啄咬而去。一鳳一蛇,當即在半空中以命搏命般的‘激’鬥起來。不過,那媚蛇終究本尊是合體期存在,戰鬥經驗和意識無比豐富,區區數下後,邪鳳便落入了下風。

    然而邪鳳又非單獨作戰,兩大傀儡和玄蛇欺身而上,各種手段輪番朝媚蛇身上施去。媚蛇就算再厲害,也是化神級的實際戰力,被如此數倍於幾的強者圍攻,當下便難應付,一時間,巨大蛇軀身上傷痕憑增,幾次三番的想突圍,卻是被硬‘逼’了回去。

    那頭荒古戰爭巨人,一招‘逼’退兩傀儡,想救援媚蛇,卻是被伺候在側的雷動一連串的冥火炮彈給轟了回去。即便是強如荒古巨人,以它現在僅化神的力量,也不可能無視龐大的炮火羣。隨後又被兩隻傀儡糾纏而住。

    媚蛇眼見突圍無望,逐漸在四大化神的圍攻下,傷勢加重,情知今天若是沒有什麼變化,恐怕就會被這幾個下界強者硬生生的磨死了。而她又是極爲聰明,看出了這些化神強者中,似乎隱隱以那個元嬰小子爲主。無可奈何下,當即又是開口求饒道:“小哥,我媚蛇從今往後,願意成爲你的‘侍’‘女’,忠心不二,只求饒過我這一次。”言語之間,‘波’動連連,聽得人心神恍惚之極,顯然是動用了什麼媚術。

    但回答她的,卻是雷動的調動的大肚炮鬼,對其一番齊鳴轟炸。雷動又不是白癡傻瓜,怎麼可能傻到相信這條赤煉神蛇的話?她不過是區區分身而已,即便損失,也不可能會危及到本尊‘性’命,怎麼能肯放棄合體期強者的尊嚴,留一尊化神分身伺候一個人類元嬰修士?

    至於媚術,雷動也不知道爲何,自己對於媚術的抵抗能力極強,媚蛇又非專攻媚術,如何能奈何得了雷動?而此時的雷動,也已經施展出了幽冥大法,漫天都是黑氣飄忽,他本人,則是施展出了鬼影遁身法,幾乎與幽冥鬼氣融爲了一體。如今戰局已定,只需慢慢磨死她即可。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