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525章 好處是關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魔 - 第525章 好處是關鍵字體大小: A+
     

    ……?

    還有冥王身爲一代至尊級強者,擁有的身家恐怕會是個天文數字,隨便拔根毫毛出來,都會比自己的大腿粗,。種種好處下,即便是雷動,也差些被衝昏了頭腦。但很快,他便冷靜了下來,思考起種種利弊來。?

    誠然,若是能夠成爲冥王繼任者,好處自然享用不盡。但是,仔細想想的話,壞處也是極多的。至少,一旦成爲冥王繼任者,勢必要將他過去的種種繼承下來,朋友,兄弟,還有敵人。冥王的朋友和佔有雷動沒有聽說過,但他的敵人,雷動卻是如雷灌耳,那可是堂堂三界至尊,堪稱全世界頂尖存在。?

    把三界至尊當成敵人,這可不是鬧着玩的事情。憑他雷動現在的實力,三大至尊隨便伸根手指頭出來,都能輕易的捅死自己。更別說,人家想要對付自己,連手指頭都不用伸,一個眼色下,便有無數高手強者爲其賣命。?

    就算雷動一百個,一千個不想和三大至尊爲敵,但那種事情可由不得他。只要他冥王傳人的身份一暴露出去,說不得第二天三界至尊就派人殺上門來,剿殺餘孽了。如此樹大招風,完全不符合雷動的行爲作風,他倒是情願暗地裡積攢實力,信奉的是廣積糧緩稱王的戰略。?

    但是,又回過頭來想想,魔帝似乎和三大至尊之間也有極大的怨仇。而自己繼承了魔帝的衣鉢,從本質上來說,已經和三界至尊脫不開關係了。犯一件事情要殺頭,犯兩件事情同樣要殺頭。總要殺頭的,那還不如趁機多撈些好處。?

    想及此處,雷動基本上已經確認自己可以繼承那個身份了,心中也有了認同感。但臉上,卻是露出了一副爲難之極,不情不願的模樣道:“前輩,晚輩僅僅是元嬰期修爲而已,冥王繼任者怕是不夠資格吧?”?

    “修爲暫且低淺卻是不怕。”銀色傀儡一口否決道:“之前我查看你是否修煉了冥王淬體訣時,卻是發現你的年齡尚不足百歲,以區區年齡,便有了元嬰中期的修爲,端的是堪稱絕世天才,即便是比之當初的冥王殿下,也要猶自快上半分。”?

    不足百歲?此言一出,卻是讓其餘幾個傀儡都紛紛眼神大變,再看向雷動的時候,也是沒有了驕傲之色,。便是連邪鳳,一對眼眸之中也是異彩連連。她邪鳳也是被稱之爲冥鳳一族的絕世天才,遠古血脈純正渾厚,但是比之雷動,卻似乎還是要差了一大截。?

    原先邪鳳和雷動相處,不論表面如何,心中卻是擁有不少的優越感。身份,地位,修爲,天資,靈寶等等,她都頗有自負。但如今,雷動的優勢正在她面前一點點顯露出來。論身份地位,雷動乃是至尊魔帝的傳人,論修爲和天資,雷動雖然暫且落後,但以他的年齡和魔帝傳承,遲早有一天能追上她邪鳳。至於靈寶,雖說邪鳳自認爲她的鳳舞九天乃是六域九洲之中數得着的強大靈寶。但要比起冥王親自所煉,又極爲注重的混沌至寶卻是肯定要相差極遠,哪怕她現在還不知道那混沌至寶的功效。?

    修爲實力,本就是人與人各種相處的根本,這無關乎勢利不勢利,乃是原始的叢林法則延伸出來。現在雖非亂世,卻依舊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這是亙古不變的至理。?

    只是雷動對銀色傀儡的回答甚是不滿意,只好撇掉些隱晦,直接挑明瞭些:“晚輩的意思是說,晚輩成爲冥王繼任者,需要負擔起什麼責任?”?

    “責任?自然是需要繼承冥王遺願,壯大鬼族,並以此而稱霸三界六域九洲了。”那銀色傀儡略以沉吟道:“不過現在還是要多上一條,那就是希望你能找到當初冥王殿下失蹤的原因,若冥王殿下有什麼意外,還需要你爲之報仇。”?

    雷動爲之一滯,這銀色傀儡的本體應該是個鬼帝,但怎麼就不明白自己的話呢?剛想再挑明瞭些時,邪鳳卻是冷笑着開口了:“你們冥王殿似乎也太自以爲是了吧?開口閉口都是責任,都是遺願。我倒是想問問,若是繼承冥王殿多是這些責任的話,那依我看這個繼承者位子不要也罷,光要擔責任,沒好處的活誰幹?”很顯然,她是看出雷動是在要好處,但又不好直接開口,怕壞了氣氛。如今不知不覺間,一顆心思都在雷動身上的她,當然要幫腔了。?

    邪鳳雖說一路走來,順風順水,沒有遇到過太大的挫折,。但畢竟也是冥域四帝之一,基本的人情世故還是懂的。既然雷動想當好人的話,這個惡人自然得由她來當了。?

    “好處?”銀色傀儡一愣,他倒是的確沒有想過當這個繼任者有什麼好處,沉睡的時間太久了,靈智總是會顯得稍微有些木訥。又被煉製成了傀儡後,靈性肯定會有所受損。在他的意識中,擔任冥王繼任者已經是天大的榮耀了,哪裡還會想到什麼好處。?

    邪鳳索性幫雷動幫到底了,直接開口道:“你不會是連半點好處都沒有吧?這種苦活累活,沒有點好處誰幹啊?”邪鳳自顧自的嘟嘟囔囔道:“依我看,既然身爲冥王繼任者,那這冥王殿自然而然便屬於雷動的了,到時候殿內的天材地寶,靈丹妙藥,以及陣法侍衛,雷動統統都能取用調動吧?”?

    “不行,這座冥王殿乃是冥王殿下所有,繼任者無權取用調動任何資源。”銀色傀儡搖頭不迭道:“除非雷公子完成了自己的責任,追查出冥王殿下的行蹤,最終真正擔任了冥王后,纔有資格調用任何材料。”?

    雷動和邪鳳有些面面相覷,雖說早知道事情不會那麼簡單,但如此小氣,也是有些出乎意料。道理很簡單,雖然說冥王煉製那些傀儡侍衛的時候,用的都是鬼族的強者。但是,冥王又不是傻瓜,肯定會在煉製傀儡的時候動些手腳,例如趁機篡改一下傀儡神魂的記憶,忠心程度之類等等,並加註一些諸如不得背叛主人,必須全心全意以主人的利益爲行爲準則諸如此類等等。?

    就算是雷動這種沒有玩過傀儡的人,也能揣測出這種做法的必要性,以冥王的聰明,又何嘗考慮不到?這種是煉製傀儡的最起碼法則。否則,辛辛苦苦花費了無數代價煉製出來的一具傀儡真正擁有完全自由靈智的話,說不得哪一天傀儡不爽了,把主人賣掉也是可能的。?

    既然必須以主人生命和利益爲行動準則,自然不可能在無法確定主人生死的情況下,便將主人的財產生命的送給別人所用。銀色傀儡自主邀請雷動擔任繼承者,恐怕也是多少抱着利用一下雷動,看是否能探尋到冥王下落的理由在內,。當然,也未嘗就沒有若是老主人不在了,那就扶持雷動當新主人的願望。畢竟雷動看起來很有前途,且和冥王殿下的間接關係很深的樣子。?

    “那好,既然如此,我便得問問了。”邪鳳開始爲雷動抱不平了,瞪大了星眸,也不在乎對面是四個強大的化神傀儡,據理力爭道:“雷動現在僅僅是元嬰中期,以他現在的修爲,如何幫你們去追查冥王的下落?傻瓜都知道,若是有能力傷害或圍困冥王殿下的存在,絕對不會是簡單的人物。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還要冒着被三界至尊發現而剷除的危險,你說又有誰會願意去承擔?”邪鳳在這一刻,彷彿成爲了雷動的代言人。也許在一些人情世故上,她不若從底層走出的雷動那般通透和強大,但擔任一族首領久了,參與的大大小小談判卻是不少了,如何才能爭取最大的利益,她邪鳳倒是挺拿手的。?

    銀色傀儡略一沉吟,神念向外隱約有些波動,不片刻,他開始回話道:“既然如此,我們可以預先支付雷公子一批天材地寶,幫助他提升下修爲。不過,因爲權限問題,我們無法調動數量太多。”?

    其實雷動之前,已經猜測出了這座冥王殿中,肯定還有一個智腦般的主宰在控制一切。諸如維護補充陣法,諸如喚醒某個護衛來防護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否則,那些侍衛又是如何得知有人入侵?在一時無法拿下入侵者的同時,還會出動更強的守衛??

    道理很簡單,那便是這個冥王殿有一個類似於器靈一般的存在,來暫且替代冥王行使一些防衛策略。這不是什麼稀罕之事,而是常理。?

    邪鳳和雷動,俱是雙雙鬆了一口氣,躲在暗處的冥王殿器靈似乎有些鬆動了,既然有所鬆動,這便好辦了。要怕只怕對方是個死強硬派,不懂半點變通那就麻煩了。要知道,雷動可是剛剛取走了混沌至寶的器靈,何況,一人一鳳,還有一條玄蛇的命,都捏在冥王殿之手中呢。對方一旦什麼都不顧而翻臉,那就誰也吃不了兜着走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
    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