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515章 極陰天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515章 極陰天雷字體大小: A+
     

    ……

    “想走?”邪鳳的嘴角掛上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頗有玩味的看着那條可憐的玄蛇:“我不是說了,在這裡還有些事情要辦。你是自小生長在這片幽暗虛空中的。我先問你,你可知道那片光亮之處是什麼地方?”

    “邪鳳,你說話怎麼不算數?”玄蛇一愣神間,倒是有些惱羞成怒了起來:“我不會告訴你那是什麼地方的。”

    “哼,什麼邪鳳不邪鳳的,要叫主人。”邪鳳‘露’出了其真正邪惡的本‘性’,冷笑連連道:“小蛇,如果你不懂得尊敬主人,本小姐會讓你嚐嚐什麼叫做痛不‘欲’生的滋味。”

    騰得一下,玄蛇猛然站起身來,眼神中充滿了凶煞感,怒極而笑道:“邪鳳,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此物叫役獸圈,並非是什麼長老令。”邪鳳將役獸圈在手中拋來拋去,玩味的笑道:“別說你一隻小小的化神初階妖獸,就算你是化神高階,一旦被役獸圈奴役,便再也逃不出我的掌心了。”

    “你,找死。”玄蛇野‘性’難訓,自從修煉到化神級後,從來未曾被人如此玩‘弄’過,當即羞惱難耐,暴起傷人。探出一抓,狠狠朝邪鳳爪去。

    “咯咯。”邪鳳清澈的笑了一聲,只是法訣一掐,役獸圈便緩緩旋轉了起來。頓時,玄蛇臉‘色’變得僵硬之極,整個動作也呆滯在了那裡。劇烈的疼痛,直接從它的元神之中,迅速蔓延到身體之中。

    “啊~”玄蛇痛苦的倒地,拼命打滾了起來。如此痛苦,是他這輩子從未曾經歷過的。當即,也是維繫不住人形狀態,即將要化作幽冥玄蛇的本體。

    邪鳳臉‘色’一變,若任由他化爲幽冥玄蛇在這裡打滾,怕是要把這裡的建築物全部毀掉。便探出一抓,幻化出一個黑‘色’巨爪,將它輕易的擒拿而住,甩出了飛舟,丟到了數百里外,任由他漫天打滾去。

    眨眼之間,那條幽冥玄蛇便化作了上百丈長,幾近裡許的一條巨蛇,身體之處,直徑最寬的起碼要有三四丈。幻化成本體的玄蛇,當即顯得極爲猙獰而可怕,但是,此時的他不復往日的蠻橫兇殘,就在和幽暗虛空中,不停的翻滾,扭曲。一塊數十丈直徑的小懸石剛好掠過,卻被它痛苦之中用身子一纏一收,如泥沙一般,崩裂成無數碎片。

    邪鳳也不去理他,只是繼續在飛舟之中喝茶休息,順便打打坐,療療傷。

    如此,足足讓幽冥玄蛇痛足,並哀求了足足一個月後,邪鳳才掐動法訣,解除了懲罰。可憐的幽冥玄蛇,堂堂的化神級妖獸,卻是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痛苦一停下來後,立即乖巧的幻化成一條小蛇般模樣,匍匐在了邪鳳腳跟前,口吐人言道:“主人,我再也不敢了。”和之前的那條猙獰兇狠的妖蛇,簡直是判若兩物。

    邪鳳也估‘摸’着他吃的苦頭,足夠他記住好一陣了,便冷笑道:“很好,你現在可服氣了?”

    “服,玄蛇我服了。”玄蛇哪裡還敢忤逆邪鳳半句,之前的那種痛苦,不下於萬鬼噬魂,惡蟲噬體。又痛又癢又麻,那種感覺他是一時半刻都忍受不住,何況乎嚐了足足一個月的此般滋味。

    “那好,我再問你,那處光亮地是什麼地方?”邪鳳這一個月來,又是讓自己傷勢稍微恢復了些。但雷動依舊沒有醒來,她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到了那處神秘之地去。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裡很危險,很多妖獸進去後,再也沒有出來過。”玄蛇一提到那處光亮,便是有些心有餘悸道:“我剛剛修煉到化神的時候,曾經試圖去一探究竟,但是剛一接近,突然之間就劈來一道厲害的‘陰’雷,打得我落荒而逃,足足療傷了一年才恢復過來。從此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去過。”

    聽得玄蛇此語,邪鳳的眉頭都蹙了起來,難怪自己會感覺到那裡很危險,連化神級妖獸跑去,在外圍的時候就被打得落荒而逃。沉‘吟’了片刻後又道:“你在這裡‘混’的很久了,難道就沒有聽厲害的妖獸提及過那處地方?連傳言都沒有過?”

    “這裡的妖獸雖然也懂‘交’流,但多數是獨來獨往,而且語言體系十分落後。”玄蛇害怕邪鳳發怒,便仔細回想了一下,忽然叫道:“我想起來了,我小時候無意中聽一頭妖獸提及過那裡,傳說中只要能闖進去,就能得到天大的好處。不過,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曾經見識過很多妖獸跑去,但能重傷逃回的也很少,很多就直接死掉了。”

    邪鳳估計再問也問不出名堂了,琢磨了一會兒便拋去了一瓶丹‘藥’,說道:“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好好療傷修養。下個月我們直接去那裡探險。”

    “不要……”玄蛇驚恐萬分的叫了起來。

    “哼,這由不得你做主。”邪鳳冷冽道:“難不成,你還想嚐嚐受罰的滋味麼?哼,我邪鳳可不是你這種沒用的化神妖獸,身上的靈寶多了去,此行鐵定安全。”邪鳳也是自忖在這裡待得太久了,必須把事情趁早解決,否則的話,族內見她失蹤了那麼久,天知道會發生些什麼意外?

    邪鳳之所以抓住那處神秘光亮之處而不放,那也是直覺所在,但凡強者,多會對冥冥之中的事情略有感悟,就像是一種突如其來的感覺,又或像是心血來‘潮’。邪鳳是直覺那裡雖然很危險,但似乎隱藏着莫大機緣,好像是自己人生的轉折點。而且,她還感覺到,雷動是否能醒來,似乎也牽扯到了那處光亮神秘之處。

    種種直覺之下,讓她不得不去一趟。否則,錯過了這個機會,這輩子不知道是不是還有機會再來這裡。

    玄蛇當即住嘴,雖然他是覺得那個地方很危險,但再危險,他也不想再嘗試那種痛苦不堪的滋味了。在之前那一個月裡,他已經萌生過不知道多少次死唸了。只能老老實實的聽邪鳳的吩咐。

    又是一個月一晃而過,邪鳳駕駛着飛舟,緩緩往那處神秘光亮而去。在那裡,似乎有一種神秘的聲音,在不斷吸引她去一探究竟,那處光亮看似極近,但邪鳳不緊不慢的駛出了數十天後,那處光亮才似乎大了那麼一倍左右,懸在這幽暗虛空之中,像是一顆幽暗而神秘的太陽。

    這一去,足足三個月後,邪鳳才似乎到了目的地外圍。從船舷上往前看去,已經很明顯能看到那個光亮是什麼東西了。那是一個巨大的球體,散發着熒白‘色’,又夾雜着些許幽暗的光芒。朦朦朧朧的,像極了一個防護光罩。

    但那圓球外圍,卻並非是一物所無,反而是密密麻麻的佈滿了大大小小的懸浮石塊。小的,僅有數丈直徑,大的,足足上千丈。這些懸浮巨石,就像是被那光球吸引住了一般,縈繞着它不停的旋轉。

    “主人,上次我就是到了這裡,再往前去的話,就會遭到‘陰’雷劈了。”玄蛇已經化爲了那一副‘陰’鷙男人的樣子,表情之中,似乎有些心有餘悸的樣子。

    “哼。”邪鳳眼睛半眯了起來,暫且讓飛舟停止飛行,蔥白素指一掐,先天靈寶鳳舞九天立即從她元神之中飛出,萬千翎羽在她身前歡快的旋轉着。只見她向前遙遙一指,其中一根翎羽登時如利箭般疾‘射’而去,刺破空氣,發出了銳嘯之聲。

    翎羽還未飛出數裡,便見得幽暗虛空之中,憑白無故的凝聚起了一道‘陰’雷,轟然而去,‘精’準無比的擊中了翎羽。透過翎羽上的神念,反震得邪鳳元神微微一‘激’‘蕩’。忙不迭將那翎羽收回,仔細一看,那枚由化神級冥鳳臨死之前凝聚而成的本命翎羽,此刻已經焦黑一片,一副靈氣大爲潰散的模樣,表面之上,還依附着一層半透明的薄冰,

    看得邪鳳倒吸了一口冷氣,不由蹙眉道:“好強的‘陰’雷,怕是有極‘陰’品質了,難怪玄蛇你會被打得落荒而逃。”

    “主人,我看我們還是走吧。”玄蛇一見到那‘陰’雷,似乎是想到了某些不愉快的過去,渾身一‘激’靈,又是打起了退堂鼓。

    “放心,這只是一個陣法而已,只要我們把陣法破掉,就不會引發極‘陰’天雷了。”邪鳳此刻倒是好言安慰了一句:“你先走是我的戰寵,我不會隨便讓你過去送死的。”‘混’沌之後,天下萬物都有‘陰’陽之分,天雷,自然也有陽雷和‘陰’雷之分,能達到極‘陰’品質的天雷,自然就被稱呼爲極‘陰’天雷。

    很快,邪鳳便開始不斷試探起那個能引發極‘陰’天雷陣法來,小心而謹慎。因爲她知道,不管是誰,能佈置出如此厲害陣法的人,絕對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不過,邪鳳也頗有自信能破解掉這陣法。她的天資極爲聰慧,學習任何東西起來,都是信手拈來。在她一千數百年的壽命裡,對於陣法的掌握能力那是相當的強悍,否則,也不會隨手就能佈置出‘混’沌聚靈陣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
    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