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509章 蟲帝的算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509章 蟲帝的算計字體大小: A+
     

    既然是蟲帝帶她到冥河這一段附近來,自然而然的的,這隻九幽噬魂蟲王就應該在附近,。九幽噬魂蟲可是九幽之中的著名兇蟲之一,戰鬥力雖然不算頂尖,但神通卻頗爲詭異,寄居妖獸或各智慧種族的神魂之中,逐步蠶食魂魄,讓人痛不欲生。如果不想自殺,恐怕得痛苦好久之後,纔會被吞盡魂魄而死去。如此恐怖妖蟲,想想都令人恐懼,毛骨悚然的。

    換做她全盛時期,也不太願意單獨面對一頭修煉到化神期的噬魂蟲王,這蟲子非但噁心,還極度難纏。之前肯幫忙,一來蟲帝開出的條件對她誘惑太大,二來,非但有一大羣屬下跟隨,還有精通馭蟲術的蟲帝在呢,基本上算是萬無一失。

    但現在,邪鳳這輩子恐怕就從未曾這麼悽慘過,哪怕是數百年前那次被幽冥鬼帝摁着打,最後她還是憑着極爲出色的空間法則和速度逃跑了,雖說逃得比較狼狽。也正是因此,邪鳳向來對幽冥鬼帝恨之入骨。

    不管怎麼說,現在是邪鳳修煉到化神期以來,最最虛弱的一次了,要面對能幻大幻小,神出鬼沒又極善吞人神魂的九幽噬魂蟲王,邪鳳就不由得開始腦袋大了起來。

    雷動聽得邪鳳那一聲驚恐的叫吼,當即反應了過來,急忙用殘餘神念停下了所有針對邪鳳的攻勢。他十分清楚,不管是憑着他,亦或是邪鳳,都沒有可能單獨對付可怕的九幽噬魂蟲王。唯一有機會保住性命的,便是和邪鳳聯手。

    當然,若非面對如此局面,雷動自是不可能放下對邪鳳如此諸多的怨氣,轉而聯手對敵。若情況允許的話。他倒是想和九幽噬魂蟲王聯手一起對付邪鳳來着。可惜的是,各種蟲類妖獸向來以高危險。低智商而聞名。哪怕是化神級的蟲子,其靈智也要比一些聰慧的低階妖獸來得差,。蟲類妖獸,多是憑藉着本能來驅使行動,腦子簡單的很。但也許正因爲如此。蟲類妖獸那是相當可怕的,都是一臺臺冷血的機器,你不可能用詭計去愚弄蟲子,更難以因爲被激怒而產生種種奇妙的心理變化。

    蟲族妖獸。向來以穩定而冷血著稱,在它們的生命裡,只有掠食,逃避被掠食,然後在性成熟後本能的交配,最後死去。簡單的一生,讓它們一個個都是高效捕殺的好手。

    邪鳳和雷動互相對望了一眼,均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不甘,卻又有聯手的渴望。在這噬魂蟲的主場之中,兩個油盡燈枯的人。不團結起來,也唯有死路一條。九幽噬魂蟲王,可不是吃素的物種。

    然而。就在邪鳳試圖說話時,一個比噬魂蟲好聽不到哪裡去的聲音陰笑了起來:“邪鳳,你好歹也是堂堂冥域四帝之一,怎麼會被一個元嬰期小子,搞得如此狼狽?要不要朕幫忙?”

    “蟲帝~”邪鳳一愣神間,臉色不喜反驚,似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地方。臉色漸漸陰沉了起來,冷哼道:“蟲帝,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便罷。區區小事,我自己會擺平。”除幽冥鬼帝外,其餘三帝在互相見面相處時,都會用我來自稱,算是謙遜,也不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但是很明顯,那蟲帝似乎有些囂張的心情,竟然在邪鳳面前直接自稱爲朕。此時可大可小,邪鳳不想冒險。她也不是什麼剛出道的雛,人心隔肚皮的簡單道理 又何嘗會不懂?

    更況且,就在這種最關鍵時刻,蟲帝和那九幽噬魂蟲王竟然同時出現,而他有半點沒有驚訝的意思。這其中的道理,恐怕非常值得回味了。

    “小事?呵呵,我怎麼看你怎麼像是搞得油盡燈枯了的樣子?“蟲帝忽然冷笑連連,身形一閃間,直接出現在了兩人斜三角處。而一條長逾十多丈,水缸般粗細的猙獰巨蟲,也是悄無聲息的遊動到了他身邊,彷彿有些歡快的繞着他的身體遊行,仿若是蟲帝養慣了的寵物在討好主人一般。而蟲帝,也一改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氣質,很“和藹”的伸出手來,撫摸了一下噬魂蟲王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腦袋,旁若無人,煞是恐怖,。

    果然,雷動和邪鳳不由得又是臉色奇變。事情已經很明顯了,這頭恐怖的噬魂蟲王,赫然是蟲帝豢養的愛寵。別說雷動和邪鳳兩者都不笨,就算是笨蛋,到此時也應該完全明白了蟲帝突然出現,絕對沒有安什麼好心思。

    幾乎是心有靈犀一般,雷動和邪鳳這一對剛纔還在打生打死的仇敵不自覺的靠攏了一些,都抱有在這危急關頭。有個人可以聯手禦敵的念頭、

    “蟲帝,你這是什麼意思?”邪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冷然說道:“你早已經收服了九幽噬魂蟲王了是吧?如此對付我又有什麼好處?你我一起來的九幽冥河谷,到時候後只有你一個人回去的話,冥龍帝肯定會知道我出了意外。冥龍一族和我冥鳳一族,向來同氣連枝,他絕不會放過你的。”

    一番話,聽得雷動是不停的搖頭。這邪鳳太急,太躁了。現在的情況,擺明了就是對兩人不利,多拖延時間,多恢復一些真元體力纔是王道。如今這般咄咄逼人,也不怕敵人一個惱羞成怒下,直接翻臉殺人。當即,雷動緩緩推退開了幾個身位,手中重新捏上了一枚極品臨時,緩緩的將極品靈石的靈氣往經脈之中流淌而去,補充速度不算太快,卻是聊勝於無。哪怕是一絲一毫真元,在關鍵時刻也是能派上用處的,說不得,就會救人一命。那邪鳳雖然強大,但恐怕還是因爲出身實在太好了,沒有吃過太多的虧和苦頭,以至於一大把年紀了,還不如一步一步從底層廝混上來的雷動成熟。

    “呵呵。”也許是心情實在太好,蟲帝對邪鳳的質疑有些不以爲意,反而笑了起來:“鳳帝啊鳳帝,我怎麼說你好呢?你是不是在族內稱王稱霸慣了,以至於在這種劣勢下,還能振振有詞的質問朕?呵呵,還不如這個狡猾的人類,趁機在積蓄真元實力。”說罷,蟲帝那黑袍中的邪惡眼睛,意味深長的看了雷動一眼。倒是難得的露出了些許欣賞的眼神:“小子,你之前能算計朕,連朕都着了你的道,果然有些名堂。難怪連幽冥鬼帝的女兒,也對你一個人類另眼相看。恐怕幽冥老鬼也很欣賞你吧?嘖嘖,連冥神真言術這種鬼族之密也傳授給了你,真是讓人羨慕,。你連脾氣那麼臭的幽冥老鬼都嫩拍好馬屁,果然是人才,的確是個人才。”

    雷動絲毫不爲所動,繼續我行我素的汲取着極品靈石中的靈氣,臉色平淡道:“哦,難道你看中了我的能力,想招攬我做麾下?”

    這下,倒是輪到蟲帝微微一愣,好奇的瞥着雷動:“怎麼着,你還有可能投降我?”

    “爲什麼沒有可能?”雷動聳了聳肩無所謂道:“我是九洲大陸的一個人類,和陛下你雖然略有衝突,但平日裡卻是也素無冤仇,更加談不上什麼利益衝突。如果陛下你真的能以氣度與能力蟄伏晚輩,晚輩心甘情願爲前輩效力,共謀大業也是未嘗不可。”

    雷動的一番話,說的蟲帝是一陣心動不已,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已經被雷動算計了一次,他可不想被算計第二次。遂沉聲道:“小子,你之間的帳慢慢再算,朕和鳳帝先敘敘舊,希望你不要做出什麼不友好的舉動,否則別怪朕手下無情。至於恢復靈氣,你自個慢慢恢復好了,朕懶得和你計較。”略微表現了一下雷動所謂的氣度後,蟲帝又是心情極佳的瞟向了邪鳳:“鳳帝啊鳳帝,你的問題倒是挺多的。也罷,今日朕心情好,就與你說說。把你算計到這裡來,不爲別的,就爲了你身上次神獸級的元神,朕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束手就擒,讓朕的乖乖愛寵吞了你的元神。還有那頭老魔龍,你放心,朕同樣會有一翻算計。至於幽冥老鬼,朕不怕實話告訴你,如果朕的愛寵吞了你的冥鳳元神,外加一條冥龍元神,短時間內晉級到化神中階不成問題,到時候,我還用得着懼怕幽冥老鬼嗎?哈哈哈。”

    呃,這貨也太羅嗦了,雷動向來講究的是在佔盡優勢之下,面對敵人還是要迅速消滅,否則,拖得越久,就越容易出現各種各樣的意外事情。這蟲帝,看起來還是太過得意忘形了。就算自己真的要投靠某人做屬下,至少也要幽冥鬼帝那種氣度不凡,戰力頂級的存在。也許是被幽冥鬼帝壓制的實在太久了,以至於不管是這蟲帝也好,鳳帝也罷,都好了那麼一股子絕世高手應有的氣度,差了老鼻子一截的滋味。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
    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