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453章 恐怖的冥神真言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453章 恐怖的冥神真言術字體大小: A+
     

    是在短短兩三個呼吸間,就有無數攻擊落到了玄元真人身上。

    饒是化神級的強者,也禁不住如此狂轟濫炸,遍體鱗傷,氣血翻騰不休。

    不過,化神終究是化神。在此必死的絕境下,依舊爆發出了恐怖的生命力。在度過最初一輪擊打後,回神過來的他,硬扛着百多個土巨人重力術,凌空浮起了十乘丈,威猛的氣浪從他身上爆出,將十來只不知死活的迅猛蟲震飛。

    但他也只能做到如此了,土巨人的天賦重力術,簡直就是王牌殺手,持續不斷作用期間,無時不辦的讓他彷彿揹着一座小山一般的沉重:

    即便是化神強者拿手的空間瞬移,在此重壓下,都比原來難上了不知道多少倍,更別提化作一道遁光逃逸之類工除非他能把土巨人們一一擊殺,否則是插翅也難飛。

    “小子,你我死。”

    高高在上的太上宗人,尤其是堂堂一個站在世界巔峰狀態的化神級強者。披區區一個金丹級的小子如此戲弄,甚至是逼入絕境。那是何等的羞辱?

    從來沒有吃過那麼大虧的玄元真人,第一反應就是將其神念牢牢鎖走住了雷動,不顧其他任何攻擊,狂噴鮮血一口,周身泛起一道金光。身形化作淡淡的虛無,直接以非常強橫的姿態,瞬移出現在了雷動面前,毫無花俏的一掌朝他胸口印去。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玄元真人固然有將雷動恨之入骨,擊殺泄憤的情緒。但在這等情形下,能否秒殺對方的首領,對未來的戰局有着根本性的改變。

    玄元真人終歸是化神級強者,思緒敏銳到了一定程度,尤其是在這等危機關頭,他彷彿下意識的掌握到了些關鍵:好像的確如此,看卡周圍都是些什麼東西,土巨人,蟲子,夜叉,鬼族。這些非常不融洽的和族能夠團結一致對敵,其中肯定有一個關鍵節點。只要擊破那個關鍵點,就是逃得性命之路。

    雷動卻是臉色大變,終辦是有些太過小瞧化神強者了,自己之前雖然戰勝了黑翼魔王。但那魔王身體處在什麼樣的狀況,他也是清清楚楚。

    任何一個能修煉到化神級的強者,又怎麼可能沒有兩把刷子?

    感受着玄牙具人如泰山壓頂般的氣勢,以及猶若返璞歸真,看似輕飄飄的一拳,實則凝重如山的一拳。雷動感受到一股羊所未有的兇險:直覺告訴他,若是被那一拳哪怕是擦到了些邊,這條小命也就沒了。

    事實上的確如此,玄元真人施展秘術讓他在短短几個瞬間內爆發出恐怖的生命潛能,他完全有自信這一拳下,哪怕是同階修士硬扛的話也是個重創之命。

    “大意了。”雷動心中苦笑了一下,難道是隨着自己實力增強。就越來越缺乏心中的那份謹慎,小心了嗎?亦或是被對敵合歡宗的舍勝利,衝昏了頭腦?事實上只要之前在玄元真人出現時,立即將自己用周天藏日訣隱藏起來,躲在暗處偷偷指揮軍隊搞死這化神,便絕對不會有這一出,非要很裝逼的吼那麼一嗓子。

    若是換做全盛時期,雷動雖然也不敢硬扛這一拳,但想要以微弱傷勢的代價而躲避,卻非難事

    但是在這一瞬間,雷動卻是感覺到了九死一生,死亡,似乎是離自己那麼近,又來得鄧麼突如其來和快速。在那電閃雷鳴之間,雷動後背泛起了一陣久違了的毛骨悚然感感,死亡的壓迫讓他幾乎窒息。

    難道,自己這一生,就走到盡頭了嗎?各種各樣的奇妙思緒,忽然在這一瞬間如閃電般的在腦海裡溢過。心中不住懊惱,自己隨着實力的弗升而不斷取得了實力後,似乎就變得不那麼小心謹慎了。自己又不是什麼小說中的主角,有着打不死的小強命工更不是在玩一個遊戲。死了之後還能讀檔。這世界上,自己終究還是弱小的,有着無數強大的存在,可以輕而易舉的要了自己小命。自己又有什麼資格,玩大意?

    面對那看似平淡,實則醞釀着強大無匹爆破性力量的一拳,絕非雷動不想躲,而是被其恐怖的神念牢牢鎖住。哪怕是在這危急關頭,後背的修羅之翼已經隱隱浮現,卻無法破開虛空進行瞬移逃遁。

    玄牙具人,已經把所有的一切,都押注在了這一拳上。甚至不惜施展秘法,以傷勢換取擺脫土巨人重力術範圍。可見其擊殺雷動之心,何等的熾烈。

    就在這九死一生,最關鍵時辦。一道淡淡的黑霧,彷彿從雷動身邊若有若無的拂過,凝結起一道黑霧燃慨的倩影?蜘峨

    魔氣翻滾洶涌間,那黑色倩影同樣一拳回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

    整個過程,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但卻又僅僅是在轉瞬之間。

    雷動先是見到了兩股龐大的力量相撞後,激發出了一道楗漪波紋。如海嘯般朝四面八方爆破而去。

    緊接着刁是聽到了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隨着耳朵裡的融融聲。雷動在那股狂暴的力量下,向後角飛而去。

    “嚀”一聲若有若無的悶哼嬌吟聲,在他耳畔響起。聲線是那麼的熟悉。只見的那道倩影像是破敗的玩偶般,隨着巨浪拋灑而去。

    這一幕,陡然讓雷動從震驚中反應了過乘,一股心痛莫名油然而起。那道倩影,分明是天魔。她怎麼會出現在自己身邊?不是安排她出戰魔獄宗了嗎?

    但此時,已經不是計軟這件事情的時候了。雷動強壓住翻滾不休的五臟六腑,額頭的帝魔種驟然浮現。與天魔硬拼了那一下的玄牙具人也不好過,那猶若實質般鎖住雷動的神念,在這一瞬已經完全崩壞了

    這讓雷動得以瞬間擺脫束縛,雙翅一扇,就落到了天魔身後,探手將她柔軟嬌軀抱在了懷中。他首當其衝,深深清楚玄元真人那搏命一擊的恐怖之處,那種時候,即便是連同階高手都是不敢與之硬抗,情願暫避鋒芒的恐怖。

    天魔實力歲前啊,卻僅僅是元嬰中階。換做正常交戰,也許她能單獨和玄元真人單獨糾纏幾個回合。如此硬碰硬的頂那一下,後果絕對會將她往死亡道路上推去

    果不其然,隨着雷動的神念飛速鑽入到體內時,當即駭得是面無人色。狂暴而肆虐的力量,已經將她體內經脈和五臟六腑完全崩壞。最可怕的是她紫府之中的元嬰沒來得及逃出,如今同樣在那股強大的力量下,被震得支離破碎,不成模樣。生命正在以能夠感受的速度流逝。

    那強大無比的一拳,幾乎打得她是形神俱滅。

    雷動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這麼慌亂過了,掏出最珍貴的靈丹妙藥往她嘴裡灌去,與此同時將真牙,往她體內注去:但是那似乎毫無用處。無法阻止她生命消失的速度,她的元嬰碎片,也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逸散着:

    這個傻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她一直待在自己身邊保護着?

    雷動卻是不知,女人的直覺通常都是相當可怕的。而天魔實力強悍,元嬰中階的人物了,對於宇宙本源法則的一些接觸感悟,不算太淺。因爲雷動不顧重傷去主持攻伐合歡宗,而默默的違背了他的佈置安排,以天魔無相的身法一直若有若無的躲在他不遠處。

    在雷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時,她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替雷動擋下了如此雷霆霸道的一擊。

    那陣交擊的狂暴氣息,還未消散。僅僅是兩三息的時間,天魔那破敗的元嬰,便潰散成爲了一絲絲最爲精純的力量,從紫府中向外散逸而去,重新以循環的方式,融入到天地之間:

    “嗷。”

    雷動狂暴的怒吼了起來,緊緊抱住了天魔的嬌軀。他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她竟然就這麼一聲不吭的死了。那不是常規意義上的死。亡,而是實實在在牙,嬰的潰散。

    在他的認知中,這是不可能逆轉的死,亡。

    眼神狂暴之中而茫然,這不可能,她是天魔,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死了?她是那麼的強大,威武。怎麼可能會死掉?連最後一句話都沒來得及和自己說?

    不,這是不可能的,假的。我只是發生了錯覺。

    這時的雷動,就像是一個驚慌失措,又悲鳴心碎的普通h這輩子,從未像這一亦如此的失卻冷靜。讓他的神智陷入到了慌亂失常之中:

    “啊脅。這不可能。”淒厲的如野獸般的慘叫聲在他肺中嘶吼了出來。

    “哥哥。”半空中一個嬌滴滴而又驚駭莫名的聲音響起:

    “聯說,時間是倒退的。”一個威嚴的聲音,從天空之中響起。

    無比神奇的事情,在這一瞬間發生了。不住向外擴散的氣浪,驟然間凝固了起來,緊接着,卻以及其詭異的方式,向爆炸點收縮而去。

    雷動的動作,也以詭異到極致的方式,像是錄音帶例帶一般,向後例去。翅膀一張一合間,重新回到了起始位置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