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375章 天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魔 - 第375章 天將字體大小: A+
     

    ……

    分戰利品時,如願得到了十斤冰蠶絲後,雷動一行人回到了天鬼城中。

    有了一幫子地頭蛇幫忙探聽關於元嬰級冥域魔龍,以及幽冥鬼焰的消息,倒也無需雷動等親自出面了。每天不是在旅館裡打坐修煉,便是在天鬼城中閒逛。這閒逛,也絕非浪費時間。而是不斷加強雷動對這冥域生存方式的深入瞭解。

    天鬼城很大,也擁有很強的實力。長期定居的居民,便不下於百萬人,分屬於不同的種族。

    長久定居者,都會由天鬼城提供住所,每年租金從最低的十枚下靈,到最高級的每年十枚上靈。僅此一項收入,便能使得天鬼王每年的收入達到數千萬靈,再加上各種稅收。這天鬼城一年的收入,絕對不會低於一億。當然,這一億需要刨開各種開支,城市的修葺,衛隊,軍隊的維護,以及上供給鬼帝的抽成,貢品。

    雖然沒有明確數據,但經過估計,天鬼王每年的節餘應該在兩千萬至三千萬靈左右。此等固定而龐大的收益,足以讓任何人眼饞。但事實上,任何一座城池,沒有長久以來的經營維護,是絕對達不到這種收益的。有時候,還會產生虧本,入不敷出等情況。最嚴重的,還會被人吞滅。因此,想在冥域之內,搞出這麼一片事業來,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聽圖雷說過,似乎天鬼王在近些年裡,已經滅掉過三個鬼王了。

    此外,這段稍微閒暇些的日子,讓雷動也逐漸暗中培植了一批勢力,好友。並讓雷動對冥域內的特產,以及稀缺產品有了大概的瞭解。而雷動所在的陰煞宗,剛好有一條通往冥域的通道,相信今後,這裡也是雷動佈局的一個重要棋子。

    近乎是與此同時,雷動閒暇的這段日子裡。

    康州東海之畔。

    一艘白氣繚繞,充滿着霸道藝術感的飛舟,赫然直接從一片扭曲的空間中穿梭出來。一道磅礴而威壓感十足的神念,肆無忌憚的向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幾頭低階的海中妖獸,躲避不及,直接承受不住那恐怖的神念力量,爆體而亡。

    只見一個四五十歲,面若冠玉,留着三絡黑長鬚的白袍道士。正揹負雙手,傲然虛立在飛舟之上,那對眼神,深邃如萬丈寒潭。

    那道無比強大的神念,正是來自此名道袍打扮的修士。在其身後,呈階梯狀,侍立着七名男女修士。一個個都看似年歲不大,男的丰神俊朗,女的仙氣嫋嫋。一個個都宛若人間龍鳳,意氣風發。

    “大師兄,我們已經到康州了嗎?”一名仿若二十來歲,穿着一身華貴俏麗的霓裳羽衣,聲音嬌滴滴的問道,俏麗的臉龐上,彷彿帶着一絲柔弱。可別小看了此女子,此女修行至今,已經三百餘年,修爲早已經達到了元嬰中階。即使是在人才濟濟,地域廣袤的大乾洲,也算得上是一代驕子般的人物。

    “根據附近海島地形,應該已經脫離了夜叉族的勢力範圍,到了康州的東海。否則,那些低階修士是不敢出現在這片海域之上的。不過,爲了避免傳送錯方向,還是抓人來問問爲好。”那名中年修士,眉頭微微一側,三百多裡外,剛好有一名金丹修士,帶着十多個低階修士抓捕海中妖獸。

    只見那被稱之爲大師兄的中年修士說完這句話後,微微打了個手勢,口中念道:“急急如律令,天兵天將聽吾號令,還不快快現身。”同時,丟出了一枚玉符。

    玉符炸裂的同時,一股磅礴的金色力量先炸後凝,微微扭曲幻化後,聚成了一名渾身披掛,金光燦燦的將軍般模樣之人,身材高大,足足數丈,氣勢威武而霸道。如炸雷般的聲音響起:“吾乃天將蒙朝,尊者喚我出來所爲何事?”

    光是這個聲音,就逼得除了那中年修士外,其餘數人情不自禁的微微倒退幾步,臉色俱是有些駭然。

    中年修士,卻是臉色沒有絲毫變化,嘴巴微微動了數下。

    只見那天將蒙朝,微微一拱手道:“末將領命。”說罷,便化身爲一道耀眼金光,直接破空而去。

    待得天將走後,之前那元嬰中階的女子才臉色微舒,略帶奉承諂媚道:“大師兄,看樣子您的太上兵訣又有很大的進步了,此次召喚出來的天將投影,恐怕能發揮出元嬰高階力量了吧?”

    “微末伎倆而已,不值一提。我輩中人,天道化神纔是真正應該追求的目標。”中年修士似乎有些教訓的意思,但眼神之中,卻是絲毫不掩飾一些得意之色。顯然,他對自己修煉的太上兵訣有如此進步,也是頗有得意之心的。

    與他相交了許久的師弟師妹們,哪裡不知道他的脾氣秉性。急忙開始七嘴八舌的奉承起來,說什麼大師兄如今已經元嬰高階,淬嬰化神已經指日可待。到時候天大地大,哪裡都可去得,等等諸如此類的話。也是說得那頗有仙風道骨模樣的中年修士,微微有些紅光滿面,彷彿天道化神,已經盡在他掌握之中了。

    不過說歸說,他的那幫子師弟師妹們,誰又會不清楚,雖然大師兄現在已經元嬰高階了。但想淬嬰化神,依舊是遙遙無期,希望渺茫。尤其是晉升至元嬰後,每前進寸步,都蘊含着艱辛萬苦,甚至還有些運氣在內。化神期,代表着這世界上最爲巔峰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個天才級修士,一路披荊斬棘修煉到了元嬰,哪怕是元嬰高階。卻是一輩子卡在某個瓶頸上,直至鬱鬱寡歡,耗盡壽元而亡。這些人中,還包括了許多被譽爲百年難得,千年難出的天才人物。

    由此可見,化神期,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實現的。不但需要天資,更是需要運氣。

    衆人說話馬屁間,不多會兒的功夫。那道金光便已經返回,手中還擒拿着一個穿着黑色勁裝的金丹修士,周身魔氣氤氳,一看就不是正道之輩。也合該他倒黴,出身於一個普通的魔道宗派之中,因爲缺靈石,趁着魚訊期,遂帶着一幫弟子前來東海碰碰運氣,發些小財。去是不料被那強大的金色戰士,從天而降,一把擒住。他活了兩百歲,卻是從來沒有見識過這個種族的修士。

    “末將任務完成,還請尊者指示。”

    “原來是個魔道小崽子。”中年修士臉上微微露出了一絲冷笑,探出手去,一把將那害怕到快要暈厥過去的金丹修士凌空擒拿了過來。在他一連串苦苦哀求下,連審問都懶得審,直接探手隔空按在了他的頭頂上。

    劇烈的痛苦,頓時佈滿了那金丹修士的臉龐,一陣陣扭曲了起來。

    此等手段,赫然是類似於魔道中的搜魂大法之術。

    小半晌後,那中年修士才一把拋開了已經疼死的金丹修士,彷彿就是在丟一條厭惡的死魚般。神態冷漠道:“看來我沒有判斷錯,此處的確已經是康州境內的東海。哼,這一趟可來得真是不容易。夜叉族,哼,本尊記住你們了。”

    “大師兄,既然夜叉族如此噁心,不給我們人類修士臉面。爲何我們大乾洲的正道修士,不組織起來,滅掉那個醜陋不堪,食古不化的種族?”有一個年輕的修士問道,臉上也是有些憤憤之色,顯然這一路過來,沒有少吃過夜叉族的苦頭和羞辱。

    “哼,夜叉族又豈是小族?”中年修士臉色一凜道:“很多事情,你們接觸的比較少,還不懂。在這片海域之中的夜叉族,雖然的確不算什麼,我們太上宗就能將它們全部滅掉。但實際上,三界六域之中,還是有很多夜叉族強者和大族的。而夜叉族又是個十分團結記仇的種族,到時候報復起來,便是連我太上宗都會有些吃不消。我們人類又不需要海域,讓給它們算了。”

    “大師兄,有沒有七師弟的消息?”

    “沒有,諒那種魔道小崽子,也不可能會得知李耀之事。罷了,反正康州這種小地方也不大,我們找一些大宗派問問,肯定會有線索的。”那中年修士,想起此事,臉色便有些難看。凌霄九子內部,雖然不是太過和睦,但對外卻是一致的。如今李耀就這麼死了,他這個做大師兄的,臉面上自然也不會有光彩。

    揮退了那金光天將,直接駕馭着那艘奇形飛舟,往海岸方向飛去。

    ……

    這一日,雷動剛剛修煉而出。卻是聽得鬼將圖雷,在外笑呵呵的邊是報喜,邊是往內走來:“雷兄,好消息,好消息。”說罷,向他傳音道:“鬼王大人通過朋友,幫你尋找到了一隻落單元嬰魔龍的下落。”

    雷動當即站起身來,臉上也是微露欣喜。朝那圖雷微微一拱手道:“圖兄,此事辛苦你了。”

    “我又有何辛苦的?”圖雷丟出了一枚形象猙獰,不知是何材料煉製的令牌:“拿着,這是鬼王大人讓我捎你的。”

    觸手冰涼,雷動奇聲道:“此是何物?”

    ……

    (抱歉,今天在外忙了一整天,到家已經九點多了。急忙寫出一章先奉上,因爲身心疲憊,怕寫下去質量很差。希望能在明天將今天這章補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