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358章 夫妻相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358章 夫妻相聚字體大小: A+
     

    ……“哼~”

    丁婉言冷媚嬌斥一聲,醞釀已久的陰煞之氣頓時暴漲而起,以她爲中心,猶若旋風一般的劇烈旋轉。精純的陰煞之氣,凝聚成一道道鋒銳無匹的煞刃,切割開空氣,嗚嗚咽咽厲嘯着朝李耀斬去。噬魂影虎,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怒意,仰天咆哮一聲,身形在剎那間又是漲起數分。

    吼~精純的能量球,就像是一顆炮彈般,銳嘯轟向李耀。

    李耀卻是單手揹負,摺扇輕輕一搖,周身便形成了一個半弧形的白色透明護盾,任由那煞刃切割而紋絲不動。僅僅是在影虎的咆哮彈轟中時,才顫巍巍抖動了數下。面色微有得意道:“婉言,也許憑你實力可以和尋常金丹高階一戰。但是,元嬰境界卻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你我之間的差別,實在太……”

    “轟~”

    他的話還沒說完,卻是聽得一聲猛烈的爆炸聲。不知道什麼時候,丁婉言已經凝結出了一顆拳頭大小的陰煞天雷,憑藉着煞刃掩護,悄無聲息的轟在了他的護盾上,陰煞天雷是何等威力?便是一些元嬰期修士,在猝不及防下,也會被炸傷。

    高度凝結的陰煞天雷,炸得李耀護盾出現了龜裂。但事情似乎還沒完,轟轟轟。彷彿是連環雷一般,在轉瞬之間爆出了數道陰沉光華,那道護盾終於轟然爆碎。煞氣吹拂得李耀衣衫飛揚,數十道煞刃四面八方迎至。

    那李耀,終究是大宗派出身的強大元嬰修士,在這一刻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周身本能的形成一道護體罡氣,身形如秋風中的落葉一般,飄蕩遊離。僅僅兩三個呼吸,便逃出了丁婉言的煞刃刀陣之外。但即便逃了出來,身形也是有些狼狽,衣服上多了幾道口子,頭髮也被削下來一縷。此時的他,眼神和表情之中,各種溫文爾雅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惱羞成怒而形成的猙獰:“丁婉言,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丁婉言素手之上,已經套了一對造型奇特的血紅色手套,上面佈滿了各種各樣玄奧符文,隱隱流轉不已。這對手套,正是陰煞宗僅存不多的極品法寶之一,血之痕。此法寶,不屬於攻擊或者防禦類法寶。其唯一的功效,便是大幅度的提高修士對陰煞之氣的控制能力。這也是丁婉言爲何能在金丹初階,便輕易凝聚起數顆陰煞天雷的原因之一。

    主材料乃是取自於元嬰級陰煞獸身上最精華的精血和皮革,像煉製這麼一對血之痕,至少要殺死十頭元嬰級的陰煞獸,才能湊齊主材。其餘輔材,價值也是相當不菲。

    陰煞宗,也是前後積累了數千年時間,才湊齊了兩付材料,一付煉製失敗。另外一副,便是丁婉言手上這副。由此可見,丁婉言在宗派內也是地位很高,對其頗有期望了。當然,此物交給身居陰煞之體的丁婉言,也是再合適不過了,只有她,才能真正發揮這對血之痕的威力。此物在她手上,發揮的功效,恐怕要遠超過一般的極品法寶,可算是相得益彰。

    面對李耀憤怒的咆哮。丁婉言卻是臉色依舊冷媚而無變化,雙臂輕舒,形成了奇妙而詭異的攻擊姿態,迎着風,英姿颯颯。一道道煞刃,旋風般的縈繞不休,一顆顆陰煞天雷,布在了她的身前。眼神之中,是那般的決絕。

    此時的她,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逃不掉,她丁婉言寧願戰死,也不會容許自己落到這僞君子手中。

    彷彿是感受到了丁婉言那冷漠而決絕的心意。李耀的臉皮也不由得顫抖了幾下,心中對那雷動嫉妒而恨。憑什麼,那個出身平民,實力差勁的傢伙,會得到丁婉言如此的青睞?也許,李耀在一開始只是將丁婉言當做獵豔的對象,但是隨着接觸,卻是益發的感受到丁婉言的優秀,出色,不是普通女人可以比擬的存在,這絕非僅僅是她的外表因素。當然,更多的卻是李耀這種自傲之人,在面對自己得不到的東西時,產生了病態的執着感。

    “丁婉言,李某原本不想走這一步的。”也許是真的怕丁婉言死戰,李耀臉龐肌肉開始有些抽搐,看着她的眼神格外兇惡而貪婪,充滿了赤裸裸的佔有慾望:“但是,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本尊現在很明確的告訴你,那個人類國度中的大定國鎮南王夫婦,現在已經落到了本尊手中。”

    丁婉言那冷漠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煞白,腦子中傳來一陣微微的暈眩。眼神之中,還是首次對李耀露出了憤怒的色彩,聲音有些嘶啞道:“李耀,雖然我從未對你的人品抱有期望。不過,現在看來,你的下作遠超我對你的想象。”

    “下作也好,卑鄙也罷。”李耀臉色一僵,卻是忍不住狂笑了起來:“這世界就是這樣,弱肉強食。總之,我李耀想要得到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丁婉言,你是想要生你養你父母的命。還是,寧可爲了你那個死掉的丈夫守貞?我李耀再給你一次機會,我可以保證不計前嫌,對你好,全心全力助你成就元嬰。至於你父母家人,我也可以帶回大乾洲,給他們弄一塊凡人之地稱霸一方。選擇權在你手上,丁婉言,你要考慮清楚。”

    丁婉言被氣得搖搖欲墜,雖然她已經不是小女孩兒了。但在她的人生閱歷中,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自以爲是,卑鄙無恥的小人。貝齒咬着嘴脣,剛待說話時。卻是聽得一聲重重的嘆息。

    “唉~”

    那聲音,頓時將丁婉言震在了當場。雖然只是一聲輕輕的嘆息,但是那聲音,卻是她日思夜夢,期盼了許久許久的聲音。

    “其實,還有一種選擇的。”

    雷動一身漆黑猙獰甲冑,身形詭異的憑空出現在了當場,懸浮在半空中,一步一步向丁婉言走去。那張比起小二十年前,更爲成熟堅毅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師姐,我回來了。”

    丁婉言眼眸,有些癡癡的望着他,是因爲自己太過思念他,而產生幻覺了嗎?

    “師姐,我是真的回來了。”雷動後背張開雙翼,輕輕一閃,便撕裂空間,精準無比的出現在了丁婉言身旁。有些心疼的攬住了她的香肩,往懷中擁去,輕聲柔語道:“婉言,辛苦你了。”

    感受着雷動的炙熱的氣息,丁婉言終於回神了過來,晶瑩的淚水忍不住撲簌簌的滴落而下,眼神兒癡癡的掛在他的臉上,低聲呢喃道:“不辛苦,就是有些想你了。”

    “是我的錯。”雷動俯下身去,輕輕吻掉了她的淚水,輕聲道:“乖,不要再哭了,還有外人在看着呢。”與此同時,耳邊卻是傳來一聲醋意蕩然的哼聲。

    一旁的李耀,幾乎已經快要氣爆了。這叫個什麼事情?自己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那姓雷的竟然橫生生的殺了回來。非但如此,竟然還絲毫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和他李耀心慕的女人卿卿我我。一個築基期的小子,竟敢如此猖狂,臉上不由自主的,猙獰的抽搐着,回來也好,回來也好。如今,只要當着丁婉言的面將他宰掉,自然就絕了她的念想。如今,也不求她真心跟自己走了。哪怕只是一個軀殼,也要將她帶回大乾洲去。

    雷動輕輕將丁婉言攬在了身後,神色平淡的望着李耀,嘴角撇過了一絲嘲諷:“做男人,做成你這樣子,還真是挺失敗的啊。”

    李耀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將憤怒等等負面情緒掩藏了起來,瞧着雷動,也滿是不屑之色:“你一個小小的築基期螻蟻,又有什麼資格說本尊失敗?給你一個選擇,要麼主動將丁婉言雙手奉上。要麼,就去死。好好選擇,機會只有一次。”

    雷動聞言,反而是呵呵笑了起來,看這傢伙就像是看個白癡一般,當真是色令智昏。也許,元嬰期的修爲,和高高在上的太上宗身份。使得他在康州從未曾碰過壁,養成了狂妄的習慣。

    沒有等李耀再說話,雷動拉起了丁婉言的手,輕笑着聳肩道:“其實,我們還有一個選擇的。”

    “什麼選擇?說來聽聽。”李耀眉頭一揚,卻是怎麼也想不出這個區區築基期小子,能玩出些什麼花樣來。到了這時候,他反而不急了。他要在丁婉言面前,徹底擊碎這個小子裝模作樣的外殼,讓他匍匐在自己腳下苦苦求饒,讓丁婉言好好見識見識,他的弱小,無能。也許,當初丁婉言跟他,也不過是因爲這小子太懂甜言蜜語,哄女人開心了。只要揭穿他的真面目,反而會讓丁婉言徹底死心。在這世界上,只有實力,纔是真正的王道。

    “那就是~”雷動嘴角的笑意,微微向上一揚:“把你殺掉。”

    他在說這話的時候,彷彿不是在說殺一個元嬰期修士。而是在說殺一隻雞。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