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330章 風雨欲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330章 風雨欲來字體大小: A+
     

    ??……

    在東海海域待了足足半個月,兩名金丹屬下,終於冒險將那個金剛寺的金丹戰僧從夜叉族海域逼迫了出來。早就收到消息傳遞的丁婉言,提前率衆攔截,又巧遇了天音宮人前來接應,雙方一陣大戰後。丁婉言又是煞氣十足的,滅掉了對方兩名金丹。不得不承認,以陰煞之體修煉陰煞,非但精進神速,威力更是倍增。間煞,本就是以詭異,凶煞陰狠爲主。這便更是讓丁婉言殺起人來,速度很快,讓人防不勝防。雖然她此刻的修爲,距離金丹中階,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但對上金丹高階,也是不遑多讓。

    再一次製造了一片腥風血雨後的丁婉言,終於稍微平息了些心中的焦躁不安,驅舟回了陰煞宗東海駐地。然而,還沒待她卸下一身疲憊,休憩幾日時,一名令她厭惡至極的不速之客又是不清自來。只是此人身份特殊,便是連丁婉言另外一個師尊,陰煞魔尊都要禮讓其幾分,不敢對他多有得罪。

    使得丁婉言心中厭惡歸厭惡,不得不強打起精神來,應付此人。

    “婉言,聽說你前些日子裡,又大開殺戒了?果然不愧爲血修羅的稱號,李某佩服,佩服啊。”一名身材高大,衣着華貴的青年男子,搖着摺扇。憑空出現在了客廳裡,微弱的空間漣漪,顯現出他對於空間能力的掌控極強。英俊的臉龐配合着微笑,氣定神閒,瀟灑自若的模樣,倒是可以惹得很多女孩子歡喜。

    “前輩過譽了。”丁婉言一臉冷若冰霜,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表面恭敬道:“不知前輩此次前來,所爲何事?”

    “呵呵,婉言你也別總是前輩前輩叫了。”那個李姓青年男子,不以爲然的搖頭道:“李某不過比你癡長些時日,哪裡擔得前輩之稱。不若叫我名字李耀,也省的大家太過生分了。”

    丁婉言心中冷笑不迭,這李耀心中打得是何等主意,她也不是三歲小女孩了,當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若非礙於此人的身份與實力,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不過,此人倒也不能輕易與他撕破臉皮,只是臉色更加冷漠了:“晚輩累了,如果前輩沒有什麼其他事情,晚輩要前去休息了。”

    李耀表面不爲其所怒,依舊是瀟灑自如的笑呵呵道:“婉言既然堅持,那便作罷。這些日子你在外作戰辛苦了,李某這裡剛好有幾枚金元丹。以婉言的資質和現在的修爲,要不了多久,便能晉級金丹中階。到時候,金丹期中便稍有婉言對手了。”

    心中卻是冷笑不迭,活了一百多年來,各種各樣的女子見多了。只要本少看上的,還沒有攻不下來的。他自然知道丁婉言早已經嫁人,夫君叫雷什麼的一個築基期修士。先不說傳言中那雷動已經死了十幾年了,就算沒死,區區一個築基期修士,就算他已經是金丹期了,還不是一根手指頭就可以碾死的?

    事實上,李耀從大乾州遠道而來,本是爲了一件任務。如今任務早就完成,只是幾年前在拜會陰煞魔尊時,卻是突然見到了這個丁婉言,讓他心神大動。此女不但容貌,氣質,甚至是資質,都難得一見,屬於上上之選。他都有些不敢相信,康州這種小地方,怎麼會出現這種級別的女子。

    當然,最早李耀也不過是想玩玩而已。他相信憑着他元嬰修士的實力,大乾強勢宗派的嫡系出身,出色的外貌,風度,擒獲此女是輕而易舉。然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此女非但已經有了一個失蹤的夫君,更是對他一副極爲不屑的模樣,冷若冰霜,拒他於千里之外。如此一來,反而激起了李耀征服的,從小到大,只要他想得到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尤其是女人方面,在大乾州,不知道有多少出色的女子想對他倒貼呢。

    只是,幾年的猛烈攻勢下來,他不但沒有取得任何成果。反而令子婉言對他越來越厭惡,他完全可以從她的眼神之中,讀懂她的不屑,厭惡,冷漠。

    這些,不但沒有讓他放棄,只是,柔情攻勢的無效已經漸漸地磨去了他的耐心。如果實在不行,就算是用逼迫的方式,也要將她弄上手。若她敢拒絕這幾枚金元丹……不過,在他心目中卻也知道,這世界上,很少有金丹修士可以拒絕金元丹,這種價值連城,對提升金丹修士修爲有着非同尋常效果的金元丹。尤其是在康州這種小地方,據說金元丹已經被炒到了千萬靈一枚,還有價無市,就算是在大乾州,金九丹也是極爲罕見之物。

    丁婉言連瞥都沒有瞥一眼他的金元丹,只是冷淡道:“前輩請回吧。晚輩心中,只有夫君一人。”

    “可他已經死了。”李耀的微笑,凝固了起來,嘴角微微抽搐。目光同樣變得有些陰冷,只是,他還是想做最後一把鼻力:“你爲了一個死人,值得嗎?”

    “別說夫君只是失蹤了,就算是他真的死了。丁婉言這一生,也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丁婉言冰冷異常道:“李耀,晚輩失陪了。”丁婉言身形微微一閃,整個人便化作一團無影無蹤的煞風,消失在了人面前。

    獨獨留下面色陰狠的李耀,臉色鐵青的自言自語道:“丁婉言,這可是你逼我的。我李耀想得到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過。”

    幾乎是同一時間段,康州陰陽合歡宗的合歡谷內。

    這些年來,一直在潛心修煉的戚菲菲,終於在前些時候,成爲了築基大圓滿境界。原本她是想偷偷摸摸的修成大圓滿後,偷偷跑掉,然後等雷動回來。

    到時候一合體,成就金丹後,便木已成丹。宗派就算是要算賬,也得去找陰煞宗算,戚菲菲可不認爲,陰煞宗如此看重雷動的情況下,會拿他怎麼樣。

    只是,戚菲菲沒有想到的是,偷偷摸摸出門時,卻是遇到了一位多嘴的同門師姐。如此一來,短時間內,合歡宗所有人都知道了戚菲菲築基圓滿了。

    合歡宗之中,能夠修煉鼎爐的,本就極少。而像戚菲菲這等年輕,漂亮,優秀的女子修成了築基圓滿。自然成爲了很多男性修士眼中的香餑餑,靈丹妙藥。尤其是那些資質不俗,卻卡在築基巔峰的弟子們。

    一場關於戚菲菲雙修對象的爭奪便開幕了,經過幾個月的博弈,最終確認了一位太上長老的後育小輩。那小輩資質尚算可以,但在耗費不少資源的情況下,連續幾次衝擊金丹都未成。而那太上長老,在花費了無數人情,錢財,甚至是威逼利誘,終於爲他的後裔取得了這次機會。

    在得知了最終結果後,戚菲菲那個羞惱成怒啊,雖然明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但宗派將她當做一件貨物般,爭來奪去的,最終還被人當做勝利果實,終究是心頭不平衡之極。這些年來,戚菲菲腦海中一直都抹不去雷動的身影,雖然在一開始,完全是在生命危險的逼迫下,才與他神魂融合,受其控制的。

    但是,隨着和雷動接觸越深,便越是感受到他的不凡之處來。非但各方面優秀無人出其左右,更重要的是他的霸道,強橫,甚至是那若有若無的溫柔,都如烙印一般,深深地鐫刻在了戚菲菲的心坎裡。

    相比於雷動,合歡谷那些弟子們,實在擺不上臺面啊,一個個白麪敷粉,裝腔作勢。

    這些年來,戚菲菲比任何人都篤定雷動沒有死掉,不然她也不會好端端的活着。只是,這些年,雷動和自己的神魂之間那些神秘的聯繫,變得若有若無,幾乎無辨認。嗯來,這是兩個人位置極遠之故。然而最近,神魂之間的聯繫,好像開始有些清晰了起來。雖然這種清晰感依舊很弱,卻是在與日俱增着。

    很明顯,這是雷動正在歸途中的信號。

    基於種種原因,戚菲菲決定要逃,逃跑的方式,她早已經未雨綢繆,謀劃了多年。

    先是偷偷摸摸的找了個在這次爭奪落敗,但後臺同樣堅硬不已的師兄,幽怨而不着邊際的悽苦了幾句。讓他們各自隱約猜測出,戚菲菲原來一顆芳心,是掛在了他們身上。如今被人爭奪了去,她戚菲菲寧願死也不從之類。

    戚菲菲資質非常優秀,媚術底很強。而她最大的優勢,在於她和其他女弟子早早和人雙修不同,修煉的她,至今完整保留着處子之身。再借着她各方面極爲優秀的條件,使得很多男子,都難以拒絕她的傾心。一來二去,只是兩三個回合,那今後臺不俗的師兄,便已經變得頭腦發熱,暴躁之極。在戚菲菲若有若無的循循善誘下,他終於在戚菲菲的引導之下,滅殺了那個勝利者。與此同時,滿心歡喜的和戚菲菲一起偷偷摸摸出了合歡谷,心中一片熱血激盪和高尚滿足,爲了愛情,他寧可什麼也不要。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