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329章 血修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329章 血修羅字體大小: A+
     

    ……

    剩下的小二十隻金丹妖禽,雖然依舊擁有可怕的綜合實力。但在雷動等人實力不弱,全力防守反擊下,一連糾纏追逐了數日。非但沒有攻破飛舟,反而被強殺了七八隻。妖獸,畢竟只是妖獸,噬骨禿鷲也不是什麼太過聰明的種羣。

    剩餘十多隻金丹禿鷲,眼看着事不可違,準備捨棄仇恨,逃遁而去。但是雷動卻又不幹了,爲了這羣妖禽,雷動可是接連損失了兩隻金丹厲鬼,不但要將本錢撈回來,還要收點利息才成。當下調轉船頭,率領衆人,反而追殺起噬骨禿鷲來。

    智慧種族,到底不是尋常妖獸種羣可以比擬的。數日光景,各種戰術的運用下,殺得禿鷲羣片甲不留,僅逃走了小貓兩三隻。最後‘花’費了時日,將所有戰利品收拾起來,倒也是所獲不菲。若把那些妖禽血‘肉’,獸魂賣出,也有數千萬靈的利益。

    當然,此戰雷動損失頗重,遂動用了一隻高階金丹獸魂,一隻金丹中階獸魂。形成了實力約莫在築基中後期的兩隻厲鬼,隨後,不斷的餵食那些築基妖獸血‘肉’,數百隻下來,赫然還不夠進階,隨後,又是接連吞噬了十幾只金丹妖禽血‘肉’。那隻築基後期實力的厲鬼,纔算是進階爲金丹初階。

    如此消耗,讓所有人都爲之有些咋舌。爲了這兩隻金丹初階的厲鬼,吞噬的妖獸血‘肉’獸魂,換算成靈石的話,至少有三千萬靈了。也是難怪,那些玩萬鬼幡的,情願玩炮灰戰術,‘弄’個幾千上萬的普通厲鬼,也不願意玩‘精’英模式了。這個,可不是尋常金丹修士可以做到的事情,就算是元嬰修士,‘花’費那麼多資源去砸兩隻金丹初階的厲鬼來,也要仔細盤算划得來划不來?

    但是對於雷動這等大富豪來說,這又不算什麼了,以他才區區築基巔峰的實力,搞兩隻金丹級戰力,無疑是極爲划算的。不過,也可以從這裡可以看出,萬鬼幡中的厲鬼,想要進階是何等的艱難。當初若非雷動在試煉空間之中,那裡的築基巔峰妖獸數不勝數,外加那些妖獸,都是氣血雄渾,刻意壓制晉級的非普通築基妖獸。雷動也嘗試不出,將築基實力的厲鬼,晉級金丹實力的厲鬼。

    換做在外,雷動也是決然捨不得耗費數千萬資源搞這種事情。這數千萬資源,如果真的捨得不顧一切硬砸的話,都能砸來十幾只上品靈鬼了。

    當然,有史以來,玩萬鬼幡之類的,也不是沒有人砸着試過。只是付出與收穫比例太差,金丹實力下,玩萬鬼齊出的威力,也不見得就比這差太多。更何況這不是金丹修士能玩得起的,因此,久而久之,卻是沒有人這麼做了。

    不過雷動卻是無所謂,反正暫時不缺錢,更何況走‘精’兵路線,對抗高階修士還是十分有利的。因此也就這麼玩了。不過,他倒也琢磨開了,回去後,一定得尋‘摸’一支極品些的萬鬼幡。這一支,還是當初師尊萬鬼老祖所賜。

    一想到師尊,雷動心中就忍不住有些感動。說實話,若非這個師尊最自己實在照拂。自己不是已經叛出‘陰’煞宗,便已經是掛掉了。想及他老人家那面惡心善,護短之極的模樣,雷動心頭有些暖洋洋的。

    度過了禿鷲危機後,飛舟繼續向既定目標而去,只是走得更加小心謹慎了。這個大荒漠中,可是比無盡海域的前面部分,還要危險,一個‘弄’不好,所有人都要栽進去。雷動向來不認爲,自己有主角命,是個打不死的小強。好在蠻族人的地圖,多少還是有些效果的,避開了許多危險,這一路去,驚險重重,卻也勉強能夠應付。

    ……

    康州之地,東海羣星島的海域之上。

    一艘體型龐大,造型危險猙獰的飛舟,正馳騁在‘波’瀾壯闊的海域上空,後面跟着十幾艘中型,小型的戰艦。

    船首之處,俏生生的漂浮着一個體格修長,面若桃‘花’,冷若冰霜的‘女’子,揹負着雙手,一對美眸望着遙遠的海域。一股若有若無的‘陰’煞之氣,縈繞在她身側,配合着她那一副漆黑如墨,充滿危險美感的戰甲,顯出了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

    在她身後兩側,低着頭立着一男一‘女’兩名中年金丹修士,一身華貴的黑袍,顯現出他們身份地位的不低。但是,他們此時的臉‘色’,卻是煞白無比,汗珠子不斷滾落而下,神‘色’之間有些惶恐不安。其餘幾十個築基期修士,更是一個個跪拜在地上,一動不動,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廢物,你們這麼多人。連一個區區金丹初階的人也沒有攔住,竟然還讓他給跑了?”‘女’子神‘色’冰冷,聲音中洋溢着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陰’煞戾氣。

    “啓稟統領大人。”男‘女’中年修士,駭得立即跪拜而下,顫聲道:“那個禿驢實在狡詐,他跑進了夜叉族勢力範……”他們心中的確是恐懼之極,換做其他時候,也許統領大人還能網開一面。但是,每當飛舟略過這靠近夜叉族地盤上時,統領大人的脾氣,便會格外的暴躁。

    “哼,本座不想聽你們解釋。”‘女’子面‘色’‘陰’冷的哼道:“一個月之內,本座見不到那禿驢的人頭,你們自己滾回總部刑堂領罰吧。”

    “是,統領大人。”兩人也不敢再解釋,急忙應承後,立即飛身回到了自己的戰舟之上,起航往夜叉族範圍內,追人去了。不過,他們心中倒也不敢有絲毫的不服氣。只因此‘女’年紀雖輕,但如今在康州,卻是鼎鼎大名,素有血修羅之稱,正式出道短短十幾年裡,死在她手中的正道修士不知凡幾。尤其是最近幾年,‘性’子越來越狠辣,出道至今,便是連金丹修士,都死在她手中十幾二十個了。一年前,更是以金丹初階巔峰的修爲,力斬一名投靠天音宮,散修中名望極盛的金丹高階修士。使得她原本就大噪的名聲,一時間如日中天,魔威赫赫。

    使得所謂的正道人士,將她恨之入骨。此等威名,正是讓他們又敬又畏。

    而那‘女’子,卻是冷冷地看着那片海域,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夜叉族,夜叉族,若夫君真的不在了,我丁婉言終有一日,屠盡你夜叉一族。還有天音宮,你們都給我等着。

    此‘女’,自然是雷動十幾年未曾謀面的妻子丁婉言。

    “嫂子,嫂子。”一個身着玲瓏黑甲的年輕‘女’子,從戰艦內飛身而出,俏生生的立在了丁婉言身旁。神‘色’中關切不止的安慰道:“您別再擔心了,哥哥他吉人天相,不會出事情的。”話雖如此,但事實上,她也是越來越沒有信心了。

    “青兒,我心中有數。”丁婉言見得她時,臉‘色’才稍微舒緩了些,聲音柔和了許多:“你這段時間要晉升築基後期了,不要再在海上廝‘混’,回萬鬼窟去好好閉關。”

    “嫂子,您也和青兒一起回去吧。”雷青兒非常擔憂丁婉言現在的狀況,柔聲道:“我想,哥哥若是回來了,也不喜歡見到嫂子現在這樣。”

    丁婉言十幾年前,雷動剛失蹤的那些日子。倒也堅定的認爲,雷動沒有死。非但是天魔相告的原因,她自己也相信雷動的能力。但是,隨着他失蹤的時間越來越久,並且她知道了夜叉王竟然‘逼’迫雷動和澹臺冰雲,去消滅那個什麼海神之怒後,她的信心也是越來越低了。

    如今的丁婉言,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初出茅廬的小‘女’孩了。通過各種情報與資料,她當然清楚海神之怒的威力,那種毀天滅地的力量,就算是元嬰修士也是難逃一死。更別提,她的夫君當初只是築基中期了。時間越久,她越是絕望,對於造成這一切的天音宮和夜叉族,她恨之入骨。只是,宗派現在無力與夜叉族開戰,是以,她只得將所有怒火,都傾注到天音宮,以及天音宮的盟友上面。

    在她出道之時,萬鬼老祖便親自去宗派總部,爲丁婉言敲竹槓,撈法寶。事實上,不消他說,‘陰’煞宗對於丁婉言的重視,也是無與倫比的。一來是她的資質極爲難得,僅僅是這份資質,將來便有一定機會成就元嬰。二來,便是現在的‘陰’煞宗太上長老之一‘陰’煞魔尊。

    ‘陰’煞魔尊非但是個元嬰期老妖怪,主修的是‘陰’煞大法,更重要的是他也是天生的‘陰’煞之體。‘陰’煞之體極爲難得,更難得是拜入到‘陰’煞宗之中,並正好修煉‘陰’煞大法。原因很簡單,‘陰’煞之體沒辦法堅定,只有修煉‘陰’煞大法後,纔看得出來。

    如今,‘陰’煞宗之中,僅有三人擁有‘陰’煞之體。除了‘陰’煞魔尊,丁婉言,便是一個金丹期長老。但是那長老的資質遠不如丁婉言,金丹期已經是他的極限所在。因此,那‘陰’煞魔尊,極爲看重丁婉言,經常指點,並收她成爲了弟子。

    有了‘陰’煞魔尊這尊大後臺,丁婉言出道,一身裝備哪裡能簡單得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