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288章 小子,你說好了單挑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288章 小子,你說好了單挑的字體大小: A+
     

    ……“好,好。”被雷動的眼神和話氣得臉色有些鐵青的白骨少君,眼神之中,露出了嫉恨的色彩。看了看雷動,又瞥了瞥澹臺冰雲。到了此時,才發現他們兩個的打扮似乎很像。一個晶瑩白甲和一對巨大的翼翅,而另外一個,則是黑甲加上一對誇張的膜翅。幾乎是從牙縫之中擠出聲音:“原來,你是特地前來救冰雲的。”

    “不錯,本少和冰雲自小認識,早就山盟海誓,緣定三生。”雷動露出了驕傲而不屑的眼神,蔑笑道:“白骨少君,少在那裡自作多情了。”一來是想激怒下這個白骨少君,二來,也是順便調戲一下澹臺冰雲,爲自己出一口惡氣,反正現在的她,是怎麼都不可能反駁自己的。

    果不其然,澹臺冰雲沒有反對雷動的話,臉頰上反而浮現出一些淡淡的紅暈。落在白骨少君眼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嫉恨交加的感覺。一個故事,彷彿呈現在了他的眼前。一對青梅竹馬的少年男女,從小快樂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直到有一天,那個女孩因爲災難而失蹤了,然後那個男孩就拼命的到處找。最終,歷經千辛萬苦,從她從魔窟之中拯救了出來。隨後,他們倖幸福福的過上了一輩子。

    而在這個故事裡,白骨少君自覺自己好像變成了個阻撓他們的惡魔,也成爲了兩人感情的磨刀石。悲憤羞惱,嫉妒怨恨,一股腦兒的都涌現了出來。原本就蒼白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陰白陰白,如毒蛇般緊盯着雷動:“小子,我要殺了你,你死定了。”

    “殺我?”雷動對他露出了不屑的神態:“不就是一個區區金丹初期修士嗎?單挑,敢不敢?”

    “你是在找死。”白骨少君見得雷動一臉霸道紈絝樣,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樣。也許,他出身是不錯,但是自己是金丹修士,外加自幼受魔君寵愛,一身法寶什麼的放在身上也不是看的。聽得雷動要單挑,不怒反笑:“本少君如你所願,讓本少君見識見識你究竟有多厲害?”心中卻是在暗忖,若是在公平單挑的情況下,幹掉這狂妄討厭,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對於奪得澹臺冰雲的芳心還有一線希望。只要這小子死了,再強行將澹臺擄回去,慢慢熬她,總有一天,她會投降的。白骨少君想及此處,心頭一陣興奮和顫悸。

    雷動也不多話,直接施展出了鬼影遁,身法如鬼魅一般,掠出道道殘影。直接從船首處,向白骨少君掠殺而去。動作極快而詭異,潛藏在猶若黑霧的幽冥鬼氣之間,若隱若現,可見這鬼影遁,不愧是陰煞宗傳承已久的遁術。而雷動本人,在這遁術上下的功夫也不少。

    白骨少君看得是眼睛一亮,這小子狂妄歸狂妄,但果然是有些門道的,從這遁術來看,他似乎的確有自傲的資本。但是,這不夠,遠遠地不夠。白骨少君心中冷笑不迭,既然你要送死,那本少君就成全你。陰鷙的臉龐下,隱隱浮現着殺意。只見他的黑色披風無風自動,整個人又是潛入到了颶風之中,影影綽綽,即便是盯緊了看,也不過是一道朦朧的波動。

    與此同時,上百隻白色猙獰的白色骷髏,縈繞在他的身邊不停的旋轉,驀然之間,嗖嗖嗖,一隻只張牙舞爪的朝雷動撲去。

    這白骨殿的傳承功法,倒是和枯骨老妖的枯骨大法頗有些相似。雷動心中暗忖不迭,這白骨少君,果然也不是什麼凡物。這上百隻白色骷髏,每一隻的氣息,都不弱於一個築基初期的修士。難怪,黑鐵塔提及他的時候,臉色會相當不好看。上百隻擁有築基期的骷髏頭一齊出動的話,便是連金丹初期的修士,都要暫且退避三舍。

    但是雷動,卻只是在心中冷笑了一下。掣起萬鬼幡,黑氣涌動下,五隻由金丹修士生魂祭煉而成的頭目級厲鬼,洶涌而現。猛吸着雷動那精純的幽冥鬼氣,一下子,一隻只的體型都膨脹了起來,變得魁梧而凶煞。在吸收了精純的幽冥鬼氣後,那五隻頭目厲鬼,每一隻的威力,都絕對不會遜色於一個築基後期的修士。五鬼相加,威力非同尋常。

    它們結成了一個圓陣,抵擋住了那上百隻骷髏頭的侵襲,猶似一道洪水之中的頑石。

    如此威力的厲鬼,倒是讓白骨少君也是愣了愣神。然而旋即猙獰笑道:“小子,你以爲憑着這五隻厲鬼,能抵擋住我的白骨大軍嗎?你死定了。”說罷,他又是催動着秘法,督促着密密麻麻的骷髏頭們,衝殺着厲鬼圓陣。他要讓這小子,心疼的看着他的厲鬼,一隻只的被幹掉。

    誠然,五隻頭目級厲鬼,哪怕擁有了築基後期的實力。也的確與上百隻初期的厲鬼相差太大。然而雷動,卻是表情淡然,繼續召喚着他的鬼物。驀然,已經擁有二級實力的暴擊鬼將,其魁梧而霸氣的身形陡然顯現,一個衝刺進入到了骷髏潮水之中,長刀揮舞之際,一隻只骷髏頭被爆掉。

    鬼將?白骨少君臉色一緊,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區區築基期小子,赫然能擁有鬼將這等恐怖之物。這鬼將,若是單挑金丹初期修士,恐怕會力有不怠,但是對付起這些僅有築基初期實力的骷髏頭,卻是最好不過了。不過這白骨少君,也不是什麼弱者,也不是隻有召喚骷髏大軍這一招。

    他當即手一擡,召喚出一個環繞着重重黑氣的古塔,隨着他法訣掐動,那塔飛到半空中,越幻越大。與此同時,濃郁的黑氣,凝結成了一道道黑色利箭,嗖嗖嗖,如同箭雨一般,直刺鬼將。每一支黑箭,威力都不同凡響,鬼將被迫轉化爲防守姿態,用盾牌和長刀,不斷抵擋着箭雨的侵襲。而那些箭雨,猶似具有生命力一樣,鎖住了鬼將,任憑它怎麼騰挪折閃,都無法擺脫,只有硬擋。雖然說這玩意一時半會要不了鬼將的命,卻是將它這份戰鬥力拖住了。

    然而,正待白骨少君臉色略有得意的看向雷動時,卻聽得一陣震耳欲聾的虎嘯聲暴起。一頭數丈長,黑底暗紋的兇獰老虎憑空出現。此虎具有金丹一層的實力,甫一出現,便張口咆哮着噴出一枚白色的能量彈,射進了骷髏大軍之中。轟然爆炸中,處在其威力範圍之內的數只骷髏被轟成了粉碎,十幾只被震飛。而它,速度似乎極快,一個閃爍間便掠進了骷髏軍之中,對付起那些骷髏頭來,張嘴一口便是一個,嘎巴嘎巴的吃得津津有味。

    媽的,這還是築基期修士嗎?白骨少君只覺得臉上的肌肉一陣抽搐,厲鬼,鬼將,金丹影虎。這三樣東西出來,恐怕連金丹初期的修士,都會抵擋不住吧?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白骨少君嘴角的笑容更冷,忖道:“難怪這小子,自命不凡,狂妄之極了。原來果然是依仗不小,不將自己這個金丹修士放在眼裡。不過,這樣更好。若不是他有這份底氣,怎麼可能跑出來送死?狂妄,可是要付出狂妄的代價的。”

    白骨少君法訣一掐,手中凝聚起了一支陰白森森的長矛,直接朝着雷動猛然一擲。只見那白矛,速度極快,在空氣中,直接掠成了一條白光。心中直冷笑,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施展出了白骨矛,就算是金丹初期的修士,硬扛之下也定然要吃虧,看你小子怎麼躲,怎麼抵擋?

    誰想,雷動忽然擡起頭來,極其詭異的朝他一笑。雙翅輕輕扇動,整個人,忽而很神奇的在他眼前消失。只是區區一瞬,雷動便出現在了他身後,極品赤煉飛劍化作驚鴻,朝他後背刺去。白骨少君驀然震驚,卻也是反映極爲迅速,一面白骨盾牌,擋在了他的後背。轟然聲中,赤煉飛劍直接被彈開。但赤煉飛劍那不俗的威力,卻是震得白骨少君氣血略一翻滾。與此同時,雷動周身黑氣瘋狂的向內收縮,擡手轟出了一條黑龍。這自然是雷動現在最大威力法術,黑龍吟了。

    白骨少君眼見着那招氣勢不凡,不敢再硬接,而是如一陣風一般,朝一旁掠去。忽而,一陣動聽的琴絃響起,一道鋒銳的巨大青劍,朝自己頭頂斬殺而下。入他目的,卻是澹臺冰雲冷漠的臉龐。轟,白骨少君不得以下,又只得硬扛了一把。

    青蓮劍曲威力其同反響,饒是他的防禦法寶不弱,也被轟出了裂痕道道。而他,更是被震得倒飛而去,悲憤交加的怒罵道:“小子,你說好了單挑的。”

    “幼稚,敵人的話你也能信。”雷動冷笑着不屑的說了一句後,雙手重重向上一牽動。剛撲了個空的黑龍,轉了個彎,狠狠朝白骨少君轟去。與此同時,錢羅,黑鐵塔,以及青娘子等人,臉色都兇厲的用最強的招數,直接殺向了他。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