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221章 風雲暗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221章 風雲暗涌字體大小: A+
     

    寒武聽得是面『色』一變,暗罵這次的事情玩大了。這姓寧的,可真不是東西,自己被一個女人『迷』昏了頭,卻是試圖把整個南七十六島都拽上他的戰艦。臉『色』,一時間有些陰晴不定。

    “寒武,是生是死,自己決定。”張橫暴喝了一聲,不顧冥火主炮滾燙之中,尚未冷卻。又是一炮轟向禁制。很多人都知道,禁制這種東西。向來是對外強,對內弱。若是想靠着一門冥火主炮轟掉這禁制,那是想都不用太多想的事情。然而從內轟,卻是不太一定了。此外,兩門副炮也是轟出了威力不俗的冥火彈。

    所有人,包括雷動在內,都施展出了最厲害的攻擊,雷動爲此還召喚出了築基期巔峰的傀儡。

    轟,禁制又是一陣波『蕩』四起,被轟出了一個小窟窿,與此同時,五花八門的攻擊齊齊轟到了那個點上。一時間,倒是將那禁制轟出了一個數丈寬的大窟窿。然而,這還不夠,還差一些。正待張橫面『色』大變的時候,雷動捏爆了一張符籙,只見的從他身前,同樣的一記冥火炮轟然而起,重重的撞在了禁制之上。原本數丈寬的大窟窿,一下子被撕扯到拉將近十丈。

    張橫大喜過望,馭動着冥火九號向外疾飛而去。那寒武猶豫了一下,沒有追擊,反而是爆發出了一股力量,直接率先一步竄出了禁制窟窿。一掌拍出,但拍的不是冥火九號,而是後面緊追而上的寧霄。反正是站隊而已,他寒武孤家寡人一個,又何必非站在天音宮這邊?

    他心中也是有所尋思的,任何頂級宗派,都會有自己的一些氣勢在內。這一次,明顯是天音宮和寧霄不對,竟敢準備留下陰煞宗的戰堂小隊。發生了這種大事,哪怕陰煞宗舉全宗之力與天音宮交戰,他們也會在所不惜的。絕對不會讓這姓寧的有多好過。天音宮到底能給他多少保護?究竟有沒有決心和陰煞宗死磕,卻是底氣不足。

    正因爲如此,在寧霄受那天音宮女人的蠱『惑』,準備向天音宮搖擺之際。很多人,包括他寒武都在反對。他寒武承認,兩個宗派都是頂級宗派,綜合實力算起來是不相上下的。但是,一方是吃了虧的哀兵,受害者。一方是玩陰謀詭計之輩。

    雙方高層在同一件事情上的底氣和處理方式,會是完全不同的。也是由此,寒武決定在這個時候,反他寧霄一把。更何況,如果跟着寧霄,依舊是副城主的地位,始終會被他寧霄壓着。但如果站在陰煞宗這邊,說不定更有發展機會。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差別太大太大了。

    見得寒武如此,跟隨在他身後的十幾個築基期修士,有七八個追出了禁制窟窿,以示追隨。

    寧霄驚怒交加的看着這一幕,那個戰堂小隊,竟然能真的打破禁制,逃脫出去已經是遠遠出乎他意料了。更沒想到,寒武帶着人臨陣反抗了。面對寒武的氣勢非凡,鋪天蓋地的一掌。寧霄不得不停止追逐戰舟,轉而勉力應對寒武這一掌。饒是他實力勝過寒武一籌,但倉促之下,這一掌對的是半斤八兩。能量交擊下,爆裂而起的衝擊波,四下爆去。

    “張隊,讓築基修士上船,我跟在後面跑。”寒武全身力量暴起,能量爆出了一絲絲滋滋之聲。他也是聰明的很,知道讓幾個築基修士上去,張橫還會肯。但是讓他這個金丹修士上船,是絕對不會肯冒險的。

    張橫毫不猶豫的放了那羣築基修士上來,駕馭着幽冥九號,向遠處逃逸而去。而寒武,也是暴起一團氣勁,緊跟其後。寧霄和另外一名金丹修士爆追而出,但眼見着對方越飛越遠,又不敢只有兩個人追去。陰煞宗的戰舟,可不是鬧着玩的。如果把他們封在城裡,怎麼折騰都能弄死那艘戰舟。但在外面,那艘戰舟,加上戰堂成員,實力要遠超過一名金丹修士。

    寧霄臉上,有些鐵青而猙獰,沒想到那個叫張橫的傢伙,竟然如此警覺。爲了麻痹他們,他甚至都沒有告訴寒武,準備在城主府將他們都留下。

    不提寧霄心中想法如何,張橫,雷動一干人也是臉『色』十分難看。這次要不是張橫警覺,說不定就真的要折在那個小洲城中了。當然,雷動也是立下了大功勞,若是沒有他最後那一記冥火炮,恐怕很難走脫。種種因素相加,才造成了此次奇蹟般逃脫。

    驚魂之下,衆人看向雷動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尤其是張橫,感激異常道:“雷動,這次全虧了你。不過,你剛纔打出的是冥火炮?”說話間,連一號都不叫了,直接汗喊了他的名字。

    “嗯,一枚冥火炮的符籙。”雷動神魂之中,至今依舊激『蕩』不已。剛纔還能憑着一口氣強行壓制住傷勢。但現在,七竅開始向外流血。雖說他神魂很強大,但是施展冥火炮,實在太勉強了。哪怕那個冥火炮符籙,已經經過天魔再三處理,讓它更爲適合低階修士使用了。但雷動,依舊在勉力控制冥火炮的過程中,受了不輕的內傷和神魂創傷。

    冥火炮的符籙?雷動的話讓衆人一愕,先不說一個冥火炮符籙的價值幾何?築基期修士用起來,實在太危險了。便是張橫,都不敢說自己就能控制得住冥火炮符籙。除非,那枚符籙是元嬰修士特製的,以給晚輩之類保命所用。一下子,所有人都覺得雷動高深莫測了起來。

    “你先什麼都別說了,安心療傷,接下來的事情我會處理的。”張橫因爲這件事情而極爲光火,已經多久了,沒有在陰煞宗的間接控制區域裡,發生襲擊陰煞宗戰堂弟子的事情發生了。幸虧他機靈了些,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索『性』以安全起見,先走了再說。

    張橫臉『色』非常難看的。給了雷動一粒可以治療神魂的丹『藥』。又召喚出了一個鬼差,閉着眼睛施法了一番,便將那鬼差放了出去。爲了保險其間,他及二連三的放出了五六個。那寧霄膽敢這麼做,後面自然會有天音宮參與。但是,今天的事情,張橫也覺得太大了。膽子太大了,張橫完全有理由相信,這件事情絕無可能輕易瞭解了。

    做完這一切後,張橫纔對那些跟着寒武反叛的修士躬身道:“多謝諸位選擇幫助我們,幫助我們陰煞宗。相信,此事之後。諸位會取得自己應有地位的。”

    “尊使,我們之所以跟隨出來,全是因爲寒武大人。寒武大人爲人講義氣,對我們相當不錯。只要他去哪裡,我們就跟着去哪裡。”那幾個築基期修士說道,又是有些面有難『色』道:“尊使大人,能不能讓寒武大人也上船來?他似乎有些跟不上飛舟速度了。”

    “抱歉,我知道寒武的心思。但是,我必須爲麾下兄弟們負責。”張橫堅定的搖了搖頭道:“我相信,寒武也不會計較這種事情。不過,我可以放緩速度等他一下。”冥火九號速度就是如此,一旦爆出了全速,便是連一些速度普通些的金丹初期修士,都不一定能跟得上。否則,如果其速度可以任由金丹修士隨便跟上,那麼這艘戰艦,價值也就沒有那麼大了。能逃得過實力普通些的金丹修士追擊,纔是優秀的戰舟。

    果不其然,正在後面努力追逐着的寒武,爽朗的哈哈大笑道:“幽冥戰舟果然很不錯,我竟然追不上。不過,兄弟們別計較。剛纔戰堂兄弟們差點吃了大虧,謹慎一些是完全有必要的。”

    “多謝寒前輩理解。”張橫也是呵呵笑着回聲道:“晚輩相信,寒前輩此次的選擇,會讓您終身受益。”

    “多謝張兄弟吉言了,還請張兄弟在歐陽統領面前多多美言幾句,寒某無所謂,但是跟着一起出來的兄弟,寒某必須給他們一個交代。”寒武心情也不錯,在這種爲難關頭,還有七八個兄弟二話不說直接跟了出來。讓他感覺自己做人還不算太失敗。

    “那是一定的,寒前輩請放心好了。”張橫也是笑容滿面的迴應。駕馭着飛舟,沒有直線往東海岸而去。而是在海上兜了大圈子。直至兄弟戰舟,前來接應爲止。

    接連收到張橫幾道鬼差傳書後,歐陽密也是立即知道此事的嚴重『性』。非是張橫大意,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了。也算是那小子機靈,纔沒有整個隊伍都滅在小洲城裡。由此,歐陽密在接到消息後,立即將消息上報後,他率先帶着剛回來的一名副統領,以及兩隊人馬,駕着一艘大型戰舟冥王,以及兩艘中型戰艦,率先前來馳援了再說。雖然他只是從張橫那裡瞭解到了隻言片語,訊息不全。但是,歐陽密知道,此事絕對小不了。很有可能,會引發起與天音宮之間的全面衝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