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189章 霸王硬上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189章 霸王硬上弓字體大小: A+
     

    戚菲菲側頭一看,卻見是東方馥和丁婉言,正俏生生的虛浮在自己面前。面對丁婉言,戚菲菲不知怎麼着,總覺的有些心虛。但再心虛,也不好見了就跑,再說,跑路不就是失去了氣勢?

    倒是丁婉言,微微笑着對她點了點頭:“這位便是合歡宗的戚菲菲,戚師妹吧?果然是女中豪傑,儀容不凡。在下陰煞宗萬鬼窟丁婉言,見過戚師妹。”

    見得她如此端莊有禮,戚菲菲也是有些不甘示弱,輕輕點頭道:“陰陽合歡宗天女宮戚菲菲,見過丁師姐,東方師姐。”

    如此,兩人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起來,想聊甚歡。不過,各自心中在琢磨些什麼,也也唯有當事人能知曉了。

    這頭正在翹首以盼時,雷動實際上早已經到了陰煞宗山門外。一直潛伏在暗處。此刻的他,已經知道皇甫策到了場。剛想通過山門進入時,只見得一陣黑風忽然憑空而起,向自己捲來。雷動大驚失色,敵人如此近了,竟然沒有發現,難不成,對方是金丹期修士?忙不迭施展出鬼影遁術,身形猶若鬼魅般,殘影連連,向後倒掠而去,隱隱間可見血霧涌動。其動作之快,修爲差一些的幾乎無法捕捉到他行蹤。

    “咦?”那陣黑氣惡風之中,傳來一聲女人的奇怪輕咦聲。但緊接着,那黑風又是暴漲了數倍,速度變得更快。雷動躲閃連連,卻依舊被它一卷而入,裹挾着往遠處飛去。

    偏僻的小山坳裡,雷動驚疑不定的盯着眼前的那個背影。一身柔滑黑袍,遮不住她高挑而妙曼的嬌軀,烏黑的長髮隨風飄蕩。隱隱約約間,一股子淡淡的幽香飄到了雷動鼻子裡,心扉中。雷動不用她回頭,就已經看出她是誰了,即這個鐫刻在自己心中的身影,是那麼的清晰。

    雷動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種時候,她竟然變成一股怪風,將自己捲到這裡來。不知是何目的?但雷動更介意的是實力上的差距,原本以爲自己好歹也是個築基期六層修士了,又滿身極品靈器和寶貝

    。怎麼算,都是個強者了。然而在這個女人面前,依舊弱得好像一隻螻蟻一般。也不知道怎麼着,雷動平日裡能控制的極好的情緒,在她面前,卻總是忍不住要澎湃激昂,難以把持。

    心中一怒,聲音有些鬱鬱不平道:“天魔大人,不知喚弟子前來,有何要事?”心中卻是忍不住惡意猜測,難道她是知曉了自己滿身寶貝,替他弟子來搞花頭了?

    “哼!”一聲冰冷的嬌哼響起,隨後那沙啞而低沉的聲音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雷動,你就這點出息?”

    雷動心中一滯,竟然忍不住要發怒罵道:“是,我雷動是沒出息。不過,這關你什麼事情?”

    “大膽……”天魔猛然間回頭,那絕色容貌上,赫然多了一絲羞惱成怒:“你真以爲,本尊不敢殺你?”說罷,擡手便是一爪,彷彿由一股子黑霧凝聚而成的一隻魔手,向雷動擒去。大天魔手,又是這一招數。當初就是她這一記大天魔手,將雷動從惡鬼幛上弄了下來。

    雷動臉色一冷,擡手便是一記冥火彈轟去。速度又快又疾,直迎而上。他當然沒指望這一擊轟爆大天魔手,與此同時,赤煉飛劍凌空出現在了他面前,真氣向內狂灌而入。那幾乎熾到發白的火焰,熊熊燃燒起來。隨着雷動一聲去,當即化作一道赤紅色的驚鴻,猛然間直朝天魔斬去。

    轟……冥火彈重重的擊中大天魔手,幽火四下飛濺。但那大天魔手,卻只是一滯後,繼續向雷動擒來。雷動面前,卻是浮現出了一面銀色而華麗的盾牌。面對大天魔手的壓迫,那面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盾牌,彷彿迎風即漲。轉瞬間已經丈許,擋在了大天魔手前,毫光四射,威風凜凜。

    轟然聲中,兩相交擊下。‘不滅’盾牌,赫然擋住了大天魔手,那陣陣毫光,開始消融起魔氣來。

    幾乎是與此同時,雷動的赤煉飛劍,也是重重的砍在了沒有躲閃的天魔身上。但還沒到她身前,便被一股透明能量擋住,火光暴起,漣漪陣陣。赫然吹拂得,周圍樹木向外倒去。

    “極品靈盾?極品靈劍?”天魔也是微微有些吃驚,剛纔那一記大天魔手,不過是隨便玩玩的。遠遠不到她真實的實力,但雷動能憑着自己的能力擋住,讓她很驚訝。而那柄熊熊燃燒的火焰劍,似乎威力也遠超過普通的靈器。

    雷動當然沒有狂妄到認爲自己在天魔手中走了一回合,但砍了她那一劍後,心頭也是舒爽了些,擡手召回赤煉,面色多少平靜了些下來。點了點頭道:“那盾叫不滅,劍叫赤煉,還有披風叫血色。都是極品靈器。”雷動倒也覺得無需隱瞞天魔,剛纔的確是有些激動了。

    三件極品靈器?

    天魔的腦子也是有些暈乎乎的,雖然以她的實力,想要弄三件極品靈器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這種事情放在雷動身上,就有些不可思議了,不免有些訝然的看着雷動:“不錯,你的進步很大,都築基期六層了。加上三件極品靈器,的確有能力和皇甫策一戰了。不過你要小心,皇甫策手中也有一件極品靈器,名爲血神刀,配合他最近數年以上百萬人鮮血爲引,餵食血神刀。如今的血神刀,威力已經有些超過普通的極品靈器了。”

    雷動愕然,這天魔不幫自己弟子也就罷了,竟然還將他的殺手鐗告訴了自己

    。上百萬人的鮮血餵食血神刀,這皇甫策心狠手辣,超過自己想象啊。不過雷動自認身上寶貝衆多,想搞死皇甫策還是能做到的。卻也對天魔大爲改觀,輕輕的作了一揖後道:“多謝天魔大人如實相告。”

    見得他這一副恭敬有禮的模樣,天魔心頭反而掠過一陣極爲不舒服的感覺。雷動對她怨懟,不知怎麼着,她還覺得舒服些。這樣,畢竟自己在他心中烙印很深。她也想着,要徹底忘卻那件事情,把雷動的影子從她內心深處抹去。然而,越是想忘,卻越是無法忘懷,反而還越刻越深。

    從小到大,從煉氣期到元嬰期,她從未感受過這種事情。即恨不得一把捏死他,然而,卻又對他下不了手。非但如此,自己的情緒,也總是不知不覺的被他一言一行牽動着走。這一次,她擔心雷動不是皇甫策對手,故意守在宗門口,想看看他如今的實力究竟如何?直見到他有三件極品靈器後,天魔心中才放下了大石頭。對於皇甫策這個名義上的弟子,她是半點感情也沒有。從尊師遺命,執掌天魔宮以來,她唯一真正教授過的弟子,唯有楊幕和東方馥。而天魔宮的那些弟子們,都是楊幕代爲教授的。而去她感情本身極爲冷淡,能讓她有些感情的,也只有她的師尊,以及楊幕東方馥等區區幾人了。至於皇甫策的生與死,在她看來沒有差別。

    忽而,她似乎想到了一件事情,臉色有些發冷道:“差點忘記問你了,你和那合歡宗的小丫頭是怎麼回事?”

    雷動正在想天魔爲何如此做是,卻突然聽到了這一句。差點一口氣嗆死,瞪眼道:“這個,好像是弟子自己的私事吧?天魔大人您雖然地位尊崇,不過也管不到弟子的私人之事吧?”

    一句一個天魔大人,還一副彷彿和自己沒有發生過半點事情的表情。撩撥的天魔的心,一下子暴躁了起來。臉色一陰沉道:“雷動,我的脾氣不好,你別惹我發怒。”她的性子,本身就是想做就做的性子,很少會顧及些什麼的。對於雷動,她自認爲已經做的極好了,卻是換來熱臉貼了人的冷屁股。

    雷動原本平靜下去的心,也是一下子爆了起來。天魔若是好好的和他說話,還能忍得住。但一爆脾氣,卻也是惹得他光火三丈,冷聲道:“大人,您是天魔宮主人。而我是萬鬼窟弟子。我們之間,並沒有關係。我爲什麼要告訴你?是,你實力是很強,動一下手指就能捏死我。你要殺就殺,我雷某若是皺一下眉頭,就是你日出來的。”

    “我不管了,想來想去,都煩死我了。”天魔惱羞成怒,周身魔氣涌現,形成一股怪風,直朝雷動席捲而去:“反正,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

    雷動疾閃連連,卻是躲不開那翻滾而來的滔天魔氣,被她的話是氣得又氣又怒:“你想做什麼?”

    “你管不着。我拳頭大手臂粗,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天魔從小到大,從未經歷過感情事情。爲人又孤僻沉默。遇到雷動之事,她不懂如何處理。討好不成,直接來硬的了,索性用武力解決。

    這句話,差點讓雷動暈厥過去。貌似這句話,是自己對歐陽蓉兒說過的。還真是惡有惡報……

    飛沙走石,怪風連連。小谷之中,魔氣涌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