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77章 十年大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77章 十年大比字體大小: A+
     

    “築基丹嗎?”雷動緊緊捏着手中那個精緻的玉瓶,瞳孔忍不住一陣緊縮,壓抑不住涌動的心潮,自言自語,聲音有些嘶啞而低沉:“師姐,你讓我雷動,拿什麼來回報你?”

    良久之後,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目光堅定。雙足凌空連連虛點,衣袂飄飄,但眨眼便掠起一道詭異難辨的殘影,融化到了無盡的夜色之中。

    那縷瀑布潭水畔,桃樹旁。一個裹着長麾,赤着玉足的窈窕身形緩緩顯現,遠遠凝望着,那一抹愈發濃郁的黑色。直至良久之後,才幽幽一嘆,化成一團淡淡的煞霧,風一吹,便彌散在了夜空之中。

    ……

    接下來大比之前的數日,不外乎就是些傳統的祭奠。雷動按足了宗派規矩,正正經經的參與了所有流程。但是自那夜過後,雷動和丁婉言之間,彷彿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依舊是有說有笑,誰也沒有提那粒築基丹的事情。

    大比,也終於在衆位親傳弟子有些恐懼,又有些期盼的心情中召開了。

    恐懼來自於十年前,如今每一個親傳弟子,都是那時候過來的。他們和雷動一樣,都是第一次,徹底見識了修仙的殘酷,血腥。雖然明知道,在自認爲不是對手的時候,完全可以選擇投降。

    問題在於,有時候勝負,往往會在一瞬間。等你醒悟過來的時候,說不定已經死了。

    但興奮的卻是,十年大比的獎勵,實在讓人心動不已,遠不是各洞各府中的小比可以比擬。而能來這裡參加大比者,誰又不是在自己各洞各府中最最頂尖的那一批人呢?衆所周知,築基丹這種級別的丹藥,不僅僅是材料珍貴難尋如此簡單。而是這等逆天丹藥,煉製難度遠超過人的想象。

    可以說,在偌大康州,能煉製築基丹的修士,恐怕不足二十名。而且此丹煉製成功率極低,就算老手來煉。十爐丹藥中,有一爐能成,已經算是天大的幸事了。

    陰煞宗,就擁有這麼一個有資格煉製築基丹的煉丹師。以陰煞宗的綜合實力,以及傳承了數千年的藥圃成熟週期,每十年大約能湊出十幾爐築基丹材料。這些都會交由那個煉丹師進行一一煉製。由於本宗派那煉丹師水準極高,通常這麼多資源砸下去後,一爐成功丹藥還是能保證的。若是十分幸運的話,能成兩爐。但是有史以來,十年出三爐築基丹的時候,卻屈指可數。

    每一爐築基丹,最後得到成品的數量會在八粒至十二粒左右。也就是說,運氣一般的十年期,也就是能供大約十人份的築基丹。

    這時候,大比排名就會顯現出作用了。不看你修爲,只看你的排名。由排名由高到低,來決定築基丹的優先歸屬,一人一顆,絕不多給。也就是說,若這一屆的築基丹產量只有十粒,那麼排名在十一位的那個,就與宗派築基丹無緣了。若是還想獲得築基丹,便只有去參加類似於前些天的拍賣會試試運氣,也許偶爾會出現一顆兩顆。但那價格,往往都會爆到十萬或者以上這等天價,還不定能有緣遇到。

    當然,如果真有錢到了一定地步,例如丁婉言這等資產。只要肯出高價的話,還是能混到築基丹的。然而,區區一個煉氣期修士,要怎麼樣才能獲得那般數量恐怖的資產呢?

    唯有靠實力,爭取宗派大比排名靠前,纔是真正的王道。

    也是由此,在可以投降的十年大比中,往往會出現比較大的傷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另外一個主要原因,便是類似於雷動和百里雲這等因爲平常的摩擦積怨頗深,最終留待大比之中解決,勝者爲王。敗者,基本上連生魂都不會留下。

    只要能正正經經的進入前八名,不出太大的意外,一粒築基丹基本就能分到手。

    除開築基丹之外,宗派其餘獎勵,也是十分豐厚。由高到低,會獎勵大量的宗派貢獻。頭名直接獎勵十萬點貢獻,遠超小比之二十倍。此外,各洞各府的老祖們,也會私人出血,用各種各樣的法器來引誘弟子們爲之爭光,搶奪下一屆新弟子。

    十年大比,對陰煞宗來說,算得上是一個大日子了。

    身處在金丹期的陰煞宗宗主,以及宗派的一名閉關已久的元嬰老祖宗,也是出席了這次大會開幕。

    對於雷動這等低階弟子來說,別說金丹期了,就連築基期的修士,都能給他們帶來很強大的威壓。如今,那高高在上的主席臺上,卻是端坐着一名恐怖的元嬰期老祖宗,直讓雷動半點擡頭的慾望都不敢存在。站在親傳弟子堆裡,低着頭不敢有半點異動。雖然明知道不可能,卻還是深怕這等元嬰期老祖宗,會有什麼自己完全無法理解的能力存在。

    事實上不只是雷動,而是所有參與大比的弟子們。都一個個噤若寒蟬,聽着金丹期的宗主在臺上說些鼓勵的話。各洞各府的頭頭們,也是一個個正襟危坐,目不斜視。場

    面,顯得一片肅然之色。更是憑添了幾分威嚴。

    良久之後,儀式宣告結束,纔是大比的開始。

    和十年前一樣,各小擂臺前,都圍着一圈新入宗的弟子,一個個滿臉稚嫩,天真無邪的樣子。相信過了今天,哪怕是十年之後,百年之後,也會清晰的記得今天這一幕。

    不同於小比時候,爲了積攢弟子們的比鬥經驗,採取了積分累進制。此次大比,採用的是對決制。總計三十九名弟子之中,每個洞府的首席弟子,作爲種子弟子,第一輪免賽。剩餘二十六名弟子,採取抽籤制決定對手。其中十三名勝者,與十三名種子抽籤捉對比鬥,最後決出前十三名。前十三名,抽籤對決,一人輪空,取前七名。七人抽籤對決,一人輪空,獲得前四強。四強中按照常規方式,決出一二三四名。

    萬鬼窟中,首席弟子是丁婉言,第一輪直接爲種子弟子,輪空。而雷動和左超,只能各自參加一場抽籤比鬥,勝者,纔有資格晉升前二十六位。

    雷動抽籤結果很快便出來了,第一個對決的敵人,是來自於老鄰居,極陰洞的第二親傳弟子卜昌。

    此子修爲還算可以。煉氣期第十層,屬於中不溜的位置。當雷動面無表情的走上了丁號擂臺上時,卜昌臉上的得意笑容,依舊沒有消散而去。對於能在第一場遇到雷動這等墊底弟子,簡直就是一場送上門來的開場紅。

    築基期裁判一聲比鬥開始時。

    雷動臉色冷漠。足下一點,當即身形浮動,整個人如同鬼魅一般的在半空中飄忽不定。法訣掐動下,十級的嗜血鬼卒率先出現,厲嘯一聲,滿身通紅的向卜昌暴掠而去。

    “哼~鬼影遁,御鬼訣。”卜昌不屑的撇了撇嘴,雖說這個煉氣期八層的小子鬼影遁似乎玩得不錯,身形浮動飄忽間,都難以把握他的軌跡。而那隻本命鬼僕,也不知道是怎能煉的。貌似也挺強,竟然有十級了。可是,卜昌依舊不會將這個只有區區煉氣期第八層小子放在眼裡。

    “陰煞大法。”

    卜昌臉色一正,暴喝了一聲,一股陰煞之氣從他身上激盪而起,向四周蔓延而去。與此同時,也不撐玄陰盾,直接一記鬼煞掌拍出。猙獰而兇殘兇鬼虛像,張牙舞爪的撲向嗜血鬼卒。

    “轟~”嗜血鬼卒擡盾硬擋,身形被擊得倒飛而去同時。暗影鬼卒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身後,兩根銳刺重重的向他後背刺去。

    “哼,你的陰煞大法,和師姐比起來差遠了。”雷動不屑的哼聲,右掌重重向前一探,一隻幽綠鬼手,靈動而迅捷的朝他抓去。

    ……

    (很長的ps:謝謝大家中肯的意見,真的非常感謝,雖然有些同學言辭激烈了些,但足見你們對於本文的維護,因爲你們喜歡它。本文是修仙文,講述的是一個大魔頭的成長史,他的點點滴滴故事。但並非是講述個機器人成長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魔頭,也是人。既然是人,便免不了七情六慾。雷動並非機器人,也不是行屍走肉。他雖然兩世爲人,卻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類。哪怕是兩世爲人,也沒有提到他從小受到非人虐待什麼的。總體而言,雷動是從正常家庭出生的,一個正常的普通人。唯一有些不同的,只有他穿越者的身份了。

    要說讓他完全摒棄掉情,拋棄掉義,沒有歡樂,也沒有悲傷。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修煉,要麼殺人。這不但不符合他身份背景的邏輯,我也不會寫。因爲,我也是個正常人,同樣有血有肉,有喜怒哀樂,有鎮靜,也有衝動。

    當然,並不是說這本小說會走言情向。恰恰相反,因爲本文題材之故,絕大多數的重心還是會放在雷動如何修仙的故事上。感情上的東西,至多便是點綴,不會一直糾結於此,太過小兒女狀的。這點儘可放心,若想糾纏於此,我完全可以開一本都市言情。

    此外,再嘮叨一幾句。陰煞宗的那些新弟子,包括雷動和丁婉言左超等等,都是從萬萬百姓家庭中遴選出來的。他們修仙以前,也都是正常人家孩子。加入陰煞宗,只不過在陰煞宗地盤上而已。總不能寫他們,一進入陰煞宗後,就變成了無惡不作,吸人血,吃人肉的惡魔吧?

    在我而言,邪宗,只是修煉方式比較邪惡,比正道少了些虛僞,赤/裸/裸的是弱肉強食,血淋淋的叢林法則而已。從本質上而言,大家都是人,既然是人,就有各不相同的性格。

    何爲正,何爲邪?

    在古印度,佛道勢強,遂自封正道。除此之外的所有異己流派,被統稱爲歪門邪道,統統要被打倒。

    在小弟看來,所謂正邪,僅僅是勝者爲王,敗者爲寇的簡單引申而已。就像佛道,若是勢弱。某個流派勢強,情況自然會倒掛。

    用兩個字來概括,那便是“異己”。

    大家喜歡本文的話,請多多投票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