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魔 » 第37章 是羊是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大魔 - 第37章 是羊是狼?字體大小: A+
     

    ……

    惡鬼幛,陰煞宗招牌性飛行法器之一。但同時也是整個修仙界,最爲惡名昭著的法器之一。因爲祭煉惡鬼幛的主要材料,便是修士的生魂。所謂生魂,便是指任何元嬰期之前的人類,在剛死亡時或活着時,被迫離開肉體的魂魄總成。但凡凡人的生魂,散而不凝,不消片刻便會煙消雲散。唯有執念極重,又或處在陰寒之地,纔會漸漸凝聚,形成陰魂。但因爲缺乏了肉體的依託,凡人又沒有淬鍊過體魄,往往沒多久後,便會將生前之事忘得乾乾淨淨,唯有留下獸性本能和一絲執念。即便成了陰魂,也是如此。

    但是修士卻不同,因爲修士的修煉,是一個不斷淬鍊肉體和魂魄的過程。就算是生魂離體後,也絕不會馬上消散,而且意識和記憶都會十分清晰,甚至還能主動轉移地方,或暫時依附在某樣靈物上。期待某些時候,可以有機會奪舍。若有鬼修功法,周圍煞氣十足,還能有機會轉煉鬼修。當然,修士的生魂也不是永久就會存在了。也會慢慢的消亡,甚至是失去記憶。只是越強大的修士生魂,越不容易消亡而已。

    以上說的修士生魂狀態,往往是運氣極佳了。因爲很多修士死的時候,身邊都會有敵人。而敵人,是不會給你留半點機會,以後有機會再報仇的。就像雷動幹掉了周明華,同樣馭使鬼卒吞噬掉了周明華的生魂。

    陰煞宗,功法術器多數和鬼魂煞氣有關。很自然而然的,便會將修士的生魂當做煉器材料也完全不稀奇。惡鬼幛,便是這麼一件用修士生魂煉就的飛行法器。

    越是強大的修士生魂,煉就出來的惡鬼幛功效越是強大。這玩意兒非但有飛行法器的功效,還能用來禦敵。當然,所謂的禦敵並非像召喚鬼卒那樣,對敵人直接展開攻擊。而是利用生魂被煉製成惡鬼幛後,那沖天的怨氣凝聚成近乎於實體的靈魂衝擊,讓你從魂魄上感受到不由自主的恐懼,膽寒,從而削弱反應,速度,影響戰鬥力。

    事實上,對於修士生魂的運用,遠不是隻有惡鬼幛一種。陰煞宗對此還有不少寶貝。惡鬼幛,只是其中的一種。至於其效果強弱,還是要看煉製時的生魂質量與數量。不過,看那醜陋青年的修爲似乎是煉氣六層,想來這惡鬼幛不會太過強大,否則他非但駕馭不住,而且還有可能遭受惡鬼們的反噬。

    但不管怎麼說,這般年紀輕輕和修爲,能用上惡鬼幛這種極難弄到的法器之人,肯定不是什麼簡單貨色。因爲憑着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做到自己去採集強大修士生魂。多數是在師門受寵,例如達到丁婉言那種受寵級別,纔有可能被賜予此物,或由老祖親自幫他煉製一件。

    那青年腳踩惡鬼幛,揹負着雙手,居高臨下的看着雷動。神情之間倨傲之極,朝天鼻高高揚起,哼聲道:“你是哪個老祖門下?難道不知道這裡是我們鬼煞府的地盤嗎?”

    雷動心念已經轉過了千百次,猜出了這醜陋青年至少是鬼煞府鬼煞老祖的親傳弟子身份,而且可能要更加親密些的關係。便不動聲色的說道:“這位師兄,小弟是極陰洞的人。前來抓捕一些陰魂,試試運氣。”眼神又是一瞟他身邊的兩位女子,俱是青春妙齡少女,但衣着卻是暴露而妖豔,眉宇之間,彷彿盪漾着一股若有若無的風流韻味。她們與那青年之間應該有着某種特殊的關係,時不時的會用眼神挑逗他一下,又或是在他說話時候,適時的丟去一個嫵媚而崇拜的眼神兒,彷彿身旁的青年,是她們心目中男人中的男人。

    那醜陋青年似乎也極爲享受她們的崇拜和柔依,滿足的吸了口氣下,態度又是倨傲了幾分,冷聲不屑道:“試試運氣?你不去極陰洞邊上試,跑來我鬼煞府門口試又是什麼意思?”但是他萬萬沒有料到,那兩個美豔少女在表露她們的崇拜神色時,下意識的在偷偷瞟着雷動。雷動雖然長相普通,但體格還算不錯。站在那裡,不亢不卑,神態自若,倒是氣質不凡。看着比較順眼,至少,比身旁那人要順眼很多倍。

    這般模樣,倒是看得雷動心中暗自好笑。兩世爲人的他,尤其是在前世中,類似的事情簡直鋪天蓋地,他當然知道這兩個豔麗少女心中動得都是些什麼心思,追求的又是什麼。

    在這四個月裡,雷動輾轉了十幾個地方。也不是從未遇到過別的洞府弟子,但一來是雷動修爲不錯,低的不敢來招惹。就算修爲厲害的,也不願意平白就招惹是非。二來,雷動行事謹慎,往往會避開他們。在每個地方待的時間也不長,倒是沒有出什麼太大的岔子。沒想打,臨走之前,卻是遇到了這麼一事兒。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雷動平靜的笑道:“師兄若願意,也可以去我們極陰洞附近抓捕陰魂。大家都是陰煞宗弟子,何必分得那麼清楚。”

    “哼,你說的倒是輕巧。”那醜陋青年彷彿被雷動激起了些怒意:“我的地盤上,憑什麼讓你這小子來抓陰魂?識相的,就把養魂塔交出來,然後滾回你的極陰洞去。”也許是他自忖一身法器不俗,修爲也高過雷動一層,自然不必客客氣氣。更也許,是個被寵壞了的小子,根本就不懂得什麼叫做客氣。

    “這?恐怕不行。”雷動有些憨頭憨腦的搖頭道:“陰煞宗門規中,是嚴格限制弟子間互相搶奪東西的。”

    那醜陋青年一愣,旋即對着身旁的美豔少女哈哈大笑了起來,指着雷動道:“原來是個愣子,都落到本少爺地盤上了,還敢和我講什麼陰煞宗門規?”說罷,又是居高臨下的盯着雷動,優越感十足的呸道:“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看本少爺不把你的生魂抽出來,生生煉到惡鬼幛中去。”自覺一副威風凜凜的模樣,還得意的環顧了一下身旁兩位美豔少女。果然,惹得那兩少女是咯咯咯直笑,看向雷動的眼神,多了一絲鄙夷。

    雷動心中微微一嘆,看來又要動手了,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息。對方雖然有三人,但那一個煉氣三層,一個四層初期的妖豔少女,雷動根本沒將她們算進人裡去。若是自己真有本事,或者身家豐厚的話,又怎麼可能連自尊都不要了,傍上這個醜青年?

    “師兄且慢動手。”雷動這才臉色發白,有些恐懼的叫了起來:“我認輸,認輸。這是我的養魂塔……”說着,從儲物腰帶中招出了那尊上品養魂塔。

    醜陋青年心中原本還在嘲笑雷動這愣子外強中乾,沒有半點英雄氣概,打都沒有打遍求饒投降時。忽然見到那黑氣縈繞,明顯不凡的養魂塔後便一愣,醜陋的臉上露出了貪婪神色:“上品養魂塔?”

    “師兄,我把養魂塔給你,求求你放我一條生路。我不想被煉製進惡鬼幛裡。”雷動彷彿像是一隻受驚嚇了的小白兔,瞳孔緊縮,驚懼萬分的瞟了一眼那惡鬼幛。

    “那你自己抹除祭煉後的神念烙印,省得我麻煩了。”醜陋青年有些驚喜交加的望着那尊養魂塔,雖然他在鬼煞府地位不凡。但上品的東西,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得到的。

    “好好,我這就抹。”雷動滿頭大汗的掐動了咒語,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驚驚惶惶的又查看了一下,緊接着,繼續掐動法訣。一隻鬼卒憑空出現在衆人面前。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