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三百零九章:陷阱與獵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三百零九章:陷阱與獵人字體大小: A+
     

    旭日東昇的時候,號角聲響了起來,嗚嗚悲慼伴隨喪鐘響徹京城,剛剛經歷一場劫難的百姓神情悲慼,無論是大街小巷還是大宅小戶裡頭都看不到一張笑臉,今日是皇上出殯的日子,皇上在位期間雖京城有過數次的叛亂,但這並不影響皇上在他們心目中賢明的形象,一朝天子一朝臣,誰也不知道即將登基的這位晁王在將來會成爲一個怎樣的皇帝,皇上的離去一單單是大臣們的彷徨不安,更有百姓的忐忑。

    鐘聲一聲接着一聲,如同水波一般將京城籠罩在其中,西山上的鐘聲大早就響了起來,與之遙遙呼應。

    今日皇上出殯,四個城門之開了城北門一處,因此雖說時日尚早城北門已經排起了長長的隊伍,進城的盤查比之往日要嚴厲得多,全國緝拿要犯沈客的畫像貼滿了城牆人人可見,正在等待着的百姓們對此議論紛紛,不屑唾罵污言穢語調侃的都有。

    人羣中有一位頭戴着斗笠的老翁,揹着一個裝着新鮮芋頭的揹簍站在人羣中遙望着那些畫像,聽着人羣裡的閒言碎語又默默低下了頭。

    前面一人已經檢查通過,士兵招手示意他上了前。

    有人翻看了他的芋頭,確定裡頭沒有鐵器又搜了他的身,最後一個錦衣衛的提轄拿着畫像看對比着他看了幾眼纔不耐的揮手示意通過。

    老翁步履蹣跚的走進了城門,做到了城樓下歇了歇腳。

    一直在後看着的一名士兵停下了腳步,觀察他有何異動,老翁不時按摩四肢,不時眯眼看天,偶爾會掏出身後揹簍裡的水囊喝一口水,士兵看了許久,終於打消了懷疑轉過了身,就在他覺得不太放心在回頭望的時候,城樓下已經沒有了老翁的蹤跡。

    ………………

    今日皇上出殯,寧致遠本該是早早去往皇宮以孝子身份出現爲皇上送葬,但今日他在書房裡呆了許久,見了一些現在的他能見不能見的人,一直就沒有動身去皇宮。

    因爲他在等一個人。

    因爲京城局勢不穩,晁王沒有讓藩王們進京爲皇上送葬,滿朝文武現在都是晁王一派,要想在朝廷這方面找到制止處死杜依依這個計劃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所以他只能等一個人。

    寧朝戈的噩夢,京城百姓們的噩夢。

    他只給他一個時辰,若是他不來,他就會獨自去往午門,能動用的人力他都已經發動,這一天就算是朝廷嚴陣把守,他的人也會視死如歸的去往午門,但這還不夠,遠遠不夠。

    “王爺,他來了!”

    一直在前門守着的秦淮來了,帶來了揹着揹簍的老翁。

    外頭喪鐘長響,天牢裡因都是銅牆鐵壁與石壁聲音要小得多,但就是這樣杜依依也被昨夜一晚的喪鐘聲吵得不能入眠,爲彰顯皇上的英明仁德,今日天牢裡死囚犯難得一見的早飯十分豐盛,吃之前還被獄卒要求着唸了數遍的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杜依依一口沒吃,看在她是將死之人到也沒有獄卒與她計較,就在她無聊由彷徨的等待着人押送着自己去午門的時候,天牢裡來了一個貴客。

    本該在金殿主持大局的晁王突然來到了這裡,在天牢的那件審訊犯人的石屋裡見了她一面。

    “我問你最後一遍,可後悔?”對杜依依的一句後悔寧朝戈有着莫名的執念與執着,不管是杜依依最先喜歡上的沈客與後來嫁給的寧致遠,這兩人都已經是被他踩在了腳底下,但這種快感還不夠,他很想聽着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一個人說一聲後悔。

    杜依依冷笑着哼了一聲,揚眉挑釁的道:“晁王就要即位了,不知道日後夜半時分,會不會噩夢纏身難以入眠呢?”

    “莫以爲本王不敢動你!”寧朝戈被挑釁,心裡生出了一個有趣的玩法。

    要侮辱杜依依進而來侮辱沈客與寧致遠可不單單隻有讓她說出後悔這一種,她不說,他也能做到讓她後悔。

    “我是你弟妹,若外人知道我在牢獄中收到了不該有的對待,你這即將登基的新帝身上可就要蒙上一層灰了!”

    這狂狷邪魅的笑容眼神讓杜依依覺得有些可怖,皇宮已經變成了寧朝戈的地反,若他要做什麼事情是絕對可以瞞得滴水不漏的。

    “許多人都說你水性楊花,若不讓你坐實了這個罵名去死那不是有些可惜,這間石屋密不透風,裡面發生了什麼有什麼聲音外頭可是一丁點也聽不見!”

    寧朝戈摸了摸鼻頭,得意的壞笑着靠近了杜依依。

    杜依依手腳戴着銬鏈行動不便,幾步退後就被他伸手握住了銬鏈不能再動。

    “有些事誰又能預料得到,你當初不願嫁給我!現在還不是落在我手裡,是死是活,還不是都由我決定?”寧朝戈快意的冷哼一聲握緊了銬鏈。

    “要殺要剮儘管來,不要做一些小人的卑鄙行徑!”杜依依掙了掙,傷勢未愈的手臂傳來一陣痛楚讓她只能放棄。

    “殺了你不是太便宜了你?聽說寧致遠娶了你還未曾與你圓房過,到底是來這個世界走了一遭,本王就讓你體驗一下什麼是男歡女愛好了!”寧朝戈欺身將杜依依抵在了老虎凳上,杜依依奮力擡腿突擊卻被他一把握住,低頭張嘴咬被他輕易避開,用額頭撞也沒能讓他退後一步。

    他笑盈盈的銬鏈掛到了古固定手腳的活動鐵拷上,趣味的打量着杜依依的臉龐。

    “長得一般,卻能讓這麼多男人爲你豁出性命,可惜啊,都太愚蠢,本王的這盤棋,你猜誰會來救你?”

    寧朝戈俯身,張口輕輕咬住了杜依依的脖頸。

    杜依依羞憤難當,低頭用腦門撞了過去。

    寧朝戈用手掌抵住了她的腦袋,正要繼續下去時,屋外傳開了獄卒的呼喚聲:“晁王殿下!寧蕭公主求見!”

    寧朝戈撅嘴挑眉冷哼着鬆開了手,譏諷的退後擦了擦嘴脣不耐的喝道:“讓她回去!”

    外面沒有了獄卒的聲音,卻響起了寧蕭的高喊聲:“二哥!二哥!”

    寧蕭顯然不是要求見寧朝戈,她是特地來看望杜依依。

    寧朝戈被這喊聲惱得沒了興致,冷冷盯着杜依依看了兩眼就出了屋。

    寧蕭這幾日日日爲皇上守靈形容憔悴,今日她得到了消息就一大早要來探望都被人攔着,現在她是趁着她母妃不注意偷偷溜來的,一聽獄卒說寧朝戈在審問杜依依她就知道肯定不妙,所以纔會急切的大喊。

    寧蕭讓杜依依躲過了一劫,寧朝戈兩度有過這樣的舉動,一次被熊黛姍打斷,一次被寧蕭,能夠在死亡之前保留自己的清白,杜依依自思已經是莫大的幸運,她死不足爲懼,她怕的是等到午時過後,如沈客來了,若寧致遠瘋了………………

    喪鐘九百九十九響之時,皇上的棺槨被擡出了皇宮,寧致遠依舊沒有出現,睿王府稱報是舊病復發,常流因此得以出宮回到了睿王府,寧朝戈能有此恩德,那是他堅信寧致遠會死在午門外。

    ………………

    皇上下葬皇陵,這場盛大的喪禮一直持續到午後才進行完,目送着皇上的棺槨送入陵墓中,聽着高僧唸完了九遍大悲咒,太常寺卿誦讀了一篇祭文後,寧朝戈開始帶着滿朝文武離開了皇陵回到了京城。

    另一場沒有準備卻蓄謀已久的事情已經開始了。

    杜依依被帶出了天牢,押送着來到了午門外。

    雖過了午時,但寧朝戈卻沒有急着將她斬首。

    他等着觀看的人漸漸多了起來,等着那兩個熟悉面孔的出現。

    熊懷遠來了一趟,與他稟告了一件異事。

    錦州外多了一隊軍隊,領頭的雖是前去錦州邊界剿匪的信同侯,但隨從的人馬卻比之去的時候多了一倍多。

    皇上對信同侯不薄,信同侯趁着此事件趕回來也是情理之中,寧朝戈知道信同侯曾與寧致遠關係不錯,所以讓熊懷遠帶着一隊人去截住詢問個清楚。

    但這只是開始。

    熊懷遠走後,鎮國侯來報京城北面齊州方向出現了一隊軍隊十分可疑。

    京城雖說已經開始穩定了下來,但兵力早不如從前,這個時候寧朝戈必須得萬無一失,他讓鎮國侯帶着些人去看看。

    又有人來報,京城南面贛州方向出現了一隊軍隊,人員足有千人。

    除城東方向其他三面都有形跡可疑的大量出現這肯定不是巧合,再次敏感時候寧朝戈不敢大意,讓人去打探的同時加強了城門的防守將城北門也關閉了起來。

    一切就在按着他計劃的那樣發展着,沈客寧致遠爲救杜依依不顧一切不惜再次叛變,這次不單單是沈客名聲掃地,寧致遠也會人頭不保,不過一時間出現這麼多人實在是棘手,於是他讓他的親信帶着兵符去臨近的幾個住冰點召集兵馬。

    轟動大賀的一戰,也許就在今日。

    他未想到,在他將全部注意力傾注到了城門之上的時候,有人潛入了皇宮,有人進入了康寧宮。

    處斬遲遲不開始,安靜的人羣開始熱鬧了起來,不斷涌來的百姓將午門外圍了一個水泄不通,讓寧朝戈一直期待着的寧致遠也終於帶着‘病’來了。

    “寧朝戈,你雖暫理朝政,但你怎能是非不分黑白顛倒!沈客到底是不是叛變!依依到底有沒有罪!你拿出證據來啊!”寧致遠氣急敗壞的大喊大叫,活脫的像個想要夠到巨人膝蓋的矮子。

    寧致遠的職責有些可笑,全天下都已經認定的事情他一人爭辯能有什麼改變?寧朝戈不屑一顧的冷笑道:“四弟,你說你發病不爲父皇送終,我也沒說什麼,現在你卻帶着病來與這個女人求情,你可還是寧家的子孫父皇的兒子?”

    “到底是誰在叛變!你可敢與沈客當着天下百姓的面對質?”

    寧致遠可以爲杜依依去死,但他不會這麼愚蠢可笑的在死前給寧朝戈娛樂一回,他早有一個計劃,在得到沈客的答案之後他的計劃就已經開始實施。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他若敢來,大賀的百姓能將他碎屍萬段!”寧朝戈一言出,人羣人聲鼎沸的附和。

    “寧朝戈,你看看那是誰!”

    寧致遠伸手一指,午門大開,一輛馬車從午門緩緩駛出,車簾子高高撩起,裡頭坐着寧蕭與皇后,寧蕭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匕首就抵在皇后的脖子上。

    雖說手段不光明,雖說這樣極有可能將己方推向更不被百姓諒解饒恕的一方,但這是最簡單直接的一步,沈客要出現,他就要保證沈客的安全,如果寧朝戈願意當着天下百姓的面讓皇后死在寧蕭手中。

    要死一起死!寧致遠這麼想的。

    寧朝戈如寧致遠想象中一般的怒了,他周遭的百姓也怒了,爲了一個罪人的妹妹劫持皇后實在大逆不道會。

    “寧致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寧蕭!你不要命了!”

    就在他一怒起身之時,一名士兵匆匆而來俯在他耳畔稟告:“啓稟晁王殿下,城北打起來了。”

    接着城南城西的消息都傳了來,城西有信同侯帶領的上萬兵馬與熊懷遠率領的八千兵馬在城外開戰,而城南方面出現的居然是本該在江南緝拿沈客的思郡王,思郡王率領着一萬多部衆而來,爲的就是宋將軍給他的那個承諾。

    在城北出現的人更是讓寧朝戈震驚,一向不問世事的熹王居然夥同了獻王舉兵而來,隨同的居然還有錦衣衛五千人與東廠三千人!

    “嚴加看守城門,糾集兵馬前去支援!”寧朝戈於震驚中下達了命令,等士兵一走,他就與百姓道出了現如今京城被四面包圍的境況。

    “沈客賊子賊心不死,妄圖動搖大賀基業謀朝篡位,現已經煽動數萬士兵包圍了城北城南城西三門,大家!大賀現在需要你們!有誰願意爲大賀一戰,擒得了沈客,本王重賞黃金萬兩!”

    京城的兵力不足,那城中這數萬的百姓都是他的兵馬!

    “吾願往!吾願往!”百姓中不少熱血男兒被激勵,奮勇振臂高呼了起來。

    “願意去的請去都督府糾集,若此戰能平安度過,我一定重重嘉獎!亂臣賊子天誅地滅!”

    “稍等,諸位!”寧致遠高喊打斷了寧朝戈的話,讓一些人停下了腳步。“相信大家曾經與我一般堅信沈將軍並非亂臣賊子,京城曾有許多傳言,今日我就給大家一個真相。”

    許多人被寧致遠的聲音話題吸引了目光。

    “沈將軍確實是安國公之子,十一年前的安國公血案如今許多人如我一般記憶猶新,那一夜安國公一家百口人死於非命,唯有沈客一人得以逃生,大理寺一查三月不得結果最終設爲懸案,諸位或許都質疑過,爲何在天子腳下如此血案居然找不出一絲蛛絲馬跡,我也質疑過,於是我只想到了一個結果!沒錯!造就安國公血案的人,就是我的父皇,惠明帝!”

    寧致遠大聲高喊,用盡全身力氣的嘶喊,臉頰充血面紅耳赤的叫喊着。

    這是人人想要聽的真相,這個一直被質疑了十一年的真相從寧致遠的口中說出無疑是最大的諷刺,就是這樣的諷刺,讓人更是心生疑惑,爲何皇上的親生子會爲了一個亂臣賊子抹黑自己的父皇?

    然而寧致遠還說出了另一個真相。

    “我是早產出生,出生時就被斷定活不下去,人人以爲我因早產氣血不足身體虛弱所以重病纏身,今日我要告訴諸位另一個真相,我的病,並非病,乃是毒,我的母妃並非難產而死,而是因爲毒物引發早產雪崩而撒手人寰!有一個惡毒的婦人在我母妃的食物中投毒,一日一日的算着劑量,欲要讓我們母子一屍兩命,這個惡毒的婦人,就是當今的皇后!”

    食指遙指馬車,被寧蕭挾持的皇后慌張的往後一縮,想要大聲爲自己辯解卻被寧蕭的匕首抵緊了喉嚨。

    人羣開始騷亂了起來,寧致遠道出的兩個真相已經讓他們忘記了方纔在寧朝戈的高喊之下被召喚出來的熱血激情,一直就被矇在鼓裡的他們,一直渴望瞭解皇室與這些秘密的他們,聽着一個與他們猜想相似卻與他們所知差之千里的真相,餘下的只有更多的質疑。

    “沈客是安國公之子,這點我可以證明!”

    人羣中傳出一聲高喊,讓人們紛紛側目。

    顏行祿撥開了人羣,走到了寧致遠身側。

    “我父親顏柳乃是主辦安國公一案的人,沈客的身份我能證明,我顏家對大賀世代忠心日月可鑑,但事關沈將軍的清白,我顏行祿願冒天下大不韙爲睿王的話做佐證!”

    話音未落,高臺之上的寧朝戈一聲冷哼搶過了話頭。

    “衆所周知顏行祿與寧致遠乃是一丘之貉,在杜依依未嫁給寧致遠之前曾與顏行祿私奔至艾城,兩人爲救這個女人居然詆譭惠明帝,來人啊!”

    寧朝戈一聲喊,手持兵器的禁衛就聚集了過來。

    “二哥!你別動!你要是動了!我可要不客氣了!”那頭馬車中,寧蕭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寧朝戈厭煩皺眉,揮手示意禁衛們行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