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三百零五章:圍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三百零五章:圍宮字體大小: A+
     

    千樹萬樹煙花照亮了京城的夜空,正在酣睡的百姓從夢中驚醒,撩起了窗戶打開了門,仰視着空中花火不明就裡,今日並非佳節也非聖誕日,爲何莫名其妙的會在深夜四處放煙花?自去年伏虎軍變煙花已經變成了官府嚴禁的東西,到底是誰如此膽大妄爲?

    很快,有人走出了家門,能在這樣的夜晚看到一場如此浩大的煙花也是難能可貴的事情。

    街道上是打着火把巡邏的士兵,已經過了子時入了夜禁,若有百姓在此時外出是須得逮捕的,可是他們人太少,百姓太多了,多得他們不知道如何下手,有人飛速的趕往了五城兵馬司稟告。

    街上人聲鼎沸,誘惑着謹守法規的百姓們不斷走出了家門,許多人仰着頭看着煙火,許多人低着頭默默在人羣中穿行。

    四處都可見百姓,唯有城北,城北被一隊士兵嚴密把守,無人可出入,那是皇城的方向。

    天乾物燥的季節,走水失火乃是尋常,當剛剛走出家門的百姓們發覺自己的屋子着火的時候,第一時間就亂了起來,打水的打水,打火的打火,也有別有居心的人趁着亂子將手摸向了一些百姓的腰間懷裡。

    一片混亂之中,一羣百姓慢慢走出了人羣,慢慢涌向了城北。

    看着漫天的煙花,杜依依不禁想到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那個晚上,只可惜在伏虎軍變後,除了聖誕日以及除夕已經難以見到這樣的美景了。

    良辰美景,她一如那晚一般的失敗,右臂的傷口雖裸露着,但燒傷還是火辣辣的疼,躺在這間屋子裡,無人問津無人知曉,對她而言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她已經絕望。

    那時的杜依依,應該就是帶着這種絕望鼓起勇氣走上了城樓的吧!

    屋門吱呀一聲被一把摺扇推開,寧朝戈揮散了撲面而來的濃烈藥草味,笑着走進了屋。

    今夜這一場煙火,能助他視線二十年來的願望,他要得到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手過,這江山是如此,這美人也是如此。

    魚與熊掌,江山美人,他都要得到。

    “京城禁菸花,如此聲勢浩大的煙花在夜禁時分燃起,是你的傑作?”杜依依注意到了他嘴角的笑容,寧朝戈如今也身兼維護京城安穩的職責,他如此從容不迫也就只有一個可能。

    “可喜歡?”寧朝戈柔聲輕笑,推開了窗戶讓杜依依能夠更好的看到外面的天。

    “你果然是要做那件事情?”杜依依看着窗外的煙花,能看到他臉上久盛不衰的笑容,心裡愈發的疑惑了起來,寧朝戈爲何要做這麼不明智的事情?

    “等今夜一過,京城就炸開天了,沈客密謀造反不成,餘下部衆以煙花爲號令潛入京城夜襲皇宮,欲謀朝篡位,晁王洞悉陰謀糾集兵力勤王護駕,力克叛賊,但怎奈皇上於紛亂中被亂軍殺害,大賀廣元年二十四年六月十八,晁王爲江山社稷安穩登基爲帝,誅亂黨,平天下。”寧朝戈笑容可掬的說着自己編織的故事,說到動情處那雙深邃的眼睛都爲之瘋狂了起來。

    “瘋子!那是你父皇!”杜依依堅信沈客現在不可能走到這一步,若真沈客能攻入皇宮她到也願意看到這個故事上演,但不可能。

    “與我何干?”寧朝戈霍然一笑,關上了窗戶。

    見過了皇家宗親的冷血無情,杜依依對寧朝戈的瘋狂也到能接受,現在這個局面,她哪裡還夠資格去擔心別人!“他已經死了,皇位遲早是你的,爲何你不能再等幾年?”

    “他?”寧朝戈挑眉,看到杜依依的哀傷不由仰頭笑了起來,“死了?我那個四弟,可是打不死的蟑螂,母后當年沒能讓他死在那個賤人的肚子裡,他可沒那麼容易死!”

    他沒死?杜依依沒有去質疑這句話出自寧朝戈之口的可信度,這一絲微小的希望也是她現在奢望的,他若能不死,她也一定要留着這條命再去見他最後一面。

    一直壓在心頭的石頭落了地,一直遮在頭頂的烏雲飛散,涼風吹入屋子,就連火辣辣疼的手臂的溫度也降了下來,這一個不可信的消息,讓她心緒雜亂的高興了起來,雖身處險境,她卻已經開始抑制不住的想象與他相見的情景起來,她想她可以給他一個驚喜,給他一個禮物。

    “當年蘇妃是皇后下的毒?”

    “是又如何?”寧朝戈嗤笑着杜依依突然的精神奕奕,心思有些人已經見不到了明日的太陽,這最後的希望也只能是更大的絕望罷了。“在後宮要投毒還能逍遙無事,須得一些人的默許,若非有人默許,母后怎敢對他最寵愛的妃子下毒?我能這麼對他,也不過是跟他學的。”

    寧致遠原本的猜想沒有錯,蘇妃的死真的是皇上默許!杜依依聽着寧朝戈譏諷的笑聲,問出了下一個問題。

    “爲什麼?”她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皇上寵愛着蘇妃招來皇后妒恨,常妃尚且有常勝侯爲後盾,蘇妃卻無依無靠,皇上要兵權,就要能屈能伸做出一些犧牲,皇后以此爲條件得到了皇上的默許,然後蘇妃死去,寧致遠被皇上搶救終得生還,皇上對蘇妃心懷虧欠纔會對寧致遠寵愛有加,這或許就是真相。

    “是個女人,就有妒心,母后雖貴爲後宮之主,但也是隻是一個女人,蘇妃那個賤人妖媚惑主聖寵等身,母后不過做了很多人要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只可惜還是讓寧致遠這個孽種生了出來,父皇知曉此事雷霆大怒,得到了張家的承諾才息事寧人,自不量力的人是不夠格生活在這個圈子裡的,蘇妃是,寧致遠也是!”

    寧朝戈輕蔑的俯下了身,伸手捏住了杜依依的下巴:“我勸你還是不要做不自量力的事情!”

    杜依依盯着寧朝戈眼睛,堅毅自信的道:“你不會成功,天下士兵,都信沈客!”

    寧朝戈霍然一笑:“信一次,還能信第二次?你都不信我能弒君,誰還能信?”

    屋外,響起了口哨聲。

    寧朝戈翹起拇指撫摸着杜依依乾裂的脣,笑着離去。

    窗外的煙花,已經燃盡。

    他的行動要開始了!

    ………………

    煙花已經熄滅,但夜空之下的這座城依舊是火光耀天,四處都是熊熊燃燒的大火,爲救火而奔走的人們,這座京城,在深夜沸騰了起來。

    寧致遠發覺了不對勁,事先他沒有得到任何官方的消息說今晚會有大規模燃放煙花,正值多事之秋皇上也沒有這個興致纔是,事反常態必有妖,他讓秦淮出門打探。

    秦淮很快就回來了,並帶回了一個堅定了他猜想的消息,皇宮那邊已經有了喊殺聲,城中已經亂成了一片,偷搶盜竊失火到處都是。

    皇宮情況危急,而已經迅速反應過來的五城兵馬司的人馬卻被人攔在了皇宮之外無法入內。

    “都亂了,聽人羣中有人叫喊說是沈客回來了!”

    沈客?寧致遠神情驟然凝重,沈客是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

    “召集護院,我們去皇宮!”危急時刻寧致遠已經顧不得許多,他需要去弄清楚那頭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秦淮擔憂的問道:“王爺,您的身體…………”

    “讓你去你就去!”他要知道真相,這也許是最好也是最後的機會了。

    “晁王已經帶着人馬進了宮!”

    大堂之後,青瀾手握着長劍走了出來。

    發生今日之事青瀾不覺得出乎意料,這本就是在她計劃中的一件事情。

    五城兵馬司被攔在外頭,晁王卻已經帶着都督府的人馬進了宮,叛逆對晁王鬆懈而對五城兵馬司大力打擊,讓寧致遠猜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你守在這裡,保護王妃的遺體!”有人爲寧致遠取來了軟甲佩劍,寧致遠伸手將軟甲穿在了身上。

    “不要去!”

    她是知道策劃這場大變的幕後人是誰的,寧致遠若是去了肯定是九死一生。

    近段時間爲了杜依依寧致遠昏頭昏腦,根本沒有關心過青瀾在做些什麼,她的不要去,讓他有些感動,有一個人真心實意的對他是很好的事情,他一直渴望着能如此,可他在索取的過程中沒能看到她的付出,如今杜依依已經不在了,沒有了索取的目標,他的視野也變得空曠了起來,他對青瀾很愧疚。

    “放心,不會有事!”

    青瀾嘴脣蠕了蠕,欲要脫口而出的話被她吐回了腹中。

    秦淮已經召集好了護院,寧致遠已經準備妥當,給了青瀾一個讓她放心的眼神,寧致遠帶着人離開了睿王府。

    二十年了,沈客來結束他的仇恨,他也要去完成自己的事情。

    人人都在議論着沈客,有人對傳言輕蔑不信,有人懷疑動搖人云亦云,有人被挫敗在了傳言的‘鐵證鑿鑿’之下,沈客這個名字,在今夜再次蒙塵。

    西山就在京城之外,這一場盛大的煙花盛景,沈客與他的部下在草叢之中見證,煙花熄滅,他們也看到了那染透半邊天的火光,緊閉的城門內發生着什麼,他們都不清楚。

    沈客不知道他再次成爲了一些人的遮羞布,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今夜成爲了許多人的恐懼,他還在等着救援之兵,他知道他快要等到了。

    繁華京城已經變成了一片大火汪洋,在晁王帶領都督府的兵馬入宮之後,五城兵馬司也調撥出了一些人馬來幫助百姓滅火控制慌亂的局面,寧致遠趕到皇宮之外的時候,皇宮之外已經無人把守。

    但凡是有政權的地方從來不缺殺戮,伏虎軍變血流成河不過半年皇宮就再見殺戮血腥,腳邊四方,伏屍成片,踏着還未凝固的血,寧致遠一路長驅直入趕往了寧元宮。

    顯然晁王的兵力攻擊力非常之強,一路上已經見不到了叛逆的士兵,唯有在寧致遠趕到寧元宮時,才見到了密密麻麻廝殺着的兩方人員。

    叛逆一方已經處在了劣勢,這一場動亂到了現在也已經差不多就成了單方面的屠殺,今日一戰給都督府這些新兵上了最深刻鮮明的一課,更直接的將沈客深深植入在他們心中的威望淡化。

    就在寧致遠要殺出一條血路的時候,寧元宮起了火冒出了滾滾濃煙。

    寧朝戈從中走了出來,身後卻沒有皇上的身影。

    叛亂從半個時辰前發起,到結束也就只有半個時辰,寧朝戈迅速的糾集兵力爲清除了叛逆勢力,將他統領下的都督府的強大展現在所有人面前,都督府大獲全勝,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能救下皇上。

    人人都在惋惜,若當日皇上不是讓書如海帶領着東廠一部分人出了城去緝拿沈客,或許叛逆不會在這麼快的時間內殺入皇宮殺害皇上。

    叛亂平息後,反應過來的各方人馬迅速入宮,黎明時分,大火被撲滅的寧元宮外百官林立,叛逆的屍體已經被裝上了馬車,據都督府統計此次叛逆的人馬只有兩千人不到,如此少的人馬能這麼快一路殺到了寧元宮一是因爲正值深夜禁衛沒有防備,二是因爲城北門幾座宮門前日死了不少禁衛防衛鬆懈,三是因爲宮中護衛太少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總而言之,皇上已經不在了,在這一把大火中燒成了焦屍,成爲大賀歷史上唯一一個被叛逆殺死的皇帝。

    沈客如此無法無天喪心病狂的欲圖謀朝篡位顛覆大賀,讓朝中許多還對他心存幻想的大臣徹底拉到了他的對立面,就是軍方一些將軍也對此氣憤失態,皇后第一時間出面主持大局。

    沈客如此猖狂狡猾,能在錦衣衛東廠的嚴密搜查下桃之夭夭不說居然還能組織這樣的叛亂給大賀沉重一擊,這樣的人不除,大賀威嚴掃地國將不寧,國不可一日無君,雖皇上纔剛剛過世,但緝拿沈客刻不容緩急需有人接替皇上主持大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