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三百零三章:靈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三百零三章:靈堂字體大小: A+
     

    “回睿王府!”

    她生是睿王妃,死也是睿王妃,不管沈客已經淪落到了何種境地,這個喪禮他要爲她辦!

    常公公早接到了書如海的吩咐除了要防止寧致遠自殘或者發瘋之外任何事都得隨他的意,所以他叫來了十位禁衛,讓他們擡着棺槨出了宮。

    棺槨一直沒有蓋上,讓人厭惡的腐臭讓路人紛紛避退,寧致遠沒有坐轎沒有騎馬,而是讓百姓無不詫異的坐在棺槨之中。

    豔陽已經開始展露頭角,那張腫脹發紫的臉看着很可怖,但唯一一個能看到這張臉的人卻一直在盯着這張可怖的臉看着,她已經死了,馬上就要入殮下葬,就算是一張已經變形的臉他能看的時間也已經不多了。

    睿王府裡,早收到消息的青瀾已經帶着人在府門口等候,杜依依乃是戴罪之身被賜死,按這來說是不夠格在睿王府大擺靈堂的,除非是有皇上的特批,在沒有皇上的特批下來之前,誰也不敢妄動。

    青瀾自年幼認識寧致遠如今已經有十多年,曾見過他的狠毒寡情的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男人居然也會垂淚悲痛,棺槨之中,他就坐在她的腳邊,儘管屍體散發着陣陣腐臭他卻恍若聞所未聞,那雙曾不止被一個人認爲眼神輕佻的桃花眼已經沒有了往日熠熠光彩,憔悴的臉龐消瘦見骨,儘管這張臉依舊完美,但卻已經宛若兩人,能摧垮一個人身體的是病,能摧垮一個人一意志的是心死,寧致遠重病過後,已經心死。

    “王爺~”青瀾福身行禮,禁衛將棺槨放下,寧致遠一動不動的坐在裡頭,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棺槨裡的人,嘴角掛着苦澀的笑。

    直勾勾的盯着着一具發臭的屍體笑的場面很詭異,不少跟隨來看熱鬧的百姓嘀嘀咕咕的一議論着眉飛色舞,說得更多的還是關於去年的那件事情。

    有人說,沈客逃亡生死不知,杜依依下獄生死茫茫爲沈客殉情,睿王娶妻不過一年喪妻遭受打擊精神受挫。

    人羣中有人輕蔑的嗤笑,有人譏誚的嘲笑,對一個聲名早已敗壞的女人,他們不會給予一丁點的寬容。

    寧致遠走出了棺槨,看也未看青瀾一眼以未亡人的姿態走在隊伍前頭,在隊伍進入睿王府的不久,睿王府掛出了白幡,更有幾人快馬加鞭出城去往了靈隱寺請高僧。

    杜依依還並不知道就在離着她不到五百米距離的地方,被她認爲已經死去的人正在爲她大擺靈堂,此時的她纔剛剛醒過來,身體虛脫右臂燒傷形同廢人,他們被移到了另一座院子,讓她期望的五城兵馬司的人馬並沒有到來,機會越來越渺茫了。

    燒傷唯一的好處是寧朝戈終於對她沒了興趣,除了每日到這裡走一趟看看他們的情況之外杜依依擔心的事情再沒有發生了,熊黛姍也沒有再來了,她只在新換的婢女口中知道之前那幾位婢女已經死了。

    五城兵馬司雖被壓制,但在錦衣衛抽離的這段時間五城兵馬司也難得的揚眉吐氣了一回,丁彥祥素來不畏權貴,曾因二女兒婚事與皇后結怨的他在對那位被睿王舉薦上來的年輕人進行了長時間的考察之後,爲兩人訂下了婚約。

    楊哥兒從一位身份低微的士卒一躍成爲了丁都指揮使的乘龍快婿,在五城兵馬司中的地位自然一飛沖天,但就如同近日三軍低沉的情緒一樣,在終於能夠成家前途無量的時候卻也難以高興起來。

    這日傍晚,他被自己的未來岳父叫到了書房,書房裡坐在一位顫顫兢兢身形魁梧的布衣百姓。

    “叫你來是有一件事要與你相商,這位是守衛皇城西北門的秦禁衛,他來舉報晁王糾結兵力控制皇宮欲圖謀反!”

    丁彥祥說着轉頭與身後坐着的人道:“這位是我麾下一員副將楊哥兒!”

    楊哥兒打量了此人一眼,對這人惶恐的神色到並不在意而是向着丁彥祥問道:“將軍認爲此事是真?”若非有這樣的懷疑,丁彥祥絕對不會叫他過來。

    丁彥祥身後坐着的那位魁梧百姓站了起來,慷慨激昂的與楊哥兒說起了他的遭遇:“就在今日中午換班的時候,我們一些兄弟都不見了,找了許久才找到了屍體,我們一些兄弟也因爲涉嫌謀殺而被刑部關押,我是昨日請休回家才得以脫離嫌疑,但下午時分有一隊人闖入了我家中抓走了我父母,我見他們人多勢衆不敢現身一路尾隨,最後才發現他們進了都督府,據小人所知,刑部與晁王乃是同氣連枝,現如今都督府與皇宮乃至京城都在晁王的控制之下,原有護衛人馬突然被大清洗實在可疑,小人知丁將軍素來秉正,在此時刻小人也只能來求助丁將軍了!”

    “指證晁王可是要證據的!你可有證據?”楊哥兒瞥了一眼自己的岳父,看他沒有斥責的意思,現在晁王確實坐大,但晁王畢竟是太子最熱門人選,這樣的指證並沒有多大的可信度。

    “小人沒有證據,但丁將軍作爲守衛京城安定的五城兵馬司都指揮使,應該對皇城的護衛有所瞭解,我那羣兄弟和睦如親怎會自相殘殺?皇城之外層層防護又怎會有人膽敢殺害護城禁衛?除非是有人想要藉此消滅我們這些人爲他爭取機會,現在皇城除了我們西北門就只有東南門南西門東北門是我們禁衛防護,就我所知東南門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了!”

    楊哥兒不確切的看了一眼丁彥祥,見他沉默不語才答道:“若沒有證據,就算你說的是事情我們也幫不了你,現在正是非常時期,你也知道因沈將……因沈客一事皇上對我們三軍大是不滿,這個時候我們五城兵馬司若是出面指證晁王,你可知道這會引發多嚴重的後果?”

    五城兵馬司現在的處境已經擔不起了這樣挑撥離間的後果!楊哥兒聲音漸高,魁梧漢子熠熠目光漸漸黯淡,晁王權大勢大,不但執掌五軍都督府,與刑部也是一個鼻孔出氣,他們這些低微禁衛如何能撼動這顆大樹?

    “據我所知你與睿王關係不錯?”捋須沉默的丁彥祥突然開了口。

    楊哥兒一驚,目光慌亂,他的提升與寧致遠不無關係,但平日他鮮少與寧致遠在人眼皮子底下接觸,這樣一層關係應該不會被關注到纔是,而且現在涉及到這樣的話題。

    “能讓皇上改變心意的就只有內閣與都察院,你去找睿王談談。”

    “將軍~”楊哥兒對這位岳父做過詳細的瞭解,他說了這樣的話,必然也就是肯定了他與睿王的關係了,就丁彥祥與皇后現在的關係來看,若不依附睿王將來必然也落不到好結果,不論這警衛指證是真是假,在睿王孤立無援而晁王隻手遮天的時候,也就是一些人做出最後選擇的時候了。

    丁彥祥及冠之年入伍,憑藉自身才干與舅舅在軍中地位一路扶搖直上如今已經近三十個年頭了,經歷了喪女之痛輾轉過多地駐守的他怎會在意榮華富貴,軍人颯爽血性,愈是遇強則剛,他選擇了楊哥兒而不是國舅之子張景,就已經表明了他的立場。

    楊哥兒沒再耽擱,離開了五城兵馬司的他趕到了睿王府,看到了府門口翻飛的白幡。

    睿王妃乃是依罪處死,寧致遠如此大開門庭的爲她大擺靈堂本就是觸犯了律法惹人詬病,讓楊哥兒沒想到的是,在寧致遠失去沈客這一強力支援如山倒的時候,朝中不少臣子居然都來到了睿王府祭拜。

    內閣都察院除了少數幾人更是全數到場整日未離去。

    在此敏感時候,丁彥祥豁出了身家性命站定了立場,這些與寧致遠已經無法分割的臣子也堅定了自己的立場。

    顏行祿作爲新晉內閣大學士,其父乃皇上肱骨,在這羣人之中地位特殊,趙其東之子與寧致遠關係密切更因沈客一事被羈押至今,孫裴兩度辭官,兩度返朝,作爲朝廷中最冥頑不化是的諫臣,他這次站在了沈客這一方。

    寧致遠已經脫下了王袍着了素縞,大堂座椅花草均已經撤下,空蕩大堂中只有一具棺槨,靈堂已設,香燭已點燃,無人哭泣,無人哀呼,有的只是肅穆靜謐。

    寧致遠站在未亡人的主位,恭敬真誠的與前來祭奠的賓客們彎腰行禮,面色鐵青,眼神清冷。

    比之捧場的慶賀,祭奠亡靈的安撫更能直達內心,有大臣悼念之後會與寧致遠說一句節哀順變,寧致遠也只是躬身彎腰行禮。

    萬念俱灰,也就是如此了。

    秦淮就在靈堂之外接待來賓,見楊哥兒居然單獨現身,立即拉着他來到了偏角。

    之後,楊哥兒就在睿王府一直留到了傍晚。

    傍晚,站了一日的寧致遠下令關了府門,餘留下來的幾位大臣被他叫到了書房。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